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更新時間: 2013-12-10

二姚站在姑蘇台上,館娃響疊廊。 那便是古代著名的吳、越故國。  春秋的時候,楚平王無道,不但搶走親子的未婚妻,並且殺害了勸誡的忠臣伍奢。

二姚二姚
二姚站在姑蘇台上,館娃響疊廊。 那便是古代著名的吳、越故國。  春秋的時候,楚平王無道,不但搶走親子的未婚妻,並且殺害了勸誡的忠臣伍奢。

二姚 -簡介
而伍奢臨刑前卻神色自 若地說:「我本為楚國之臣,為君命而死本來沒有什麼怨言,只可惜我的幼子定要替我報仇,只怕楚國將要亡於我子了……」 伍奢的次子便是吳越春秋傳說中最著名的英雄伍子胥。伍子胥過昭關,一夜白頭。如同伍奢生前所說的,數年後,伍子胥果然和「孫子兵法」的創始人孫武子帶領吳國的大軍攻伐楚國,將  當時的楚昭王逐出楚國,幾乎將這雄霸南方近千年的荊蠻強國一舉滅亡!但是後來的吳王夫差中了越王勾踐「卧薪嚐膽」的反間之計,不但枉殺了子胥,最後更將整個國家敗亡,消滅在越國的手裡。吳越相爭,衣冠為古丘。但是這兩個南方強國卻只是如櫻花般轉瞬的光華,才強盛了一世便衰亡了,到了子恪和寧小白的時代,吳國越國早已滅亡,又納入了楚國的統治。 子恪順著昆崙山壁上的指引,來到了一處古代吳城的廢墟。在廢墟的平野上,有著數座高聳無比,卻又荒涼頹廢的土台。寧小白仔細打量了那幾座高台,不禁輕鬆地笑道:「這是什麼鬼玩意哪?倒像是特大號的爐灶,只怕沒人能構得著那灶台吧?除非他長得像那夸父那麼高。」 子恪嘆道:「這不是灶台。」 易懷沙也抓抓頭,好奇道:「不是灶台,卻一定是生過火的,而且還是好大的火,」他久住在荒野之中,又有著野獸的血緣,鼻子聳了聳,又聞出了些許的端倪:「而且……不只是火,還有燒金鐵之物的味道。」子恪點點頭,慨然說道:「果然沒錯,這兒便是昔年鑄劍名師幹將莫邪夫妻的鑄劍之處!」 幹將、莫邪!其時離吳越爭雄的時代並不太遙遠,當時的人對於吳越時代的一些傳說,雖然不見得至都知道,但是寧小白卻還是聽過幹將莫邪是何許人的。但是易懷沙、晴楚兒卻一臉的茫然,因為易懷沙來自東周初期的時代,伍子胥等人要在他之後一百多年才會出生,而晴楚兒所在的時代更是久遠,當然也不曾聽過幹將莫邪的名號。看見兩個同伴茫然的神情,寧小白嘻嘻一笑,正要解釋,卻看見四周圍黃澄澄的風沙已經逐漸轉藍,而子恪好一陣子沒說話,並不是他沒有開口,而是他的聲音、形影都已經淡淡地消失了。    寧小白搖搖頭,哼了一聲:「居然現在越來越順手了,現在我們連什麼法寶都不用,直接就把我們接進去  別的世界了……」 晴楚兒望著他,「咯」的一聲笑了出來。「不是要告訴我們,什麼叫做『幹將莫邪』嗎,反正我們也要適好一會兒才會到,為什麼不說說?」 寧小白望了望四周的時光之風,只無奈地點點頭。「幹將莫邪是吳越時代的著名劍師,和歐冶子同門,後來歐冶子變成了鑄劍的一代宗師,但是這幹將莫邪夫妻二人鑄劍的功夫,卻還要比歐冶子要高。」晴楚兒點點頭。「嗯!兩個人一起辦事,當然要比一個人快些。」 寧小白也不去和她這怪怪的理論鬥嘴,只是自顧自地說下去。「幹將鑄劍是很行的,聽說他采了五座山的金鐵之精,候天伺地,陰陽同光,鑄劍的時候連鬼神都被驚動,還來看他們鑄劍的情景呢!鑄這幹將莫邪二劍的時候更是不得了,鑄劍的時候,一連鑄了三個月都不成功,他們的師父當年鑄劍的時  候,也是鐵液不溶,後來自己跳入爐中,投身在烈火之中,才成就了名劍……」易懷沙圓睜大眼,驚道:「人跳進火里?那不就死了?」 「死得徹徹底底,乾乾脆脆,」寧小白嘆道:「 古時候的劍師就有這樣的決心。」 晴楚兒聽了他的敘說,靜靜地問道: 「後來這幹將莫邪呢?也是一樣跳進火里才煉成劍的嗎?」「沒有,」寧小白笑道:「後來才發現,原來人不跳進火里也成,後來是做老婆的莫邪剪了指甲、斷了頭髮,投進火里,才煉出了幹將莫邪兩劍。可是煉成了劍,卻……啊呀!到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四周的混沌朦朧已經開始清朗,只見得三人身處之地是一處小山坡。