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芮專輯》

標籤: 暫無標籤

226

更新時間: 2013-09-14

廣告

《驀然回首》是蘇芮在一年前推出《搭錯車》原聲大碟並獲得出乎意料的成功之後發行的又一張專輯。

廣告

1 《蘇芮專輯》 -專輯信息

資源類型:APE
版本:台灣百佳第043號
發行時間:1984年
專輯歌手:蘇芮
地區:台灣
語言:普通話

2 《蘇芮專輯》 -輯專介紹

《蘇芮專輯》《蘇芮專輯》

《驀然回首 黑白泛黃》驀然回首——究竟是單純形式上的快慰,還是靈肉默契下超意識的不自覺,在世紀初的今天已經是個問題。

驀然回首——需要有一定的氣味堆積,那氣味包括歲月和沙塵的糾纏,無數的慾望和清風的唱和,它更需要閱歷扯開大幕。

驀然回首——需要一種心境:諾大的世界,熙攘的人流在驀然中竟化為無,空空的舞台中央,竟只留你一個——唯一的靜觀者。

驀然回首——對於一個歌手來說,並不僅僅是滄桑的簡單累積,當氣質完美時,年輕的敏感同樣會讓歲月溝壑縱生。

同樣——在某天當你驀然回首時,是否還會想起一個名叫蘇芮的歌手曾經的一張專輯,而它的名字同樣叫作《驀然回首》。
  
《驀然回首》是蘇芮在一年前推出《搭錯車》原聲大碟並獲得出乎意料的成功之後發行的又一張專輯。天意有時就是這麼愛捉弄人,一個二十來歲的年青歌者,當她願以她滿腔熱情和對聲樂不同一般的感悟力想在歌壇大展鴻圖時,卻因為第一張專輯推出後市場鮮有和者而不得不在歌唱事業剛剛進入跑道時悄然離場。然後是整整七年的時間,她就這樣穿梭於台北街頭各個民謠餐廳和酒巴之間,用沉默的眼神注視著一個個同時代的歌手從自己身邊越過,成為電台的常客和唱片店的寵兒。這是青春的七年,需要的也許並不僅僅是沉默,更有一種激情風乾后的隱忍。很難說如果沒有虞戡平那不經意的一瞥,會否有以後那個我們熟悉的蘇芮和若乾深藏於記憶深處永難忘記的旋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蘇芮演唱《搭錯車》電影音樂,這部電影註定會失色太多太多。就像現在,也許你已經忘記了這本電影一絲一毫的情節,但是你絕對會記得《一樣的月光》、 《酒乾倘賣無》 《請跟我來》等熟悉的旋律。原本做為電影延伸的電影音樂,竟然在多年之後獨立於電影本身而成為經典,也許這是虞戡平導演本人在當年不可能想到的,不知道這算是虞戡平的失敗還是蘇芮在另一種意義上的成功。成名兩字既是動力——就像那在台北昏暗街頭遊走並仰視未來的蘇芮,也是一種壓力——就像在推出那張被人視為經典之作后的蘇芮。《驀然回首》——在大多人眼裡,或許已經成了一個抽象的概念,但擁有一段灰色歲月的蘇芮卻能把它細細品味用音樂稀釋,這也正是一個真正成熟的歌者能立足商業氣息濃郁的流行歌壇的根本。

《驀然回首》從一曲《冷的記憶》開始,「火一般的青春,夢一般的過去……」無奈的情緒在蘇芮濃得化不開的中音里飄散在夜風中,歌曲很短,只有兩分三十秒。
  
《是不是這樣》是台灣老牌音樂人李壽全的作品,用了不算複雜的搖滾曲風,節奏分明,氣勢逼人,而蘇芮的從容卻始終貫穿於激越的的曲子中間,這也算是一種不太多見的演繹快歌的方式。
  
一段凄美的小提琴之後帶出了一種《心動的感覺》,彷彿看見在茫茫的星空下一個脆弱的靈魂在問著雖然簡單卻永不能解答的問題,而最後用自嘲作為夜的結束。而在歌曲最後的一段小提琴結束時居然在不經意間帶出了貝多芬的第五小提琴奏鳴曲《春天》里的一絲韻味,是巧合還是故意?
木吉它和電吉它的撥弦一左一右和著《夜的聲音》,兩個電吉它失真在曲中又起落著唱和,還有蘇芮幾乎沒有起伏的聲線,不動感情於短短的八行歌詞中,在呢喃中退去。
  
