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

標籤:   建築     橋樑  

25

更新時間: 2018-10-31

廣告

港珠澳大橋

港珠澳大橋是中國的一座跨海大橋,連接香港大嶼山、澳門半島和廣東省珠海市,全長為49.968公里,主體工程海中橋隧長35.578公里,其中海底隧道長約6.75公里,橋樑長約29公里。1983年,香港的建築師胡應湘最早提出了建造港珠澳大橋想法;2009年12月15日,港珠澳大橋正式開工建設;2016年6月29日,主體橋樑成功合攏;2017年4月10日,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最後一項控制性工程,拱北隧道全隧貫通,標誌著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主體工程實現全線貫通。2017年5月3日,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最終接頭安裝成功。2017年7月7日,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貫通。2018年3月15日,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管理區獲批准正式交付澳門特別行政區使用。2018年5月13日開通了港珠澳大橋海上游。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在廣東珠海舉行,習近平出席儀式並宣布大橋正式開通,同年10月24日上午9時正式通車;屆時駕車從香港到珠海、澳門僅需30分鐘。

中文名:港珠澳大橋外文名:Hong Kong-Zhuhai-Macao Bridge
別名:伶仃洋大橋、港珠澳跨海大橋
開通時間:2018年10月23日橋樑類型:斜拉橋
橋樑等級:特大橋橋樑性質:公路橋
線路長度:55千米路面等級:高速公路
設計速度:100千米/小時車道數量:雙向六車道
區域位置:中國廣東省伶仃洋起止地址:香港國際機場、珠海拱北口岸
票制價格:150元人民幣/次(小型客車)

廣告

1 歷史沿革/港珠澳大橋 編輯

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
港珠澳大橋的前身是原規劃中的伶仃洋大橋。20世紀80年代初,香港、澳門與中國內地之間的陸地運輸通道雖不斷完善,但香港與珠江三角洲西岸地區的交通聯繫因伶仃洋的阻隔而受到限制;同世紀90年代末,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認為有必要儘快建設連接港珠澳三地的跨海通道,以發揮港澳優勢,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1]
● 前期規劃
1983年,香港富商胡應湘提出興建連接香港與珠海的伶仃洋大橋。[2]
1989年,珠海市政府首次公布伶仃洋大橋計劃。
1992年,根據中國高速公路網的規劃制定,沿海高速公路銜接伶仃洋大橋。 
1998年,中國國務院正式批准伶仃洋跨海大橋工程項目。
1999年至2002年期間,伶仃洋大橋工程項目擱置。
2003年,伶仃洋大橋項目被港珠澳大橋項目取代。
2004年,港珠澳大橋前期協調小組成立,全面啟動大橋各項建設前期工作。
2005年,港珠澳大橋確定採用Y型線路,大橋連接香港、珠海和澳門三地。
2006年,港珠澳大橋工程項目完成環評。
2007年,港珠澳大橋三地落點位置確定,分別為香港大嶼山石散石灣、澳門明珠點和珠海拱北。 
2008年,港珠澳大橋工程可行性報告通過專家評審。
2009年,中國國務院批准建設港珠澳大橋。[3]
● 建設歷程
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
2009年12月15日,港珠澳大橋正式開工建設。
2010年8月3日,港珠澳大橋珠澳口岸人工島填海工程拋石出水。
2011年5月15日,港珠澳大橋西人工島首個大型鋼圓筒順利振沉; 同年9月22日,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東人工島首個鋼圓筒成功振沉;同年12月7日,港珠澳大橋人工島主體結構工程完成。
2012年12月16日,港珠澳大橋主橋墩開鑽。
2013年5月7日,港珠澳大橋首節沉管在水下對接人工島埠;同年6月21日,港珠澳大橋首個整體埋置式墩台成功安裝;同年12月03日,港珠澳大橋首片組合梁架設成功,橋樑施工由下部結構轉向上部結構進行。
2014年1月19日,港珠澳大橋深海區首跨鋼箱梁架設成功;同年8月19日,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第12節海底隧道沉管安裝成功,工程建設推進至隧道最深處,已建隧道總長度超過2000米。
2015年1月8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青州航道橋主塔成功封頂;同年2月3日,港珠澳大橋九州航道橋206號墩上塔柱整體豎轉提升完成,為中國國內首次採用整體豎轉提升方式安裝上塔柱;同年8月23日下午,港珠澳大橋江海直達船航道橋第一座鋼索塔——140號墩鋼塔成功吊裝;同年9月6日,港珠澳大橋的208座海上墩台全部完工,工程全面轉入鋼箱梁吊裝施工階段;同年11月22日,港珠澳大橋九洲航道橋段主體完工。
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
2016年1月28日,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橫琴北互通至洪灣互通段高速公路工程正式通車;同年2月28日,港珠澳大橋橋墩和人工島主體工程完成;同年4月11日,港珠澳大橋青州航道橋合龍貫通;同年6月2日,港珠澳大橋江海直達船航道橋最後一座鋼塔完成安裝;同年6月29日,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樑合龍;同年9月27日,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樑工程貫通;同年12月28日,港珠澳大橋拱北隧道首層導洞貫通。
2017年4月10日,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拱北隧道全貫通;同年5月22日,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最終接頭安裝成功;同年7月7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全線貫通;同年12月28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橋面鋪裝完成。
2018年1月1日,港珠澳大橋全線亮燈,主體工程具備通車條件;同年2月6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完成交工驗收;同年2月21日,根據澳門特區政府公布的《港珠澳大橋邊檢大樓東停車場的使用及經營規章》,港珠澳大橋邊檢大樓東停車場採用預約登記的形式開放給外來車輛使用;同年3月15日,經中國國務院批准,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管理區正式交付澳門特別行政區使用,並依照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實施管轄;同年9月28日,港珠澳大橋開始進行粵港澳三地聯合試運。
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在廣東珠海舉行,習近平出席儀式並宣布大橋正式開通。[4]

