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

標籤: 暫無標籤

0

更新時間: 2020-03-20

廣告

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

2014年11月22日,中國人民銀行下調了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人民幣存款的基準利率。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4個百分點;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同時再次擴大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的1.1倍調整為1.2倍。

2015年3月1日,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並擴大存款利率浮動區間1.2倍至1.3倍。

2015年5月11日,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一年期下調0.25個百分點,同時再次擴大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的1.3倍調整為1.5倍。

2015年6月28日起,有針對性地對金融機構實施定向降准以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結構調整,同時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以進一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2015年8月26日,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25個基點並同時降低存款準備金率。

2015年10月24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0.25個百分點至4.35%,下調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0.25個百分點至1.5%。與此同時,央行對商業銀行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等不再設置存款利率浮動上限。

中文名稱:央行降息外文名稱:Interest-Rates-Lowing
時間:2014年11月22日發生地點:中國
事件:下調了人民幣貸款和基準利率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4個百分點
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

2015年8月26日降息降准/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編輯

降息降准
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2015-8-26 存款利率對比表

繼2015年6月28日央行同時降息降准后,央行於8月25日晚間再次宣布決定自2 015年8月26日起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並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這是央行2015年第四次降息和第四次降准。

其中,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4.6%;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1.75%;其他各檔次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個人住房公積金存貸款利率相應調整。

貸款利率的下調意味著還款負擔的降低。此次調整后5年期以上房貸利率降為5.15%,個人住房公積金5年以上貸款利率為3.25%。[1]

存款利率調整表

2015年8月26日各家銀行存款利率對比表(見右圖表)

廣告

答記者問

1、此次出台降息降准等組合措施的主要考慮是什麼?

答:當前,我國經濟增長仍存在下行壓力,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惠民生和防風險的任務還十分艱巨,全球金融市場近期也出現較大波動,需要更加靈活地運用貨幣政策工具,為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的貨幣金融環境。

此次降低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主要目的是繼續發揮好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促進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支持實體經濟持續健康發展。2014年11月以來,人民銀行先後四次下調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引導金融機構貸款利率持續下降。2015年7月份,金融機構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97%,自2011年以來首次回落至6%以下的水平,社會融資成本高問題得到有效緩解。雖然近兩個月CPI略有回升,但主要是受豬肉價格明顯上漲等結構性因素影響,總體物價水平仍處於歷史低位,也為再次使用價格工具進一步促進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提供了條件。為此,經國務院批准,人民銀行決定進一步下調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促進金融機構貸款利率和各類市場利率繼續下行,鞏固前期宏觀調控的政策效果。

廣告

此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主要是根據銀行體系流動性變化,適當提供長期流動性,以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促進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人民銀行近期完善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報價機制,並對過去中間價與市場匯率的點差進行了校正,外匯市場在趨近均衡的過程中,也會引起流動性的波動,需要相應彌補所產生的流動性缺口,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可以起到這樣的作用。此外,此次還額外降低縣域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信用社、村鎮銀行以及金融租賃公司、汽車金融公司的存款準備金率,主要是為了引導相關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大對「三農」、小微企業以及擴大消費的支持力度。

2、此次結合降息放開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的背景和意義是什麼?為什麼要繼續保持一年期以內定期存款及活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不變?

答: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近年來,人民銀行加快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並取得了重要進展。目前,除存款外的利率管制已全面放開,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已擴大至基準利率的1.5倍,面向企業和個人的大額存單正式發行,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不斷健全,央行利率調控能力逐步增強,存款保險制度順利推出,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條件更趨成熟。同時,當前我國物價水平總體處於低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充裕,市場利率上行壓力相對較小,也為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提供了較好的宏觀環境和時間窗口。

廣告

在此情況下,寓改革於調控之中,結合降息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放開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標誌著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又向前邁出了重要一步。隨著金融機構自主定價空間的進一步拓寬,既有利於促進金融機構提高自主定價能力,加快經營模式轉型,提升金融服務水平,也有利於促使資金價格更真實地反映市場供求關係,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進一步優化資源配置,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為經濟金融健康可持續發展創造良好條件。

此次繼續保留一年期以內定期存款及活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不變,體現了按照「先長期、后短期」的基本順序漸進式放開存款利率上限的改革思路,也與國際上的通行做法相一致。從國際經驗看,按此順序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有利於培育和鍛煉金融機構的自主定價能力,為最終全面實現利率市場化奠定更為堅實的基礎;也有利於穩定金融機構的存款付息率和整體籌資成本,促進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對於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具有積極意義。

廣告

3、放開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后,如何引導金融機構科學合理定價?

