《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47

更新時間: 2013-09-10

廣告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是英國女作家J.K.羅琳創作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說的第5部。後來被改編為同名電影。

廣告

1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劇情介紹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目睹伏地魔復活之後,哈利度過了他生命中最漫長、最孤獨的暑假。當然,姨媽姨父仍然把他當成臭蟲般的呼來喝去,表哥達力沒事就把他當成沙包練拳擊。甚至還有兩隻以吸食靈魂為生的攝魂怪脫離了魔法部的掌控,來到女貞路上伏擊哈利,好在勇敢的哈利用守護神咒趕走了攝魂怪。
  
陰險的魔法部本想通過攝魂怪事件,誣陷哈利在校外使用魔法而違反了《對未成年巫師加以合理約束法》——禁止未成年人在校外濫用魔法,打算就此開除哈利。哈利來到魔法部受審,鄧布利多哈利做證人,終幫他擺脫了指控。

可憐的哈利,在暑假經歷了一連串的變故后,終於等來了開學……魔法部的副部長烏姆里奇成為這一年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的新老師,她是代表魔法部來整治霍格沃茨的「不良風氣」的,第一堂課,哈利就因為管不住自己而與她起了衝突,最終被罰關禁閉。如果你認為烏姆里奇教授口中的「禁閉」只是普通的抄寫課文的話,那你就錯了,因為她給哈利一支神奇的筆,用哈利的鮮血做墨水,每一筆都深深地刻在了哈利的手背上。

自從伏地魔復活以後,哈利被越來越多的夢魘所困擾著,因為頭上那道傷疤,使得哈利與伏地魔的思想產生了某種聯繫。正是在一場夢境里,哈利目睹羅恩的爸爸亞瑟被蛇咬傷,及時發出了警告,挽救了亞瑟的生命。
  
對於哈利來說,情人節第一次變得有意義,因為他和張秋約好一起去霍格莫德村。然而,約會的過程卻不盡如人意,屬於典型小女人的張秋,需要人哄需要人疼,而哈利卻偏偏是個木頭疙瘩,結果兩人不歡而散。
  
由於D.A.內部成員的背叛,烏姆里奇最終還是發現了哈利在背著她教大家黑魔法防禦術。所有人連滾帶爬總算逃脫升天,最終只有哈利因為斷後而被抓住——告密的人竟然就是張秋,而鄧布利多代哈利受罪,被趕出了霍格沃茨。
  
原來伏地魔一直想得到的是那個隱藏著自己未來命運的預言球……他侵入哈利的思想,得知小天狼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利用一種假相將哈利騙至魔法部。一場混戰就此展開,然而讓伏地魔想象不到的是,雖然D.A.的成員都是一些半大的孩子,卻與食死徒鬥了個不相伯仲,直到鳳凰社的成員趕來增援。這場混戰中,食死徒與鳳凰社互有傷亡,但都及不上哈利萬分之一的痛苦,他生命中最後一位親人也離他而去——再見,小天狼星。

2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作者簡介

J.K.羅琳J.K.羅琳

(1966—),英國女作家,自小喜歡寫作,當過短時間的教師和秘書。24歲那年,她在前往倫敦的火車上萌生了創作「哈利·波特」系列小說的念頭。七年後,《哈利·波特與魔法石》(1997)問世,隨即她以幾乎每年一本的速度創作了《哈利·波特與密室》(1998)、《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1999)、《哈利·波特與火焰杯》(2000),「哈利·波特」颶風席捲了全球。2003年6月,她的第五部作品《哈利·波特與鳳凰社》在全世界「哈利·波特」迷的翹首期盼中問世,再次在全世界掀起「哈利·波特」狂潮。截止今年6月,其作品已被翻譯成60多種語言,在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累計銷售達2億多冊。

曾經作為單身母親的J.K.羅琳,生活一度極其艱辛,但「哈利·波特」給她帶來了巨大的榮譽和財富,如今的她是一個成功、幸福的女人。2001年12日她和麻醉醫師尼爾·默里再結連理。今年3月,他們有了一個兒子,名字叫戴維。現J.K.羅琳與她的丈夫以及一對兒女生活得很幸福。 