2 建築規模/港珠澳大橋 編輯

3 設備設施/港珠澳大橋 編輯

港珠澳大橋交通工程包括收費、通信、監控、照明、消防、供電、給排水和防雷等12個子系統。[7]
● 路面

廣告

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
港珠澳大橋瀝青混凝土路面使用壽命標準為15年,瀝青混凝土厚約7厘米,且分為澆築式層和表面層兩層,其中3厘米的澆築式瀝青為重要成分。該部分瀝青為國外進口的天然湖底瀝青,由石料按不同比例與瀝青混合而成;孔隙小,水分不會對鋼板產生侵蝕,對鋼板形成二次保護;協同變形能力好,可隨著鋼箱梁進行同步變形,與上層的普通瀝青粘結;鋪設時由攪拌車邊加熱邊攪拌,使其溫度不低於230℃。[8]
● 照明
港珠澳大橋全線夜景照明分為功能性照明和裝飾性照明兩部分。其中三座通航孔橋中的每座塔的四周均設置數十套變色LED投光燈,採用窄光束投光將主塔的立面打亮。斜拉索夜景照明採用窄光束變色LED投光燈,對每根拉索進行追蹤照明,不僅勾勒出外形線條,還展示出拉索緊繃的力度美和宛若琴弦的韻律感。港珠澳大橋夜景燈光系統採用日常和假期兩種照明模式。其中日常照明模式以白色為主色調,呈現大橋本色,為大橋提供基礎照明;工程人員採用先進的動態可變頻燈具,使照明節能環保。橋樑段用動態可變頻燈具1280盞,燈具的間距是35米一盞,可根據路面照度的需求實現從0%到100%無級別的調光。節假日照明模式通過變色LED燈實現五彩繽紛的效果使主橋變得璀璨。此外,在海底隧道照明系統中,還使用了見光不見燈的設計理念。港珠澳大橋燈光變幻控制依靠功能強大的BIM系統:大橋管理中心內的操作人可通過輕點滑鼠讓屏幕顯示大橋三維立體畫面,便捷控制橋燈。
● 供電
港珠澳大橋供電系統搭配了先進的無人值守「MMJ」電纜頭熔接技術,不僅解決了電纜溝空間受限等問題,而且具有低電阻、高強度的特點,可經受故障電流衝擊和長期大電流運行的優勢,降低運行風險;大橋還採用網路備自投的方式,解決公用站和專用站110千伏備自投無法滿足線路N-1的問題,提高供電可靠性。此外,港珠澳大橋還配置了550個充電樁服務於人工島。
受大風、溫度、車輛等多種負荷作用,大橋會發生一定位移,需每隔一定距離設置伸縮縫。大橋上的各種電纜在通過橋樑伸縮縫處時會承受較大張力,易造成金屬護套斷裂與絕緣損壞,給大橋的通信與照明帶來故障 。港珠澳大橋斜拉索附近的橋面裝有由長1.7米、與大橋等寬的摺疊式材料鋪設的電纜伸縮裝置,共計74套,覆蓋大橋4種伸縮量和7種安裝形式要求。該電纜伸縮裝置既滿足橋樑的自身條件,又滿足電纜彎曲半徑和設備抗震的要求。
● 監控
港珠澳大橋設有監視全線交通工程設備和線路的監控平台,監視點超過10萬個,不僅能實時檢測大橋機電設備運行情況,而且一旦出現電路故障,全自動維護系統會及時提醒工作人員進行精準化的故障排除解決方案。在海底隧道中,一旦發生交通事故,現場人員可通過洞壁上的求助報警系統向運營指揮中心發出求助,同時指揮中心可通過隧道內的實時監控設備發現事故現場,並能在幾分鐘時間內調動救急或消防車輛趕赴救援。
● 防撞