答:放開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后,人民銀行將繼續完善相關配套措施,進一步引導金融機構科學合理定價,維護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秩序。一是繼續按現有期限檔次公布存款基準利率。進一步發揮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為金融機構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定價提供重要參考。二是完善利率調控和傳導機制。進一步健全中央銀行利率調控體系,增強利率調控能力。加強金融市場基準利率培育,完善市場利率體系,提高貨幣政策傳導效率。三是發揮行業自律管理作用。指導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進一步發揮好行業定價自律的重要作用,按照依法合規、激勵與約束並舉的原則,對利率定價較好的金融機構繼續優先賦予更多市場定價權和產品創新權,擴大大額存單發行主體和同業存單投資範圍;對存款利率超出合理水平、擾亂市場秩序的金融機構加以必要的自律約束。

廣告

4、近期央行提供流動性的操作有哪些?

答:央行提供流動性的渠道和工具較多,除降准外,近期央行還實施了擴大逆回購、中期借貸便利(MLF)、抵押補充貸款(PSL)等增加市場流動性和可貸資金的舉措。8月份以來,累計開展逆回購操作投放流動性5650億元,開展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操作投放流動性600億元。8月19日開展6個月期MLF操作1100億元,利率3.35%,在增加市場流動性的同時,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和「三農」等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繼續通過PSL為開發性金融支持棚改提供長期穩定、成本適當的資金來源,7月末PSL餘額為8464億元,比年初增加4633億元。為適時發揮價格槓桿的作用,以及適應存貸款基準利率的調整,今年以來三次下調PSL資金利率,以加大對棚戶區改造的支持力度,促進降低融資成本。此外,央行繼續通過支農、支小再貸款、再貼現支持金融機構增加對「三農」、小微企業的信貸投放。7月末,支農再貸款餘額2139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62億元;支小再貸款餘額625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54億元;再貼現餘額1272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18億元。

廣告

下一步,央行將繼續密切監測流動性變化,綜合運用各種工具組合適當調節流動性,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貨幣市場穩定運行,引導貨幣信貸平穩適度增長,促進經濟平穩健康發展。[2]

減少月房供

從大數據魔鏡的分析工具來看,對於採用商貸的購房者來說,此次利率調整后,按照商業貸款100萬元、20年等額本息還款法,降息后如果按照基準利率,月供將減少139.82元,全年可減負1677.84元。

對於採用住房公積金貸款的購房者來說,此次利率調整后,按照住房公積金貸款100萬元、20年等額本息還款法,降息后如果按照基準利率,月供將減少127.64元,全年可減負1531.68元。

對於採用公積金和商業混合貸款的購房者來說,如果此次利率調整后,按照公積金和商業貸款各貸50萬元、20年等額本息還款法,降息后如果按照基準利率,月供將減少133.73元,全年可減負1604.76元。[1]

2015年6月28日降息定向降准/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編輯

降息和定向降准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自2015年6月28日起有針對性地對金融機構實施定向降准,以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結構調整。(1)對「三農」貸款佔比達到定向降准標準的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2)對「三農」或小微企業貸款達到定向降准標準的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外資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3)降低財務公司存款準備金率3個百分點,進一步鼓勵其發揮好提高企業資金運用效率的作用。

同時,自2015年6月28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以進一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其中,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4.85%;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2%;其他各檔次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個人住房公積金存貸款利率相應調整。[3]

答記者問

[4]

1、此次定向降准並結合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的背景是什麼?

答:今年以來,人民銀行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註重鬆緊適度,適時適度預調微調,完善差別準備金動態調整機制,對部分金融機構實施定向降准,加強信貸政策的結構引導作用,鼓勵金融機構更多地將信貸資源配置到「三農」、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同時,綜合運用利率、存款準備金等多種工具組合,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市場利率適當下行,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總體看,隨著各項政策效果的逐步顯現,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銀行體系流動性保持充裕,社會融資結構有所改善,各類市場利率均有所下行,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得到有效緩解。

在經濟「新常態」背景下,我國經濟正處在新舊產業和發展動能轉換的接續關鍵期,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惠民生和防風險的任務還十分艱巨,需要繼續靈活運用貨幣政策工具,通過結構調整促進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並著力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同時,我國物價水平仍在低位運行,實際利率高於歷史平均水平,也為運用存款準備金和利率工具提供了有利條件。鑒此,經國務院批准,人民銀行決定再次定向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同時結合下調金融機構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以更好地平衡好總量穩定與結構優化的關係,促進穩增長、調結構並降低社會融資成本。