其時天空明朗,萬里無雲,望過去四下卻沒有任何人煙。「也不曉得到了什麼時代了……」寧小白皺眉道:「找個人來問也問不到。」 但是一旁的晴楚兒卻彷彿對幹將莫邪的鑄劍故事極有興趣,仍然一逕地問道:「喂!還沒說完呢!那幹將莫邪煉完了劍呢?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寧小白搖搖頭。「唉!還不就是那麼一回事嗎?兔子抓到了,獵犬沒有用了,也就連狗一起殺了。幫吳王煉完劍之後,吳  王怕他們也去幫別的國家煉劍,便找個理由把幹將殺了,至於莫邪就不曉得了,傳說中的說法很多,有人說她也被害死,又有人說她逃掉了……咦?為什麼你會對這故事這樣有興趣?」 晴楚兒滿懷深意地笑笑。「因為我們每次到一個地方,龍子元嬰便和那個地方最有名的傳說有關,這點你還看不出來嗎?」她的眼  神深邃神秘,泛著智慧的光芒:「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指引我們找到龍子元嬰的人,就應該快要到了……」寧小白好奇地看著這個從古代漢水出現的女孩,又瞪了瞪一旁的易懷沙,苦笑道:「你看這女娃兒多可怕,好像什麼事情都逃不過她眼裡似的。」 易懷沙這時也瞪了瞪大眼,粗聲道:「什麼女娃兒?論時代,她可比你奶奶的奶奶要大上幾百歲,連我都大你幾百歲,你年紀反而最小哪!」寧小白哈哈一笑,卻看見易懷沙低吼一聲,看著他的身後,露出戒備的神情。寧小白一凜,連忙一個轉身,人也退了好幾步。 在他的身後,這時無聲無息出現了一個身材細長的黑衣劍客,頭上簡單地戴了個斗笠,背上  負了柄尋常的青銅劍。轉過山窩,那哭聲越來越悲切,只見在山腳下有個小小個頭的人影伏在那兒,看樣子便是大聲號哭的那人,寧小白有點惻然地走過去,想要問問他有什麼傷心事。走近些之後,才發現那哭聲相當的稚嫩,聽起來居然像是小孩的哭泣聲音。看清楚了那哭泣者的長相,寧小白不禁瞪大了眼睛,瞪得比獸人易懷沙還要大。 原來,這悲泣之人果然是個小孩,但是卻是天底下長相最奇怪的小孩。只見他小小的身軀,卻有一個大得  異常的額頭,轉過頭來,哭得滿臉涕淚的臉長得更是奇怪。這孩子的個頭雖小,五官卻長得詭異至極,兩眼相  距極開,幾乎隔了有一尺上下。 寧小白正想要問他幾句話,卻聽見魏雙禽急急地大聲說了兩句沒頭沒腦的話。「神物之化,須人而成!」 那大頭小孩停止了哭聲,怔怔地望著魏雙禽。「爍……爍身以成劍,又有何難?」他遲疑地問道:「你……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我爹爹媽媽的話?」   魏雙禽心情激動,走過去抱住那小孩,眼眶也流下了淚水。「好孩子!好孩子!你果然是我師哥的兒子。」 他大聲道:「我便是你的師叔魏雙禽!」 那孩子大喜,破涕為笑,他的神情雖然童稚可喜,但是那兩眼間相距一尺的長相也實在有些詭異。 「您果然是魏師叔,我便是幹將莫邪的兒子眉間尺。」 寧小白聽了他的名字有點暗暗稱奇,心想這名字果然貼切,這小孩的兩眼之間果然是相隔了足足一尺。只見眉間尺戰巍巍地立起身來,寧小白這才發現他的腳彷彿有著殘疾,走起路來似乎腳步不穩,一個踉蹌便差點跌倒。寧小白一驚,便要伸手去扶,一旁的魏雙禽早將那小孩的身體抓住,卻發現他瘦弱至極,身體輕飄飄得一如稻草。「你這身子又瘦又弱,怎能練我師門的奇技呢?」魏雙禽皺眉道:「又怎能為你的父母親報仇呢?」眉間尺聞言,眼淚不禁又掉了下來。一旁的易懷沙看了大怒,粗聲道:「你這還算是人嗎?這孩子也沒有什麼不好,你為什麼要這樣說他?」 魏雙禽卻沒有理會他的話,只是瞪著眉間尺。「你知不知道吳王出了一千金要買你的頭?你又想不想報你父母親的仇?」 眉間尺年紀雖然幼小,長相也古怪至極,但是他的個性卻極為堅毅,只見他想也不想,便大聲說道:「我一定要為父母報仇!」 魏雙禽若有深意地直視著他,不放鬆地問道:「吳王得之而後快的幹將莫邪二劍,可是已經讓你找到了?」 眉間尺點點頭,便從身後一個錦袋中取出一個劍匣。劍匣一出,寧小白等人眼中便是森然冷冽,明明是烈日驕陽的好天氣,卻沒來由地出現了絲絲冷氣。