港珠澳大橋護欄採用四橫樑結構的金屬樑柱式護欄,護欄高度1.5米,斜H型立柱,立柱間距2米;防護能力達到520kJ(SS 級),各項指標均滿足BSEN1317評價標準的要求,可做到車輛以15度、80千米/小時速度撞向護欄后不會衝破護欄墜海。為給車主帶來安全駕駛光線,讓司機進入隧道前有適應過程,港珠澳大橋在東西人工島隧道出入口上方的敞開段均設有110米距離的減光罩;隧道內每個行車孔左右兩側都設有兩條貼近牆壁的人行道,可降低汽車碰撞幾率;隧道洞壁的裝飾採用良好光學性能和漫反射的防火材料,使駕駛視覺效果舒適。
● 消防
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配置了先進的防火系統,包括主動和被動兩種方式,涵蓋火災報警系統、消防設備聯動控制系統、消防滅火系統、隧道通風排煙系統、救援與疏散系統、供水管網設施和其它配套系統。火災發生時根據火災規模及現場實際情況,各系統按預定緊急預案啟動,進行火災撲救及現場救援。隧道內每隔135米設有一處安全門,連通緊急逃生通道;中間服務管廊每隔67.5米安裝3個一組的電動排煙閥,監控感應系統可通過電腦指令打開就近的電動排煙閥,通過人工島上的大型軸流風機將煙火抽出;隧道內人員可及時拉開常閉式安全門進入安全通道,進入人工島安全區域。為防止隧道火災發生,大橋禁止危險品車輛駛入隧道。
● 抗震
港珠澳大橋採用一種長寬1.77米、由多層新型高阻尼橡膠和鋼板交替疊置結合而成的隔震支座實現抗震。該隔震支座為中國自主研製,承載力約3000噸。若地震發生,隔震支座豎向通過加勁鋼板提供穩定可靠的承載力,有效支撐建築物;水平方向利用橡膠粘性大、吸收震動能量、變形能力強等特點,在外力作用下產生一定變形,吸收地震的能量;地震發生后,支座通過橡膠的恢復力回到初始位置,避免將全部能量傳遞給建築物,在地震波往複活動作中將震動能量轉換、消耗,降低建築物承受的地震破壞力。 [62]  港珠澳大橋的沉管隧道也具備高抗震性能,管內布放有減震鋼索以增強沉管的柔性;若地震發生,沉管的位移和滯回不會損壞管節。
● 排水
港珠澳大橋人工島擋浪牆按照300年一遇的海浪標準設計,島面標準高度比平均水位高4.5米至5.0米,整個擋浪牆比日常水位高8米左右;島內設置環島排水流與越浪泵房,可及時將越過擋浪牆的海水抽到大海。為控制雨水進入隧道,東、西島洞口外斜坡處及暗埋段口段各設置幾道橫向截水溝,收集隧道敞開段的路面匯水,並通過洞口雨水泵房提升排放;在沉管隧道路面低側設置縱向排水邊溝,以疏排運營期消防水、沖洗廢水等,並通過隧道W型縱坡二處最低點設置的廢水泵房,提升外排。
● 預警
港珠澳大橋搭配基於AIS的船隻防撞預警系統,預警性能比傳統的VTS系統更優越;大橋各橋墩全部裝有AIS模擬航標,各通航孔橋墩裝有超聲波驗潮儀,利用VHF通道向周邊的船隻、雷達站或其它基站即時發送信息。
● 通信
港珠澳大橋全線橋隧路段實現4G信號全覆蓋,中國三大通信運營商的4條288芯光纜從珠海公路口岸沿著橋樑管道先後進入西人工島、海底隧道、東人工島;其中在橋樑上的25處龍門架中安裝了25個分散式基站,在海底隧道安裝了36處分散式基站。
● 收費
因中國內地、香港和澳門實行不同過路收費模式,大橋收費系統採用開放式收費制式、電子不停車收費(ETC)與人工半自動收費(MEC)相結合的收費方式。考慮到中國兩岸三地特殊的收費應用環境以及方便已有ETC用戶的使用,港珠澳大橋交通工程項目部開發了兼容中國內地、香港和澳門ETC收費等方面內容的軟體;經過累計1110次的模擬測試后,收費系統車牌平均識別率從不到30%提高到96.7%,平均識別時間從0.5秒縮短到0.3秒。[7]

