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田芳

標籤:   人物     內地30年代演員     內地明星     單姓     單姓名人     名人     戲曲演員     文化人物     明星     演員     評書     評書藝人  

0

更新時間: 2018-09-13

廣告

單田芳

單田芳,男,中國河北保定市淶水縣(一說山東省德州市臨邑縣)人,1934年出生於營口市,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國寶級評書大師。系中國曲藝家協會名譽主席,北京曲藝家協會名譽主席,中國通俗小說研究會會員,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繼承人,評書四大名家之一。從藝半個世紀以來,共錄製、播出100餘部15000餘集評書作品,整理編著17套28種傳統評書,開評書走向市場之先河。出身於曲藝世家,兒時即學會一些傳統書目。1954年走上評書舞台。1956年加入鞍山市曲藝團任評書演員,1995年創辦北京單田芳藝術傳播有限責任公司。從藝50年來,已表演錄製完成了111部共1.5萬餘集廣播、電視評書作品,其作品涉及題材廣泛,既有傳統題材,亦有現代題材。2018年9月11日下午3點30分,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醫院去逝,享年84歲。

中文名:單田芳出生日期:1934年12月17日
性別:英文名:Shan Tianfang
別名:單傳忠籍貫:山東德平
出生地:營口市民族:漢族
國籍:單田芳中國去世日期:2018年9月11日
職業: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畢業院校:東北大學
代表作品:代表作有《隋唐演義》 、《七傑五義》 、《白眉大俠》 、《百年風雲》 、《亂世梟雄》等。其中《白眉大俠》、《宏碧緣》 、《鐵傘怪俠》被改編為電視連續劇播出。
經紀公司:北京單田芳藝術傳播有限責任公司祖 籍:山東省德州市臨邑縣

廣告

1 人物簡介/單田芳 編輯

家庭情況

單田芳五歲時的單田芳

單田芳出身曲藝世家,外祖父王福義是闖關東進瀋陽最早的竹板書老藝人;母親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員,人稱「白丫頭」;父親單永魁是弦師;大伯單永生和三叔單永槐分別是西河大鼓和評書演員。單田芳六歲念私塾,七八歲即學會了一些傳統書目。上學后,邊讀書邊幫助父母抄寫段子、書詞,評書中豐富的社會、歷史、地理和生活知識及書曲協作、表演技巧都使他獲益匪淺。十三四歲時就已經能記住幾部長篇大書。

單田芳的爺爺是山東省德州市臨邑縣人,家境貧寒,是背井離鄉的小商販。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有個楊姓人家,家境相對富裕,楊家人相中了這位山東後生,單田芳的爺爺便到了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做了倒插門女婿。奶奶生了三個兒子,單永生、單永魁、單永槐,單田芳的父親單永魁行二,三個兒子的出生吃黃了爺爺的小買賣。只有老大單永生從事西河大鼓,人稱「八歲紅」,擅長三弦、書鼓、鴛鴦板,十四五歲就已經紅了。後來奶奶說讓單永魁、單永槐從長子的道路,從事曲藝。老三單永槐表演評書。單永魁從事三弦伴奏,后與唱西河大鼓的王香桂結婚,就是單田芳的母親。單田芳的外祖父王福義是闖關東進瀋陽最早的竹板書老藝人;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員,人稱「白丫頭」,單永魁是她的弦師,夫妻倆妻唱夫奏,先在天津的茶樓演出,乘船後到營口市。

1953年單田芳高中畢業后,考入東北工學院,但因病退學,拜李慶海為師,正式說書。其間在遼寧大學歷史系(函授)學習。1956年成為遼寧省唯一具有大學文憑的評書藝人,即使在全國也是鳳毛麟角。1955年參加鞍山市曲藝團,得到西河大鼓名家趙玉峰和評書名家楊田榮的指點,藝術水平大進。二十四歲正式登台。六十年代在鞍山成名。在1955—1956年間,他先後說過《三國》《隋唐》《明英烈》等十多部傳統評書和《林海雪原》《平原槍聲》《一顆銅鈕扣》《新兒女英雄傳》《破曉記》《紅色保險箱》等新書。

漂泊童年

1934年12月17日單田芳在營口市出生。之後單田芳隨父母奔波於哈爾濱、新京、奉天、齊齊哈爾等城市演出。後到奉天,單田芳六歲念私塾,七八歲即學會了一些傳統書目。上學后,他邊讀書邊幫助父母抄寫段子、書詞,十三四歲時就已經能記住幾部長篇大書。

1939年,王香桂和單永魁來到齊齊哈爾,當時,單田芳剛滿五周歲,需要人照顧。王香桂的兩個學徒月梅、小梅自然充當了免費保姆。不就是看管一個幾歲的毛孩子嗎?結果,小姐兒倆想錯了,這個五歲

單田芳單田芳之母王香桂

的「大全子」(單田芳的乳名)居然是超級「淘氣包」。

大全子總喜歡到家門外的池塘玩兒,父母責令「兩枝梅「嚴格看管。一天,大全子往「兩枝梅」的水裡下了葯,兩名「家庭憲兵」睡著了,他用紅絨繩把兩個師姐的麻花辮子緊緊綁在一起,隨後反鎖上房門,快活地奔向了大池塘……折騰夠了,才想起兩個小師姐。他躡手躡腳地摸到窗根底下往裡偷窺,中了安眠藥的小師姐四肢癱軟,睡得正香,口水長長地流到腮幫子上。單田芳忽然尖起嗓子大叫:「不好啦!大全子掉進水裡了,快救人啊……」「兩枝梅」霍然驚醒,慌忙朝外狂奔,不料,各自的小辮子已經死死地糾纏在一起,撕扯了很久才分開。然後,披頭散髮地向門外的大水塘撲去……最後連個人影兒都沒撈著,兩人絕望地蹲在亂草里。單田芳呢?正躲在暗處哈哈笑哩。「兩枝梅」回過身來,鼻子都氣歪了。這哪像五歲的孩子,簡直成「人精」了!

