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後趙武帝]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8-12-23

廣告

石虎[後趙武帝]

石虎(295年-349年),字季龍,羯族,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人,十六國時期後趙第三位皇帝,明帝石勒之侄。 333年,石勒駕崩,其皇位由兒子石弘繼承。翌年,石虎廢殺石弘,自立為王。至335年,其首都由襄國(今中國河北邢台)遷至鄴(今河北邯鄲市臨漳縣城西南20公里鄴城遺址)。石虎在位期間,表現了其殘暴的一面,因此被認為是五胡十六國中的暴君。石虎卒年五十四歲,其子為爭帝位互相殘殺,後趙逐漸衰落。

姓名:石虎別名:季龍
出生日期:公元295年謚號:後趙武帝
去世日期:公元349年民族:羯族
王朝:十六國·後趙廟號:太祖
年號:咸康、建元、永和出生地: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
在位時間:334年–349年

人物生平/石虎[後趙武帝]編輯

早年經歷

石虎的祖父石㔨(「勹」裡面一個「背」字)邪,父親石寇覓。石勒的父親石周曷朱將石虎視為己子撫養。石虎年七歲時,有善相者曰:「此人貌奇有壯骨,貴不可言。」永興年間,與石勒相失。

永嘉五年(311年)十月[1]  ,劉琨送石勒母王氏及石虎於葛陂,時年十七歲。 [2] 

石虎性殘忍,好馳獵,遊盪無度,尤善彈,數彈人,軍中以為毒患。勒白王(氏)將殺之,王(氏)曰:「快牛為犢子時,多能破車,汝當小忍之。」年十八,稍折節。檢懾恭謹,嚴重愛士[3]  。身長七尺五寸,趫捷便弓馬,勇冠當時,將佐親戚莫不敬憚,勒深嘉之,拜征虜將軍。為娉將軍郭榮妹為妻。季龍寵惑優僮鄭櫻桃而殺郭氏,更納清河崔氏女,櫻桃又譖而殺之。所為酷虐。

廣告

軍中有勇干策略與己俟者,輒方便害之,前後所殺甚眾。

至於降城陷壘,不復斷別善惡,坑斬士女,鮮有遺類。

勒雖屢加責誘,而行意自若。然御眾嚴而不煩,莫敢犯者,指授攻討,所向無前,故勒寵之,信任彌隆,仗以專征之任。

戰績卓著
石虎[後趙武帝]五胡十六國地圖

永嘉六年(312年),二月[4]  ,石勒帶兵從葛陂出發,派石虎帶領二千騎兵開往壽春,遇到晉朝的運輸船,石虎的部將兵士爭先攻取,結果被紀瞻打敗。十二月,石勒派石虎去與段疾陸眷在渚陽結盟、拜為兄弟。

建興元年(313年)四月,石勒派石虎攻打鄴城,鄴城潰敗,劉演逃奔廩丘,三台的流民全部向石勒投降。石勒讓桃豹擔任魏郡太守進行管理。過了一段時間,又讓石虎代替桃豹鎮守鄴城。

建興四年(316年)四月[5]  ,石勒派石虎到廩丘攻打劉演,幽州刺史段匹磾派他弟弟段文鴦救援劉演。石虎攻克了廩丘,劉演逃奔到段文鴦的軍中,石虎抓獲了劉演的弟弟劉啟后就回去了。

廣告

建武元年(317年,六月,祖逖進入譙城以後,石勒派遣石虎圍困譙城,王含又派桓宣率軍救援,石虎解圍而去。祖逖上表請任桓宣為譙國內史。[6]  六月十八日,晉王傳布檄文於天下,內稱:「石虎膽敢率領犬羊烏合之眾,渡過黃河荼毒民眾,現派遣琅邪王司馬裒等九軍、精銳士卒三萬,由水、陸四路直赴賊寇所在地,受祖逖指揮。」不久又召司馬裒返回建康。 [6] 

