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更新時間: 2018-08-29

廣告

季羨林

季羨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字希逋,又字齊奘,山東聊城市臨清人,國際著名東方學大師,中國著名文學家、語言學家、教育家、國學家、佛學家、史學家、翻譯家和社會活動家。他曾歷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聊城大學名譽校長、北京大學副校長、中國社科院南亞研究所所長,是北京大學唯一的終身教授。季羨林早年留學國外,通英、德、梵、巴利文,能閱俄、法文,尤其精於吐火羅文,是世界上僅有的精於此語言的幾位學者之一。「梵學、佛學、吐火羅文研究並舉,中國文學、比較文學、文藝理論研究齊飛」,其著作彙編成《季羨林文集》,共24卷。生前曾撰文三辭桂冠:國學大師、學界泰斗、國寶。2009年7月11日北京時間8點50分,季羨林在北京301醫院病逝,享年98歲。

中文名:季羨林別名:希逋、齊奘
籍貫:中國山東聊城臨清出生地:山東省聊城市
民族:漢族國籍:季羨林中國
去世日期:2009年7月11日職業:學者 著名古文字學家、歷史學家、作家教育 北京大學副校長
畢業院校:清華大學代表作品:《中印文化關係史論集》;《印度簡史》;《羅摩衍那初探》;《印度古代語言論集》;《佛教與中印文化交流》;《簡明東方文學史》;《糖史》;《吐火羅文(彌勒會見記)譯釋》;

廣告

1 人物生平/季羨林 編輯

學習經歷

季羨林季羨林校園照片

1911年8月6日,出生於山東省清平縣(現臨清市)康莊鎮官莊一個農民家庭,

六歲以前在清平隨馬景恭老師識字。

1917年,離家去濟南投奔叔父,進私塾讀書,學習了《百家姓》、《千字文》、《四書》等。

1918年、1920年,分別於濟南山東省立第一師範附設小學、濟南新育小學就讀。課餘開始學習英語。

1923年小學畢業后,考取正誼中學。課後參加一個古文學習班,讀《左傳》、《戰國策》、《史記》等,晚上在尚實英文學社繼續學習英文。

1926年初中畢業,在正誼中學讀過半年高中后,轉入新成立的山東大學附設高中,在此期間,開始學習德語。

1928年-1929年,日本侵華,佔領濟南,輟學一年。創作了《文明人的公理》、《醫學士》、《觀劇》等短篇小說,署筆名希道,在天津《益世報》上發表。

1929年,轉入新成立的山東省立濟南高中。

1930年,開始翻譯屠格涅夫的散文《老婦》、《世界的末日》、《老人》及《玫瑰是多麼美麗,多麼新鮮啊!》等,先後在山東《國民新聞》趵突周刊和天津《益世報》上發表。

季羨林季羨林老年

高中畢業后考取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后入清華大學西洋文學系,專修方向是

德文。在清華大學四年中發表散文十餘篇,譯文多篇。

1934年,清華大學西洋文學系畢業。應母校山東省立濟南高中校長宋還吾先生的邀請,回母校任國文教員。

1935年,清華大學與德國簽訂了交換研究生的協定,報名應考被錄取。同年9月赴德國入哥廷根(Goettingen)大學,主修印度學。先後師從瓦爾德史米特(Waldschmidt)教授、西克(Sieg)教授,學習梵文、巴利文、吐火羅文。及俄文、南斯拉夫文、阿拉伯文等。

1937年,兼任哥廷根大學漢學系講師。

1941年,哥廷根大學畢業,獲哲學博士學位。以後幾年,繼續用德文撰寫數篇論文,在《哥廷根科學院院刊》等學術刊物上發表。

工作經歷

1946年,回國后受聘為北京大學教授兼東方語言文學系主任。系主任職任至1983年(「文化大革命」期間除外)。

季羨林季羨林散文隨筆作品

第二次世界大戰一結束,季羨林就輾轉取道回到闊別10年的祖國懷抱。同年秋

,經陳寅恪推薦,季羨林被聘為北京大學教授,創建東方語文系。季羨林回國后,著重研究佛教史和中印文化關係史,發表了一系列富有學術創見的論文。解放后,繼續擔任北大東語系教授兼系主任,從事系務、科研和翻譯工作。

1956年2月,被任為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

1954年、1959年、1964年當選為第二、三、四屆全國政協委員。並以中國文化使者的身份先後出訪印度、緬甸、東德、前蘇聯、伊拉克、埃及、敘利亞等國家。"文革"中受到"四人幫"及其北大爪牙的殘酷迫害。