2、此次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措施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答:此次定向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的主要內容:一是對2015年初考核中「三農」貸款達到2014年6月定向降准標準的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前,已對「三農」貸款達標的上述機構定向降准0.5個百分點,並累計對小微企業貸款達標的上述機構定向降准1個百分點。二是對2015年初考核中「三農」或小微企業貸款達到2014年6月定向降准標準的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外資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前,已對「三農」或小微企業貸款達標的上述機構定向降准0.5個百分點。這樣,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和外資銀行,只要在2015年初考核中符合審慎經營要求且「三農」或小微企業貸款達到2014年6月定向降准標準,均可執行較同類機構法定水平低1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三是降低財務公司存款準備金率3個百分點,增強大型企業集團內部資金融通功能,提高資金周轉效率,紓解國有企業資金和成本壓力,支持實體經濟轉型發展。

3、此次為何沒有在定向降準的同時普降準備金率?

答:4月末存款準備金率下調1個百分點后,銀行體系備付金水平一度達到歷史高位,預計6月末銀行體系超額備付金水平仍將保持在3萬億元左右。同時,貨幣市場隔夜利率最低時降至接近1%的歷史低位。近期受新股發行凍結巨量資金影響,銀行間市場利率與最低點相比有所上升,但仍處於較低水平。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體上較為充裕,並不需要普遍降低存款準備金率來提供流動性。

中國人民銀行一直以來積極運用貨幣政策工具大力支持經濟結構調整,特別是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更多地將新增或者盤活的信貸資源配置到「三農」、小微企業等領域。本屆政府一貫重視定向調控,著力提高宏觀調控的針對性和有效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15年要繼續實施定向調控、結構性調控。此次定向降準的目的正是為了增強金融機構支持「三農」、小微企業發展的能力,強化正向激勵作用,支持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有利於金融支持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4、此次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對於促進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有何積極意義?

答:2014年以來,為發揮好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推動社會融資成本下行,支持實體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人民銀行先後三次下調金融機構存貸款基準利率。其中,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累計下調0.9個百分點至5.10%,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累計下調0.75個百分點至2.25%。在基準利率連續下調的引導下,2015年5月份,金融機構新發放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6.16%,較去年同期下降0.91個百分點,創201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同時,金融機構存款定價更趨理性,存款利率總體有所下行,分層有序、差異化競爭的定價格局基本形成。隨著各項政策措施效果的逐步顯現,貨幣市場利率和債券市場利率也有明顯下行,社會融資成本整體有所降低。

從近幾次降息的效果看,貸款利率雖已全面市場化,但央行公布的貸款基準利率仍然具有較強的導向和信號作用,進一步下調貸款基準利率可望繼續引導實際貸款利率下行。加之同步下調存款基準利率,也有利於降低金融機構的籌資成本,帶動各類市場利率和企業融資成本進一步下行,鞏固前期宏觀調控的政策效果。

5、下一步人民銀行在貨幣政策調控方面還有哪些考慮?

答:此次定向降准並結合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重點是要進一步增強貨幣政策優化結構的重要功能,推動經濟平穩健康可持續發展,同時繼續發揮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促進降低社會融資成本。下一步,我們將繼續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和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的總體思路,更加主動地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注意把握好宏觀政策的力度和節奏。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加強和改善宏觀審慎管理,優化政策組合,為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同時,進一步完善調控模式,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促進經濟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

2015年5月11日降息擴大存款上浮1.5倍/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編輯

降息擴大存款浮動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自2015年5月11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5.1%;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2.25%,同時結合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將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區間的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的1.3倍調整為1.5倍;其他各檔次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個人住房公積金存貸款利率相應調整。[5]

答記者問

央行有關負責人就下調人民幣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並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答記者問[6]

1、此次進一步下調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的主要考慮是什麼?

答:此次進一步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重點就是要繼續發揮好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進一步推動社會融資成本下行,支持實體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按照國務院的統一部署,2014年11月和2015年3月,人民銀行先後兩次下調金融機構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隨著各項政策措施的逐步落實,金融機構貸款利率持續下降,市場利率明顯回落,社會融資成本整體有所降低。當前,國內經濟結構調整步伐加快,外部需求波動較大,我國經濟仍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同時,國內物價水平總體處於低位,實際利率仍高於歷史平均水平,為繼續適當使用利率工具提供了空間。鑒於此,人民銀行決定自2015年5月11日起,下調金融機構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各0.25個百分點,為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

2、此次結合降息進一步將存款利率浮動區間擴大至基準利率1.5倍的背景和意義是什麼?