太興元年(318年)十一月,石虎率領幽州、冀州的軍隊與石勒會合,進攻平陽。靳明多次戰敗,派遣使者向漢主求救。漢主劉曜派劉雅、劉策相迎,靳明率平陽士民一萬五千人逃奔漢國。劉曜駐屯西部的粟邑,拘捕靳氏家人,不分老幼全都殺掉。

太興二年(319年)四月[7]  ,祖逖在蓬關進攻陳川(乞活軍頭領,陳午叔父,繼陳午任),石勒派石虎率兵五萬救援,兩軍在浚儀交戰,祖逖兵敗,退軍駐屯梁國。石勒又派桃豹率兵到達蓬關,祖逖退守淮南。石虎將陳川部眾五千戶遷徙到襄國,留下石豹守衛陳川故城。

廣告

石勒派遣石虎在朔方重創鮮卑族日六延,斬首二萬,俘虜三萬多人。孔萇攻取了幽州諸郡。段匹磾的士眾因飢餓離散,段匹磾想移軍保守上谷,代王拓跋鬱律領兵準備攻擊他,段匹丟棄妻子兒女逃奔樂陵,依附邵續。

十一月,任石虎為單于元輔、都督禁衛各種軍務,不久又擔任驃騎將軍、侍中、開府,賜爵為中山公。其餘群臣,授官進爵各有等次。

太興三年(320年)二月,段匹磾和兄弟段文鴦進攻薊州,石勒知道邵續勢單力薄,派石虎率軍圍攻厭次,又讓孔萇進攻邵續,攻下十一座別營。邵續親自率軍出擊石虎,石虎埋伏騎兵截斷其退路,結果抓住了邵續,並讓他向城中軍民勸降。不得。繼而下令說:「從今以後克敵致勝,俘獲士人不許擅自殺害,一定要活著送來。」

八月辛未日,石勒派遣石虎率步兵、騎兵四萬攻擊徐龕,徐龕把妻子、兒子送到後趙為人質,乞求投降,石勒答應了。蔡豹屯軍於卞城,石虎準備攻擊他,蔡豹退守到下邳,被徐龕擊敗。石虎率領軍隊在封丘修建城堡,然後回軍,遷徙三百家士族安置在襄國的崇仁里,設置了公族大夫來統領他們。

廣告

太興四年(321年)三月上旬,石虎進攻駐守厭次城的東晉幽州刺史段匹磾,孔萇攻克了幽州轄屬的多座城池。段匹磾和段文鴦、邵續等同被後趙所殺。

永昌元年(322年)二月,石勒立兒子石弘為世子。派遣石虎統帥精兵四萬人攻擊徐龕。徐龕堅守不出戰,石虎築起長長的圍牆與之相持。

七月,石虎攻取泰山,擒獲徐龕送往襄國。後趙王石勒把徐龕塞進袋中,從百尺高樓上扔下摔死,又命令王伏都等人的妻子兒女割下徐龕身體上的肉吃掉,坑殺降卒三千人。

八月,石虎率領步兵、騎兵共四萬人攻擊安東將軍曹嶷,青州的郡縣有不少投降了他,石虎於是進圍廣固城。曹嶷出城投降,被送到襄國處死。石虎坑殺投降的士眾三萬人。石虎原想把曹嶷的部眾盡數殺死,青州刺史劉征說:「現今讓我留下,為的是統治百姓。沒有人怎麼統治?我準備回去了!」石虎於是留下男女人等七百多口,配屬給劉征,讓他鎮守廣固城[8]  。

廣告

太寧三年(325年),石虎率領步、騎兵四萬人從成皋關入內,與劉岳在洛水以西交戰,劉岳戰敗,被流箭射中,於是後退保守石樑。石虎設置溝壕和柵欄把石樑四面圍住,使內外隔絕。劉岳的士眾餓極,殺掉戰馬充食。石虎又進攻呼延謨並殺了他。劉曜親自領軍救援劉岳,石虎率騎兵三萬迎擊。前趙的前軍將軍劉黑攻擊駐守八特阪的石虎部將石聰,大敗石聰的軍隊。