廣告

3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演職員表

製片:  David Barron David Heyman

Tim Lewis Lionel Wigram

Lorne Orleans  

原創音樂:  尼古拉斯·霍帕  

攝影:  Slawomir Idziak  

剪輯:  Mark Day 

選角導演: Fiona Weir

藝術指導: 斯圖爾特·克萊格 Stuart Craig

美術設計: Andrew Ackland-Snow

Mark Bartholomew

Alastair Bullock

Gary Tomkins

視覺特效: Tim Alexander Tim Burke

Greg Butler Paul J. Franklin

Michael Illingworth Craig Lyn

Chris Shaw Kat Szuminska

Gavin Toomey Val Wardlaw 

廣告

4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影片花絮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拍攝
  
事實上,在整個《哈四》的拍攝過程中,大衛·耶茨也顯示出了對大局的掌控能力和對這部風靡全球的魔法故事的特別理解。包括,在對演員的甄選、表演的掌握,以及對一些特效大場面的推敲錘鍊上,大衛不但虛心借鑒不少前人的優秀之處,還勇於創新,開闢了自己的新方法。例如,在拍攝赫敏「引誘」烏姆里奇闖入禁林並就此就範的那場戲時。大衛充分調動了演員的主觀能動性,讓此橋段的主演艾瑪·沃森有了極為精彩的發揮。小美女也就此繼去年在《哈利·波特與火焰杯》的聖誕舞會中驚艷之後,再次證明了自己的演技如同美貌與身材一般共同地成長了不少,顯然也為自己日後全面進軍好萊塢進一步打下堅實的基礎。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拍攝這組鏡頭時需要加入角色騎乘「夜騏」這種神秘生物的鏡頭。原著中提到,只有見過死人的人才能看到她。所以在拍攝時,大衛和工作人員特別想到了製作出特別的馬鞍讓演員騎上,然後依靠起重機升到半空中,在巨大的綠幕前演繹出飛行的效果。

布景
   
在布景方面,導演大衛·耶茨也經受了嚴峻的考驗。不過,在他精幹的眾多設計師的幫助下,影片中絕大多數的布景都相當精彩。尤其是影片中重頭戲的發生地——魔法部,堪稱金碧輝煌、氣派十足:地上是光可鑒人的深色地板,上面是孔雀藍色的天花板,還有處是閃閃發光、不斷變化的金色符號,華麗異常。大廳中間的魔法兄弟噴泉是魔法部的標誌,由一組比真人還大的純金雕像組成,最高的是風度高貴的男巫,旁邊是美麗妖嬈的女巫,妖怪、精靈和馬人則以崇拜、仰慕眼光看著兩位巫師……整個場景的設置甚至連原著作者J.K.羅琳看了都拍手稱好。的確,魔法部大戰是《哈利·波特與鳳凰社》中最重要的一場戲,無論道具、布景,還是特效、場面控制,都相當地考驗導演的功力。而且這場大戰不會有很多暴力的場面,如果處理不當,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影片的分級。因此,電影新手大衛·耶茨,在此面臨的挑戰難以預測,我們拭目以待。
  
五大刪剪
  
由於《哈利·波特與鳳凰社》是七本系列叢書中頁數最多的一本,長達870頁——第七集《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的頁數已經敲定為784頁。所以影片的編劇只能將小說中「無關疼癢」的邊邊角角忍痛割愛,如今已經確定有五處內容慘遭刪剪。
  
1、所有與魁地奇相關的場景……這倒是不難猜測,由於哈利在《哈利·波特5》中大多時間都被烏姆里奇教授關禁閉,不但沒怎麼參加魁地奇的訓練,還錯過了幾場重要的比賽。不過,這對於飾演羅恩的魯伯特·格林特來說,卻不啻為一個噩耗,因為羅恩將在這一集中將第一次參加格蘭芬多學院的魁地奇代表隊。對此,格林特只能遺憾地表示:「寄希望於明年。」既然魁地奇比賽沒有了,我們也就無緣聽到那首與之相關的「韋斯萊是我們的王」了。
2、 韋斯萊夫人與小天狼星在鳳凰社就哈利的問題起了一些爭執……被刪。
3、 家養小精靈多比不再出現……《哈利·波特4》中,多比的所有戲分就被納威取代了,所以不難猜測這個角色為何會無緣第五集故事。估計惟一對此感到不高興的當屬赫敏了,因為這種做法顯然觸犯了她創建的「家養小精靈權益促進會」(S.P.E.W.)。
4、 納威的父母……他們當年都是英勇的傲羅,由於受到了伏地魔的折磨而發瘋,現住在聖芒戈魔法傷病醫院療養。這真是一個不幸的消息,因為隨著納威的作用一集比一集重要,他的父母本應該也得到相應的「尊重」,而不是被無情地刪掉。
5、 哈利等人為布萊克家、鳳凰社的總部進行大掃除……讓人覺得非常可惜,因為我們沒辦法看到在這裡出現的神奇生物活生生的樣子了。