在單田芳的成長歲月中,不僅目睹了侵略與戰爭,也見識到了生生死死的「人間地獄」。後來,他的評書里不是江湖俠客,就是綠林飛賊,無論在什麼名義下,只要涉及到戰爭的話題,單田芳總是念念不忘老百姓,他無限惋惜地慨嘆:「又要打仗了,老百姓算倒了血霉啦——招誰惹誰了!」這種評書藝術中的「民本意識」,完全脫胎於自己的親身經歷。

早年經歷

單田芳,中國著名評書演員,1934年12月17日生於營口市,出身曲藝世家。外祖父王福義是闖關東進瀋陽最早的竹板書老藝人;母親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員,人稱「白丫頭」;父親單永魁是弦師;大伯單永生和三叔單永槐分別是西河大鼓和評書演員。

單田芳隨父母奔波於哈爾濱、長春、瀋陽、齊齊哈爾等城市演出。後到奉天,單田芳六歲念私塾,七八歲即學會了一些傳統書目。上學后,他邊讀書邊幫助父母抄寫段子、書詞,十三四歲時就已經能記住幾部長篇大書。

1939年,王香桂和單永魁來到齊齊哈爾,單田芳剛滿五周歲,需要人照顧。王香桂的兩個學徒月梅、小梅自然充當了免費保姆。這個五歲的「大全子」(單田芳的乳名)居然是超級「淘氣包」。

在單田芳的成長歲月中,不僅目睹了侵略與戰爭,也見識到了生生死死的「人間地獄」。後來,他的評書里不是江湖俠客,就是綠林飛賊,無論在什麼名義下,只要涉及到戰爭的話題,單田芳總是念念不忘老百姓,這種評書藝術中的「民本意識」,完全脫胎於自己的親身經歷。

1953年單田芳高中畢業后,考入東北大學,但因病退學,拜李慶海為師,正式說書。其間在遼寧大學歷史系(函授)學習。1956年成為遼寧省唯一具有大學文憑的評書藝人。1955年參加鞍山市曲藝團,得到西河大鼓名家趙玉峰和評書名家楊田榮的指點,藝術水平大進。二十四歲正式登台。六十年代在鞍山成名。在1955—1956年間,他先後說過《三國》等十多部傳統評書和《平原槍聲》《新兒女英雄傳》《破曉記》等新書。

1966年,「文化大革命」緩緩地拉開了序幕,身在鞍山曲藝團的單田芳自然逃脫不過,成了眾矢之的。據說,此後兩年多時間,他的聽力嘈雜模糊,幾乎什麼都聽不清。

1968年冬天,單田芳在鞍山市委黨校「改造」。1969年4月,被下放道營口的干於溝。「1970年2月2日,單田芳無罪釋放離開鞍山。

人物逝世

2018年9月11日15時30分,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於因病在中日友好醫院去世,享年84歲。[1]

2 藝術之路/單田芳 編輯

初次成名

單田芳單田芳

1956年參加鞍山市曲藝團,得到西河大鼓名家趙玉峰和評書名家楊田榮的指點,藝術水平大進,二十四歲正式登台,六十年代在鞍山成名。在1955—1956年間,他先後說過《三國》、《隋唐》、《明英烈》等十多部傳統評書和《林海雪原》、《平原槍聲》、《一顆銅紐扣》、《新兒女英雄傳》、《破曉記》、《紅色保險箱》等新書,在十年動亂中雖遭厄運,但仍然堅持練功,默誦書詞,結構新篇。

1956年正月初三,單田芳首次在鞍山市內的茶社登台亮相,他帶來的是拿手好戲《明英烈》,掙了四塊兩毛錢。在觀眾眼裡,台上的年輕演員風華正茂、濃眉大眼,嘴角兒還掛著一絲謙和的笑容。人們七嘴八舌地品評著,單田芳深深鞠了一躬,稍微清了清嗓子,隨後,嫻熟地拿起驚堂木,「啪」地一拍,正式開書。早已滾瓜爛熟的《明英烈》就像洪水決堤那樣,一瀉千里。就這麼氣喘吁吁追趕了兩個小時,最後終於說道:「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然後,鞠躬,下台。單田芳謝完幕,裡邊的棉衣都濕透了。此後,單田芳的心裡越來越踏實,書也說得越來越「油」,整個鞍山城都傳遍了:「聽說了嗎?最近,出了個新人叫單田芳!」

單田芳青年單田芳

1958年,曲藝團走上正軌,由個體轉成集體,單田芳變成了正式演員,當時的工資是84元,妻子王全桂是98元。1962年,文化主管部門規定,凡屬傳統曲藝必須停止,演員必須說新唱新。很快,單田芳說了《草原風火》《戰鬥的青春》《林海雪原》等30部小說,名氣再一次大漲。