1978年復出,繼續擔任北京大學東語系系主任,並被任命為北京大學副校長、北京大學南亞研究所所長。當選為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外國文學會副會長。

1979年,任中國南亞學會會長。

1980年,中國民族古文字學會名譽會長。

季羨林季羨林出版書目

1981年,中國外語教學研究會會長

1983年,當選為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兼任中國語言學會會長、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副會長。

1984年,任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兼任中國史學會常務理事、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副會長。

1985年,任中國作家學會理事、中國比較文學會名譽會長。

1988年,任中國文化書院 院務委員會主席。並曾以學者身份先後出訪德國、日本、泰國。

1990年,任中國亞非學會會長。

2009年7月11日11時10分27秒,季羨林逝世。

2 個人履歷/季羨林 編輯

季羨林季羨林

季羨林,字希逋,又字齊奘。著名的古文字學家、歷史學家、東方學家、思想家、散文家、翻譯家、文學家、佛學家、作家。他精通9國語言,即漢語、南斯拉夫語、梵語、阿拉伯語、英語、德語、法語、俄語、吐火羅語。曾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北京大學副校長、中國社科院南亞研究所所長。1911年8月6日出生於山東省清平縣(現臨清市)康莊鎮。

祖父季老苔,父季嗣廉,母趙氏,農民,叔季嗣誠。幼時隨馬景恭識字,在高中開始學德文,並對外國文學產生興趣,1929年,入山東省立濟南高中,其國文老師董秋芳是魯迅的朋友,還是著名翻譯家。「我之所以五六十年來舞筆弄墨不輟,至今將過耄耋之年,仍舊不能放下筆,全出於董老師之賜,我畢生難忘」。1947年夏天,季羨林回到第二故鄉——濟南。季羨林在濟南走親訪友,應酬頗多,驚動了王耀武。他派人請季羨林去他的官邸赴宴,表示歡迎他回山東工作。王耀武還派人給季家送來了麵粉、白糖等禮品,他的車隊驚動了二里長的佛山街,從此季家名聲大振。

季羨林季羨林的愛情未名湖[1]

廣告

3 成就/季羨林 編輯

季羨林季羨林

綜合北京大學東方學系張光麟教授和令恪先生所述,季羨林的學術成就大略包括在以下10個方面:

廣告

4 評價/季羨林 編輯

季羨林自1946年從德國回國,受聘北京大學,創建東方語文系,開拓中國東方學學術園地。在佛典語言、中印文化關係史、佛教史、印度史、印度文學和比較文學等領域,創穫良多、著作等身,成為享譽海內外的東方學大師。中國東方學有季羨林這樣一位學術大師,實為中國東方學之福祉。曾被「2006年感動中國」獲獎人物之一。

廣告

5 文化成果/季羨林 編輯

學術著作

著作年份備註
《〈大事〉偈頌中限定動詞的變位》1941年 系統總結了小乘佛教律典《大事》 偈頌 所用混合梵語中動詞的各種形態調整
《〈福力太子因緣經〉的吐火羅語本的諸異本》1943年開創了一種成功的語義研究方法
《中世印度語言中語尾-am向-o和-u的轉化》1944年發現並證明了語尾-am向-o和-u的轉化是中世印度西北方言犍陀羅語的特點之一
《 中印文化關係史論叢 》 1957年
《印度簡史》1957年
《印度古代語言論集》1982年
《1857-1859年印度民族起義》1985年
《原始佛教的語言問題》1985年論證了原始佛典的存在、闡明了原始佛教的語言政策、考證了佛教混合梵語的歷史起源和特點等
《 大唐西域記校注 》 1985年
《吐火羅文彌勒會見記譯釋》1985年
《吐火羅文A中的三十二相》1985年
《 敦煌吐魯番吐火羅語研究導論 》 1997年
《大國方略:著名學者訪談錄》——
《東方文學史》——
《東方文化研究》——
《禪與東方文化》——
《東西文化議論集》——
《世界文化史知識》——