同年六月,石虎攻取石樑,擒獲劉岳及其將佐八十多人及氐、羌士眾三千多人,都押送到襄國,並坑殺劉岳士兵九千人。石虎隨即又進攻駐守并州的王騰,擒獲並殺了他,坑殺其士兵七千多人。司州、豫州、徐州、兗州地區全部歸入後趙,與東晉以淮水為界。

恃功高傲

咸和元年(326年)十月,石勒用程遐的計謀,營建鄴地宮室,讓王世子石弘鎮守鄴,配備禁兵萬人,車騎將軍所統領的五十四營全部配署在那裡,並讓驃綺將軍兼門臣祭酒王陽專門統領六夷輔佐石弘。石虎自認為功勞多,沒有離開鄴地的意思,等到修築三台,讓石虎家遷移,石虎因此怨恨程遐。同年,石虎攻擊代王拓跋紇那,雙方戰於句注山陘北,拓跋紇那戰敗,遷都至大寧以避敵禍。[9] 

廣告

咸和三年(328年)七月,石虎率士眾四萬人從軹關西進,攻擊前趙的河東,有五十多個縣應從,石虎於是進攻蒲阪。前趙主劉曜派河間王劉述調遣氐族、羌族士眾屯駐在秦州,防備張駿和楊難敵,自己率領中外精銳的水、陸各軍救援蒲阪,從衛關北渡黃河。石虎畏懼,率軍退走,劉曜追擊。

八月,在高候追上石虎,與石虎交戰,石虎大敗,石瞻被殺,屍體枕籍達二百多里,劉曜繳獲的軍資上億。石虎逃奔朝歌。

十一月,石勒想自己率兵救援洛陽,僚佐程遐等極力勸諫。石勒不聽,令石虎進軍佔據石門,石勒自己率步、騎兵四萬人趕赴金墉,從大渡過黃河。

十二月初五日,石虎帶領步兵三萬人從城北向西,進攻前趙中軍,石堪、石聰等各帶精銳騎兵八千人從城西向北,進攻前趙的前鋒,在西陽門展開激烈的戰鬥。石勒身穿甲胄,從閶闔門出城,夾擊敵軍。敗前趙軍隊,斬首五萬多級。

十二月十一日,石勒班師回京,讓石虎之子征東將軍石邃帶兵護送劉曜。

咸和四年(329年)八月,前趙南陽王劉胤率數萬士眾由上奔赴長安,隴東、武都、安定、新平、北地、扶風、始平各郡的戎狄及華夏族都起兵應從。劉胤屯軍於仲橋,石生環城自守,後趙令石虎率騎兵二萬人救援。

九月,石虎在義渠大敗前趙軍隊,劉胤逃歸上。石虎乘勝追擊,屍體枕籍千里。上被攻破,石虎擒獲前趙太子劉熙、南陽王劉胤及其將軍、郡王、公卿、校尉以下三千多人,全數殺害。把前趙朝廷的文武官員、關東流民、秦州和雍州的大族九千多人遷徙到襄國,又在洛陽坑殺五郡的屠各部人眾五千多。石虎進攻河西羌族的集木且部,獲勝后俘虜數萬人,秦州、隴西全部平定。氐族王蒲洪、羌族首領姚弋仲都歸降石虎。石虎上表薦舉蒲洪監察六夷軍事,姚弋仲任六夷左都督。把氐族和羌族的十五萬村落居民遷徙到司州和冀州。

咸和五年(330年)二月,後趙的群臣請求石勒即帝位,石勒便號稱大趙天王,行施皇帝的事務。又立妃子劉氏為王后,世子石弘為太子。任兒子石宏為驃騎大將軍、都督中外軍事、大單于,封秦王;石斌為左衛將軍,封為太原王;石恢為輔國將軍,封南陽王。任中山公石虎為太尉、尚書令,進升爵位為王;任石虎的兒子石邃為冀州刺史,封為齊王。