單田芳的妻子離開鞍山曲藝團去海拉爾發展,單田芳很快跟著去了,在海拉爾一炮而紅,工資一下子漲到180元。後來,他們又去了田莊台,再次大紅,從臘月到正月單田芳就掙了4600元。然而,單田芳夫婦這對「個體戶」引來了很多非議。迫於各種壓力,單田芳回到了鞍山曲藝團,團里給他的工資漲到了98元。但對於私自出走演出還是要做檢查,並罰款800元。

為了歷練自己,單田芳又選中了鞍山很少有人碰過的《童林傳》。在師兄楊田榮的幫助下,單田芳一點就透,舉一反三,可以順著別人的書套子摸下去,能講得嚴絲合縫,滴水不漏,行家聽了絕不會產生「剽竊和改裝」的感覺。

文革遭遇

1966年,「文化大革命」緩緩地拉開了序幕,身在鞍山曲藝團的單田芳自然逃脫不過,成了眾矢之的。

「你在背後說,現在掙錢少,不如單幹好……」

單田芳單田芳

「你影射新中國比不上舊社會……」

「你替反革命老子叫屈鳴冤,到處散布對政府的不滿……」

辯解還有什麼用?單田芳費了半天唾沫,還是被扣上了大帽子:「態度惡劣,對抗運動,存心和革命群眾唱對台戲……」

幾十個人一同被關進了收容所,那種感覺很像走進了《西遊記》中的「無底洞」,既看不到歸路,也摸不著前途。單田芳的內心裡默默地呼天搶地,「造反派」們卻不給他太充足的思想空間。後半夜,忽然一陣吆喝,「反革命」俘虜統統被喊了出來。開來一輛大卡車,人們擠進狹窄的車廂里,搖搖晃晃地駛入了茫茫的夜色。

汽車停穩,車門大開,單田芳第一個跳了下來。由於長時間屈膝蹲坐,兩條腿早就麻木了,腳尖兒剛一落下,全身就癱軟在原地,怎麼爬也起不來。這時候,一名「造反派」不容分說,迎面就是一腳,不偏不斜,正踢到嘴巴上。頓時,單田芳兩眼發黑,頭腦轟鳴,突出的牙齒全被打落了。不敢聲張,更不敢吵鬧,他含著滿口鮮腥、熾熱的膿血,愣是挺過來了。一口爛牙跟了單田芳好幾年,最後只得去看牙醫,全部拔掉了,換成滿口的假牙。當時,他剛過而立之年。

在高牆內,想起體弱多病的妻子,單田芳就心疼,也不知她帶著一雙年幼的兒女怎麼過。當王全桂娘兒仨出現在鞍山市收容所的時候,已是事件發生的十多天之後。親人相見,恍若隔世啊。一家四口,面面相覷,居然誰也沒有一句話,只能靠眼睛交流……

「文革」時代的倒霉蛋兒統稱為「牛鬼蛇神」。對單田芳這種「牛鬼蛇神」實行無產階級專政,還留什麼客氣?「造反派」的策略就是一鼓作氣,窮追猛打。

第一套方案:萬炮齊轟。

揭批過程簡直是疾風暴雨,強加於人。什麼窩藏軍火啦、包庇壞人啦、投擲手榴彈啦、迫害「革命小將」啦……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單田芳也毫不示弱,他鐵嘴鋼牙咬得結實:「手榴彈,沒扔;革命小將,沒炸!反正該交代的都交代了。不信,去工人夜大、鐵西收容所、鞍山打靶場隨便調查吧。」話越說越僵,氣兒越來越足,「造反派」最拿手的就是———打!叫你嘴硬。

單田芳單田芳

第二套方案:收買供詞。

「造反派」師弟早就策劃好了,他怒視著單田芳,端出了早有預謀的詞句:「單田芳,你罪行累累,罄竹難書。頑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條。不讓你交代了,先聽聽革命群眾的揭發吧!」

話音剛落,便有人從座位上站起來,聲淚俱下的表演就開始了,他無限痛悔地指著單田芳,咬牙切齒地叫道:「我檢舉你!給我灌輸資產階級思想,傳播封建主義流毒,我上了你的當啦!從此,你我一刀兩斷,劃清界限……」檢舉者如是揭發:「姓單的!你家貼過一張毛主席接見赫魯曉夫的畫像,你竟然指點著說:『瞧!這兩人,正鬥心眼兒呢。毛主席笑嘻嘻的,啥意思呀?——夥計,來吧!你有千條妙計,我有一定之規,保你撈不到任何便宜。赫魯曉夫又是啥意思呢?——本人來華訪問,不撈點兒油水兒,絕不回國』……」調侃領袖,這還了得!檢舉發言尚未結束,台下便響起排山倒海的口號聲:「打倒單田芳!」「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罪該萬死!」……

群情激憤,向單田芳劈頭蓋臉地猛抽起來,「啪,啪,啪!……」身材單薄的單田芳左躲右閃、連連後退,最後竟被對方一掌推出一丈多遠,頭磕在牆根里,瞬間,天旋地轉,爬了半天才起來。皮帶掛著風聲,雨點似地落下去,單田芳的耳朵「嗡嗡」亂叫——其實,他當場就被打聾了。據說,此後兩年多時間,他的聽力嘈雜模糊,幾乎什麼都聽不清。

