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義雄[台灣政客]

標籤: 暫無標籤

39

更新時間: 2019-03-02

廣告

林義雄[台灣政客]

林義雄(1941年 - ),出生於台灣省宜蘭縣。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是一位堅持己見的獨派大佬 。民進黨和林義雄所代表的「獨派」,以各種手段推動「法理台獨」 。是民進黨重要精神領袖,是該黨少數公認的政治家而非政客,亦有人以「台灣甘地」稱之。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1977年當選台灣省議員。

中文名:林義雄別名:台灣甘地
性別:出生日期:1941年
國籍:中國籍貫:台灣省宜蘭縣
出生地:台灣省宜蘭縣畢業院校:台灣大學
宗教信仰:基督教長老教會政黨:民進黨
職位:獨派大佬,民進黨重要精神領袖
人物觀點:是一位堅持己見的獨派大佬

基本介紹/林義雄[台灣政客]編輯

簡介

林義雄(1941年 - ),出生於台灣省宜蘭縣。是民進黨重要精神領袖,是該黨少數公認的「政治家」而非政客,亦有人以「台灣甘地」稱之。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1977年當選台灣省議員。

1979年12月因參與「美麗島事件」被捕入獄。次年2月28日,發生震驚全台灣的「林宅血案」,林的母親及一對雙胞胎女兒在家中被殺害,僅有長女林奐均重傷倖存,該案至今未破。1984年林假釋出獄,與妻方素敏負笈美國哈佛大學深造。

林義雄,是一位堅持己見的獨派大佬   。林義雄所代表的獨派,以各種手段推動「法理台獨」   。

語錄
林義雄[台灣政客]林義雄

「民主進步黨在這次選舉遭前所未有的挫敗。人生中,挫敗是常事。每一個組織或民族的發展,也不可能都永遠成功順利。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軟弱和錯誤,有沒有能力做深刻的反省和檢討。如果我們有這樣的能力和勇氣,那麼每一次的失敗都是未來成功的契機。」(2005年12月16日上午,林義雄發表《真正懇切反省,才是成功契機──致民進黨同志公開信》,此為其第一段。)

廣告

「一般人民應站在國家主人的立場,對各式各樣的政黨隨時保留『選擇支持或拋棄』的超然地位。所以,政黨只有一時的支持者,而不必有永久的黨員。否則,一般人民分別成為各個政黨的黨員時,各政黨就形同人民相互對抗的集團,而人民也失去了主人的超然地位。」(2006年1月24日,林義雄發表公開信《永為民主國家主人——為退出民主進步黨告同志書》,宣布退出民進黨。在該公開信中,林義雄認為「理想的民主國家的政黨」應該具備三個特質,這是第二個特質。)

「只要不是叫『狗屎』,用任何有尊嚴的名字加入聯合國,都不要緊。」(2007年12月19日,林義雄說,入聯公投與返聯公投名稱不同,但差別不大;又說,這兩張公投票,人民都應該領,而且都要投贊成票,讓國際社會知道「台灣想加入聯合國」。)

廣告

生平經歷/林義雄[台灣政客]編輯

年輕時期
林義雄[台灣政客]林義雄

1953年學進國小畢業。1956年宜蘭中學初中畢業。1960年宜蘭中學高中畢業。1964年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任軍法見習官。1965年執教於五結國中,任文史教員。翌年通過律師考試,隨即在台北、宜蘭兩地從事律師業務。

1971年與方素敏結婚,同年底長女奐均出生。1973年宜蘭律師公會理事,同年與好友姚嘉文、陳繼盛等合作創辦台北平民法律服務中心,免費為平民提供法律服務。1974年次女亮均、三女亭均出生。1974年出任「中國比較法學會」秘書長。曾為郭雨新選戰案、黃麻選戰案辯護,名聲大噪,遂投入黨外政治活動。7月,接受美國國務院及亞洲基金會邀請資助,前往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參加「亞洲貧民法律扶助工作講習班」,並旅遊美洲大陸,觀察其政情民俗。