石虎發怒,私下對齊王石邃說:「主上自從建都襄國以來,端身拱手,坐享其成,靠著我身當箭石,衝鋒陷陣。二十多年來,在南方擒獲劉岳,在北方趕跑索頭,向東平定齊、魯之地,向西平定秦州、雍州,攻克十三座州郡。成就大趙功業的是我,大單于的稱號應當授予我,現今卻給了奴婢所生的黃吻小兒,想起來令人氣憤,寢食難安!等到主上駕崩之後,我不會再讓他有後代活下去了[10]  !」

奪位生亂

咸和七年(332年)四月,後趙右僕射程遐向石勒進言除去石虎。石勒不聽。石勒開始命令太子省查、決斷尚書的奏事,又讓中常侍嚴震參預判治可否,只有征伐斷斬方面的大事才呈報石勒。此時嚴震的權力超過君主和丞相,石虎的家門前門可羅雀了。石虎更加怏怏不樂。

六月,後趙國主石勒病重卧床,石虎進入禁中侍衛,矯稱詔令,群臣、親戚都不得入內,石勒病情的好壞,宮外無人得知。

七月,石勒病重,頒布遺命說:「石弘兄弟,應當好好相互扶持,司馬氏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中山王石虎應當深深追思周公、霍光,不要為後世留下口實。」

七月二十一日,石勒去世。石虎劫持太子石弘讓他到殿前,收捕右光祿大夫程遐、中書令徐光,交付廷尉治罪,又徵召石邃,讓他帶兵入宮宿衛,文武官員紛紛逃散。石弘大為恐懼,自言軟弱,要讓位給石虎。石虎說:「君王去世,太子即位,這是禮儀常規。」石弘流著淚堅決辭讓,石虎發怒說:「如果你不能承擔重任,天下人自會按大道理行事,哪裡能事先就談論!」石弘於是即位,大赦天下。殺死程遐、徐光。夜間,把石勒屍體秘密瘞埋在山谷,沒有人知道地點。

七月己卯日,儀仗護衛齊備,假裝將石勒葬在高平陵,謚號明帝,廟號高祖。

後趙將領石聰和譙郡太守彭彪,各自派遣使者前來晉請降。石聰本來是漢族人,因被收養而改姓石。朝廷派遣督護喬球帶兵救援他,還未到達,石聰等人已被石虎誅滅。

八月,後趙國主石弘任中山王石虎為丞相、魏王、大單于,賜加九錫,劃分魏郡等十三郡作為石虎的封國,總領朝廷大小政事。石虎赦免封國境內的囚犯,立妻子鄭氏為魏王后,兒子石邃為魏太子,授予使持節、侍中、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錄尚書事;次子石宣任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冀州刺史,封河間王;石韜為前鋒將軍、司隸校尉,封樂安王;石遵封齊王,石鑒封代王,石苞封樂平王。改封平原王石斌為章武王。石勒原先的文武官員,都委派閑散的官職,而石虎的僚佐親屬,全部充任朝廷要職。石虎任命鎮軍將軍夔安兼領左僕射,任命尚書郭殷為右僕射。把太子的宮室改名為崇訓宮,太后劉氏以下的人員,全部移居此處。又挑選石勒原有宮女、車馬和服玩中美麗、精良和珍貴的,全部送入丞相府。

九月,石虎廢黜太后劉氏並殺死,尊石弘的生母程氏為皇太后。

十月,鎮守關中的河東王石生、鎮守洛陽的石朗都起兵討伐丞相石虎。石生自稱秦州刺史,派使者向晉請降。氐族統帥蒲洪自稱雍州刺史,向西依附張駿。

石虎讓太子石邃留守襄國,自己帶領步、騎兵七萬人進攻在金墉的石朗。金墉被攻破,執獲石朗,將他砍掉腳后斬首。隨後向長安進發,讓梁王石挺為前鋒大都督。石生派將軍郭權率領鮮卑涉部士眾二萬人為前鋒拒敵,石生統領大軍隨後出發,屯軍於蒲阪。郭權和石挺在潼關接戰,石挺大敗,石挺和丞相左長史劉隗都陣亡,石虎回軍逃往澠池,屍體枕藉達三百多里。鮮卑族私下與石虎勾結,反戈攻擊石生。石生不知道石挺已死,心中畏懼,單騎逃奔長安。郭權收聚剩餘士眾,退卻屯軍於渭水拐彎處。石生於是放棄長安,藏匿於雞頭山。將軍蔣英佔據長安抵抗防守,石虎進兵攻擊蔣英,蔣英被殺。石生的部下殺死石生投降,郭權逃奔隴右。

