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師師

標籤:   世界名女     人物     歷史人物     古代美女     各國歷史人物     各時代歷史人物     各朝代中國人     文化人物     李姓     李姓名人     水滸一百零八將     水滸人物     水滸女人     遊戲人物     佳人     北宋人物     十大名妓     名伎     歌姬     英雄殺  

25

更新時間: 2018-12-21

廣告

李師師

李師師,北宋汴京(今中國河南省開封市)人,名妓,小說《水滸傳》人物。洗染工王寅之女。母親早逝,父親煮漿代乳,撫養成人,四歲時亡父,因而落入娼籍李家,改名李師師。與著名文人周邦彥、晁沖之有來往,有詩詞互贈,又與宋徽宗有過交往,有許多風流韻事。靖康二年(1127年),金人破汴,師師下落不明,有人說她捐家產助宋軍抗金,后在慈雲觀出家;一說吞金簪自殺,另說嫁給商人為妾。

中文名:李師師別名:王師師
籍貫:中國汴京城去世日期:1129年
職業:名妓
主要成就:艷名留史所處時代:北宋
民族族群:宋人

概述/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李師師

 李師師原本是汴京城內經營染房的李寅的女兒,三歲時父親把她寄名佛寺,老僧為她摩頂,她突然大哭。老僧人認為她很象佛門弟子,因為大家管佛門弟子叫「師」,所以她就被叫做李師師。過了一年,父親因罪死在獄中。她因此流露街頭,以經營妓院為業的李蘊見她是個美人坯子,於是將她收養,教她琴棋書畫、歌舞侍人。一時間李師師成為汴京名妓,是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競相爭奪的對象。最後連宋徽宗也聞其名而想一親芳澤。高俅、王黼自然慫恿宋徽宗,並信誓旦旦地保證不會走漏消息。
一見到李師師,宋徽宗就覺得這些年簡直是白活了。李師師不卑不亢、溫婉靈秀的氣質使宋徽宗如在夢中。李師師與高俅早就相識,見位高權重的高大人竟然對這位陌生的客人畢恭畢敬,心下疑惑,但可以確定這也是得罪不得的達官顯貴,於是殷勤侍奉。
第二天天還沒亮,宋徽宗急忙穿好衣服,與高俅楊黼趕回去上朝。從此宋徽宗對後宮佳麗視若無睹,隔三差五就以體察民情為由,出宮來李師師這裡尋歡作樂,有時還叫著大學士王黼同去。李師師漸漸也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萬歲爺駕臨,怎敢不百般奉承!如今的李師師可非往日可比,身份雖然仍是名妓,卻也「名花有主」,有權勢的王公貴族也只能望「師」興嘆。

廣告

名字來歷/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原本是汴京城內經營染房的王寅的女兒,母親早逝,由父親煮漿代乳,撫養成人。據說她生下來不曾哭過,一直到三歲的時候,按照當時的習俗,他父親把她寄名到佛寺,佛寺老僧為她摩頂時,才突然放聲大哭,聲音高吭嘹亮,聲震屋瓦,那老憎合什贊道:「這小小女孩真是個佛門弟子!」當時一般人都把佛門弟子叫做「師」,「師師」的名字就由此而來。

童年/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四歲那年,她父親以罪入獄,病死獄中,從此由鄰居撫養,漸漸長得眉目如畫,通體雪艷,又善解人意,經營妓院的李媼將她收養,並延師教讀,又訓練歌舞。

掛牌應客/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李師師

十三歲那年就以青倌人的姿態,掛牌應客,不久名滿汴京。朝廷命官、文人雅士、王孫公子之流、三山五嶽之輩,以一登其門為榮耀,就連山東水泊梁山一百零八位好漢的首領及時雨宋江也不遠萬里,冒死潛入汴京,為的是一親芳澤,事後還在牆壁上留詞紀興:

天南地北,問乾坤何處,可容狂奴?

廣告

借得山東煙水寨,來買鳳城春色。

翠袖圍香,絞綃籠玉,一笑千金值。

神仙體態,薄倖如何消得?
回想蘆草灘頭,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

六六雁行八九,只待金雞消息!