廣告

1975年改選「立委」,黨外前輩郭雨新高票落選,林義雄和姚嘉文掌握對手林榮三賄選的證據,控告對方當選無效。但終究抵不過強權政治下黑暗的司法,從此他決心參加政治反對運動。在那裡,他追求公義的熱情得以繼續,但卻也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當選議員

1977年出版《虎落平陽?選戰!官司!郭雨新》(與姚嘉文合著)。1977年11月當選省議員,在省議會掀起質詢高潮。從就職典禮開始,就扎紮實實、認認真真地做他的政治工作,和辯才無礙的林洋港唇槍舌劍,就民主法治的觀念激辯。他一方面打破言論禁忌,爭取民主,一方面揪出特權,棒喝官僚。台灣省議會終於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局,成為當時的政治重心,也激勵了許多黨外新生代加入,成為議會助理。從此奠定林義雄反對派領袖地位。

1978年出版《從蘭陽到霧峰--瞧這個省議會》。與姚嘉文合著《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同年籌組「黨外助選團」。1979年1月組織高雄橋頭鄉示威,嗣任《美麗島》雜誌編輯,成為黨外陣營骨幹人物。9月應美國在台協會邀請前往美國考察:一、國會制度,二、消費者保護措施,三、公害防治情形,四、黑人民權運動,五、印第安人生活情形。12月「美麗島事件」發生,還是省議員的林義雄,因身為「美麗島」五人小組成員而被台灣省警備司令部強捕入獄。秘密偵訊期間,林義雄因並未參與實際行動,而頑強不屈,在獄中受到極大苦難。1980年2月28日,林義雄的母親林游阿妹及雙胞胎女兒亮均、亭均被發現遭人刺殺在家中地下室。9歲的大女兒奐均身中六刀,卻奇迹似的幸免於難。這個「二二八」事件以來最凄慘的政治謀殺,激勵許多海內外人士更積極的加入台灣的民主運動。同年,林義雄拒絕假釋,堅持回到獄中,和難友一齊接受軍法審判,最後確定判刑十二年。獄中的林義雄形容枯槁,不飲不食,不修邊幅。母親與女兒的遺體則一直擺在殯儀館,無法入土。他的太太方素敏帶著大女兒奐均,遠赴美國治療身心創傷。

廣告

1982年信義路住宅改建成「義光基督長老教會」,獻堂啟用。1983年12月,妻方素敏參加台灣省第一選區增額「立法委員」選舉,高票當選。

移居美國

1984年8月,減刑假釋出獄。便移居美國,入哈佛大學攻讀行政學博士學位。策劃組織民進黨「新國家聯線」,自任顧問。出版《只有香如故--林義雄家書》。4月赴美,進加州大學研修。

1986年進入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研讀。1987年林義雄獲得哈佛大學公共行政學碩士學位;之後,遊學英國劍橋及日本筑波各一年,研究政府組織及政治運作。

回到台灣

1989年回台後化悲憤為力量,於1991年在故鄉宜蘭創辦「慈林文教基金會」培訓台灣社會運動人才,並且創立「核四公投」促進會,至2003年底共發動三波行走全台灣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行動。林義雄於1998-2000年擔任第八屆民主進步黨主席,成功輔選陳水扁當選「總統」。之後林義雄表示「我要選擇一條人比較少走的路」,而淡出政壇。

廣告

1991年,在宜蘭創辦「慈林教育基金會」培訓社會運動人才;並創立「核四公投促進會」,至2003年底共發動三波徒步行走全台灣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行動。

1994年7月,林義雄以禁食的方式,呼籲民眾爭取決定核四興建與否的權利。9月,林義雄與宗教、環保,以及社運團體共同組織「核四公投促進會」,由林義雄擔任召集人,並即刻展開「核四公投千里苦行」行動。1995年出版《希望有一天--充滿喜樂的台灣》。參選民主進步黨黨內總統初選。第三屆「立法委員」改選,任民主進步黨選戰指揮中心總指揮。1996年受聘為民主進步黨首席顧問。1997年與社運團體共同發起504、518、524「總統認錯,撤換內閣」萬人大遊行。10月,展開第二次「核四公投,千里苦行」。1998年六月,當選第八屆民主進步黨黨主席。7月,長女奐均與印主烈先生結婚。8月1日就職民主進步黨黨主席。1998-2000年,擔任第八屆民主進步黨主席,輔選陳水扁當選第十屆中華民國總統。2000年3月,孫女兒印惇惠出生。3月13日,陳水扁、呂秀蓮當選第十任「總統」、「副總統」,民進黨首度上台。五月,引美國詩人Robert Frost的詩「The Road not Taken」(沒有走的路)表明心志,不競選連任黨主席。2000年12月,榮獲和平扶輪社頒贈之「第二屆和平成就。

