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標籤: 暫無標籤

34

更新時間: 2013-12-10

廣告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是東漢早期女子梳妝的青銅鏡。

廣告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1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形狀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東漢早期,面徑16.5cm。 鏡圓形,半圓鈕,鈕座為四片向外伸展的花瓣,座外圈為弦紋和平滑的寬頻方欄,兩者間連有短線紋。方欄上飾"T"形紋飾,其四角對應鏡內緣飾"V"形紋,而在與"T"形紋對應的鏡內緣上飾"L"形紋。這些紋樣因像工具中之規矩,故舊習稱為"規矩紋",而歐美學者稱之為"tvl紋"。實際上此種鏡紋是從漢代六博棋博具上移植而來,應稱"博局紋"。

2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關鍵詞

玉兔

《樂府詩集》三四《相和歌辭·董逃行》云:「採取神葯若木端,白哆長跪搗蝦蟆丸。」晉傅雲《擬天問》(《太平御覽》卷四引)云:「月中何有?白兔搗葯。」傅雲《歌詞》(《初學記》卷二九引)云:「兔搗葯月間安足道!……。」故世以玉兔為月之代詞。

弦紋

古器物上最簡單的傳統紋飾,在青銅器上呈現為凸起的橫線條。大多數情況下,弦紋是作為界欄出現的。在陶瓷等器物上亦有專用弦紋裝飾者。

六博

 一種棋藝。出現於春秋時期,至漢代盛行,老幼皆知。《西京雜記》卷下《陸博術》載:「許博昌,安陵人也,善六博,竇嬰好之,常與居處。其術曰:『方畔揭道張,張畔揭道方;張究屈玄高,高玄屈究張。』三輔兒童皆誦之。」 善博者在社會上受人尊敬。西漢還專門設有博侍詔官。此時期博具還常被作為嫁妝和隨葬品,甚至人們在舉行祭祀時也張設博局。《漢書·五行志》記載哀帝建平四年(公元前3年),「京師郡國民聚會裡巷仟佰,設張博具,歌舞祠西王母。」由此可見,「六博」已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因此將博局紋用於器物的裝飾方面也就不足為奇了。

四神

 四神本為指示方向的星辰,東方象木,其星蒼龍;西方象金,其星白虎;南方象火,其星朱雀;北方象水,其星玄武。古人以此四位神靈為宿命的守護神。漢代九卿之一的衛尉卿掌宮門屯衛,下屬官員中即有掌宮門禁衛的蒼龍司馬、玄武司馬、朱雀司馬,白虎則為殿名。漢代將四神看作與辟邪求福有關,四神圖案被廣泛應用於銅鏡、漆器、磚瓦、印章等裝飾上,六朝、隋唐時期仍大量流行。  

桂樹

《太平御覽》卷九五七引《淮南子》:「月中有桂樹。」同書卷四引《虞喜安天論》:「俗傳月中仙人桂樹,今視其初生,見仙人之足,漸已成形,桂樹後生焉。」是月桂之說,自漢晉以來即已有之,至唐人小說,又有吳剛伐桂之說。 

 即銅鏡背面中央的凸起部分,有穿,可系以絲帶,便於把持和懸挂。             

廣告

3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介紹



國家博物館發現的"四神博局紋鏡"拓本,其銘文中出現了"刻具博局去不羊"的字樣,是最有力的證據。 該鏡在博局紋的空間還飾有人物畫像,線條纖細,與博局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畫像共四組,每組畫面間均有乳釘相隔,內容各不相同。第一組畫面為獵虎圖,獵者單腿跪於地上,張弓搭箭,前方一虎業已中箭,正回首咆哮,它一隻前腿仍在空中,一隻後腿已經蹦直,作者捕捉住虎負痛后騰跳的瞬間細節,突出了強烈的動感效果。第二組畫面為月宮圖,嫦娥披髮,著長裙,裙帶向後作飄逸狀,升天之態惟妙惟肖,身後玉兔正持杵搗葯。畫面正中一株桂樹,枝繁葉茂,樹右側一獸正在跳躍,獸上方飛翔著一隻美麗的長羽鳥。第三組畫面為捕魚圖,捕者仰頭,身體平直,腿部彎曲,作游水狀,一手前伸握有繩線,繩線的另一端繫於3條魚的尾部,魚的上、下方還飾有4隻姿態各異的飛鳥。據《山海經·大荒南經》載:"有人名曰張宏,在海上捕魚。海上有張宏之國,食魚,使四鳥。"所記與畫面內容略同,因此畫面表現的可能是張宏之國的故事。第四組為放鳥圖,3鳥並排展翅飛翔,鳥身均系有繩線,繩線的另一端握於放鳥者的手中,放鳥者身體前傾,彷彿欲隨飛鳥起飛一樣,可謂匠心獨具。 此鏡製作精良,紋飾生動,反映了東漢早期畫像紋鏡的藝術風格和工藝面貌。

廣告

4 博局紋人物畫像鏡 -相關論著

《傳世東漢早期博局紋人物畫像銅鏡初論》 丁孟 《故宮文物月刊》 總184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