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標籤:   事件  

0

更新時間: 2019-05-05

廣告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列強無暇東顧,日本乘機加強對中國的侵略,嚴重損害了中國的主權。1919年巴黎和會上中國外交的失敗,引發了偉大的五四運動。1919年5月4日發生在北京的一場以青年學生為主,廣大群眾、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階層共同參與的,是中國人民徹底的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又稱「五四風雷」。從1918年11月的「公理戰勝強權」慶典,到次年1月的巴黎會議,短短兩個月時間,當時的中國充分詮釋了「自古弱國無外交」的定律,所謂的「公理戰勝強權」不過是一個美麗的童話。面對這樣屈辱的局面,從5月1日開始,北京的學生紛紛罷課,組織演講、宣傳,隨後天津、上海、廣州、南京、杭州、武漢、濟南的學生、工人也給予支持。五四運動直接影響了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發展,中國共產黨黨史一般將其定義為「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運動」(注意這裡的「封建」一詞是泛化的封建觀),並以此運動作為舊民主主義革命和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分水嶺。2019年4月30日10時30分,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

中文名稱:五四運動外文名稱:May Fourth Movement
時間:1919年5月4日結果:打開了中國新民主主義的大門
政治口號:外爭主權,內除國賊
性質:毫不妥協的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運動中心:初期北京,6月3日後轉移到上海
參與階級:初期學生,后演變為全民運動起因:巴黎和會中國外交失敗
經過:學生罷課示威,全民罷工影響:中國無產階級開始登上政治舞台
成果: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五四精神:愛國救亡、民主科學、文化啟蒙
初步勝利:北洋軍閥釋放被捕學生完全勝利:罷免賣國賊,拒簽巴黎和約

廣告

1 歷史原因/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新思想與社團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

革新思想在晚清尤其是在甲午戰爭之後大量傳入中國並影響年輕一族,而在民國初年這種影響隨著陳獨秀所創辦的《青年》雜誌(后改名為《新青年》)等刊物的發展以及白話文運動的推動,自由、反抗傳統權威等思想,影響了學生以及一般市民。新文化運動高舉民主、科學的大旗,從思想、文化領域激發和影響了中國人尤其是中國青年的愛國救國熱情,從根本上為五四運動的出現奠定了思想基礎和智力來源。

社團組織在中華民國的發展,包括少年中國學會、工學會、新民學會、新潮社、平民教育講演團、工讀互助團等等,為五四運動在全國的開展奠定了組織基礎。[1]

高等教育發展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

中國的科舉制度在清末「新政」中,因學習西方及日本學制而改變,於1905年被廢除。到了民初,北京大學、北京高等師範學校(現北京師範大學)等高校獲得進一步的發展,尤其是北京大學,在校長蔡元培的領導下,引進了開放的學風,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辦學方針,李大釗、陳獨秀、章士釗、胡適、辜鴻銘(英國文學)、劉師培、魯迅(周樹人,教中國小說史)、錢玄同(教音韻學)、吳梅(教戲曲史)、劉半農(教新文學)等被聘請於北大任教。北大同時注重培養學生獨立自主開放進步的思想和精神,這種思想和精神成為五四運動的重要動力。  

廣告

國恥情緒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

1914年8月23日,日本對德國宣戰,經70多日激戰,於1914年11月7日佔領全部的德國租借地膠州灣。

1915年1月,日本向中國提出「二十一條」,袁世凱在5月9日,接納了其中大多數的要求,這原本日方要求保密的協定,為新聞界所得知,併發布該協定,激起了民族主義的情緒,使中國知識分子及民眾對日本以及「賣國」的政府強烈不滿,認為這是國恥,同時也引起了不少反日的活動,這種情緒在五四運動中進一步發展,併發揮了作用。

1917年8月14日,北洋政府向德國宣戰,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參戰國」,即加入了協約國。

1918年初,日本向段祺瑞控制下的北京政府提供了大量貸款,並協助組建和裝備一支中國參戰軍,其貸款還被用於安福國會龐大的賄選開支。

同年9月,北洋政府與日本交換了關於向日本借款的公文,作為借款的交換條件之一,又交換了關於山東問題的換文,其主要內容為:

廣告

膠濟鐵路沿線之日本國軍隊,除濟南留一部隊外,全部均調集於青島。

關於膠濟鐵路沿線的警備:日軍撤走,由日本人指揮的巡警隊代替。

膠濟鐵路將由中日兩國合辦經營。

1.膠濟鐵路沿線之日本國軍隊,除濟南留一部隊外,全部均調集於青島。

2.關於膠濟鐵路沿線的警備:日軍撤走,由日本人指揮的巡警隊代替。

3.膠濟鐵路將由中日兩國合辦經營。

北洋政府在換文中,對日本的提議「欣然同意」。駐日公使章宗祥向日本政府親遞換文,后被北京學生痛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中國對德宣戰,與日本同為戰勝國,但德國在山東的權益不僅沒有收回,反而被日本擴大了,這一換文成為巴黎和會上日本強佔山東的借口。  

工商背景

清末以來,中國的工商業雖有所發展,但在西方產品的輸入情形下,中國本土工商業的發展仍然有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發生使歐洲各國無力東顧,中國的工商業獲得很大的發展,參與工商業的人口持續增加,民族工業,尤其是輕工業得以巨大發展,城市中的工商階層在中國社會中的地位也更顯重要,在五四運動中,他們成為聲援愛國學生的重要力量。[2]

廣告

北洋政府內部派系的權力鬥爭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

「五四運動」前後,北洋政府總統、內閣、國會之間達成了某種平衡,故政治運作較先前為暢順。當時政府領導者為大總統徐世昌、國務總理錢能訓,及「安福國會」幕後領袖段祺瑞。但政府仍深受各個黨派、各地軍閥的制約,政策因之時有變異。「五四運動」發生之後,「研究系」以政府外交失敗做鬥爭「安福系」工具,藉傳媒煽動學生舉辦愛國示威遊行,並進一步造成「六三運動」,使得學運風潮擴大,最終逼使相關政府領導人下台負責。除此之外,「文治派」與「安福系」也藉機相互攻訐,以謀求自我派系之利益。是以「五四運動」絕對不可以單單理解為群眾在愛國意識之下的自發行為;事件源起、擴大都深受黨派鬥爭之影響。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借口對德宣戰,攻佔青島和膠濟鐵路全線,控制了山東省,奪取德國在山東強佔的各種權益。

廣告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戰敗。

1919年1月18日,戰勝國在巴黎召開「和平會議」。北洋政府和廣州軍政府聯合組成中國代表團,以戰勝國身份參加和會,提出取消列強在華的各項特權,取消日本帝國主義與袁世凱訂立的「二十一條」等不平等條約,歸還大戰期間日本從德國手中奪去的山東各項權利等要求。巴黎和會在帝國主義列強操縱下,不但拒絕中國的要求,而且在對德合約上,明文規定把德國在山東的特權,全部轉讓給日本。北洋政府竟準備在「對德和約」上簽字,從而激起了中國人民的強烈反對。最終激起青年學生的「五四運動」,是我國民主新文化運動的重要里程碑。

2 事件起因/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1919年1月,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勝國在法國巴黎召開所謂的「和平會議」,中國作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協約國之一,參加了會議。

廣告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巴黎和會舊照

中國代表在和會上提出廢除外國在中國的勢力範圍、撤退外國在中國的軍隊和取消「二十一條」等正義要求,但巴黎和會不顧中國也是戰勝國之一,拒絕了中國代表提出的要求,竟然決定將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此消息傳到中國后,北京學生群情激憤,學生、工商業者、教育界和許多愛國團體紛紛通電,斥責日本的無理行徑,並且要求中國政府堅持國家主權。在這種情況下,和會代表提交了關於山東問題的說帖,要求歸還中國在山東的德租界和膠濟鐵路主權,以及要求廢除《二十一條》等不合法條約。但結果,北洋政府屈服於帝國主義的壓力,居然準備在《協約國和參戰各國對德和約》上簽字。最終,英、美、法、日、意等國不顧中國民眾呼聲,在1919年6月28日還是簽訂了《協約國和參戰各國對德和約》,即《凡爾賽和約》,仍然將德國在山東的權利轉送日本。在巴黎和會中,中國政府的外交失敗,直接引發了中國民眾的強烈不滿,從而引發了五四運動,在這樣強大的壓力下,中國代表最終沒有出席巴黎和會的簽字儀式。

廣告

3 主要經過/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4 軍警反應/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對學生恭敬有加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北洋裂變