翻譯作品

季羨林先生精通12國語言:漢語、南斯拉夫語、梵語、阿拉伯語、英語、德語、法語、俄語、吐火羅語等,翻譯了大量作品。

年份
名稱原著作者出版社備註參考資料
1955
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說集[德]安娜·西格斯
作家出版社德譯中;小說集
1956-06
沙恭達羅 [印] 迦梨陀娑 人民文學出版社
梵譯中;劇本
1959五卷書[印]佚名人民文學出版社古印度寓言故事集
1962優哩婆濕[印]迦梨陀娑人民文學出版社梵譯中;劇本
1980 羅摩衍那 (一):童年篇 [印] 蟻垤 人民文學出版社
《羅摩衍那》系列,共7卷
1981羅摩衍那(二):阿逾陀篇
1982羅摩衍那(三):森林篇
1982羅摩衍那(四):猴國篇
1983羅摩衍那(五):美妙篇
1984羅摩衍那(六):戰鬥篇
1984羅摩衍那(七):後篇

註:書籍多次出版,僅列出第一版出版時間。

散文隨筆

《 清塘荷韻 》 《 賦得永久的悔 》 《 留德十年 》 《萬泉集》
《 清華園日記 》 《 牛棚雜憶 》 《 朗潤園隨筆 》、 《 季羨林散文選集 》
《泰戈爾名作欣賞》《人生絮語》 《 天竺心影 》 《 季羨林談讀書治學 》
《 季羨林談師友 》 《 季羨林談人生 》 《 病榻雜記 》 《 憶往述懷 》
《 新紀元文存 》
收入教科書的文章
文章名收錄於
《 自己的花是給別人看的 》 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小學語文五年級下冊25課,德國
《 懷念母親 》 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小學語文六年級上冊第6課
《夾竹桃》蘇教版六年級下冊第六單元第19課
《夾竹桃》教科版六年級上冊第二單元
《 幽徑悲劇 》 蘇教版語文八年級上冊第23課
《 清塘荷韻 》 上海九年義務制教育九年級第二學期語文第八課
《成功》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初中語文九年級上冊第9課
《 做人與處世 》 長春版語文八年級上冊第十一課
《永久的悔》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初中語文八年級第二課
《忘》2014泉州市語文中考記敘文閱讀

研究成果

季羨林的學術研究,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梵學、佛學、吐火羅文研究並舉,中國文學、比較文學、文藝理論研究齊飛」。季羨林的研究領域8個方面:

研究領域學術成果(代表)備註
印度古代語言研究
《〈大事〉渴陀中限定動詞的變化》
《中世印度語言中語尾-am,向-o和-u的轉化》
《使用不定過去式作為確定佛典的年代與來源的標準》
開拓印度古代語言研究領域
佛教史研究研究印度中世語言的變化規律和研究佛教歷史結合起來,尋出主要佛教經典的產生、演變、流傳過程,藉以確定佛教重要派別的產生、流傳過程。國內運用原始佛典進行研究的佛教學學者
吐火羅語研究
《〈福力太子因緣經〉吐火羅語諸本諸平行譯本》
《 彌勒會見記 》
《彌勒會見記》
《校注前言》
《 糖史 》》
——
翻譯介紹 印度文學作品及印度文學研究 《 羅摩衍那 》
比較文學研究倡導恢複比較文學研究,號召建立比較文學為中國比較文學的復興作出貢獻
東方文化研究 《 東方文化集成 》 歷時15年
保存和搶救祖國古代典籍
《 四庫全書存目叢書 》
《 傳世藏書 》
叢書的總編纂
散文創作 《 賦得永久的悔 》 ——

廣告

6 所獲榮譽/季羨林 編輯

年份
獲獎情況
1986年
論文集獲北京大學首屆科學研究成果獎。
1989年
「從事語言文字工作三十年」榮譽證書。
1997年
主編《印度古代文學史》獲國家級教學成果二等獎
1999年
獲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優秀成果獎專著二等獎。
1998年
《季羨林文集》(24卷)獲第四屆國家圖書獎。
1999年
德黑蘭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
2000年
長江讀書獎「專家著作獎」。
2000年
獲得德國哥廷根大學博士學位金質證書。
2006年
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2006年
被授予「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
2010年獲第六屆「國家圖書館文津圖書獎