廣告

5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影片亮點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新導演,新嘗試
  
在霍格沃茨魔法學校的第5個年頭,對於哈利·波特來說是一個關鍵年,因為他不再是孩子,而是學著面對成年人需要做出的選擇和挑戰:哈利不但要處理伏地魔的回歸,還忍受著失去好友塞德里克·迪戈里的痛苦。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都迫使他比其他同齡人在心智方面要更加成熟,因為他擔負的都是一些預想不到的重大責任……為了能夠找到進入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的入口,導演大衛·葉慈在拍攝之前做了很多準備工作,徹底地分析了《哈利·波特》系列一路走過來所經歷的前因後果:「這一集故事在全套小說中佔有著非常重要的位置,因為到了這個時候,我們的小主角正在一步步走向成熟,周圍的事情也變得越來越複雜,他們開始發現這個世界的磕磕絆絆,開始經歷『成長的煩惱』。」
  
作為《哈利·波特》系列的製片人,[大衛·海曼]表示,正是這一集故事與眾不同的特質,才讓他最終選擇了大衛·葉慈來為影片執導:「葉慈非常善於處理這種奇幻類的故事主題,而且他還展現出能夠以非常娛樂的方式處理政治問題的能力。當然,《哈利·波特5》並非一部政治色彩濃厚的影片,但是卻大量演繹了魔法世界所遵循的政治學。可以說,葉慈是帶著無限的激情加盟進來的,而看著他與孩子們之間從陌生到信任的過程,你就會發現,葉慈確實是一個能夠調動演員積極性的高手。他明白,跟隨著系列一起成長的幾位小演員,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他們在影片中的角色,所以葉慈經常鼓勵他們要大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盡量把自己真實的個性注入到角色之中去。」
  
連續第五次飾演哈利·波特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表示:「我喜歡和大衛·葉慈一起工作,更喜歡他那彬彬有禮的溫和個性。不過,第五集故事也是我拍攝的最難的一部影片,部分是因為這一章內容的特殊性,剩下的則在於來了葉慈這位新導演。他總是讓我更加深刻地去分析哈利這個角色,我發現這種做法是非常必要的,他真的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天才導演。」
  
羅恩·韋斯萊的扮演者魯伯特·格林特對此表示同意:「大衛·葉慈的執導方式與其他幾位導演存在著很大的差異,但是他總能通過最輕鬆的方式,得到最偉大的成果。」而飾演哈利永遠忠誠的朋友赫敏·格蘭傑的愛瑪·沃特森則補充道:「葉慈最可愛的地方,就是認真傾聽我們談論自己的角色的時候。對於我們能夠連續在五部影片里飾演同一個角色,葉慈感到了由衷地佩服,他非常重視我與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魯伯特·格林特之間的關係,因為這有助於我們在影片中的角色之間的友情的真實性。」
  
除了大衛·葉慈,編劇邁克爾·戈登伯格對於《哈利·波特》系列來說也是一位新人:「當大衛·海曼找到我的時候,我興奮得全身發抖。我知道我的說法可能有點老套,但能夠加入這部魔幻系列故事,再通過你的努力,讓它展示在大銀幕上,你能想象得到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嗎?大衛·葉慈雖然給我留了足夠大的創作空間,可是他也對劇本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故事的每一個時刻都要儘可能地真實。顯然,劇本首先要做到的一點,就是保留住原著小說中的精髓和靈魂。可以說,第五集故事是整個系列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哈利從一個小孩蛻變成懵懂的少年,他開始意識到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壞人有好的一面,好人也有邪惡的一面…… 他發現,成人的世界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也存在著缺陷——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在影片中突出的主題。」
  