中國歷史上,讀書人的地位向來較高,有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之說,讀書人也常被稱為「學老爺」。張鳴在《北洋裂變》中有如是論述:晚清時節,士兵們就不敢輕易進學堂生事,哪怕這個學堂里有革命黨需要搜查。進入民國之後,這種軍警怕學生的狀況,並沒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軍警在學生面前依然縮手縮腳,怕三怕四。他們尊學生為老爺,說我們是丘八,你們是丘九,比我們大一輩。

五四運動中儘管有敢殺人的主——山東鎮守使馬良,不過他殺的也不是學生。馬良是回族,面對學生運動,他也無可奈何,不過後來他發現有回族參與其中,於是便抓了幾個回族,並殺掉其中的三位領袖。殺完人的馬良聲稱,我抓自己人,殺自己人總沒人管得了吧。

不過除了馬良,再無其他人有這般膽子了,在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下,連大總統徐世昌最後也服軟了,面對被捕的學生,徐世昌只得派官員前去道歉,不過學生不買單。第二天,步兵統領衙門和警察所又派人道歉,學生才肯出來。到後來,簡單的道歉已經不能滿足學生的要求了,甚至預備汽車燃放鞭炮也不能把這幫大爺們請走,於是當時的總務處長只好向學生作揖懇求說:「各位先生已經成名,趕快上車吧!」在如此待遇下,學生們才選擇昂然回到學校,享受英雄歸來的榮耀。

這其中最著名的當屬劉仁靜與張國燾這二位先生,他們是中共的創始人,可謂特別能戰鬥的典型,而且是典型的一碰即碎的人物。軍警面對這樣的大爺,能不頭疼么?要讓他們回學校,光叫老爺那真是不夠的,只得鞠躬哈腰,央求半天。

章宗祥被打時無動於衷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章宗祥

據當時記者報道,五四當天,步兵統領李長泰勸聚集在天安門的學生散去,有學生罵他是「賣國者」,他回答:「你們有愛國心,難道我們做官的就不愛國,就要把地方讓給別人了么?」並表示願意為學生傳達意見,但懇請學生不要用野蠻的方式,當學生回答自己極為文明后,這位長官便坐車揚長而去。

事實上,當學生闖入趙家樓,放火燒房時,全副武裝的軍警都不為所動。其時,章宗祥遭學生毒打,全身50多處受傷,而在場的幾十個帶槍軍警竟然束手無策,他身邊有人向警察呼救,巡警回答說:「我們未奉上官命令,不敢打(學生)。」

當時李長泰抓住了幾個掉隊學生應付差事,當需要指證時,這些在場軍警無人願意出來指證。甚至是那些被學生打傷的軍警,也不願意出來指證學生,他們聲稱當時學生人數多至數千人,「當場既未看清,事後亦無法證明」。

被人打了都不敢指責,這得怕到什麼程度?

軍警跪地哀求學生

其實在五四之時,軍警為求學生不要遊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據張鳴《北洋裂變》一書介紹,當時北洋政府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境界,他們一方面不得不承認學生的愛國熱情,稱他們「純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學生,把運動平息下去,這必然導致所謂的鎮壓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總統徐世昌頒布命令,要求對上街的學生「依法逮辦,以遏亂萌」,但學生不為所動,依然上街遊行抵制日貨。據當時的學生領袖匡互生回憶,軍警不僅不再抓捕學生,而是極力苦勸學生不要外出演講,「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時的軍警也很為難,要維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結果只能窩窩囊囊,被動的接受學生的進攻。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中新華門現場

參加過五四運動的老人回憶,當時學生聚集在新華門和中南海,要求見大總統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見,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出來奉勸學生:「總統不在,可以把請願書留下;時間已經很晚,希望學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覆。」但學生堅決不肯,一直耗著,接著開始有民眾加入到請願行列,最令人感動的是一些洋車工人,他們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錢都拿出來給學生買燒餅、茶水。

另據《檔案春秋》文章的記載,學生在與軍警對峙的過程中,處於完全進攻的態勢,警察想維持秩序,而學生想辦法挑事。

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又出面奉勸學生,態度可說相當人道,吳說,待會天氣要熱了,大家還是早點回去睡午覺吧。學生的回答更調皮說: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體哦。吳回答說:客氣客氣。在得知學生只是為了宣示愛國之情,為外交作後援后,這位維護秩序維護者就放心地走了。