下放改造

單田芳單田芳

1968年底那個冬天,寒冷而漫長。單田芳這批「牛鬼蛇神」是在鞍山市委黨校度過的。1969年4月,上邊的命令傳下來了,所有的「牛鬼蛇神」一律下放到營口的干於溝。

1969年「五一」節,干於溝的「牛鬼蛇神」破例放了假,甚至還破天荒地派發了幾瓶葡萄酒,一向滴酒不沾的單田芳開始借酒澆愁。他醉了,趁別人沒注意,便踉踉蹌蹌地跑到戶外,漫無目的地朝前走。一行孤雁,兩地離人。想著想著,可愛的兒女又浮現在眼前,單田芳終於忍不住縱聲長嘯:「老鐵,惠麗,爸爸在這兒呢……」

終於有一天,已經榮升為「指導員」的「造反派」師弟板著臉向單田芳交代:「你最近表現不錯,經研究,特許五天假。回家看一眼,馬上趕回來。」他抬起腕子,看看手錶,又補充道:「五天,不多不少。再過120小時,此時此刻,天上下刀子你也得給我趕回來;否則,後果自負——走吧!」單田芳二話不說,扭頭就跑。跑上大路,穿五叉口,過大窪縣,上了營口碼頭的輪渡,直向鞍山駛去……

剛一進院子,老鐵和惠麗便小鳥兒似地撲過來,高聲呼喚著「爸爸!爸爸……」王全桂望著魂牽夢縈的丈夫,淚眼相對,久久無言。那天,單家真像過大年,濃郁的燉肉香味兒飄滿了整個房間、整條衚衕。

夜深人靜,夫妻倆有敘不完的體己話兒。單田芳敏感地發覺,妻子明顯見老了。剛一年,她的眼角眉梢、腮邊額頭就爬滿了新皺紋,她兩鬢增白,目光獃滯,當初作為名人妻子的自豪感與優越感,一絲也沒有了。她噙著酸澀的淚水凝望歸來的親人,憂心忡忡地問:「你的事兒,啥時候才算完呢?」

單田芳輕輕地嘆了口氣,喃喃地說:「哪有個完呀。」

「難道,上邊也不給一個明明白白的說法?」

單田芳單田芳

「說法?哼!他們還肯輕易放了我?」

淚水,輕輕地從妻子的臉上滑落,一滴一滴,涼涼的,掉在單田芳的心上。他粗糙的手,一遍一遍撫摸妻子的雙肩和脊背。

不久,單田芳一干人又被准許回城,接著又是知識分子「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單田芳也難逃此運。王全桂的老家在長春市附近,名叫「一間堡」,他們決定就去那裡。按照「組織」規定,三間房子按照國營牌價核收,房費外加遣送費,總共七百多塊,拿上這些錢,單家四口就被徹底「掃地出門」,從此,與鞍山市再也沒有任何關係。

兩個孩子都捨不得離開,惠麗撅著小嘴兒不吱聲,九歲的老鐵哭著喊著不肯就範。單田芳說:「孩子,這次去農村,可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主意呀———你不是最愛毛主席,最聽毛主席的話嗎?你想,毛主席叫咱們去農村,你愣不去,他老人家會生氣的。況且農村比城裡好玩多了,有山有水,有花草有樹木……」

單田芳單田芳

老鐵的精神頭兒來了,追著問:「有蘋果嗎?」

「蘋果?沒有。那兒有的是玉米地。」

「好玩嗎?」

「嘿!好玩得很,到地方你就知道啦。」

兒子趁機要條件:「去農村,可以;不過,我有個要求。」

「說!」

「你不是說,農村寬廣嗎?我想在那兒學騎車——你得給我買一輛漂亮的自行車。」單田芳咬牙點了頭。

單田芳清楚地記得,離開鞍山的那天是1970年2月2日。王全桂把袖筒里捂得熱乎乎的右手輕輕放在了單田芳冰冷的手背上,患難中的夫妻彼此凝望著,誰也不說話。然而,互相卻能感覺到對方的心跳,兩人的手握得很緊,也很紮實,似乎用指尖和掌心就可以默默地交流。

書壇翹楚

單田芳單田芳

1979年5月1日,單田芳重返書壇,在鞍山人民廣播電台播出了第一部評書《隋唐演義》(《瓦崗英雄》),此後與其合作十餘載,先後錄製播出了三十九部評書,主要有《三國演義》、《明英烈》、《少帥春秋》、《七傑小五義》等,風行全國大江南北幾十家廣播電台。其中《天京血淚》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播出,聽眾多達六億。

自1981年以來,他先後出版了近四十部評書,是全國出版評書最多的評書演員。《大明英烈》入選《中國十大傳統評書經典》叢書。

1995年,單田芳成立了北京單田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長,並為中國曲協會員,中國通俗小說研究會會員。

2000年群眾出版社出版了《單田芳評書全集》。《中國武俠小說史》一書把其列為大陸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評書《白眉大俠》和《宏碧緣》被拍成電視連續劇播出。此外,他錄製了《薛家將》、《千古功臣張學良》、《七傑小五義》、《隋唐演義》、《鐵傘怪俠》、《欒蒲包與豐澤園》(正續)、《劉伶傳奇》等多部電視評書並自編自演了《龍虎風雲會》(正續)等廣播評書。