神奇的魔法部
  
在哈利真正面對伏地魔的挑戰之前,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解決,那就是如何逃過去魔法部受審的這一劫……這裡,得到最具體的體現的就是魔法部的大廳,美工設計師斯圖亞特·克雷格(Stuart Craig)用一張很有蘇聯氣息的魔法部部長福吉的巨型海報,蓋滿了整整一面牆。克雷格還表示,儘管在魔法部的巫師都是用飛行代替行走,用紙飛機代替電話,卻沒辦法掩蓋它在本質上是一個純粹的官僚機構的事實:「在英國,ZF大樓都有著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的建築特色,樓身上的裝飾物繁多。由於魔法部被設置在了地下,所以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遍了倫敦所有最古老的地鐵站,感受其中的陰冷氣息和設計風格。我們注意到,很多地鐵站都使用了大量彩色的瓷磚做裝飾——結合了這一特點,我們終於發明了一個地下的世界——魔法部。在每一面牆都鋪滿了華美莊重的黑瓷磚后,那種氣勢立馬就顯現出來了。不過,這種做法對於攝影師斯拉沃米爾·埃迪扎克(Slawomir Idziak)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因為他在拍攝的時候,必須得把瓷磚反光這一元素考慮進去。」
  
通觀所有《哈利·波特》系列影片,魔法部的美工設計都堪稱最大的一處布景地,超過200英尺長、120英尺寬、30英尺高,至少鋪了3萬塊瓷磚——都是一個個人工粘上去的。而且到了影片中,這個大廳還會通過數碼處理,空間變得更大。
  
哈利是在韋斯萊先生的陪伴下,從「來賓入口」進入魔法部的——看起來就是倫敦街頭最普通的一個電話亭,斯圖亞特·克雷格笑著說:「我認為,這樣的設置會讓位於麻瓜ZF大樓正下方的魔法部變得更有趣味性,所以我們選擇了一個離國防部非常近的電話亭……麻瓜肯定會大吃一驚,原來魔法部就位於英國國防部的地下。」大衛·葉慈也表示:「相信《哈利·波特》系列最有趣的一個故事點,就是展示魔法世界是如何『隱藏』在麻瓜的生活中的,事實上,這兩個世界是相融的,只是麻瓜們沒意識到這一點而已。」
 
粉色代表一種新的「黑勢力」
  
新學期,學校來了一位新的黑魔法防禦術課老師——烏姆里奇教授,由伊梅爾達·斯湯頓飾演。從頭到腳都被粉色包裹著,烏姆里奇教授擁有老練的假笑和甜到發膩的聲音,可是她的本性卻和這完全相反。大衛·葉慈表示:「福吉認為鄧布利多在覬覦魔法部部長的位置,所以他派來了自己最信賴的副部長烏姆里奇,在霍格沃茨查明真相。可烏姆里奇卻認為自己的任務是為福吉掃清一切潛在的威脅,結果把霍格沃茨搞得烏煙瘴氣,純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斯湯頓表示同意:「很多人都會像烏姆里奇一樣,表面上魅力十足,其實一肚子壞水,所以飾演這樣一個角色是我願意接受的挑戰。」
  
雖然是為了與原著小說保持一致,伊梅爾達·斯湯頓有時候仍然會對飾演烏姆里奇這個角色感到有點惱火:「在小說中,她被描述成長得非常醜陋,像是令人討厭的癩蛤蟆,所以當有人對我說『你是這個角色最合適的人選』時,我聽著總覺得不那麼舒服。」
  
伊梅爾達·斯湯頓也是所有演員中,和服裝設計師珍妮·泰敏(Jany Temime)走得最近的一個,因為烏姆里奇整體的形象設計,是泰敏在整部影片中,最艱巨的工作之一,斯湯頓說:「我們為這個身材有點圓的女士想出了很多有趣的方案,我不希望她衣服的輪廓太過鮮明——雖然她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溫柔和善良,其實心腸實在是不怎麼地。」
  
為了能夠在外觀上展示烏姆里奇教授的「溫柔」,珍妮·泰敏表示:「我們往伊梅爾達·斯湯頓的戲服里填了很多東西,因為她本人特別瘦。」泰敏還在衣服上使用了許多柔軟的布料,就是為了增強那種性格上的溫和感。不過,衣服的顏色卻是在小說中就已經決定好的:粉色、更粉以及最粉。泰敏接著說:「每一次我們看到她,她身上的粉衣服除了顏色,樣式都是不一樣的。當她慢慢在霍格沃茨展示自己的特權時,顏色的亮度也會隨之變強,十分扎眼,最終變成了那種最深的櫻桃粉。」

