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更新時間: 2013-08-21

廣告

國際會議,主要是指數國以上的代表為解決互相關心的國際問題、協調彼此利益,在共同討論的基礎上尋求或採取共同行動(如通過決議、達成協議、簽訂條約等)而舉行的多邊集會。

廣告

1產生髮展

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國際會議已日益成為世界各國進行交往和聯繫的一種重要形式,在國際社會致
國際會議

  國際會議

力於解決共同關心的問題的努力中佔據越來越突出的地位。所謂國際會議,主要是指數國以上的代表為解決互相關心的國際問題、協調彼此利益,在共同討論的基礎上尋求或採取共同行動(如通過決議、達成協議、簽訂條約等)而舉行的多邊集會。國際會議的產生:國際會議是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它經歷了一個發展、演變的過程。國際會議源自古代國家的外交活動。它最初是兩個國家的代表會晤以處理彼此關心的事務,後來逐步發展到數個國家以集會的方式解決涉及相互利益的問題。在古代,東西方都有過原始形式的國際會議。
在中國春秋戰國時期,曾存在過諸侯國家集會的實 踐。例如,公元前651年,齊桓公和宋、魯、衛、吳等國的諸侯在葵丘(今河南蘭考)會盟。 又如公元前564年的「弭兵之盟」,參加的有14國之多。在西方,荷馬史詩《伊里亞特》 中已有各方召開會議討論戰爭或媾和問題的描述。古代希臘,則有過城邦之間的邦際會議 。比如有名的「近鄰同盟」,每年定期召開兩次全體會議討論共同關心的問題,並作出有約束力的決定。然而,不論在東方或西方,上述這些集會只是國際會議的雛形。
進入中世紀之後,隨著封建君主制的鞏固和民族國家的成長,國際會議形式在西方獲得了新的發 展。其突出表現是由羅馬教皇多次召開的所謂「萬國宗教會議」。這些會議的參加者包括 歐洲各國的僧侶代表,也有世俗國君的使節。會議不僅討論宗教問題,還涉及世俗問題。到15世紀,宗教會議除討論那些重大的宗教問題之外,還探討一些政治性問題,如國際衝突等,對當時的國際關係曾產生不小的影響。在這些會議上,國君及其使節開始發揮重要 作用,與會的代表團初步具有了「民族」的性質。可以說,萬國宗教會議是國際會議的前身。
真正具有現代意義的國際會議, 首推17世紀中葉在德國召開的威斯特伐利亞會議。這次會議旨在解決30年戰爭(1618年—1648年)問題。當時歐洲大陸的多數國家,如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新教諸侯、瑞典、法國、西班牙等,都派代表參加了會議。會議經過各方長時間的艱苦談判,終於在1648年10月 簽署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從而結束了使歐洲大陸飽經戰亂之苦的30年戰爭。在此後的一 個多世紀之中,和約對歐洲大陸的國際關係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威斯特伐利亞會議開創了近代國家間通過舉行大規模國際會議這種形式來解決重大國際問題的先例。這次會議雖在 組織及程序上還不完善,但仍解決了許多技術性問題,如禮賓禮儀規定、代表的位次、代表的全權證書等問題。會議中出現了大量的磋商和斡旋。威斯特伐利亞會議之後,國際會 議的實踐不斷豐富。18世紀有旨在結束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的烏特勒支和會等。

3近現代后

19世紀之後,國際會議日趨頻繁,其範圍以及涉及的領域也不斷擴大。通過國際會議處理重要國際問題的方式已成為國際生活中的一種正常制度,以至有人將19世紀稱作「國際會議世紀」。據西方學者統計,從19世紀到20世紀初,大約舉行過近百次重要的政府間國際會議,至於民間的國際會議更是不計其數。這一時期的國際會議不再局限於解決有關國際戰爭的問題,也開始用以調整和平時期的國家間關係。它們不僅討論政治問題,也研究經濟、宗教、國際法、國際河流航行等問題。參加國際會議的國家日益增加,維也納會議有53個國家及邦參加,第二次海牙和平會議的參加者包括世界44個國家的代表 。經過長期的實踐,國際會議的組織和程序日臻完善,形成了許多慣例和規則。
二次大戰後的國際會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國際會議更加頻繁,不勝枚舉。今天,世界上恐怕沒
國際會議

  國際會議

有哪一個國家不參加國際會議,國際社會幾乎沒有什麼問題不在國際會議討論之列。戰後40餘年來舉行的國際會議,其數量遠遠超過了被譽為「國際會議世紀」的19世紀,它已成為國際社會進行多邊交往和解決眾多國際問題的一個重要手段。
之所以有如此變化,原因主要有兩個方面:
1、戰後新興的獨立國家如雨後春筍,國際社會隨之不斷擴大,而交通、通訊方面發生的驚人革命又使國際社會的聯繫更加緊密。世界經濟、貿易、科技、文化的巨大發展, 使世界各國的關係更加豐富、複雜,互相依賴性不斷加深。與此同時,人類社會面臨的諸 如人口過多、糧食短缺、環境污染、毒品泛濫、恐怖主義猖獗、難民安置以及艾滋病蔓延等一系列問題的威脅不斷加劇。這一切都需要國際社會進行持續不斷的共同努力。國際會議自然成為世界各國一道致力於解決共同關心的問題和調整相互關係的重要形式之一。
2、 戰後國際生活中的一個重要發展乃是國際組織成倍地大量增加。如同國際會議一樣,國際組織也是一個從事各國多邊交往的活動場所。然而,國際組織以其具有一定的常設機構而 與一般的國際會議不同。國際會議多屬臨時性,一俟任務完成,即告結束。國際組織則經常開展活動,定期召開會議。國際組織的產生、發展與國際會議密切關聯,同時它又使國際會議的舉行經常化、制度化。從某種意義上說,國際組織實際上是一種固定性的國際會議。有人形象地把聯合國比喻為常設的外交會議。大量國際組織的湧現,使國際會議更為頻繁。事實上,戰後以來眾多的國際會議都是在國際組織的主持下召開或舉行的。
二戰後有影響的國際會議包括:1946年締結對意、羅、保、匈、芬和約的巴黎和會;1948年有關多瑙河航行問題的多瑙河會議;蘇、美、英關於歐洲戰後安排的外長會議;旨在簽訂片面對日和約的1951年舊金山會議;1954年關於朝鮮、印支問題的日內瓦會議;1955年標誌著亞非國家覺醒的萬隆會議;1955年蘇、美、英、法4國首腦討論德國問題和歐洲安全的日內瓦會議;1957年和1960年先後召開的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1959 年東西方4國外長商討對德和約的日內瓦會議;1961年象徵著第三世界崛起的第一屆不結盟國家首腦會議;1961年~1962年解決寮國問題的第二次日內瓦會議;1964年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1973年關於結束越南戰爭的巴黎會議;1974年討論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的聯合國大會第六次特別會議;1975年簽訂赫爾辛基協議的歐洲合作與安全會議;1975年開始舉行的西方七國首腦經濟會議;1978年聯合國第一屆裁軍特別會議;1981年探討南北合作問題的坎昆會議;1989年在巴黎舉行的禁止化學武器問題國際會議和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國際會議。
此外,還有聯合國海洋法會議、世界人口會議、世界能源會議,以及許多國際組織舉行的重要會議等。這些會議對戰後國際政治、經濟等各領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