《也算是奇迹》里那一種濃濃的爵士味道讓人想起三十年代的上海,小弄堂、梧桐樹、鞦韆、鋼琴、深居簡出的小姐、積滿灰塵的鋼琴,一種很透明卻又很陰鬱的味道,一種無奈的關於生活或者愛情的味道。鋼琴、弦樂和女聲恰到好處熨出一種合諧。
  
《迷失》前奏讓人想起那首改編自ABBA的《惱人的秋風》,鍵盤營造出一種迅雷般的秋風掃落葉的蕭瑟與蒼涼,原本很少起伏的旋律也被蘇芮唱得層次分明,尤其是結束段的「單純的日子你為何放棄,過去的朋友你為何遠離」竟被她唱得鏗鏘有力,如雷響徹耳畔。
  
《未知》從歌詞上可以理解為一首情歌,但當你和著旋律,隨著歌聲的起伏並逐漸忘卻文字表層意義時,會感覺到街道、黑衣、歌者、步履、夢幻、笑容、污泥、甚至於形化的思緒和未來等組合成的畫面。
  
從一段清澈的鋼琴聲開始,蘇芮將她的中音、高音、再中音在不回首、回首、不回首的的態度間發揮得淋漓盡致。當然,我還是一直覺得蘇芮的中音,是華人女歌手中絕對的極品。
  
《明天還是要繼續》是梁弘志的作品,有一種他在同時代創作的許多歌曲的韻味(比如那首《恰似你的溫柔》),流暢卻不失嫻雅。《明天還是要繼續》也可以說是蘇芮的一種態度,是一種基於驀然回首之上的另一種生活態度,對於專輯也是一種很好的反向總結。舒緩的旋律足以使你在專輯即將完成時能記住這個歌者和這張傳世的專輯。

廣告

3 《蘇芮專輯》 -製作

如果說羅大佑1982年發現的《之乎者也》在國語流行樂壇投下的是一顆改變流行樂史的原子彈的話,那蘇芮的首張同名專輯便可視為轟炸后隨之揭竿的革命之聲。

名歌自1975年楊玄開始,到1980年代已經走進死胡同的趨勢。縱然在1981年成立的「天水樂集」試圖以概念性的手法對民歌進行創新,卻仍然無法扭轉當時社會上對名歌「蒼白虛弱,無病呻吟」的批評。在這樣的時間點,蘇芮憑藉其個人演唱西洋歌曲的高亢有力唱腔,以及眾多遊戲幕後工作者的協助,將西洋流行音樂中最重要的搖滾味道加進專輯中;雖然還不夠地道、強悍,卻改變了當時許多人對國語流行歌曲的觀感,並進而影響流行音樂的形態,成為樂壇重要的里程碑。

除此之外,蘇芮最重要的成就其實在於對傳統女聲唱法所掀起的革命性改變。在蘇芮之前的流行音樂女歌手像是齊豫、黃鶯鶯……等輕柔唯美的唱腔,而蘇芮卻是直接的吶喊,從肺腑深處引爆的爆發力,使得其歌聲中所蘊藏的豐富情感能強烈地撼動人心。這不僅在女歌手中前所未有,在整個流行樂界亦屬先驅,而以往女歌星的造型多走柔弱清純的刻板路線,蘇芮卻以一身黑衣及痛苦糾結的演唱深情打破了這種虛軟無力的女性形象。然而這種歷史性的突破在蘇芮逐漸轉型后卻不再有人繼續承傳發揚,偶有唱腔相似的女歌手如黃小琥出現,皆未能造成像蘇芮當時所引起的風潮。 

《蘇芮專輯》正確地說應該算是《搭錯車》的電影原聲帶,而最初這張專輯的誕生亦是導演虞戡平的概念。虞戡平在電視上聽到蘇芮(當時叫Julie)唱歌,覺得演唱西洋歌曲的她有著相當不錯的嗓音,便屬意她來擔任主唱。

虞戡平接著找來李壽全當製作人,專輯的詞曲傳做也陣容堅強:有吳念真、羅大佑作詞,李壽全作曲的《一樣的月光》,羅大佑膾炙人口的情歌《是否》,及梁弘志動聽的三首歌曲,其中《請跟我來》便是虞戡平親自下場與蘇芮對唱的悅耳情歌。而由於「好歌難尋」,在寧缺勿濫的原則下,陳志遠重新編排了三首曲子作為「電影音樂」。其中很可惜的是侯德健創作的名曲《酒干倘賣無》,因作者當時離台前往大陸,在政治因素考量下,被臨時抽掉,僅留《新店溪畔》這個純粹演奏的版本。 