廣告

7 小故事/季羨林 編輯

幾十年來,大家都知道季羨林的生日是8月6日,每逢這一天,他的親朋好友,學生晚輩,各級領導,甚至外國大使,都會向他祝壽,這已經成了慣例。可是,2001年8月,聊城和臨清市的市政領導邀請他回故鄉,慶祝他的九十歲生日,在祝壽大會後,他在寫《故鄉行》一文時,卻寫下了一段文字:「八月六日——我在這裡順便說明一件事情:我的生日從舊曆摺合成公曆是八月二日。大創建該系,"同事中有阿拉伯語言學家馬堅、印度學家金克木等。解放后,繼續擔任北大東語系教授兼系主任,從事系務、科研和翻譯工作。先後出版的德文中譯本有德國《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說集》(1955年),梵文文學作品中譯本有印度伽梨陀娑《沙恭達羅》(劇本,1956年)、印度古代寓言故事集《五卷書》(1959年)、印度伽梨陀娑《優哩婆濕》(劇本,1962年)等,學術著作有《中印文化關係史論叢》(1957年)、《印度簡史》(1957年)、《1857-1859年印度民族起義》(1985年)等。

2010年4月5日,清明,季羨林的骨灰在他的家鄉—山東省臨清市康莊鎮官莊村安葬。至此,季羨林先生實現了生前遺願—回到「母親身邊」。季羨林先生生前遺願將骨灰分為三部分安放:一部分在北京;還有一部分骨灰安放在河北,因為季老生前跟好友約好要安葬在一起,「談一談生前不能談的問題」;而另外一部分,則由季承和家人一同帶回老家山東臨清,與季老的父母以及妻子合葬在一起。他在《讀書治學寫作》一書中集中道出了學人的人生三維度:讀書,治學,寫作。

懷念許國璋

季羨林:我因此悟到:交友之道,蓋亦難矣。其中有機遇,有偶合,有一見如故,有相對茫然。友誼的深厚並不與會面的時間長短成正比。往往有人相交數十年,甚至天天對坐辦公,但是感情總是如油投水,絕不會融洽。天天「今天天氣,哈,哈,哈!」天天像英國人所說的那樣,像一對豪豬,必須保持一定的距離,天天在演「三岔口」,到了成不了真正的朋友。

反觀我同國璋兄的關係,情況卻完全不同。我們並不在一個學校工作,見面的次數相對說來並不是太多。我們好像真是一見如故,一見傾心,沒有費多少周折。我們也都並沒有清晰地意識到,我們終於成了朋友,成了知己的朋友。

清華北大緣

清華好比中國古代「詩仙」李白,北大好比「詩聖」杜甫。

季羨林與母校清華大學有過十四年的不解之緣,而他在北大也已經呆了五十五年。在回答網民關於清華和北大應如何比較的提問時說,兩個學校風格肯定不一樣,這並不奇怪,就好比李白和杜甫是兩個好朋友,但卻風格迥異。

季羨林解釋說,二者風格的不同來自其基礎的差異。清華一九二五年建,受當時資本主義的影響深些,而北大從大學堂到國子監,一直是全國的最高學府,對傳統文化的稟承使得北大文化積澱深厚,缺點就是封建的東西多了點。清華的特點是清新俊逸,北大的特點是深厚凝重。要比的話,清華就象「李白」,北大好比「杜甫」。

作為造詣精深的語言學家、翻譯家和散文家,季先生在其長達六、七十年的學術生涯中,為世界創造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在海內外學術界、教育界、文化界有著崇高聲譽。

季先生說,五花八門的方式在給國內大學排名,但無論往上排還是哪兒排,我想最能代表中國學術水平的還是北大、清華。

德國的情緣

季羨林伊姆加德

在德國哥廷根的日子裡,季羨林飽受轟炸、飢餓、鄉愁的煎熬,有家不能歸,有苦不能訴,一切的不幸與委曲,只能默默地往肚子里咽。但是,誠如《紅樓夢》中所云:「大不幸中卻有大幸。」季羨林在哥廷根的艱難歲月里,有一件事情曾給他帶來過前所未有的幸福與快樂,這便是他與一位德國姑娘之間的一段愛情經歷。

在季羨林住的同一條街上,有一家叫邁耶的德國人家。邁耶為人憨厚樸實,邁耶太太卻生性活潑,能說會道,熱情好客。他們夫婦有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大小姐叫伊姆加德,身材苗條,皮膚白皙,金髮碧眼,活潑可愛,年齡比季羨林小一些,當時尚未嫁人,待字閨中。

邁耶家也像其他德國人一樣,把多餘的房間租給中國留學生住。恰好,季羨林的好友田德望便是邁耶家的房客。季羨林常去田德望住處拜訪,一來二去,便同邁耶一家人熟悉了。季羨林當時不過三十上下,年輕英俊,待人謙和有禮,正在讀博士學位,又說得一口流利的德語。邁耶一家人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個來自中國的年輕人。