粉色的主題還會被延用至烏姆里奇教授的辦公室中,這部分場景是由美工師斯圖亞特·克雷格和他的設計組用各種粉色的東西裝飾出來的,包括帶有花邊、像天鵝絨一樣光滑的窗帘,以及周圍各種可愛的小擺設。傢具的風格則來源於法國,以克雷格的說法就是「非常有線條感」——從各個方面進行暗示,這間辦公室的主人實在是太有個性了。不過,這間辦公室最有特色的地方,還在於牆上那200多個印有小貓的盤子上,暗示著烏姆里奇那種與貓很相似、反覆無常的性格。相對照而言,烏姆里奇教授使用的教室就顯得嚴肅、簡樸多了,就像她對學生嚴格限制的教課風格一樣——只允許他們做在自己的位置上埋頭於她指定的教課書。魯伯特·格林特說:「學生們對烏姆里奇教授的黑魔法防禦術課都感到無比陌生,但是她卻堅信我們必須要學習理論,而且完全沒有實踐過程,要知道,這種做法在一所魔法學校里是非常荒謬的。」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槲寄生下的初吻

當霍格沃茨因為即將到來的聖誕節而進入假期時,哈利組建的D.A.學習小組也不得不中斷一段時間。最後一堂課過後,D.A.所有的成員都結伴離開了,秋·張卻留了下來。哈利早在去年就喜歡上了她,然而兩人的關係卻因為塞德里克·迪戈里的被害而稍嫌複雜。似乎是洞悉了他們心中暗藏的想法,無所不知的「有求必應屋」在最後一次D.A.集會的時候用一枝槲寄生作為裝飾物,終於帶來了所有哈迷熱切盼望著的時刻——哈利的初吻。
  
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回憶這部分的拍攝時說:「我有些不安,因為我發現梁佩詩似乎很緊張。這不僅僅是一個吻那麼簡單,也暗示著張秋和哈利之間的複雜關係。當我們嘗試了幾次后,發現其實也沒那麼可怕,還挺有趣的。」梁佩詩繼續說:「我之所以特別緊張,因為這是我在大銀幕上的初吻,好在導演大衛·葉慈非常專業,他告訴了我們想要一個什麼樣的效果,這樣我們就不會感覺這個場景有多麼地難拍了。一開始的時候,是有點難堪,但是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很會帶戲,他讓拍攝變得很簡單,而且他是一個接吻高手。」
  
導演的做法也許打消了兩位小演員的顧慮,卻忘了一旁同樣緊張的工作人員,因為這些人幾乎是看著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隨著《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一點一點成長起來的,製片人大衛·海曼說:「我們中的許多人在雷德克里夫10歲的時候就認識他了,然後他就在我們的眼前長大了……所以我們關心他,想要保護他。在這裡,看著他經歷著『銀幕初吻』,那種感覺很奇怪,我一直告誡自己不要看,可是卻忍不住想看。好在這組場景拍得很完美,相信觀眾肯定能夠從中感覺到溫柔和美麗的甜蜜。」

巨人兄弟格洛普

在知道自己遲早會被烏姆里奇趕出霍格沃茨之後,狩獵場看守海格給哈利、羅恩和赫敏「布置」了一個特殊的任務:幫助照看自己那同母異父的弟弟格洛普——他剛好是一個身高16英尺的巨人。
  
為了讓格洛普在大銀幕上「活」過來,這裡不但結合了手工設計、動作捕捉、電腦特效的集體智慧,還包括一個名叫托尼·毛德斯萊(Tony Maudsley)的演員的天才表演。大衛·海曼說:「在我們的假設中,格洛普是一個非常天真的巨人,只是比較好動,沒辦法太長時間集中注意力而已。毛德斯萊和大衛·葉慈花了很長時間去討論一些表演上的細節,因為格洛普是一個需要靠『動作捕捉』技術幫助的數碼人。」葉慈則對毛德斯萊的表現大加讚揚:「他完全融入進來了,這從他每一個細微的表演中就能看出來。即使這個角色幾乎完全是由數碼技術生成的,可是毛德斯萊卻給了格洛普生命和靈魂。」