他對待評書創作一絲不苟。在編錄《百年風雲》(曾在全國一百四十家市級電台播放)時,就參閱了《百年英烈》、《太平天國》、《天京之變》、《慈禧前傳》、《清宮十三朝》等幾十種資料。單田芳還認為,「說書既要有平,也要有爆。」「爆」也叫「浪頭」,能夠起到異峰突起的作用。生動、準確、鮮明是其評書的最大特點。因此,不僅在國內,而且在海外華人中也有一定影響,為他贏得「單國嘴」的美譽。

單田芳從藝半個世紀以來,共錄製、播出100餘部15000餘集評書作品,整理編著17套28種傳統評書,開評書走向市場之先河。單田芳系北京曲藝家協會名譽主席,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繼承人,評書四大名家之一。

廣告

3 個人生活/單田芳 編輯

家常飯不尋常

單田芳單田芳

「我是個不講究的人,每天粗茶淡飯,蘿蔔、白菜、土豆是我最愛吃的,炒煮拌燉怎麼吃都不膩,但家常飯里有不尋常的道理」。習慣了對單田芳「金戈鐵馬入夢來」般的仰視,直至與他面對面,聽他說出對於飲食方面「順其自然,粗茶淡飯」的見解,竟莫名地有了種大雅若俗的感喟。「我不下廚,可有一樣,我會給做飯的保姆支招,」再往下聽,就坐不住了,心想:這哪叫不講究呀,分明是很講究——他愛吃鹹菜,但為了吃出不一樣的味道,他支招給保姆,把鹹菜洗凈,放上些許香油、味精調味;打滷麵好吃,但許多人家習慣於圖省事到超市買麵條,而他則獨獨推崇手抻面,「講究一抻抻出三米長」,鹵裡面摻和些木耳、筍片等,最重要是菜碼的配料要全,什麼綠豆芽、韭菜花、芝麻啥的都得有,而五味之首的大蒜則也要派上用場,「那叫一個香」;最要緊的是做米飯的火候,米要洗幾次,下鍋后要用手指量一量,到一定程度后加火燜。火一起來后,為怕漏氣要把鍋的周圍圍好布,直至聽到「噗噗噗」的水聲后再調至小火,但不要立即掀開鍋,「那樣米飯香氣就全跑了」。在這同時可以做菜,過個十七八分鐘后掀鍋,這才能確保米飯原有的香味。

「不講究」的單田芳不僅在家講究支招,在外也力求吃出他自己的「那一口」來。他喜歡吃營口二本町小吃一條街的切糕,但要等著吃大師傅最新做的。看著大師傅把小推車洗得乾乾淨淨,麵糰一倒一大攤並向兩邊擴散開來,用刀子一切,分成幾塊三層厚的豆沙餡、棗餡糕塊,往竹筒里一插,「就跟吃冰激凌似的」,單田芳像孩子般用舌頭抿了抿嘴,垂涎欲滴的切糕活脫脫出現在我們的眼前。同樣與單田芳有著「食緣」的還有瀋陽賣夜宵的老者,知道他愛吃火燒夾肉,每晚11點多老者必挑著擔子來到其住處,「火燒……夾肉來」,一嗓子扯出好遠,單田芳聽到后馬上出來迎候,不過拿過用刀切開燒餅再夾上肉的火燒只是第一步,回到屋后單田芳還要來個二度加工——把炭火盆燒得通紅,拿出鐵箅子,把肉放在上面炙烤,再泡杯上好花茶,直至肉片外焦里嫩后再吃,「那滋味,賽過活神仙!」

單田芳單田芳

滴酒不沾喝花茶

單田芳愛旅遊,天南地北哪兒都跑,於是,各地小吃便成了他的最愛,什麼天津狗不理、大麻花,南京夫子廟的香乾、香豆等等,「見了就流口水」。而最令他魂牽夢縈的則是東北的切糕、酸菜湯、大煎餅,「這些東西既實惠好吃,又有營養」。而若問到他最發憷的是什麼,他來了句:「那就是請客吃飯了」。面對五光十色的珍饈美味和人情往複的推杯換盞,他的感覺則常常是索然無味,每次硬著頭皮挨到曲終人散,他便趕緊一溜煙兒往家跑,「回來找補點兒粥,就點兒炸饅頭片,吃點兒老鹹菜才算吃飽。」

單田芳發憷飯局,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怕喝酒,「一喝酒渾身就燒得慌,」若再追溯,還得從年輕時的一次出差說起。那天,看到火車上的服務員給旅客送餐,旅客喝著大扎啤酒、就著燒雞,吃得有滋有味,便勾起了他的腹中饞蟲。於是,他也有樣學樣地要了杯啤酒。可還沒喝完,便如翻江倒海般上氣不接下氣了,趕緊到衛生間「連湯帶水」都吐了出來。也許是條件反射使然吧,從那以後,他便視酒如「洪水猛獸」,再也不沾其毫釐了。

不喝酒的單田芳卻頗愛飲茶,而且就愛花茶,其他茶則一概不沾,甚至某次有「拚命三郎」之稱的導演張紀中買好機票邀請他一同到武夷山品大紅袍,他都婉言謝絕了,頗有種為花茶守身如玉的范兒。而多年前一次到南昌錄評書,他還特意帶了一斤好花茶以備不時之需,可計劃卻趕不上變化,誰成想主辦方又約他補錄了《三俠五義》、《薛家將》等節目,花茶喝完了,他到處去買也不見蹤跡,只得臨時以南方的大葉茶對付,「弄得很長時間嘴裡都不是味,回北京后趕緊再換回花茶,感覺還是花茶香呀!」