季羨林當時正在寫博士論文。他用德文寫成稿子,在送給教授看之前,必須用打字機打成清稿。可是季羨林沒有打字機,也不會打字,適逢伊姆加德小姐能打字,自己又有打字機,而且她很願意幫助季羨林打字。這樣一來,季羨林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幾乎天天晚上到她家去。

季羨林獲得博士學位后,又在德國呆了四五年,其間,他又寫了幾篇很長的論文,都是請伊姆加德小姐打的字。所以,直至1945年季羨林離開德國前,還經常去她家打字。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季羨林和伊姆加德小姐之間漸漸產生了感情。除了打字季羨林去邁耶家外,後來,邁耶家凡有喜慶日子,招待客人吃點心、吃茶什麼的,邁耶太太必定邀請季羨林參加。特別是在伊姆加德生日那一天,季羨林是必不可少的客人。每逢季羨林到邁耶家,伊姆加德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滿面笑容,格外熱情。邁耶太太在安排座位時,總讓季羨林坐在伊姆加德的旁邊。一對異國青年同時墜入了愛河。

但是,每當季羨林回到寓所,內心便充滿矛盾與痛苦,因為他是一個有妻子、有兒女的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幸福與痛苦,歡樂與自責的矛盾心理,一直折磨著他。最後,他終於決定,為了不傷害或少傷害別人,還是自己來咽下這個苦果。

季羨林當年離開哥廷根后,伊姆加德就一直在等待他回來,雖然再也沒有得到季羨林的消息,但她依然執意地等待並終身未婚。這個固執而堅忍的女人,伴著一台老式打字機,一等就是60年。為了季羨林,她支付了一生的光陰和愛情。

季羨林90歲生日那天收到了伊姆加德從哥廷根寄來的一張照片,照片上滿頭銀髮,端莊恬靜地微笑著的老人,給季羨林一直牽挂也愧疚的心,帶來了溫暖的慰借。

關於大國學

季羨林季羨林

首先是「大國學」。面對方興未艾的「國學熱」,他的心情是喜憂參半。被籠統歸入「國學」名下的傳統優秀文化的復興,當然是他樂於看見的。但是,他認為,復興與弘揚傳統文化不應局限於「尊孔讀經」。大約在跨入21世紀后不久,他就開始思考、揭出「大國學」,明確提出:「『國學』就是中國的學問,傳統文化就是國學。」他注意到,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可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他所說的「大國學」不是19世紀晚期以來學界倡言的狹義的國學,其間的區別主要有兩點。

第一.他認為,今天倡導「國學」,絕對不是為了恢復昔日的「尊孔讀經」,而是旨在還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真切全貌。因此,「大國學」就必須包括中華大家庭56個民族的優秀文化,以及除了中原以外的多姿多彩的地域文化。

第二.「大國學」理應包括中華民族在漫長的歷史中,向其他民族、國家、地域、文化學習的成果,比如佛教,比如明末以來傳入的西方思想,比如近代以來大規模傳入的各種學說思潮。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大國學」是和他本人超過一個甲子的、成就輝煌的專業學術研究密切相關的,絕非鑿空立說。然而,遺憾的是,他在這方面的意見似乎並沒有得到當下狂飆躁進時代的理解和接受。眼下的「國學熱」,不僅基本上局限在傳統儒學的範圍內,還令人擔憂地鼓盪起一股欠理性的民族主義、文化民粹主義的狂潮。這是必須警惕的。

有學者比如宋興昌先生指出:「國學熱」,雖有很強的「反思」意味,但已經充滿強烈的蛻變的氣息。他「大國學」概念的提出,標誌著從19世紀末開始的、中華文化與學術被迫接受的轉型工作,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說明中華文化與學術已經擺脫了被動接受的地位,進入文化與學術自覺重建的新時期。這與此前的「批判」與「接受」基調存在著很大的不同。宋興昌先生對他的「大國學」的精彩申說值得引述:「大國學」既不能採取故步自封的保守主義,也不能採取批判打倒的激進主義,應該是既繼承又超越,在多元文化的氛圍中,走中西文化融通之路,創建符合時代精神的新文化體系。