石虎分別命令眾將屯軍於水、隴上,派將軍麻秋討伐蒲洪。蒲洪率二萬戶投降石虎,石虎拜授他為光烈將軍、護氐校尉。蒲洪到達長安,勸說石虎遷徙關中的豪強和氐、羌等部落充實東方,他說:「眾氐族部落都是我家的部曲,我率領他們歸順,誰敢違抗!」石虎聽從他的建議,遷徙秦州、雍州的士民以及氐族、羌族十多萬戶到關東。任命蒲洪為龍驤將軍、流民都督,讓他居住在枋頭,任命羌族首領姚弋仲為奮武將軍、西羌大都督,讓他們率領部眾數萬人遷居到清河的灄頭。

石虎返回襄國,實行大赦。石弘令石虎建造魏台,完全仿效魏武帝輔漢舊例。

咸和九年(334年)三月,趙丞相石虎派部將郭敖和章武王石斌率步、騎兵四萬人向西進攻郭權,屯軍華陰。夏季,四月,上豪族殺死郭權投降。石虎將秦州三萬多戶民眾遷徙到青州和并州。長安人陳良夫逃奔黑羌,和北羌王薄句大等人侵擾北地、馮翊。章武王石斌、樂安王石韜合力攻擊,打敗他們,薄句大逃奔馬蘭山。郭敖乘勝追擊敗兵,反被羌人戰敗,死亡人數佔十之七八。石斌等人收兵回到三城。石虎派使者處死郭敖。秦王石宏有怨言,石虎將他幽禁。

九月底,石弘自己攜帶印璽到魏宮,請求將君位禪讓給丞相石虎。石虎說:「帝王的大業,天下人自會有公議,為什麼自己選擇這樣做呢!」石弘流著眼淚回宮,對太后程氏說:「先帝的骨肉真的不會再遺存了!」此時尚書奏議說:「魏王請您依照唐堯、虞舜的禪讓舊例行事。」石虎說:「石弘愚昧昏暗,服喪無禮,應當將他廢黜,談什麼禪讓!」

十一月,石虎派郭殷進宮,廢黜石弘為海陽王。將石弘和太后程氏、秦王石宏、南陽王石恢幽禁在崇訓宮,不久全數殺害。

西羌大都督姚弋仲稱病不來朝賀,石虎屢次相召,這才前來。姚弋仲表情端莊嚴肅地對石虎說:「我經常說大王是聞名於世的英雄,怎麼握著手臂受託輔佐遺孤,反而奪人君位呢?」石虎說:「我哪裡喜歡這樣做!不過海陽王年少,恐怕不能治理家事,所以代替他罷了。」石虎心中雖然怨怒不平,但看姚弋仲為人誠懇實在,也不加罪於他。

石虎任夔安為侍中、太尉、執掌尚書令,任郭殷為司空,韓為尚書左僕射,魏郡人申鍾任侍中,郎為光祿大夫,王波任中書令。其餘文武官員封爵拜官各有差等。石虎出行到信都,又返回襄國。