單田芳單田芳病逝
單田芳單田芳

順其自然不強求

年近八旬講究飲食的單田芳,談起養生卻一臉茫然:「其實我還真沒有什麼養生方法,反倒有許多有悖常理的做法呢。」單田芳坦言,他從不刻意學習電視和書報刊上的養生秘籍,看到小區里的老人天天晨練,自己也很佩服,可「壓根兒就沒長那根筋」。「我是經常錄書累了,或突生興緻想到外面走走的時候,才出去活動活動。」而陪伴在他左右的,則是他養的那條狗。於是,鄰居們便給他編了個順口溜:「門前一老叟,牽著一條狗。不知狗遛人,還是人遛狗。」

單田芳幾十年如一日,早晨5點就起床,他說這時他的精神最好。先沏杯花茶,開始靜思一天要做的事,然後讀書、吃早點,接著就是準備些評書段子,下午則幾乎安排的都是外面活動。緊張忙碌的生活,讓他無暇思考該怎樣養生、保健,「順其自然不強求」也就成了他的習慣用語。

家庭變故

單田芳單田芳

新中國成立,單家也開始了陽光燦爛的日子,然而突如其來的煩惱又不請自來了。1950年初春,單田芳還記得那次宴會,家裡高朋滿座,有曲藝演員佟浩儒,還有他的朋友王子明。當時,單永魁只知道這位陌生的座上客是「朋友的朋友」,並不清楚他的具體身份。據說,此人剛從天津趕來,想在瀋陽北市場賣王家祖傳的熏肉和燒酒。單永魁自然是滿口應承,大包大攬。本來幫朋友一個小忙算不了什麼,然而,就是這點瑣事竟把好端端的單家推入了無邊苦海。

初春的一個深夜,街道派出所莫名其妙地帶走了單田芳的母親王香桂,單田芳與父親面面相覷,枯坐了一宿。次日中午,單永魁也被帶走訊問。三個月後,媽媽回到家,不安地問:「全子,怎麼就你一個人?你爸呢?」「出事兒第二天,爸爸就接你去了。他也是四個多月沒回家。你們……沒在一起呀?」

整整僵持了一年零三個月。忽然,單家收到了單永魁的信。因為幫助了「反革命」罪犯佟榮工(化名王子明),他被判了六年刑,拘押在北京,而他根本不知道王子明究竟是做什麼的。

母親一狠心和父親離了婚,丟下他和幾個妹妹一去不復返。不久,母親改嫁他人,單田芳無從插手。1953年單田芳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瀋陽市第27中學,著名學府東北工學院的大門朝他敞開了。然而東北工學院的凳子還沒坐熱,單田芳就因病被迫休學。而且身為長子,家境貧困,為了全家老少更好地活著,他放棄了上大學。病好后拜李慶海為師,學習說書。

廣告

4 主要作品/單田芳 編輯

評書著作

《瓦崗英雄》(兩冊,山西人民);

《說唐後傳》(春風文藝);

《宮門掛玉帶》(中原農民);

《薛仁貴徵西》(中原農民);

《明英烈》(春風文藝);

《大明英烈傳》(黃河文藝);

《燕王掃北》(中原農民);

《風塵三俠》(中原農民);

《包公案》(黃河文藝);

《七傑小五義》(兩冊,黑龍江人民);

《白眉大俠》(兩冊,內蒙古人民);

《鐵傘怪俠》(海天版);

《燕王劍俠》(內蒙古人民);

《大明風流譜》(中國文聯);

《大明五傑》(作家版);

《連環套》(內蒙古人民);

《三俠劍》(兩冊,內蒙古少兒)(三俠劍400回單老已精心錄製,其中包括《三俠劍》《續三俠劍》全部和《再續三俠劍》前三十二回,相當精彩,建議聽聽);

《續三俠劍》(三冊,北方文藝);

《再續三俠劍》(三冊,北方文藝);

《童林傳前傳》(兩冊,內蒙古人民);

《童林傳後傳》(兩冊,內蒙古人民)以及「單田芳評書全集」(群眾版)等。

《單田芳評書精粹》群眾出版社(全套共17套書)

作品全集

編號名稱集數類型備註
1封神演義120電台剪切版另有電視版,聽過任意一版即可
2《封神演義》180電視原版剪輯版,《封神演義》140回
3《趙武靈王》90電台原版 
4《楚漢爭雄》80電視原版電台剪輯版,100回
5《三國演義》125廣播原版集長29分鐘
6《三國演義》85拼接版剪輯版:《三國演義》112回、

《三國演義》86回(與85集

廣播一樣,只不過第18集和第19集重複)

7《三國演義》80電視版 
8《劉伶傳奇》100電視原版剪輯版,《劉伶傳奇》80回
9《花木蘭》72電台原版剪輯版,《花木蘭》90回
10《俠侶情仇》80電台原版集長29分鐘
11《隋唐演義》130電台剪輯版 
12 《新 , 隋唐演義 ,》 150電台原版 
13《隋唐演義》216剪輯拼合版 
14《隋唐演義》未知電視版 
15《說唐後傳》59電台原版(原本60回,網上流傳的版本缺原本的第21回)
16《大唐驚雷》100電台原版 
17《薛丁山征西》100電台原版 
18《薛家將》180電台剪輯版如果不是想了解100回《薛丁山征西》