因此,所謂「國學熱」就是應該「熱」在民族精神和世界文化的融合,不應是排他主義。無原則地復古或打壓都不是正確化解傳統文化、現代化與全球化之間張力的應有的態度,只有如實客觀地認識到新舊無法截然分開的事實,才能在此基礎上透過幾千年的文化積澱把握其中的精髓,加以符合現代社會發展和現代人生活方式的合理闡釋和創造性轉換,在發展民族文化的同時有全球化的視域。一方面,中國文化應以何種姿態融入世界文化,為世界的和平與和諧做出貢獻;另一方面,世界文化也對中國文化參與解決21世紀人類所面臨的矛盾和衝突寄予著厚望。只有擺正姿態、準確定位,才能建立起真正的「大國學」。

先生的另一個思考是「和諧說」。他對「和諧」的思考有一個似乎未被注意的背景,那就是國學泰斗錢穆先生在台灣去世前,提出中國文化最具價值,並且最能夠貢獻於世界的是「天人合一」觀。他經常說:「我很喜歡陶淵明的四句詩,實際上這也是我人生的座右銘,即:『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我覺得這首詩中就充分展現了順其自然的思想。我覺得『順其自然』最有道理,不能去征服自然,自然不能征服,只能天人合一。要跟自然講交情,講平等,講互相尊重,不要講征服,誰征服誰,都是不對的。」

他在晚年一直思考這個問題:中國文化的精髓是什麼?他的答案是:「自古以來,中國就主張『和諧』,『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和諧這一偉大的概念,是我們中華民族送給世界的一個偉大的禮物,希望全世界能夠接受我們這個『和諧』的概念,那麼,我們這個地球村就可以安靜許多。從中國文化的傳統來說,我們是不講弱肉強食的。張載在《西銘》中說:『民,吾同胞;物,吾與也。』民,都是我的同胞兄弟;物,包括植物都是我的夥伴。這就是中國的思想。『和諧』這個概念,有助於全世界人民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互相愛護。」

不過,我發現很多人忽略了極其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他所倡導的「和諧」是有三個層面的:人與人和諧,人與自然和諧,人內心和諧。當下很多人的「和諧」觀還僅僅局限在前兩個層面,罕見有人關注到「和諧」的真正基礎「人內心和諧」。而正是這個「人內心和諧」,又使得他回到了思考這個問題的起點。他作為世紀老人,也坦言自己也是一個「世故老人」,深知「人內心和諧」的艱難不易。有一次他和友人談到這個問題,慈眉善目的他瞬間變得嚴肅起來,略帶憂慮地講道:「和諧是一種文化。我要講的是天人合一,人人合一,個人合一,三個層次,缺一不可。而個人合一很重要,講的是個人修養。讀小學的時候,我就上過一門課,叫『修身』。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中國人傳統的道德理想。」他一貫贊成,在晚年更是特彆強調「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他心目中,這是「和諧」的起點和必由途徑。

季老聊大緣

一代語言文學大師季羨林先生與聊城大學有著不解之緣。多年來,季老支持聊城大學的發展,並欣然受聘任聊城大學的名譽校長,他曾經幾次來聊城大學,與家鄉的這所大學留下了難分難捨之情。

「落後的家鄉有了最高學府」

一九八一年,經國務院和山東省人民政府批准,聊城師範學院正式建立。學院的成立,引起了季老對家鄉這所大學的極大關注。學院成立的第二年,季羨林先生就與著名翻譯家戈寶權先生一齊應邀來學院參加了一九八二級新生的開學典禮,並舉辦了《從比較文學談到中印文化交流》的學術講座。

季老在他的《還鄉十記》中,專門有一篇題為《聊城師範學院》的散文記述此行。他熱情洋溢地寫道:「當我聽說聊城師範學院已經建立起來的消息時,我心中的高興與激動,就可以想象了。這畢竟是我們地區的最高學府,是一所空前的最高學府。我們那文化落後的家鄉,終於也有了最高學府了。」對於「聊城師範學院的建立,我要用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來讚美這所學院,歌頌這所學院。」

這次的家鄉學校之行,使季老成為聊城大學發展史上的第一批聘請的校外兼職教授。從這開始,他就一直關注與支持著學校的成長與發展。

期冀學子弘揚民族傳統文化

季羨林季羨林

一九九七年十月八日,聊城大學又一次盼來了季老的光臨。在這裡,他親眼看到了為聊城經濟發展插上金翅膀的京九鐵路,目睹了新修的海源閣(全國四大私人藏書館之一)紀念館,遊覽了美麗的東昌湖......但使人難忘的是,他為聊城大學學子所做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也要有中國特色」學術報告。當時,學校禮堂內座無虛席,季老的精彩報告不時被掌聲所打斷。季老在報告中語重心長的告誡師生,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最忌崇洋媚外,要鑽研中國傳統文化,弘揚民族的傳統文化。