義膽包天,忠肝蓋地,四海無人識,閑想萬極,醉鄉一夜頭白。

宋徽宗寵愛/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李師師
一天,宋徽宗因游幸已倦,坐在千秋亭上悶悶不樂,時有高俅、楊戩在旁陪侍,高俅見了,便進言道:「陛下貴為天子,何事不可為!正可及時行樂,以期不負韶華,況人生如白駒過隙,若不自尋歡樂,未免老大徒傷。徽宗答道:「卿言甚是,朕當排遣愁懷,力尋歡樂,以免辜負年華。」正說著,忽然一陣風飄過管弦之聲。徽宗說:「朕深知九事之中,反不如小民這樣快樂。朕欲出觀市廛景至,恨無其由。」楊戩立即說這個容易,陛下只要扮作秀才模樣。我等裝成僕從,自后窄門出去私行,就可以暢觀市廛風景了。」就這樣徽宗被兩個奸里引出皇宮。一路穿大街、過小巷,但見到處是歌台舞榭,酒市花樓,看得徽宗皇帝好不高興,天色將暮的時候,來到金環巷。這裡的風趣又與他處不同,戶戶家家,簾兒底笑語喧嘩,門兒里蕭管嗷嘈。是汴京城有名的妓院所在地,原來高俅常常在這裡出入,尤其認得名妓李師師,特地把徽宗引來。有詩一首形容李師師的美貌:
嚲眉鸞髻垂雲碧,眼入明眸秋水溢。
鳳鞋半折小弓弓,鶯語一聲嬌滴滴。
裁雲剪霧制衫穿,束素纖腰恰一搦。
桃花為臉玉為肌,費盡丹青描不得。

李師師當時名聲日高,尋常人難得一見。宋徽宗被高俅領來,聽說要見名妓李師師,開始還說:「這恐未便。」在高、楊二人信誓旦旦地擔保絕不會走露風聲后,立即說:「既沒甚妨礙,朕就進去一游,只是略去君臣名分,勿使人識破機關。」高俅領命立即引徽宗入內,李師師早已迎了上來,徽宗見到師師暗暗地喝一聲采,李師師瞧著高俅對她微微一笑。徽宗三人各報一個假名,李師師原就與高俅相識,這時不由一愣,她原還以為是高球來玩,後來見高球在另一人面前居然還卑躬媚笑,她何等心靈性巧,立刻就知道那人來頭更大,那一份精神勁兒立即改變方向。宋徽宗看著李師師輕佻微逗、眉目傳情,早已忘記了自己是皇帝,便與李師師百般調笑起來。高、楊兩人乘機從旁鼓助興緻,漸漸地謔浪笑傲,絕無禁忌,高、楊二人知趣退出。徽宗見二人退出,便抱起李師師人踩上床,李師師明知他是位大貴人,自然放出手段,百般奉承,宋徽宗但覺味道新鮮,歡娛無比。李師師有一種怪癖,凡是到她這裡來,只要略通文墨,便得留詩詞一首。
她見宋徽宗雍容華貴,雅緻非常,當然不會放過。宋徽宗詩詞、書畫無不冠絕古今,這時又正在興頭上,欣然命筆,用他那獨一無二的「瘦金體」書法寫道:
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含情。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涌。
試與更番縱,全沒些兒縫,這迴風味忒顛犯,動動動,臂兒相兜,唇兒相湊,舌兒相弄。

不知不覺,天色微明,高、楊二人幫徽宗趕緊穿好衣服,直奔後宮,又急急幫徽宗換上九龍袍,宜奔朝堂,這時文、武兩班大臣早已立定多時。但徽宗心裡還只記著李師師,那有心思去理朝政,那神色一會兒焦急,一會兒歡喜,一會兒露出猥邪的笑容,弄得那上奏的大臣不知所措,生怕一不小心,觸犯了龍顏,趕緊講完,原有一些準備上奏的,為慎重起見,也三緘其口,於是這天的早朝很快就結束了。

宋徽宗回到後宮,只覺得那些后妃沒有一個比得上李師師的,因此茶里飯里,坐處卧處都惦念著李師師。但身為皇帝,深居九重,不便夜夜微行,只得忍耐,好容易挨過兩天,恰有學士王黼在旁邊,便問道:「朕欲外出察訪民情風俗,你認為怎樣?」王黼與高俅是一夥的,宋徽宗與李師師的事他早已知道了,當即說道:「當年太祖皇帝微行訪宰相趙普,雖然遇到風雪,也毫不在乎。皇上身居九重,如果不微行,民情如何,皇上怎麼能夠直接知道呢?皇上如果願意去,我願意隨侍。」宋徽宗大喜,換過衣眼,帶著王黼直奔李師師家。

