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柯蒂斯

標籤: 暫無標籤

27

更新時間: 2013-12-12

愛德華•柯蒂斯生於美國威斯康辛州是一位以拍攝美國西部和北美印地安人而著名的攝影師。1898年他展開了拍攝北美印第安人的考察探險之旅,拍攝了80餘個印第安人部落,足跡踏遍密西西比河以西所有的印第安部落。最終編成了20卷《北美印第安人》巨作,包括大量的圖片和詳盡的文字說明,全面展現了北美印第安人政治結構、生產生活方式、宗教和文化。

愛德華·柯蒂斯 -簡介

愛德華·柯蒂斯(英語:Edward Sheriff Curtis,1868年2月16日-1952年10月2日)是一位以拍攝美國西部和北美印地安人而著名的攝影師。

愛德華·柯蒂斯1868年出生在美國威斯康星州的農村。他在12歲時製作了自己的第一部照相機,開始了他的攝影生涯。17歲時他成為一名攝影師的學徒,從此靠攝影為生。1892年柯蒂斯購買了西雅圖的一家小攝影工作室的股份,並在這裡取得了事業上的成功。在經濟上富足后,他走出工作室到戶外去拍攝一切他感興趣的東西。

透過手中的照相機,柯蒂斯開始接觸仍然沿襲傳統生活方式的美國土著。1900年之前,柯蒂斯主要拍攝了美國西北部太平洋沿海地區的印第安人。1900年夏天,柯蒂斯在大平原進行了一次短期旅行。旅行中他見到了最後幾次大型「太陽舞」,也由此他萌發了用攝影來進行人種志研究的想法。柯蒂斯耗費了30多年的時間在美國西部和加拿大各地拍攝了上萬張照片,最終完成了二十卷巨著《北美印第安人》(The Northern American Indian)手記。這部書在攝影術、人種志研究、藝術圖書編纂等諸多領域都有無法估量的價值,柯蒂斯也因此耗盡家財,他於1930年宣告破產,直到1952年去世,他一直處於貧困之中。

他的部分作品現在被克里斯托夫·G·卡多佐(Christopher G. Cardozo)收藏和管理,還創立了愛德華·柯蒂斯基金會並擔任主席。

愛德華·柯蒂斯 -30年攝影苦旅

在柯蒂斯生活的年代,儘管白人攝影師早已涉足保留地,但印第安人依然認為照片會偷走他們的靈魂,同時,由於缺乏信任,也不願向白人談論其文化生活。可以想象,柯蒂斯要讓印第安人接受他,做了怎樣艱難的說服工作。「每一個老者離去時,一種不可替代的信息也隨之而去。」他決心去尋找那些作為部族文化載體的老者,聽他們講從前的故事,並從組織、宗教、飲食、舞蹈、服裝、婚嫁等25個方面對信息加以整理。他的真誠打動了許多部落的首領。就這樣,在30年的時間裡,柯蒂斯這個被印第安人稱為「捕捉影子的人」,足跡遍及密西西比河以西80個印第安部落,用鏡頭多側面地記錄下了印第安人的生活形態。

柯蒂斯頗具攝影天賦,12歲就自製相機自學攝影。成年後,他在西雅圖建立了攝影工作室,並很快成了當地最受追捧的攝影師。收入穩定的柯蒂斯喜歡到大自然中採風。1898年,柯蒂斯在山中搭救了一組迷途遇險的科學家,其中就包括美國印第安文化研究權威喬治•伯德•吉奈爾。兩人的相識促成了柯蒂斯1900年的西部大平原之行。在那裡,他走進印第安部落,目睹了在當時已十分罕見的大型太陽舞表演。那種混雜了神秘、野性、尊貴、驕傲的生活和習俗深深打動了他,同時,也讓他產生了一種緊迫感——這是一種漸行漸遠的文化,他要用鏡頭和文字為後人留下一筆關於土著文化的神聖遺產。這次遠征成了他印第安文化苦旅的開端。