十月十日,聊城師範學院敦聘季羨林先生任名譽院長。在儀式上,當季老了解到聊師已有五千八百多名在校生時風趣地說,聊師已經是半個北大了。季老深情地說:「我已經是我們學院的名譽院長了,學校的發展也有我一份責任與義務,我一定盡我的力量來幫助我們學院發展。他還熱情洋溢地揮筆寫下了「魯西最高學府,山東璀璨明珠」、「聊城師範學院圖書館」的題詞。

勉勵師生共同努力建設好學校

一九九九年是聊師建校二十五周年,季老應邀題寫了聊師校訓「敬業、博學、求實、創新」。九月二十六日,已近望九之年的季老從北京趕來參加校慶活動。在校慶典禮大會上,季老引用聊師的校訓「敬業、博學、求實、創新」說,校訓有兩條紅線,一條是努力奮鬥,一條是愛國主義。他勉勵全院的師生員工共同努力把學校建設好。

這天,季老還參加學校職業技術學院成立的揭牌儀式。下午,學院為季老舉行了捐贈《傳世藏書》儀式。《傳世藏書》是一套囊括中國從先秦到晚清歷代重要典籍的大型叢書,精選有深遠歷史影響的名著一千餘種。

病榻之上仍惦記聊師的發展

為了把師範院校發展成為綜合性大學的目標。在學校更名的過程中,得到了季老的幫助。為了學校的發展,季老曾經親自給教育部寫信,介紹學校發展的情況,支持學校發展。教育部批准聊城大學更名后,季老非常高興。他為學校題寫了「聊城大學之成立,誠所謂順乎天理,應乎人情之盛舉。行將見桃李遍魯西,文風滿山左,流風餘韻普及神州矣。為魯西慶,為山東慶,為祖國慶!」的賀詞。

二00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學校隆重地舉行了聊城大學揭牌儀式。北京大學副校長郝斌代表北大和季羨林先生專程到校參加儀式,並帶來了季羨林先生在北京解放軍三0一醫院病榻上寫的《聊城大學揭牌儀式上的發言》,他代表季老接受了名譽校長的聘書。

季老的書面發言,充滿了對學校發展的熱切期盼。季老說,無論在山東教育史上,還是在中國教育史上,聊城大學的建立,都是一件大事。他深情地寫道,「我想贈給聊大四句話:與時俱進,戒驕戒躁,面向當前,著眼未來┄┄聊城大學已經揭牌成立,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擺在我們面前,願大家同心協力,乘長風,破萬里浪,大跨步地走向更輝煌的目標。」

季老少小離家,多年來一直在北京大學工作,但季老對於家鄉的親情、鄉情卻常在故鄉人心中縈繞。季羨林先生,是我們家鄉的驕傲,是山東的驕傲,是中國及東方的驕傲。

廣告

8 人物評價/季羨林 編輯

季羨林季羨林

季羨林在大陸被許多人尊重,並被一些人奉為中國大陸的「國學大師」、「學界泰斗」、「國寶」。對此,季羨林在他的《病榻雜記》中力辭這三頂「桂冠」:「我對哪一部古典,哪一個作家都沒有下過死工夫,因為我從來沒想成為一個國學家。除了尚能背誦幾百首詩詞和幾十篇古文外;除了尚能在最大的宏觀上談一些與國學有關的自謂是大而有當的問題比如天人合一外,自己的國學知識並沒有增加。

「環顧左右,朋友中國學基分子歷程的反映。」

溫家寶曾五次看望季羨林,他稱:「您最大的特點就是一生筆耕不輟,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您寫的作品,如行雲流水,敘事真實,傳承精神,非常耐讀。」「您寫的幾本書,不僅是個人一生的寫照,也是近百年來中國知識分子歷程的反映。……您在最困難的時候,包括在『牛棚』挨整的時候,也沒有丟掉自己的信仰。」「您一生坎坷,敢說真話,直抒己見,這是值得人們學習的。

廣告

9 後續事件/季羨林 編輯

故居被盜

季羨林季羨林遺產糾紛案

一度沸沸揚揚的季羨林遺產風波,在季羨林去世后曾暫歸寂靜,不想此事又起波瀾。季羨林之子季承透露,季羨林位於北大朗潤園的家中玻璃被人砸碎,近五千冊古書和一些雕塑、文物丟失,季羨林先生之子季承報案,並向北大校方反映情況。季羨林弟子錢文忠在博客中說,失竊物品價值起碼以百萬計。