二姚 -神器
這傳說中有名的神兵利器,果然未出匣便已經不同凡響。魏雙禽看見眉間尺取出了幹將莫邪,哈哈大笑。「極好極好!我聽得吳王說,只要送上你的頭,再找來幹將莫邪,便是千金的獎賞,拿你的頭和劍來,我便為  你去報仇!」 寧小白和易懷沙聞言大驚,那易懷沙更是大聲罵了出來。「你這是什麼話?你還算是人嗎?」寧小白也怒道:「還以為你是什麼好人,你卻比吳王派來的人還要壞!小孩,你不用理他,我們幾個幫你報仇便是!」只見眉間尺凄然地望了望這幾個來自其它時代的奇人,彷彿心有所感,露出感激的神色。 「謝謝諸位神人們的好心,」他的感應能力似乎頗強,一眼間就有些洞悉了寧小白等人的來歷:「只是我  這師門之事,卻只有師叔能夠幫我報仇。」只聽得魏雙禽厲聲繼績說道:「我再問你,你是不是立意要為父母  報仇?」他大聲問道。「既要報仇,便將你的頭與劍拿來!」 眉間尺點點頭。「多謝師叔成全。」 言猶在耳,只見冷冷的青光一閃,也不曉得他從什麼地方抄出一柄短 劍,「唰」的一聲便將自己的頭顱無聲無息地卸下。寧小白等人驚得呆住,看見了這樣的變故,雖然易懷沙有 著最快的動作和反應,卻還是阻不住眉間尺削下自己頭顱的動作。 只見他偌大的頭骨碌碌地掉了下來,卻巧妙地掉在自己的手上,此刻眉間尺小小的身子雙手平舉,捧住了 劍匣,也捧住了自己的頭,而整個身體便僵直地立在那兒,登時死亡。寧小白和易懷沙兩人又驚又怒,待要衝 過去痛揍魏雙禽一頓,卻看見魏雙禽的眼神中透出極深沉的悲痛,靜靜地跪倒在地,對眉間尺死而不倒的無頭 屍身拜了幾拜。「師侄!師叔絕不負你。」在俯拜的過程中,他的眼淚像是泉水一樣奔流不止,不住滴  落在地,顯然悲傷至極。寧小白等人雖然魯莽,卻絕不是懵然無知的人,此刻他們已看出情形有異,也就不再想去痛打魏雙禽。 魏雙禽在眉間尺的屍 身前拜了幾拜,小孩僵直的身軀這才泄了氣一般,緩緩軟倒,手  上的頭顱、劍匣也順勢滾入了魏雙禽的手中。只見魏雙禽長嘯一  聲,虎地站了起來,竟理也不理寧小白等人,捧著眉間尺的人頭  和幹將莫邪二劍,大踏步便往西而行。 寧小白和易懷沙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卻聽見  一旁的晴楚兒靜靜地說道:「我們跟他去吧!『龍子元嬰』就快  要出現了。」 跟著魏雙禽的步伐,只見他走得好快,在平野中走  了一陣,便出現了一座極為雄偉壯觀的城市。那便是春秋中期最  強盛的吳國都城。 幹將』『莫邪』是結為一體的,『幹將』是雄劍!『莫邪』是雌劍!它們是一對夫妻劍!聽說世上沒人能把它們分開呢,合稱『摯情之劍』 。

二姚 -相關詞條
宙斯波塞冬哈得斯
阿波羅雅典娜刻爾柏洛斯
美杜莎奧丁洛基




二姚 -參考資料
1.http://www.sanzuniao.com/2j.asp?i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