由此可以得出結論:五四運動並不是一種暴力遊行、純粹反政府的運動。在整個運動過程中,學生都盡量與軍警避免衝突的產生,而多數軍警也以「不作為」的方式暗中支持學生的運動。可見當時的中國人並不是良心已泯。

5 內部矛盾/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6 學生代表/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7 主要領導/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胡適(1891-1962),中國近代著名學者、詩人、歷史家、文學家,哲學家。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之一。

陳獨秀(1879-1942)和李大釗(1889-1927),新文化運動的倡導者之一,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和早期的主要領導人之一。

林長民(1876-1925),國民外交協會理事。

蔡元培(1868-1940),民主主義革命家和教育家,北京大學時任校長。

8 相關團體/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9 時間列表/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梁啟超

1919年3月6日,梁啟超致電北京政府總統外交委員會委員長汪大燮、事務長林長民,報告他從和會上獲知的段祺瑞與日本借款和山東問題。

1919年4月24日,梁啟超致電國民外交協會,發布歸還青島通電。

1919年4月29-30日,巴黎和會代表參加會議,凡爾賽和約關於山東問題條款【第156、157、158條】,德國在山東權益讓與日本。

1919年5月1日,中國談判代表、外交總長陸征祥將此事電告北京政府,並稱如不簽約,則對撤廢領事裁判權、取消庚子賠款、關稅自主及賠償損失等等有所不利。上海《大陸報》「北京通訊」:「政府接巴黎中國代表團來電,謂關於索還膠州租借之對日外交戰爭,業已失敗。」

1919年5月2日,北京政府密電中國代表可以簽約。外交委員會事務長、國民外交協會理事林長民在《晨報》、《國民公報》撰文:「山東亡矣,國將不國矣,願合四萬萬眾誓死圖之。」

1919年5月3日下午,以林長民為首的北京國民外交協會召開會議,決定阻止政府簽約。國民外交協會協會理事、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將外交失敗轉報學生。當晚北大學生在北河沿北大法科禮堂召開學生大會,並約請北京13所中等以上學校代表參加,大會決定於4日(星期天)天安門舉行示威遊行。

1919年5月4日上午10時,各校學生召開碰頭會,商定遊行路線。下午1時,北京學生3000餘人從彙集天安門,現場懸挂北大學生「還我青島」血書。隊伍向使館區進發,受到巡捕阻攔,學生代表求會見四國公使,僅美國使館人員接受了學生的陳詞書,英法意使館均拒絕接受。隨後發生學生大規模遊行。

1919年5月5日,北京各大專學校總罷課。清華學生宣布「從今日起與各校一致行動」。蔡元培為首的校長團斡旋,被捕學生返校,學生複課。

1919年5月7日,上海60多個團體舉行國民大會。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蔡元培

1919年5月9日,蔡元培出走。上海各學校全部罷課。

1919年5月11日,上海學生聯合會成立。北京各大專學校教職聯合會成立。

1919年5月13日,北京各大專校長遞交辭呈。

1919年5月19日,北京25000名學生再次總罷課,之後開展演講、抵制日貨、發行愛國日刊等活動,組織「護魯義勇隊」。

1919年6月1日,政府查禁聯合會。

1919年6月3日,北京學生因政府為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辯護,舉行大規模街頭演講,當日170多名學生被捕。