20日,季羨林先生生前的男保姆方咸如(小方)和季老前秘書李玉潔的乾女兒王如被警方抓獲。記者得知,20日晚上11點左右,嫌疑人被帶到海淀刑警隊北部隊進行突審。次日凌晨3點左右,嫌疑人被帶往看守所。據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該案件還有另外兩名嫌疑人同時被警方控制。

無罪推定

歷時3年多的已故國學大師季羨林故居盜竊案2日有了結果。該案被告、曾是季羨林前秘書李玉潔乾女兒的王如,經法院審理認定無罪,已獲釋。法院認為,王如確是為了「搶救」季羨林故居財產而為,並不符合盜竊罪的條件。

2009年,季羨林去世后,財產歸屬紛爭風波乍起。季羨林獨子季承曾表示,季老身後財產都是季家的。季羨林的秘書李玉潔及王如都認為,季老生前立遺囑表示,他的財產都全部捐給北大。

2009年12月16日,季羨林在北京大學朗潤園的故居遭到盜竊,室內物品被洗劫一空。當晚,季羨林之子季承向警方報案。同年12月20日,北京警方將嫌疑人王如和方咸如抓獲,被盜物品全部返還。

檢方指控,2009年12月15日晚,在季羨林朗潤園家中擔任男管家的方咸如,在王如的唆使下,採用破窗入室的方式,進入北京大學朗潤園季羨林故居內,竊取各種書籍、塑像等大量物品。經鑒定,這些物品的價值高達333餘萬元人民幣。王如在得知季羨林的兒子季承報案后,又夥同方咸如將所盜財物轉移至他處藏匿。

王如對於檢方指控其涉嫌犯盜竊罪矢口否認。她在庭審時說,當時出於安全考慮,她才讓方咸如轉移了季老的物品。她強調,是轉移,不是盜竊,而轉移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季老的文化遺產。

王如稱,她對北大違背承諾放棄維護季羨林遺願的行為氣憤不已,因而才做出轉移財產的舉動。

王如表示,她在季羨林身邊工作多年,深受季羨林信任,季老還準備聘她為下一屆季羨林基金會秘書長。她說:「所轉運的季老這些圖書和物品是國有資產,既然北大不出面保護,我就責無旁貸地不得不出面保護。轉運絕不是非法佔為目的,也不是秘密竊取。

在搬運過程中,王如請來認識季羨林的熟人幫忙,並電話報告給季羨林基金會現任秘書長李玉潔,還向北大校領導請示該怎麼處理這些書籍和物品。王如的這一系列做法說明她的這一轉移行為是公開的、光明正大的,與刑法規定的盜竊罪相去甚遠。

免於刑責

王如的辯護律師表示,王如的行為屬於擅自轉移暫存在季羨林住所的北大財產的行為,而非盜竊犯罪,應按民事法律關係處理,不應按刑事法律關係追究王如的刑事責任。

遺產之爭

媒體報道2012年10月21日,季承(季羨林之子)稱法院在開庭前曾對這起案件的紛爭進行過調解,法庭上北京大學曾提出以金錢補償季承的方式,來化解這起由來已久的糾紛,但隨後又予以否認。對於季承方面的說法,北大的律師張東表示,北大並沒有金錢補償的說法,至於具體的情況他不便於透露。

獲文津獎

第六屆「國家圖書館文津圖書獎」出爐。在入圍的50種圖書中,綜合圖書內容和讀者投票兩項指標,經過終評會議的投票及討論,最終確定了10種獲獎圖書及30種推薦圖書。大師季羨林的作品亦在其中。

大師季羨林的獲獎作品是《風風雨雨一百年》,是季老自選集的最後一冊,評委會專家稱,書中的7個部分像一串串記憶的珍珠,把老人風風雨雨的一個世紀串起了一個美麗的圓。

紀念園

每年的8月2日是國學大師季羨林先生誕辰紀念日。季羨林先生與泰山有著深厚的淵源,對泰山文化有獨到的見解,曾擔任泰山文化協會名譽顧問。

為紀念季羨林先生,2012年8月2日上午,著名國學大師季羨林先生紀念園奠基儀式在泰安長安園舉行。季羨林先生紀念雕塑的設計圖已經完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