廣告

辭去職務

2001年停建的核四廠復工后,2月21日,於民進黨中央召開記者會,以「核四爭議中,雖然自認為問心無愧,但是認為還是需要負起連帶責任」,辭去民進黨首席顧問的職位。

2002年9月21日,率領核四公投促進會於台北市龍山寺出發,環島呼籲「誠信立國」,推動國會減半改革、核四公投及公民投票立法運動,介入2004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活動。

2004年,林義雄又為推動國會減半改革,前往立法院靜坐。該年8月,立法院以200:1票數通過國會改革修憲案,隔年5月,選舉國民大會大表,複決憲法修正案。

2004年「總統大選」之前,林義雄靜坐推動「國會減半改革及公民投票」立法。3月開票之後,台灣因為藍綠陣營票數過近而引發爭議,林義雄亦出面公開呼籲政治人物不要繼續激化族群衝突。而在2004年,林義雄又為推動國會減半改革,前往「立法院」靜坐。

退出民進黨

2006年1月24日退出民進黨,成為第三位退出民進黨的黨主席,在退出民進黨時,他同時也發表《永為民主國家主人─為退出民主進步黨告同志書》的公開信。2008年,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后,重新加入民進黨。

相關介紹/林義雄[台灣政客]編輯

政治行為

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宣布退出民進黨,並表達對台灣政黨惡鬥局面的失望。林義雄選在蘇貞昌「內閣」和民進黨新主席游錫 就職前夕宣布退黨,在「執政黨」內部引起很大震動。

林義雄在2006年1月24日發表退出民進黨的公開信,他在信中對台灣政黨惡鬥的政治亂象表示失望,林義雄表示,他已經無意從事黨務工作,也不願意代表任何政黨競選公職,因此選擇作為一個超然的人,不再附屬於任何政黨。

1941年出生的林義雄,1977年底當選台灣第6屆「省議員」,從此為反對陣營衝鋒陷陣,對抗國民黨威權體制。1979年,「美麗島事件」爆發,林義雄因之入獄4年余,隔年,1980年2月28日發生「林宅血案」,有黑衣人進入林義雄家中殺死他的母親和一對雙胞胎女兒。1984年林義雄獲假釋出獄,隨即赴美進修,5年後返台,提出「台灣共和國基本法草案」。林義雄政治生涯的高峰,是他於1998年7月任民進黨主席期間,以個人的威望協調民進黨各派系,在2000年把陳水扁送上台灣地區領導人職位,使「在野」14年的民進黨第一次成為「執政黨」。

但此時他卻對政治權力敬而遠之,全身投入「反核」的社會運動。2000年3月18日陳水扁聘林義雄為「總統府資政」被婉拒,同年7月,林義雄以「任期已滿,階段性任務已完成」為由,婉拒黨內慰留,宣布不再競選連任,重新戴上斗笠,穿上白衣、里褲(象徵黑白分明,是非分明),做個「反核」的苦行僧去了。以個人理念繼續在民間推動社會環保運動和政治改造工程。在民進黨內,最具權威與分量的人物,一個是具有政治權力的陳水扁,另一個就是具有道德威望的林義雄。林義雄崇高的道德理念和政治人格,在黨內贏得「聖人」的封號,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