而這最後定案的五首歌曲和三首樂曲,首首悅耳、句句動聽。無論在演唱、製作、編排人一方面均屬上乘。這樣一張紮實精彩的作品,配合電影的上映,在當時造成極大轟動。《蘇芮專輯》挾著蘇芮個人的黑色旋風,席捲了整個華人世界,也讓當時才推出第二張專輯的飛碟唱片公司能夠在唱片界站穩腳步,走出當年與滾石唱片對峙的國語樂壇主導地位。

蘇芮昔日鮮明的黑色咆哮歌手形象及其充滿真實情感的高亢激越歌聲,是整個流行樂史上非常醒目、令人難以忘懷的模樣。不管經過多少年,她清涼有力的歌聲仍舊唱出台北人心中最底層的沉鬱:

「一樣的月光/一樣的照著新店溪/一樣的冬天/一樣的下著冰冷的雨/一樣的塵埃/一樣的在風中堆積/一樣的笑容/一樣的淚水/一樣的日子/一樣的我和你……」

廣告

4 《蘇芮專輯》 -專輯曲目

01.冷的記憶
02.是不是這樣
03.心痛的感覺
04.夜的聲音
05.也算是奇迹
06.迷失
07.未知
08.不回首
09.明天還是要繼續

廣告

5 《蘇芮專輯》 -評價

細心的人已經發現,這裡列出的曲目和通常所知道的有所不同。比如少了著名的《酒干倘賣無》,多了《新店溪畔》和《情路》,還有專輯名稱也不是大家熟知的《搭錯車》。但是,我們不得不遺憾地說,這張台灣唱片出版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大家看到的《搭錯車》是香港或新加坡出版的,不能算在台灣百佳里。

《蘇芮專輯》應當說是《搭錯車》電影原聲帶,唱片是在電影導演虞戡平策劃下誕生的,虞戡平還擔任了《請跟我來》的男聲演唱。當虞戡平看到蘇芮在電視上唱歐美歌曲的時候,覺得蘇芮完全可以勝任電影《搭錯車》的主唱,於是蘇芮來到了《搭錯車》劇組。此時虞戡平還做了一件對台灣流行音樂史上最成功的創舉,就是同時請來了至今在華語歌壇具有重大影響力的音樂人李壽全、侯德健、羅大佑、梁弘志和陳志遠前來擔任影片的音樂創作。這些音樂人集中在一起創作歌曲和音樂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幸運的蘇芮同時有這些音樂人來量身定做音樂也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這張唱片帶給台灣以至整個華人圈的影響是巨大的,也為華語流行音樂的走向提供了很好的指南。由於侯德健在唱片出版前出走大陸,於是在唱片中臨時抽走了《酒干倘賣無》這首歌,只留下了演奏版,並更名為《新店溪畔》。這張唱片在香港由寶麗金子公司PHILIP出版時候則保留了《酒干倘賣無》這首歌。同時,大陸也出版了這張專輯,這也是大陸歷史上第一次出版的來自台灣的專輯。

這張專輯還可以看作台灣校園民歌結束的標誌。從校園民歌的鄉愁、情歌的氛圍中走向了批判和自省,同時承襲了校園民歌唱自己的歌的風格。音樂創作者中,除了羅大佑以外,全部是校園民歌時期的頂尖人物,使得這張唱片更加令人刮目相看,也暗示了校園民歌對台灣流行音樂的啟蒙。

蘇芮超凡脫俗的演唱既吸收了歐美的唱法,也帶有強烈的本土意識。尤其是很好表現出了台灣經濟起飛前的困惑和意識形態的巨大衝突。蘇芮的歐美唱法和所表現的主人翁的悲劇故事相得益彰,給聽眾帶來了巨大的衝擊。有意思的是這張在「台灣百佳」中排名第二的專輯和排名第一的《之乎者也》所表現的主題,採用的音樂風格是完全一致的。

這張專輯帶來了巨大的成功。這當然要歸公於創作唱片的音樂人們和演唱者,但是我認為最大的功勞應該來自於電影導演虞戡平,可以說沒有他也就沒有這張經久不衰的優秀專集。遺憾的是,虞戡平從此再也沒有策劃過其他專輯也沒有再擔任過演唱。

《台灣流行音樂百張最佳專輯》一書的作者這樣說:「蘇芮昔日鮮明的黑色咆哮歌手形象極其充滿真實情感的高亢激越歌聲,是整個流行音樂史上相當醒目且令人難忘的模樣。面對現今雜亂無章的台北,或許你我心裡都會響起這首沉鬱的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