沒有的 薛剛 反唐部分,不推薦此作。

原版:150回電台原版《薛家將》

19小五義400  
20《西遊記》100電台原版 
21《宏碧緣》60電台原版 剪輯版,《宏碧緣》96回, 《風塵豪客》 ,80回
22《宏碧緣》96電視版 
23《深宮驚變》50電台原版不是對這段歷史特別感興趣的話,就沒必要去聽了
24《安史之亂》40電台原版 剪輯版, 《大唐貴妃》 ,50回
25《三俠五義》150電台原版剪輯版,《三俠五義》180回
26《三俠五義》未知電視版 
27《五鼠鬧東京》40電台原版 
28《大破沖霄樓》72電台原版 
29《七傑小五義》80電視版剪輯版,《七傑小五義》68回
30《七傑小五義》80電台版 
31《白眉大俠》320電台原版 剪輯版, 《小五義》 ,400回,《白眉大俠》400回
32《白眉大俠》300電視版 
33《龍虎風雲會》320電台原版 
34《水滸全傳》150電台原版要聽就聽完整的360回版本吧
35《水滸全傳》360剪輯拼合版 
36《水滸外傳》120電台原版 
37《楊幺傳》40電台原版剪輯版,《水漭英雄恨》50回
38《鐵傘怪俠》160電視版 剪輯版, 《說岳後傳》 ,130回
39《鐵傘怪俠》100電台原版聽電視版即可
40《明英烈》162電台版 
41《明英烈》100電視版 
42《大明英烈》240電視版剪輯版,《大明英烈》180回
43《大明英烈》111廣播版另有312回剪輯版《大明演義》,是由之前提到的明英烈系列作品剪輯而成
44《燕王掃北》70電台版 
45《洪武劍俠圖》100電台原版 
46《燕王劍俠》60電台原版 
47《永樂劍俠》30電台原版 
48《天下故事會之古代奇案》17電視版 
49《努爾哈赤》57電台原版 
50《明末遺恨》65電台原版 
51《李自成》120電台原版 
52《話說台灣》150電台原版 
53《清官于成龍》120電視版 
54《清官于成龍》100電台原版 
55《十二金錢鏢》60電台原版 直接放棄, 沒有為什麼
56《十二金錢鏢》100電視版 
57《三俠劍》400電台版 
58《連環套》120電台原版 講述的主角是, 竇爾敦
59《清官冊》200電台原版殘書還好聽,真是折磨人
60《童林傳》250電台原版剪輯版,《童林傳》300
61《童林傳》200電視版剪輯版,《童林傳》100回
62《童林傳》300電台原版 
63《古今奇案》60電台原版 
64《洛陽豪客》20廣播版 
65《百年風雲》250廣播剪輯版 剪輯版,170回, 《清末風雲錄》 ,(為本作後半段剪輯而成)
66《百年風雲》200電視版剪輯版:《禁煙風雲》50回(本作前半段剪輯而成);

116回版 《太平天國》 (本作後半段剪輯而成)

67《百年風雲》200電視版錄製完電視版《鐵傘怪俠》后,

單老繼續與 北京電視台 合作錄製

的幾部作品之一。由林則徐禁煙至太平天國滅亡止。

68《林則徐》56電台原版關於林則徐的故事,聽聽《百年風雲》也就差不多了
69《林則徐》80電視版相同資源,《林則徐》66回由80回電視版林則徐剪輯而成
70《曾國藩》200電視版剪輯版,《曾國藩》145回
71《曾國藩》60電台版 
72《天京血淚》未知電台版 
73《天京血淚》30電視版 剪輯版,《天京血淚》40回, 聽聽 , 百年風雲 ,就可以了
74《廊坊大捷》80電台原版 
75《民國英烈》150電台原版 剪輯版,《民國英烈》189回, 《辛亥風雲錄》 ,172回
76《亂世梟雄》300電台版備註:另有485回版《亂世梟雄》,

是由300回 鞍山 電台原版和92回電台

原版千古功臣 張學良 剪輯而成,且第一回為電視版

77《亂世梟雄》220電視版 
78《千古功臣張學良》120電視版剪輯版,《千古功臣張學良》96回
79《千古功臣張學良》未知電台版據吧友介紹此版本內容要比120回電視版內容更加豐富
80《大河風流》100電台原版 
81《欒蒲包與豐澤園》200電視版 
82《慈禧陵墓被盜》6電台原版 
83《918風雲》100電台原版 
84《新兒女英雄傳》30電台原版剪輯版,《新兒女英雄傳》40回
85《平原槍聲》40電台原版剪輯版,《平原槍聲》60回
86《太平洋大海戰》104類型電台原版 
87《破曉記》37電台原版剪輯版,《破曉記》50回
88《風雪大別山》未知電視版 
89《遼瀋戰役》30電視版 
90《九一九演義》50電台原版 
91《賀龍傳奇》300電台原版 
92《少林將軍許世友》100電台原版 
93《血色特工》未知  
94《老店風雲》80電台原版 
95《羊神》40電視版 
96《牛根生髮展史》20未知 
97《京城神探刑偵檔案一生守候》35電台原版 
98《根本利益》27電台原版 
99《巨騙內幕》100電台原版 講述了發生於90年代前期全國最大的, 非法集資 ,案——, 鄧斌 ,案
100《九七大案紀實》60電台原版介紹1997年全國發生的惡性犯罪大案
101《江洋大盜緝捕紀實》100電視版錄製於05年根據《九十年代大案要案偵破紀實》改編
102《書評雅典》15電視小段 
103《亞運三國》14電視小段 
104《言歸正傳》105廣播版 