李師師接了徽宗,見到王學士在侍,心中更加明自。因為王黼生得風儀秀美,目光如電,他仗著自己的品貌和地位,經常在金環巷走動,李師師與他極其熟識。李師師見到這人前次有高俅陪著,這次又是王學士陪著,除了皇帝有這般的聲威外,還會有誰,一旦想通此節,便加倍承歡,自此徽宗與李師師恩愛非凡。到後來竟常不帶一人,偷偷地就跑來了。自此李師師也不敢招待外客,況且象高俅、王學士這樣的人,自此以後,誰又還敢去當這禁臠?特別在一件事情之後,更是如此。

賈奕被貶/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李師師
武功員外郎賈奕,年少英俊,武藝超群,原也是李師師肚皮上的常客。自從知道宋徽宗去了李師師那裡之後,便不敢再去找李師師尋歡,不意那天郊遊遇到了李師師,舊情重溫,晚上便忍不住到了李師師家中,大概是酒醉了緣故,居然喝起宋徽宗的閑醋來,填了一首「南鄉子」的詞:
閑步小樓前,見個佳人貌似仙;暗想聖情琿似夢,追歡執手,蘭房恣意,一夜說盟言。滿掬沉檀噴瑞煙,報道早朝歸去晚迴鑾,留下鮫綃當宿錢。

自然就有好事之徒把這詞傳揚開來,一下子傳到宋徽宗手上,宋徽宗看了不禁爐火中燒,下令將賈奕斬首。幸虧賈奕還有一個不怕死的好朋友,諫官張天覺,聽到這個消息,立即趕到朝堂,對徽宗說:「皇上治國應以仁德為重,今為一娼婦輕施刑誅,豈能使天下人心服!」揭了來徽宗的底,宋徽宗才赦免了賈奕,把他貶到瓊州(今海南島做可戶參軍,並規定永遠不許再入都門。

周邦彥被貶/李師師編輯

大家都還是命要緊,李師師再美也只能晚上睡在床上想一想了。李師師的家中已是門前冷落車馬稀,但內中卻有一人是李師師自己不能割捨的,他就是周邦彥。周邦彥號美成,錢塘人,生得風雅絕倫,博涉百家,且能按譜制曲,所作樂府長短句,詞韻清蔚,在宋神宗的時侯就做了朝廷的太樂正。他和李師師時常往來,李師師以善歌聞名,為她作曲寫詞的就是周邦彥,兩人的關係不同一般。這天李師師聽說宋徽宗染病,不會出宮,就暗約周邦彥來家,兩人久不相逢,攜手人房,互相慰問,正在敘談的時侯,忽然傳報聖駕降臨。周邦彥驚慌失措,李師師也慌作一團,倉猝之間,無處躲避,周邦彥只好葬身在李師師的床底下。不到一刻,宋徽宗拿了一個新鮮的橙子,進了李師師的房子,坐了下來,將那個橙子送給李師師,說是江南地區新進貢來。宋徽宗與李師師調笑了半天,便要啟駕回宮,李師師假惺惺地挽留:「城上已傳三更,馬滑霜濃,陛下聖軀不豫,豈可再冒風寒。」宋徽宗答道:「朕正因身體違和,不得不加調攝,所以要回宮去。」這些話從頭到尾被周邦彥聽得清清楚楚,宋徽宗一走,周邦彥從床底下爬出,酸溜溜地對李師師說:「你得到皇上這樣的恩待,可真是千古風流佳話。」李師師笑道:「我只道做皇帝的不勝威嚴,那裡知道也和你一樣的風流。」周邦彥聽了,心有所感,便將剛才的情形,譜成一闕少年游: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錦幃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箏。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周邦彥填了這詞,便在李師師家住了一夜而去。這詞題得情景真切,清麗芋綿,李師師十分喜愛,便依著譜,練習歌唱。
 