志得意滿

咸康元年(335年)正月。後趙王石虎令太子石邃省視、決斷尚書奏事,只有祭祀郊廟、選任地方官員、征伐、刑殺方面的奏事才親自審議。石虎愛營建宮室,鸛雀台崩圮,便殺死典匠少府任汪,又讓人重修,規模比原先擴大一倍。封石邃的保姆劉芝為宜城君,干預朝政,接受賄賂,謀求任官,晉陞的人大多出入其門。三月,石虎去南方游巡,到達長江才返回。九月,石虎遷都於鄴,實行大赦。石虎下詔各族人等均可信教,佛教因此昌盛。十二月,張駿有兼并秦州、雍州的志向,派參軍麴護向東晉上疏,認為:「石勒、李雄死後,石虎、李期繼承叛逆,萬民離開了君主,逐漸經過了一代人。先生老輩衰老死亡,後生小輩不知舊事,仰慕思戀之心,一天天疏遠、一天天淡忘。乞請敕令司空郗鑒、征西將軍庾亮等泛舟於長江、沔水,與我互相呼應,同時發動。」

咸康二年(336年)十一月,石虎在襄國建造太武殿,又在鄴營建東、西二宮。十二月,全部竣工。太武殿台基高二丈八尺,長六十五步,寬七十五步,用有紋理的石塊砌成。殿基下挖掘地下宮室,安置衛士五百人。用漆塗飾屋瓦,用金子裝飾瓦當,用銀裝飾楹柱,珠簾玉壁,巧奪天工。宮殿內安放白玉床,掛著流蘇帳,造金蓮花覆蓋在帳頂。又在顯陽殿後面建造九座宮殿,挑選士民的女兒安置在殿內,佩戴珠玉、身穿綾羅綢緞的有一萬多人,教她們占星氣,馬上及馬下的射術。又設置女太史,各種雜術、技巧,都與外邊男子相同。石虎又讓女騎兵一千人充當車駕的侍從,都戴著紫綸頭巾,穿熟錦製作的褲子,用金銀鏤帶,用五彩織成靴子,手執羽儀,鳴奏軍樂,跟隨自己游巡宴飲。此時後趙發生嚴重旱災,金子一斤只能買粟二斗,百姓嗷嗷待哺,但石虎卻用兵不止,各種徭役繁重。石虎讓牙門張彌把洛陽的鐘、九龍、翁仲、銅駝、飛廉搬運到鄴,用四輪纏輞車運載,車轍間距四尺,深二尺。運載中有一口鐘沉於黃河,為此招募三百名諳熟水性的人潛入黃河,用竹質的大繩捆紮,然後用一百頭牛牽引起重滑車,這才把鍾拉出水面,又建造可以載重萬斛的大船運送。東西運到鄴,石虎大為喜悅,為此赦免兩年的刑罰,賜給百官穀物絲帛,民眾賜爵位一級。石虎又採用尚方令解飛的意見,在鄴的南面將石塊拋入黃河,用以建造凌空架設的高橋,工程耗費幾千萬億,橋最終沒有建成,從事勞役的人飢餓難忍,這才停工。又讓官吏帶領民眾上山入水,采橡實、捕魚作為輔助食物,但又被權豪搶奪,民眾毫無所得。

後趙左校令成公段在杠竿末稍安裝庭燎照明,高十多丈,上盤放置燭燎,下盤安置人,後趙王石虎試用后很喜歡。

咸康三年(37年)正月庚辰日,後趙太保夔安等文武官員五百多人進上皇帝尊號,上盤庭燎用油澆到下盤,死亡二十多人。後趙王石虎為此厭惡,腰斬成公段。

正月辛巳日,石虎依照商、周的制度,稱大趙天王。在南郊即位,實行大赦。冊立王后鄭氏為天王皇后,立太子石邃為天王皇太子,兒子中本來稱王的都降為郡公,宗室子弟中稱王的降為縣侯。百官封爵各有差等。