廣告代言

《隋唐演義》同名的網路遊戲代言、塞外金葯金螺丹、養腎補血膠囊、盼盼門、同仁擦骨膏、河北香河醫院

綜藝節目

單田芳單田芳

湖南衛視《天天向上》20110408

深圳衛視《年代秀》20111111

以下為2011年1月20日河北都市頻道的《夫妻天下》欄目對單老的專訪時,單老親口所說。

單田芳老師是已故巨星邁克爾-傑克遜的鐵杆歌迷。

單老非常熱衷於網上購物。

單老害怕老鼠和蛇。

單老的煙齡已有60多年。【願單老保重身體】

平時非常平易近人受人尊敬的單老師,經常被一些商家或計程車司機痛宰。

廣告

5 社會活動/單田芳 編輯

出席中國曲藝節

單田芳單田芳

2005年7月8日,農曆乙酉年六月初三日,晚:第五屆中國曲藝節開幕。

第五屆中國曲藝節在杭州開幕。本次活動以進一步促進曲藝創新、打造麯藝精品、建設先進文化、構建和諧社會為宗旨。由中國曲藝家協會、中共浙江省委宣傳部主辦,浙江省文化廳、浙江省文聯、浙江廣電集團、中信實業銀行杭州分行承辦。

中國曲藝節是中國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國家級曲藝盛會,每三年舉辦一次。本屆曲藝節比以往幾屆規模大、時間長、參與面廣。7月8日在杭州拉開序幕至7月31日在北京閉幕,歷時24天。分別在浙江杭州、江蘇南京、廣東江門、雲南昆明、寧夏銀川、遼寧鐵嶺、山東濟南設立7個分會場,以展示新時期不同地域特色的優秀曲藝節目。

7月8日晚,杭州體育館觀眾如雲,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布赫宣布第五屆中國曲藝節開幕,中國文聯主席周巍峙、文化部副部長陳曉光、中國文聯黨組副書記甘英烈出席開幕式。

單田芳單田芳

出席開幕式的還有浙江省委副書記梁平波,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陳敏爾,副省長盛昌黎,省政協副主席李青。梁平波代表省委、省政府對第五屆中國曲藝節的開幕致以熱烈的祝賀,並對各位領導、嘉賓和藝術家的到來表示誠摯的歡迎。

開幕文藝晚會的4位主持人楊瀾、朱軍、竇文濤、朱丹妙語連珠地串起了音樂搖滾快板《禮花輝映杭州城》、曲藝聯唱《賀曲藝之花香四季》、紹興蓮花落《三個巴掌》、彈詞開篇《蝶戀花·答李淑一》等11個精彩節目。

曲藝界著名演員姜昆、趙本山、黃宏、馮鞏、侯耀文、劉蘭芳、李金斗紛紛亮出各自得意之作。電影表演藝術家王鐵成、梁天、王馥荔也像模像樣地唱起了單弦,操起了山東柳琴,唱起了蘇州彈詞。京劇表演藝術家於魁智和李勝素分別用京韻大鼓和天津時調作了精彩表演。

舞台大屏幕上顯現出了陳雲同志對曲藝評彈提出的「出人出書走正路」幾個手寫大字。單田芳、李文華、黃少梅等8位曲藝老前輩走上舞台,用語重心長的肺腑之言寄語曲藝界的新兵。

陳曉光副部長指出,曲藝要生存下去,首先要讓一代又一代的老百姓喜歡,尤其是要讓年輕觀眾喜歡,這樣才能讓曲藝抓住未來。曲藝要不斷推出新的劇目,反映老百姓的生活,讓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都喜歡。所以曲藝的發展,需要有新一代的曲藝明星。

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姜昆說,通過這次盛會,我們要樹立中國曲藝的品牌,在全國遍地開花,推出新的作品、新的表演形式、新的面孔。

關心和支持網路評書發展

2005年優秀青年評書演員宋春明(秋雨)與網友勇義俠、小玉米創建的互聯網首個網路書館,讓評書這門古老的藝術與聽眾(特別是青年聽眾)之間變成了零距離,從而有力的推動了評書這門藝術在網路上的發展。

網路書館成立一周年之際單先生髮來賀詞:你們的確不容易,在評書極不景氣的情況下,你們能夠挺身而出來挽救這個評書事業,這是令人非常感動的,因此呢,希望你繼續努力,咱們相互溝通,有哪些不了解的事情,有哪些困難,我們可以互相聯繫,我盡其所能幫助大家,咱們攜起手來為繁榮評書事業,延續評書事業共同努力!

——單田芳

廣告

6 獲獎記錄/單田芳 編輯

曲藝
  • 2012 第七屆    中國曲藝牡丹獎「終身成就獎」    (獲獎)
  • 2012 中國曲藝演員公眾形象調查第一名    (獲獎)
  • 2010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繼承人    (獲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