答:目前,我國除存款外的利率管制已全面放開,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不斷擴大,金融機構自主定價能力顯著提升,分層有序、差異化競爭的存款利率定價格局基本形成,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逐步健全。同時,存款保險制度的順利推出,以及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的建立和完善,為加快推進存款利率市場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當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體充裕,市場利率趨於下行,實際上已為放開存款利率上限提供了較好的外部環境和時間窗口。為穩妥有序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人民銀行決定結合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將存款利率浮動區間的上限擴大至基準利率的1.5倍。由於目前存款利率「一浮到頂」的機構數量已明顯減少,預計金融機構基本不會用足這一上限。

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的進一步擴大,是我國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又一重要舉措。這不僅拓寬了金融機構的自主定價空間,有利於進一步鍛煉金融機構的自主定價能力,促進其加快經營模式轉型並提高金融服務水平,為最終放開存款利率上限打下更為堅實的基礎;也有利於資金價格更真實地反映市場供求關係,推動形成符合均衡水平和客戶意願的儲蓄結構,進一步優化資源配置,促進經濟金融健康發展。

3、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進一步擴大后,如何引導金融機構科學合理定價?

答:為引導金融機構科學合理定價,維護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秩序,人民銀行將繼續公布存貸款基準利率,進一步發揮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為金融機構利率定價提供重要參考。同時,進一步健全中央銀行利率調控體系,完善金融市場基準利率體系,提高貨幣政策傳導效率。此外,人民銀行還將指導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進一步發揮好對金融機構利率定價的行業自律作用,按照激勵與約束並舉的原則,對利率定價較好的金融機構繼續優先賦予更多市場定價權和產品創新權;對存款利率超出合理水平、擾亂市場秩序的金融機構加以自律約束。

4、下一步人民銀行在利率調控和利率市場化改革方面還有哪些考慮?

答:此次結合降息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重點是適應經濟基本面的變動趨勢,繼續促進實際利率回歸合理水平,並進一步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下一步,我們將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根據流動性供需、物價和經濟形勢等條件的變化進行適度調整,綜合運用價量工具保持中性適度的貨幣環境,把握好穩增長和調結構的平衡點。同時,更加註重改革創新,寓改革於調控之中,把貨幣政策調控與深化改革緊密結合起來,加快推出面向企業和個人的大額存單,不斷拓寬金融機構自主定價空間,積極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並不斷增強中央銀行利率調控能力和宏觀調控有效性。

2015年3月1日降息擴大存款上浮1.3倍/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編輯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自2015年3月1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5.35%;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2.5%,同時結合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將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區間的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的1.2倍調整為1.3倍;其他各檔次存貸款基準利率及個人住房公積金存貸款利率相應調整。[5]

2014年11月22日降息擴大存款上浮1.2倍/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編輯

降息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自2014年11月22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4個百分點至5.6%;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2.75%,同時將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區間的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的1.1倍調整為1.2倍。[7]

答記者問

央行就下調人民幣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答記者問[8]

1問:此次政策調整重點要解決什麼問題?
  

答:當前,我國經濟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經濟結構調整出現積極變化,但實體經濟反映「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比較突出。今年7月國務院推出一系列措施后,有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融資難、融資貴」在一些地區和領域呈現緩解趨勢。但在經濟增長有下行壓力、結構調整處於爬坡時期、企業經營困難有所加大的情況下,部分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對融資成本的承受能力有所降低。解決好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對於穩增長、促就業、惠民生具有重要意義。此次利率調整的重點就是要發揮基準利率的引導作用,有針對性地引導市場利率和社會融資成本下行,促進實際利率逐步回歸合理水平,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這一突出問題,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

2問:此次利率調整是否意味著貨幣政策取向的轉變?