初嘗惡果

六月,太子石邃素來驍勇,石虎寵愛他。石虎經常對大臣們說:「司馬氏父子兄弟自相殘殺,所以朕得以得到皇位。而朕豈有殺石邃的道理呢!」後來,石邃驕淫殘忍,喜歡將美麗的姬妾裝飾打扮起來,然後斬下首級,洗去血污,盛放在盤子里,與賓客們互相傳覽,再烹煮姬妾身體上的肉共同品嘗。河間公石宣、樂安公石韜都得到石虎的寵愛,石邃恨之如仇敵。石虎沉溺於酒色,喜怒無常。他讓石邃省視決斷尚書奏事,常常當石邃有事稟報時,石虎便不滿地說:「這種小事,怎麼值得稟報!」有時聽不到石邃的稟報,又不滿地說:「為什麼不稟報!」於是對石邃譴責斥罵、鞭打杖擊,一月之中多次發生。石邃私下對中庶子李顏等人說:「天子的心志難以滿足,我想干漢冒頓那樣的事情,你們跟我幹嗎?」李顏等人伏地不敢回答。

七月,石邃稱病不理政事,秘密帶領宮內大臣、文武官員五百多人騎馬到李顏的別宅飲酒,乘機對李顏等人說:「我想到冀州殺死河間公石宣,有膽敢不跟從的斬首!」出行數里后,眾人都逃散。李顏跪地叩頭,極力諫止,石邃也就昏昏欲醉地返回。石邃的母親鄭氏聽說此事,私下派遣身邊的人責問石邃。石邃發怒,殺死來人。佛圖澄對石虎說:「陛下不宜經常去東宮。」石虎本來準備探視石邃的病情,想到佛圖澄的話,便返回宮中。接著瞪大眼睛高聲說:「我是天下人的君主,父子都不能互相信任嗎!」於是讓自己所親近信任的女尚書前往察看。石邃喊她近前談話,乘勢拔劍刺擊。石虎發怒,拘捕李顏等人詰問,李顏原原本本述說了原委,石虎便殺死李顏等三十多人,把石邃幽禁在東宮,不久又赦免其罪,在太武東堂召見他。石邃朝見時不謝罪,頃刻便離去。石虎讓人對他說:「太子應召朝見皇后,怎麼可以急遽離開!」石邃頭也不回,徑直出宮。石虎勃然大怒,廢黜石邃為庶人。當夜,殺死石邃和妃子張氏,連同男女共二十六人合葬在一口棺材內,並誅殺石邃宮臣中的門黨二百多人,廢黜鄭皇後為東海太妃。石虎立兒子石宣為天王皇太子,石宣的母親杜昭儀被封為天王皇后。

窮兵黷武

段遼多次侵擾後趙邊境,前燕王慕容皝派揚烈將軍宋迴向後趙稱臣,乞請軍隊來討伐段遼,自言將率領國內所有士眾會同討伐,並讓自己的兄弟、寧遠將軍慕容汗到後趙當人質。後趙王石虎大為喜悅,盛情撫尉、酬答,謝絕慕容汗為人質,遣送他返回,與前燕王秘密約定次年會合[11]  。

咸康四年(338年)正月,前燕王慕容皝派都尉趙前往後趙國,打聽軍隊出征的日期。石虎準備攻擊段遼,招募驍勇善戰的士兵三萬人,全部拜授為龍騰中郎。適逢段遼派段屈雲進攻趙的幽州,幽州刺史李孟後退保守易京。石虎便任命桃豹為橫海將軍,王華為渡遼將軍,率領十萬水軍由漂渝津出發;又任支雄為龍驤大將軍,姚弋仲為冠軍將軍,率領步兵、騎兵七萬人為前鋒,前往討伐段遼。

三月,石虎進軍駐屯於金台。支雄長驅直入,到達薊,段遼所任命的漁陽、上谷、代郡地方長官全都歸降,攻取四十多個城鎮。

段遼的左右長史劉群、盧諶、崔悅等人封存府庫向石虎請降。石虎派將軍郭太、麻秋率領二萬輕騎兵追襲段遼,在密雲山抓獲段遼的母親、妻子,斬首三千級。段遼單騎逃往險要之地,派兒子段乞特真向後趙國奉呈上表,並獻上名馬,石虎接受了。

石虎進入令支宮室,對將士們論功封賞各有差等。把段國的二萬多戶民眾遷徙到司州、雍州、兗州、豫州。士大夫中有才能、德行的,都予以提拔。陽裕到軍門前請求歸降,石虎拜授陽裕為北平太守。