1919年6月4日,北京學生出動比昨日多一倍的人數上街演講,當日700多名學生被捕。

1919年6月5日,全國各大城市罷課、罷工、罷市,聲援北京學生的愛國運動。被監禁的學生獲釋。

1919年6月6-8日,罷工規模擴大。

1919年6月9日,南京路工人示威。

1919年6月10日,北京政府撤銷曹、張、陸職務。

1919年6月11日,徐世昌總統咨參眾兩院請求辭職,未被接受。

1919年6月12日,商人開市。錢能訓內閣全體請辭。

1919年6月13日,准錢能訓辭職,特任龔心湛兼代內閣總理。

1919年6月17日,北京政府致電專使在和約上簽字。

1919年6月22日,國務院通電全國,徐世昌總統打消辭意。

1919年6月23日,徐世昌會見山東各界代表,表示政府已電令中國全權代表陸征祥從緩簽字。

1919年6月27日,京津學生,留日留美學生請願。

1919年6月28日,原定簽約之日,中國代表團駐地被留學生包圍,代表團發表聲明,拒絕在和約上簽字。

10 紀念活動/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紀念五四活動

紀念五四五四紀念館共青團中央

紀念五四運動八十周年專題人民網南方網

紀念五四運動九十周年專題中國共青團

中國台灣地區紀念五四活動等

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在五四運動紀念日時認為「五四運動期間推動的「德先生」與「賽先生」,即使對於現今社會仍極具歷史意義,形成數十年後知識份子的奮鬥目標與社會改革方向。」「年輕學子不應被絕對真理或終極教條所左右,應培養自身獨立判斷思考與解決問題的實力,馬英九認為這象徵著五四時代最重要的啟蒙精神,相信這也將有助深化台灣民主經驗的內涵,讓我們的社會尊崇追求真實且不媚俗的精神。」「台灣以累積半世紀的民主經驗,做出第二次的政黨輪替,可以很自豪的說自己是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也就是在五四所提倡的民主方面,交出第一張成績單。馬英九認為這不只對台灣,對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重要的意義。」

海外各界紀念五四

洛杉磯七團體紀念五四運動系列演講

紀念五四大事

2005年兩岸四地大學生匯聚澳門紀念「五四」運動

2019年4月30日10時30分,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將出席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3]

11 歷史特點/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由於五四運動是在新的社會歷史條件下發生的,它具有以辛亥革命為代表的舊民主主義革命所不具備的一些特點。主要是:

第一,五四運動表現了反帝反封建的徹底性。

近代以來,中國人民對帝國主義的認識經歷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表面的感性認識階段,這典型地表現為義和團等籠統的排外主義的鬥爭上。第二階段才進到理性的認識階段,即看出了帝國主義內部和外部的各種矛盾,並看出了帝國主義聯合中國買辦階級和封建階級以壓榨中國人民大眾的實質,這種認識是從1919年五四運動前後才開始的。在這場運動中,提出了「改造搶到世界,不認秘密外交,實行民族自決」和「另起爐灶,組織新政府」這樣的口號。這表明,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鬥爭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線上了。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新申報對「五四運動」的報道

第二,五四運動是一次真正的群眾運動。

如果說,辛亥革命的根本弱點之一,是沒有廣泛地動員和組織群眾,那麼,五四運動本身就是一場群眾性的革命運動。中國工人階級、學生群眾和新興的民族資產階級參加到運動中。(注意:此時還沒有農民階級!只有部分農民階級參加了)

第三,五四運動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及其與中國工人運動的結合。

第四,五四運動是由學生先發起,由工人擴大的堅決的反帝運動,是無產階級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

第五,五四運動是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的開端。

12 主要影響/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13 五四文學/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理性精神的張揚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魯迅

五四文化思潮對國民的作用即在於啟蒙。新文學的先驅們注重將文學作為改造社會人生的工具,《新青年》「隨感錄」幾乎都是批評人生。魯迅提出要用文學去揭示社會病苦,以引起療救的注意,促進國民性的改造,《吶喊》、《彷徨》即貫穿著清醒的現實主義理性批判意識,問題小說即是理性討論顯得淺露的藝術表述。創造社作家的作品也以獨特的方法表達著社會人生的探索與思考。[4]

感傷的精神標記

被新思潮喚醒的一代青年作家,常常有著夢醒后無路可走的感受,於是苦悶、彷徨、感傷。問題小說有感傷的情懷,鄉土小說訴說著鄉愁,自敘傳講著零餘者的故事,連詩、散文、戲劇都不免於感傷的情緒。  

個性化的追求

五四是中國文學史上「個人」表現得最突出的時期。創造社的追求就是「表現自我」。魯迅的小說有著憂憤深廣的內心情理,《野草》是一種極為個性化的主觀情懷。這一時期散文小品成就最顯著,正因為它適合表現作家們各異的個性。  

創作方法多樣化

在魯迅的開放的現實主義影響下,現實主義逐步發展成主流;但相當多作家嚮往浪漫主義,要求在作品中抒發強烈的主觀情緒,不止反映在創造社「身邊小說」一類作家、作品上,在多數作家與各種文體上都有所表現;現代主義方法也有所表現,魯迅、李金髮不同特徵的象徵主義,創造社的潛意識揭示;新月派的詩的形式的探索等。這些共同構成了一種創作方法多元化的局面。  