答:此次利率調整仍屬於中性操作,並不代表貨幣政策取向發生變化。當前我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物價漲幅總體呈回落態勢,中央銀行需要根據經濟基本面的運行態勢,靈活運用利率工具進行微調,保持適當的實際利率水平。這是堅持和完善正常利率調整機制的應有之義,也是提高穩健貨幣政策針對性和有效性的要求。當前國際環境錯綜複雜,儘管我國經濟也面臨一定下行壓力,但我國經濟體量大,市場空間廣闊,協同推進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迴旋餘地很大,抗風險能力也比較強。總體看,我國宏觀經濟仍保持中高速增長,物價漲幅回落,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經濟增長正從要素、投資趨動轉向創新驅動。因此不需要對經濟採取強刺激措施,穩健貨幣政策取向不會改變。

3問:此次政策調整與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相結合,有哪些新舉措?

答:實踐表明,向改革要動力,以改革促發展,充分釋放改革紅利,是應對當前國內外複雜形勢、促進我國經濟行穩致遠的關鍵。近年來,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不斷取得新進展。目前,人民銀行僅對金融機構存款利率實行上限管理。隨著利率市場化改革不斷深化,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逐步健全,金融機構治理結構不斷完善、自主定價和風險控制能力明顯提升,我國已基本具備將利率市場化改革進一步向前推進的基礎條件。此次政策調整正是把貨幣調控與深化改革緊密結合起來,寓改革於調控之中,完善和創新宏觀調控方式,進一步推進了利率市場化改革。具體的改革舉措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採取非對稱方式下調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此次貸款基準利率的下調幅度大於存款基準利率,是對傳統利率調整方式的改善,體現了更有針對性地引導市場利率及社會融資成本下行。從貸款利率角度看,基準利率對於金融產品定價仍具有重要的引導意義,此次較大幅度下調貸款基準利率將直接降低貸款定價基準,並帶動債券等其他金融產品定價下調。在政策出台的同時,人民銀行已要求金融機構從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局出發,切實承擔社會責任,牢固樹立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理念,貫徹落實好宏觀調控導向,根據基準利率的調整合理確定貸款利率水平,並通過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引導金融機構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從存款利率角度看,存款基準利率的小幅下調與利率浮動區間的擴大相結合,這有利於把正利率保持在適當的水平上,維護存款人合理的實際收益,擴大居民消費,提振內需。

二是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由基準利率的1.1倍擴大至1.2倍。這是自2012年6月存款利率上限擴大到基準利率的1.1倍后,我國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又一重要舉措。存款利率浮動區間擴大后,若商業銀行用足上浮區間,則上浮后的存款利率與調整前水平相當。同時,金融機構的自主定價空間也進一步拓寬,有利於促進其完善定價機制建設、增強自主定價能力、加快經營模式轉型並提高金融服務水平,同時也有利於健全市場利率形成機制,更好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

三是簡併存貸款基準利率的期限檔次。結合存貸款基準利率各期限檔次的使用情況及其重要性等因素,此次對存貸款基準利率的期限檔次進行了簡化和合併,不再公布五年期定期存款基準利率,並將貸款基準利率簡併為一年以內(含一年)、一至五年(含五年)和五年以上三個檔次。這將進一步拓寬金融機構的自主定價空間,有利於引導金融機構積極轉變經營理念,提高市場化定價能力;也有利於強化市場基準利率體系建設,健全利率政策傳導機制,為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創造有利條件。

4問:下一步如何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

答:歷經十幾年的持續推進,我國的利率市場化改革已經取得了重要進展。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在放開利率管制、健全市場化利率形成機制等方面又邁出了新的步伐。此次將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進一步擴大,不僅有利於更大程度上發揮市場機制在利率形成中的決定性作用,也為未來全面放開存款利率管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基準利率期限檔次的簡併也有利於金融機構適應利率市場化的方向培育和增強定價能力建設,這將進一步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下一步,我們將密切監測、跟蹤評估各項利率市場化改革措施的實施效果,並綜合考慮國內外經濟金融發展形勢和改革所需基礎條件的成熟程度,適時通過推進面向企業和個人發行大額存單等方式,繼續有序推進存款利率市場化,同時進一步完善市場化的利率體系和利率傳導機制,不斷增強央行利率調控能力和宏觀調控有效性。

銀行牌價差異

銀行間存款利差拉大 儲戶要貨比三家[9]。部分銀行存款利率「一浮到頂」。按照人民銀行規定,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4%至5.6%;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至2.75%。記者調查發現,昨日多家商業銀行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都已按照規定下調至5.6%,但對一年期存款利率的執行卻差距較大。銀行存款利率有升有降。

歷次人民幣存貸款利率調整表/央行降息[2014年11月22日擴大存款利率上浮至1.2倍]編輯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