退黨原因

林義雄退黨,象徵民進黨黨魂喪失,與喪失理想性格后的迷惘、絕望與悲傷。林義雄對陳水扁執政來腐敗無能、大權獨攬、喪失民進黨民主核心價值嚴重不滿。自從民進黨成為執政黨以來,林義雄一直不斷對黨內腐敗和爭權奪勢的現象提出批評。更在民進黨主席選舉、「內閣」改組以及「總統府」和「行政院」的關係方面與陳水扁和新任「閣揆」蘇貞昌、新任民進黨主席游錫之間出現尖銳的意見分歧。「三合一」民進黨敗選后,林義雄有意找回民進黨創黨精神,連續發表數封公開信,甚至在病魔纏身的情況下,極力勸諫心中合適的黨內人選參選黨主席,帶領民進黨浴火重生。

林義雄在黨主席選舉方面說游錫?也要為「三合一」敗選負部分責任,不能參選黨主席,做黨主席的人也不能參選2008年「大選」,他也曾在電視政見發表會要求游表態是否參選2008年「大選」,但很遺憾游錫?未有所表示。未果,改而力推翁金珠參選黨主席。但從投票結果來看,林義雄的「神主牌」光環沒有轉嫁到翁金珠身上,林義雄的「聖戰」鎩羽而歸。林義雄選后也發表公開信,建議陳水扁不得私下召見「部長」等等。陳水扁對林義雄的建議陽奉陰違,林義雄有「哀莫大於心死」的挫折感,所以選擇退黨。

離開的影響

林義雄宣布退黨,不僅對民進黨,對國民黨也是一個很大的警訊。台灣民眾從此以後可能就覺得政黨只是被政客利用、攫取政權的工具而已,而喪失了一個政黨應該有的政治道德的崇高理想。林義雄驟然退黨,衝擊的不只是民進黨腐敗無能的當權者,更代表著,對於民進黨固有的政治道德與民主價值的一記當頭棒喝。

透過林義雄的退黨,也發泄出台灣民眾以及有良心、有道德、有勇氣的政治家對政黨政治深深地感到沒有辦法著力。筆者覺得這是他個人的失望,同時也是台灣知識界和良心界的一個很大的失望。

林義雄走過了從「挺扁」到「反扁」的路,這也暗示了民進黨的道德價值觀日益沒落。施明德、許信良以及林義雄等人,曾經替民進黨打出一片天,如今和民進黨卻不再站在同一陣線,紛紛選擇退出民進黨。在大佬漸行漸遠的同時,黨的價值和創黨精神能否延續傳承?不免讓外界質疑。

評論

被泛綠人士視為「人格者」的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日前發表「致民進黨全體同志公開信」,審視信函的內容,及其對媒體的態度,都令人為之惋惜。

先談公開信的內容。短短一千五百字,就有兩大缺失。第一是高姿態的指導眾人應如何檢討與反省,而自己對府院黨竟無隻字片語的批判,這與民進黨敗選之後,多少綠營人士直指病源放言諫責,表現出真切的愛黨情操相比,顯得相當鄉愿。

第二是對何人不得參選黨主席,以及擔任黨主席后不得參與何種選舉提出不切實際的觀點。觀點一出,黨內人士多不以為然,謂之抵觸黨綱者有之,不符現實者有之,同姓大老更說:「大家聽我的,民主國家無此現象。」顯然,林義雄忽略了民意黨意。

次談對媒體的態度。林義雄要求媒體總編輯承諾全文刊登,否則不必派記者前來,這真是強人所難。試問,在總編輯未見文稿之前,怎知值不值得全文刊登?林義雄的作法,已經干涉了媒體處理新聞的自由。林義雄的本意在於希望媒體完整報道,但也不可因此逾分要求全文刊登。尤其當天現場對媒體逐一點名,對記者不假辭色,大失身份。

林義雄這一次的舉動,出發點雖屬正面,但因思慮不周,姿態高倨,恐將自取其辱。不知道公開信發表后,許多媒體照樣未全文刊登,林義雄是否有受辱的感覺,即使以違約而訴諸法律,林義雄又有多少勝算。這還其次。重要的是,如果受到阿扁祝福的游錫堃參選不退,且榮獲當選,林義雄將如何自處?

不過反過來說,這次事件,對林義雄也有很好的啟發。如能因此看破「光環」,放下「我執」,和光同塵,銷歸自性,未始不是修行路上一大收穫。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