愛德華·柯蒂斯 -作品《印第安人》

從1907年到1930年,20卷的《北美印第安人》相繼出版,每卷均包括2200幅原創照片和大量文字,展示了印第安各部族間的顯著差異。高山峽谷、荒涼平原,是柯蒂斯照片最令人心動的背景;落寞騎士,威嚴酋長,頂水女人,持原始工具的男子等與背景和諧相融。欣賞這些照片,人們忘卻了印第安人生活的艱難,心中浮起的是異乎尋常的寧靜和抒情感。顯然,柯蒂斯想著意體現印第安人與大自然的和諧統一。

《北美印第安人》是美國迄今由個人完成的最宏大的限量版圖書,僅500套,這也是該書能夠盈利的最低數目。然而,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徹底破壞了他的銷售努力,最終只售出214套。柯蒂斯於同年宣告破產。此時,妻子已離他而去,健康已成為往日回憶,直到逝世,柯蒂斯都生活在貧病交加中。一部史詩性的巨著,問津者寥寥,與當時聯邦政府對印第安人奉行同化政策有直接聯繫。

20世紀70年代,在美國民權運動的推動下,文化多元主義取代同化政策,印第安人歷史在美國多元文化中的重要性上升,印第安人的文化習俗、歷史遺迹等得到一定程度的保護。但由於社會變遷和主流文化的強大影響,真正的印第安文化已漸衰落。在這一背景下,沉寂40年之久的柯蒂斯和他的《北美印第安人》引起了人們的濃厚興趣。

愛德華·柯蒂斯 -照片上的印第安人
 通過照片,人們可以感覺到,在不斷深入的考察和拍攝中,柯蒂斯已被這一博大而雅緻的美國土著文化說深深吸引,印第安人沉浸其中。他既敬畏和欣賞,又深深知道隨著白人文化的擴張,古老的印第安文明必將消亡的命運。於是,他用文字、鏡頭盡量客觀、冷靜地記錄下看到的一切,將印第安人的勇猛與野性,樸實與優雅,尊貴與驕傲永恆地顯影於歷史從而為後人、為歷史留下一筆「神聖的遺產」。
愛德華·柯蒂斯印第安人
愛德華·柯蒂斯印第安人

愛德華·柯蒂斯 -充滿爭議的攝影師

一些批評家認為,柯蒂斯的作品扭曲了時代背景。美國在西部設立印第安人保留地,既是為了把印第安人與白人社區隔離開來,同時也擔負著「文明開化」的功能。因此,在柯蒂斯時代,印第安人的生活已開始受到現代生活的影響。為了表現未被白人文化「污染」的印第安人生活形態,柯蒂斯在拍攝時或要求印第安人穿戴上他們先祖的服飾,再現某種場景和儀式,或在處理底片時,小心翼翼地消除一些現代物件,如馬車、鬧鐘、金屬工具、現代服飾以及汽車和摩托艇等。還有人指出,柯蒂斯的作品片面描述了印第安人生活平和美麗的一面,卻刻意迴避了19、20世紀之交印第安人生活絕望的一面。
與批評相比,肯定的聲音明顯是主流,特別是柯蒂斯作品的歷史價值贏得了高度評價。一些部落正是從他的照片和文字中獲得靈感,復活了某些傳統和宗教儀式。專家指出,柯蒂斯在拍攝過程中,其實內心充滿矛盾,他一方面感到了印第安人傳統的美麗,另一方面又認為,他們唯一生存的希望,就是把傳統遠遠地拋諸腦後,融入美國主流社會。他所要做的,就是留住這份美麗,為一種在他看來即將消失的文化保留一份永恆的記憶。柯蒂斯的做法也許多少有「擺拍」之嫌,但百年後的今天,即便有攝影師熱情、執著如柯蒂斯,時間恐怕也不允許他做同樣的事了。

愛德華·柯蒂斯 -部分作品展示

 
愛德華·柯蒂斯納瓦霍在峽谷德峽谷
愛德華·柯蒂斯納瓦霍女人

愛德華·柯蒂斯運水的普韋布洛
愛德華·柯蒂斯一個Apache女孩和papo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