一天,宋徽宗又來到李師師這裡垂筵暢飲,教李師師唱一曲助興,李師師一時忘情,竟把「少年游」唱了出來。宋徽來一聽,說的竟全是那天在李師師房內的情事,還以為是李師師自己作的,正準備誇獎幾句,李師師隨口說出是周邦彥譜的,話一出口就知錯了,臉色頓顯局促不安,宋徽宗看了李師師的表情,就知那天周邦彥一定也在房內,臉色頓時變了。心想:朝中大臣明知李師師是我的外寵,還敢再來,那還了得,如果不嚴加懲處,必定會使李師師門戶頓開。當天怏怏地回到後宮,就派心腹收羅周邦彥平日所寫的艷詞,作為罪證,說他輕薄,不能在朝為官,把他貶出汴京。處理完這件事後,宋徽宗心中高興,便又來到李師師的家中,李師師卻外出未歸,一直等到初更,才見李師師回來。卻是玉容寂寞,珠淚盈盈。宋徽宗驚問她如何這個樣子,李師師直言是送周邦彥去了。宋徽宗好奇地問:「這次又譜了什麼詞么?」李師師說他譜了「蘭陵王」詞一闋,言罷引吭而歌:

柳蔭直,煙里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讖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桑條過千尺,閑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映缺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剪,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凄側。恨堆積,漸別浦縈迴,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記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沈思前事似夢裡,淚暗滴。

李師師一邊唱,一邊用紅巾擦淚,特別是唱到:「酒趁哀弦,燈映離席」時,幾乎是歌不成聲,宋徽宗聽了,也覺凄然,他自己也是個大有慧根的人,第二天就降旨復召周邦彥為大晟樂正,想不到經此一事反而使周邦彥天天與徽宗混在一起,填詞作詩。

自從接待了宋徽宗,李師師的院子大興土木,那紫雲青寓已變成一座美奐美崙的華樓,樓成之日,宋徽宗親題「醉杏樓」三字為樓額。那瘦金體字,古今一家,格外醒目。又用他獨特的工筆畫技,畫一幅「百駿朝陽圖。」掛在李師師接客的客廳中。當時宋徽宗三天兩頭地呆在李師師家,引起了一批正直大臣的反對,說他玩安忽危,不顧宗社付託之重,劉皇后更說得坦率,認為:「皇帝行娼,自古所無,再加上昏夜出行,保衛工作也不周全。」力勸宋徽宗。宋徽宗在蔡京、高俅、王黼一班人支持下,又那裡聽得進去。

落花時/李師師編輯

靖康之難,徵、欽二宗先後做了俘虜。當時全軍大將粘沒喝子真珠到處找李師師不到,就把徽宗身邊的貴妃王婉容和一個帝姬帶回營中受用。徽、欽二宗到金后,先被迫換了素服,去拜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廟,然後一個被封為昏德公,一個被封為重昏侯。

宋室南渡后,李師師輾轉來到江市,流落在湖廣一帶,艱難無以自存,不得已重操舊業,但他經離亂,受盡折磨后的李師師已心緒蕭索,容顏憔悴,僅賣唱度日。南渡士大夫慕其盛名,常邀她參加酒會,席上她唱得最多的一首歌是:
輦彀繁華事可傷,師師垂老遇湖湘;
縷衫檀板無顏色,一曲當年動帝王。

現在在開封市北關外尚有李師師墓。

對她一生的所做所為,有這樣一首詩作了高度的概括:
芳跡依稀記汴梁,當年韻事久傳揚;
紫宮有道通香窟,紅粉多情戀上皇。
孰料胡兒驅鐵馬,竟教佳麗死紅羊;
靖康奇恥誰為雪,黃河滔滔萬古。
紅羊,指我國傳統的八卦運數中的紅羊劫。

廣告

人物評價/李師師編輯

李師師:北宋末年色藝雙絕的名妓,她慷慨有快名,號為「飛將軍」。她的事迹在筆記野史、小說評話中多有記述。較早的可見張端義《貴耳集》 、張邦基《墨庄漫錄》 、宋代評話《宣和遺事》 。宋徽宗在位期間,也常微行出遊,由數名內臣導從,乘小轎子前往李師師家。曾與著名文人周邦彥、晁沖之交遊。有說後來徽宗把她召人內宮,冊封為瀛國夫人或李明妃。金兵入侵、汴京淪陷,李師師的下落變得眾說紛紜,撲朔迷離[1]