當格洛普和赫敏待在一起時,你能從他們之間的關係看出格洛普並不只是一個面目可憎的巨人,愛瑪·沃特森說:「格洛普也有可愛的一面,在赫敏面前,他就像一隻小貓咪那樣溫順,赫敏是惟一一個能夠讓他安靜下來的人……我知道格洛普是一個由電腦製作出來的數碼巨人,可是工作人員已經盡量讓他顯得真實了,他有一雙像小狗一樣可愛的眼睛,我實在是太喜歡他了。」

生物特效師尼克·杜德曼(Nick Dudman)表示,他們還給格洛普製作了一個原尺寸大小的腦袋,用來拍攝和其他演員在一起的場景,魯伯特·格林特興奮地說:「和格洛普一起拍攝的部分太精彩了,現場有巨大的頭和肩膀,逼真到我們都忘了和我們一起演戲的,只是他身體的一部分而已。至於其中我最中意的部分就是:格洛普非常喜歡赫敏,用手把她託了起來。於是羅恩嫉妒了,嘗試著想讓格洛普把赫敏放下來,他想英雄救美,就是使勁敲打巨人……你一定已經猜出結果了,羅恩一下子就被格洛普給彈飛了。」

廣告

6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影片評價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哈利·波特與鳳凰社》[電影]

秋·張:和哈利的愛情是悲劇

儘管此前哈利·波特和秋·張的戀情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但剛剛曝光的《哈利·波特和鳳凰社》中的情節可以看得出來,其實他們之間的感情並非完美。哈利吻了秋·張,但最終兩個人並沒有走到一起。
  
故事從哈利的五年級開始。他驚奇地發現秋·張多次找他,並試圖同他談話。不幸的是,哈利每次同秋·張的見面都並不愉快:第一次,在和秋·張見面的時候,他就被綠色的汁液濺了一身;之後的一次見面,秋·張甚至同哈利最好的朋友羅恩為魁地奇球隊而爭執起來。
  
最令人關注的是情人節時,在霍格沃茨,秋·張最終同意和哈利約會,兩人甚至有了初吻,但是秋·張卻忽然為死去的塞德里克(她之前的男友)哭泣。她還坦言自己嫉妒赫敏同哈利的友誼,且由於毫無經驗的哈利不知所措,因此這個約會不歡而散。所以,兩人的初戀並不是很完美。
  
從已經曝光的情節中我們可以看出張秋在《哈利·波特和鳳凰社》中的戲份大大增加。在接受採訪的時候,這位名叫梁凱蒂的華裔女孩這樣解釋自己的角色:「她原來是有一個男朋友的(塞德里克),但是後來去世了。所以,她和哈利·波特發展了一段感情。但是這段感情並不穩定,因為她始終無法忘記死去的男友,因此這是一個內心複雜的女孩。最終,這是一個悲劇。」談到和哈利的初吻,她說:「他是一個很優秀的接吻者,我很享受整個過程。」
  
而扮演哈利的雷德克利夫則樂觀地表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場吻戲會吸引大量的影迷前去影院觀看此片。他說:「如果說觀眾看這部電影只有一個原因的話,我猜就是這場吻戲。」
  
反派:我會和小天狼星殊死搏鬥!
  
另外,在片中扮演伏地魔追隨者盧修斯·馬爾福的演員傑森·伊薩克斯也透露了一些戲份。他所扮演的這個角色是第五集中主要的大反派,而且將會和哈利的教父———小天狼星展開殊死搏鬥。
  
據稱,伊薩克斯扮演的將是哈利·波特和天狼星在霍格沃茨的死敵———馬爾福。在第五集中,馬爾福被證明是一個食死徒(伏地魔跟隨者的總稱),他忠心耿耿地為自己的主人伏地魔效忠。更重要的是,這位馬爾福還將在片中和天狼星有殊死決鬥。扮演這個角色的伊薩克斯表示:「我將會和加里·奧德曼扮演的天狼星有一番決鬥。他可能是這個星球上最偉大的演員之一,所以我經常擔心自己會演不好。你知道,我們之間的決鬥就好像是兩個十歲的孩子在打鬧。因為需要大量的後期電腦製作。不過,這個過程在大銀幕上展現出來,真的很棒!」
  
儘管這個角色在第五集中戲份頗多,但是伊薩克斯卻擔心自己在後面兩集中「失蹤」。為此他專門拜訪了J·K·羅琳,希望這個作家不要讓他「消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