14 評價/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圖片封面

五四運動直接影響了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發展,中國共產黨黨史一般將其定義為「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運動」(注意這裡的「封建」一詞是泛化的封建觀),並以此運動作為舊民主主義革命和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分水嶺。五四運動是一次自覺發動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促進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在中國的廣泛傳播,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在思想上和幹部上作了準備。中國大陸一直存在紀念五四運動的活動,尤其在黨活動中被視為重要紀念,各級黨組織、共青團組織、學校、機關都對其形式非常重視,每年都有大型的紀念活動。

但是近些年來社會上也對於五四運動進行了種種反思。例如南懷瑾先生就批評五四運動「造成了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學者唐小兵曾撰文《曹汝霖的「五四」記憶(外一篇)》,認為曹汝霖對五四運動中學生暴力行為的描述表示「這還算是一種比較價值中立的敘述」。他認為後來歷史教科書里對「五四」的宏大敘述逐漸地建構了一個關於「五四」愛國運動的完整譜系,而在「五四」運動中發生的具體細節,尤其是當事人中間被暴力一方的記憶,似乎隱沒不彰。[5]

綜上所述,五四運動具有偉大的歷史意義。

第一,五四運動是一場偉大的群眾愛國運動。它的鬥爭對象直指帝國主義和北洋軍閥政府,表現出的反帝反封建的徹底性是史五四運動上前所未有的。它充分發動了群眾,工、商、學聯合起來,農民也有部分參加了,實際上揭開了全民族進行徹底的反帝反封建鬥爭的序幕。

第二,五四運動是一場深刻的思想解放運動。它使中國人民進一步認識到帝國主義侵略的本質和軍閥統治的黑暗,同時進一步提高了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決心和覺悟;促進了全國人民對改造中國的問題的反思和探索,也促進了新思潮的蓬勃興起和馬克思主義的傳播。[6]

第三,五四運動既揭開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序幕,又開創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從此,無產階級登上了政治舞台,民眾的力量得到了廣泛的發動等,這些不僅使五四運動本身具有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基本內涵,還直接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創造了階級上、思想上和幹部上的條件。[7]

15 申報記錄/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 編輯

相關報道

1919年5月22日《申報》7版《京學界重行罷課》報道說:北京中等以上之學生醞釀罷課已久,昨日起專門以上各學校已一律實行罷課,在西郊之清華學校及外人所辦之匯文大學亦一致行動。據調查所得,罷課者共有十八校,學生共三萬六千人,此次舉動極為迅速,故不免出人意外.…..

1919年6月28日,中國代表團拒絕在《巴黎和約》上簽字,07月03日《申報》7版《我專使未簽和約之京訊》報導說:中美通信社接巴黎無線電雲,歐洲和約各國於昨日簽字,惟中國拒絕簽字。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申報

北京法國某機關接到里昂三十日發無線電雲,二十八日下午三時,德代表到會簽字……突有某國代表拒絕簽字,會場秩序稍亂,各國代表大為震動,日本代表尤有驚異之色云云,觀此似拒絕簽字者即系我國代表……

其他標題目錄

京學界要人之凋謝1919.11.27申報7版  

廣東學潮之近況1919.11.26申報7版  

民治學會演講記1919.11.21申報10版  

全國各界聯合會消息1919.11.21申報10版  

上海學生聯合會消息1919.11.17申報10版  

北洋大學法科學生之通啟1919.11.16申報10版  

西華德路商界議組聯合會1919.11.15申報10版  

學校風潮1919.11.15申報7版  

上海學生聯合會消息1919.11.14申報10版  

菲律賓派員來華調查木市1919.11.14申報10版  

廣東之聯合會與滬代表1919.11.13申報7版  

菲列濱之新考察1919.11.13申報6版  

京津學界慰勞請願代表記1919.11.12申報6版  

五四運動[1919年青年學生組織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形勢圖

粵學界與各界聯會代表1919.11.10申報7版  

粵學界與各界聯會代表1919.11.10申報6版  

策進救國團擬組抵制團體1919.11.01申報10版  

北大學生會評議部成立1919.10.30申報3版  

上海學生聯合會之要函1919.10.18申報10版  

上海學生聯合會第一年職員會籌備處來函1919.10  

華人生計問題之外論(續昨)1919.10.17申報10版  

天津學潮與楊以德1919.10.17申報6版  

世界之油問題1919.10.17申報6版[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