4 通行指南/港珠澳大橋 編輯

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
截至2018年10月3日,港珠澳大橋屬於珠三角環線高速公路南環段,公路編號為國家高速G94;大橋東端對接香港北大嶼山公路,西端對接珠海市區和珠三角環線高速公路西環段,全路段暫無對外開放。港珠澳大橋採取「三地三檢」通關模式,其中珠澳之間採用」合作查驗、一次放行「通關模式。司機在大橋中駕駛採用右行方式,到達港澳口岸地區后順著道路方向自動調整為左行方式。[9]
● 收費標準
2018年8月26日,港珠澳大橋收費標準出爐:小型客車(私家車、計程車)150元/車次,大型客車(過境巴士)200元/車次,穿梭巴士300元/車次,普通貨車60元/車次,貨櫃車115元/車次,收費標準以人民幣結算。港珠澳大橋開通運營后將採用三地三檢模式。 
2018年10月19日,港珠澳大橋穿梭巴士有限公司正式發布穿梭巴士票價,港珠線與港澳線同價,以人民幣計算;日間正價票價為58元,時間為每日06:00-23:59;夜間正價票價為63元,時間為每日00:00-05:59;兒童、老人等可購買5折優惠票。運營初期,繁忙時段車輛為5-10分鐘一班,夜間為15-30分鐘一班,並視客流量調整班次時間。支持多種方式付款,乘客在珠海口岸可以使用人民幣、微信或支付寶、銀聯卡或VISA/MASTER卡支付購票,3歲或以下不佔座位的幼童免費;可購買優惠票價的人員包括不足12歲或身高不足1.2米兒童、傷健人士和65歲及以上老人,車票按正價五折優惠。
2018年10月21日,港珠澳大橋通車在即,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發布了《港珠澳大橋通行指南》,對大橋路線、車輛通行、三地口岸通關、通行收費、安全保障、配套服務等方面進行了詳細介紹。[10]

5 建設成果/港珠澳大橋 編輯

6 文化特色/港珠澳大橋 編輯

● 旅遊
2017年12月31日起,中國內地、香港和澳門的多家旅行社相繼開通港珠澳大橋觀光旅遊項目。 
● 歌曲
《夢橋》、《海上金橋》、《中國橋》、《牽手東方蔚藍》和《跨越伶仃洋》。[15]

7 價值意義/港珠澳大橋 編輯

港珠澳大橋港珠澳大橋
作為連接粵港澳三地的跨境大通道,港珠澳大橋將在大灣區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它被視為粵港澳大灣區互聯互通的「脊樑」,可有效打通灣區內部交通網路的「任督二脈」,從而促進人流、物流、資金流、技術流等創新要素的高效流動和配置,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更具活力的經濟區、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和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的示範區,打造國際高水平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南方日報 評)[16]
港珠澳大橋的建成通車,極大縮短香港、珠海和澳門三地間的時空距離;作為中國從橋樑大國走向橋樑強國的里程碑之作,該橋被業界譽為橋樑界的「珠穆朗瑪峰」,被英媒《衛報》稱為「現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不僅代表中國橋樑先進水平,更是中國國家綜合國力的體現。建設港珠澳大橋是中國中央政府支持香港、澳門和珠三角地區城市快速發展的一項重大舉措,是「一國兩制」下粵港澳密切合作的重大成果。(人民網 評)[1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