失蹤之迷/李師師編輯

1125年,宋徽宗禪位給太子趙桓,太子尊徽宗為道君太上皇帝,住在太乙宮內,專奉道教。不久,金兵大舉入侵,宋軍節節敗退,徽宗與欽宗終於在靖康之難成了俘虜。金軍本想連李師師一起俘虜,但沒有成功。宋朝南渡后,李師師的下落不明,有人說她捐出家產抗金,自己遁入空門。有人說她被金軍掠走,吞金自殺。也有人說她隨便嫁了個商人,後來在錢塘江淹死了。而「靖康之恥」后的李師師下落,更有如下三種說法:

廣告

第一種說法

以死殉國。《李師師外傳》記載說,金人攻破汴京后,金主也久聞李師師的大名,讓他的主帥撻懶去尋找李師師,但是尋找多日也沒有找到。後來在漢奸張邦昌的幫助下,終於找到了李師師。李師師不願意伺候金主,先是用金簪自刺喉嚨,但是沒有成功,於是又折斷金簪吞下自殺。臨死之前,她大罵張邦昌:「告以賤妓,蒙皇帝眷,寧一死無他志。若輩高爵厚祿,朝廷何負於汝,乃事事為斬滅宗社計??」清朝人士黃廷鑒《琳琅秘室叢書》也據此稱讚她的殉國行為是大丈夫氣概的表現,「師師不第色藝冠當時,觀其後慷慨捐生一節,饒有烈丈夫概,亦不幸陷身倡賤,不得與墜崖斷臂之儔,爭輝彤史也」。認為這一行為將在歷史上永放光芒。後世的通俗小說多沿襲這一說法。但小說作者主要是借人借事來抒發亡國的感慨,沒有什麼事實依據,因而學者多對此說持有異議。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中將《李師師外傳》稱為傳奇,宋之在《皇帝與妓女》一書中認為「外傳的作者所寫的是傳奇,恐怕是感慨多於事實,作者大概是想借李師師的忠義以諷世」。鄧廣銘《東京夢華錄注》認為此書「一望而知為明季人妄作」。蔡東藩《宋史通俗演義》、李逸候《宋官十八朝演義》也都認為是作者借李師師諷世。

廣告

第二種說法

老死江湖。《青泥蓮花記》記載:「靖康之亂,師師南徙,有人遇之湖湘間,衰老憔悴,無復向時風態。」張邦基《墨庄漫錄》書中稱李師師被籍沒家產以後,流落於江浙一帶,有時也為當地士大夫唱歌,「靖康間,李生與同輩趙元奴及築毯吹笛袁綯、武震輩,例籍其家。李生流落來浙,士大夫猶邀之以聽其歌,憔悴無復向來之態矣」。清初陳忱《水滸後傳》繼承了這一說法,說李師師在南宋初期,流落臨安(杭州),寓居西湖葛嶺,操舊業為主「唱柳耆鄉『楊柳外曉風殘月』」。宋代評話《宣和遺事》也有類似記述,但添加了「后流落湖湘間(今湘南一帶),為商人所得」。宋人劉子翚《汴京記事詩》云:「輦轂繁華事可傷,師師垂老過湖湘,縷金檀板今無色,一曲當年動帝王。」這個說法,凄凄切切,充滿惆悵之感,頗有「門前冷落車馬稀」和「落花時節又逢君」的苦味,很可能是時人的借托。

第三種說法

被俘北上。稱李師師在汴京失陷以後被俘虜北上,被迫嫁給一個病殘的金兵為妻,恥辱地了結殘生。清人丁躍亢《續金瓶梅》等書皆宗其說。但也有人提出異議,當時金帥撻懶是按張邦昌等降臣提供的名單索取皇宮婦女的,李師師早已當上了女道士,自然不在此例,所謂是「師師必先已出東京,不在求索之列,否則決不能脫身」。   

縱觀以上種種說法,似乎以第二種說法較為可信。汴京失陷前,李師師已廢為庶人,當了女道士,說她匿於民間,流落於江浙。總之,小說家為潤飾其作,點綴人物,各取所需,所以所取李師師的歸宿種種不一;追根朔源,主要由於李師師是與亡國君主有關係的女子。皇帝與妓女,貴賤懸殊,其情事也必涉及國事,有關她的傳聞,不免有許多臆測和訛傳的成分,因而她的歸宿究竟如何,恐怕永遠是難解之謎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