五月,後趙王石虎因為前燕王慕容皝沒有會合後趙的軍隊攻擊段遼,卻獨自佔有擄獲的民眾和畜產,因而打算討伐他。太史令趙攬勸諫說:「歲星正當燕國的分野,出師必然無功。」石虎發怒並鞭擊他。

石虎派遣使者四處出動,招納、誘降各族民眾,前燕國的成周內史崔燾,居就縣令游弘、武原縣令常霸、東夷校尉封抽、護軍宋晃等都應從他,共獲得三十六城。游弘即游邃兄長之子。冀陽的僑居士人共同殺死太守宋燭,投降後趙。宋燭即宋晃的堂兄。營丘內史鮮於屈也派使者投降後趙,武寧縣令、廣平人孫興曉諭官吏和民眾,共同執獲鮮於屈,曆數他的罪狀后處死,然後關上城門防守禦敵。朝鮮令、昌黎人孫泳率士眾抵抗後趙軍,豪強王清等人密謀應從後趙,被孫泳拘捕斬首。同謀的幾百人驚惶恐懼,向孫泳請罪,孫泳都不予追究,和他們一塊兒防守禦敵。樂浪太守鞠彭因境內士民大多背叛投降,選擇同鄉勇士二百多人共同回返棘城。後趙軍不能取勝。

五月十三日,後趙軍退卻。慕容皝派兒子慕容恪率領二千騎兵追襲,後趙軍大敗,斬獲首級三萬多。後趙各路軍隊都棄甲潰逃,只有游擊將軍石閔帶領的一支軍隊未遭創傷。

石虎回到鄴,任命劉群為中書令、盧諶為中書侍郎。蒲洪因功拜授使持節、都督六夷諸軍事、冠軍大將軍,封為西平郡公。石閔對石虎說:「蒲洪雄武雋邁,得到將士的拚死效力,兒子們又都有非凡的才能,而且擁有強兵五萬人,駐屯在都城近處,應當秘密地除掉他們,以安定國家。」石虎說:「我正倚仗他們父子攻取東吳和巴蜀,為何要殺死他們!」給他的待遇愈加優厚。

石虎派渡遼將軍曹伏帶領青州的士眾戍守海島,運送穀物三百萬斛供給食用,又用三百艘船運送三十萬斛穀物到高句麗,讓典農中郎將王典率領一萬多部眾在海濱墾荒屯田,又下令讓青州建造戰船一千艘,以備進攻前燕國。

冀州八郡發生嚴重蝗災,後趙司隸請求將州郡長官治罪。後趙王石虎說:「這是朕朝政有過失所致,卻想歸罪地方長官,這哪裡符合自己知罪的心意呢!司隸不進陳正直的言論,以便輔助我糾正過失,卻想隨意陷害無辜之人,應當革除爵位品秩,讓他以庶民的身份執行司隸的職務。」

石虎讓襄城公石涉歸、上庸公石日歸率領士眾戍守長安。二人告發鎮西將軍石廣私自樹立恩澤,秘密圖謀不軌,石虎把石廣召回鄴城,殺死石廣。

十一月,拓跋什翼犍在繁以北即代王位,改年號為建國。又分出國土的一半給拓跋孤。十二月,石虎派征東將軍麻秋率領三萬士眾迎接段遼投降,敕令麻秋說:「受降如同迎敵,不能輕視!」因為尚書左丞陽裕是段遼的舊臣,便讓他擔任麻秋的司馬。

前燕王慕容皝親自率領各將領迎接段遼,段遼秘密和前燕國謀議顛覆後趙軍。慕容派慕容恪在密雲山埋伏七千精銳騎兵,在三藏口大敗麻秋的軍隊,死亡人數達十分之六七。麻秋徒步逃脫,陽裕被前燕人擒獲。後趙王石虎聽說麻秋戰敗,發怒並革除了麻秋的官職和爵位。

咸康五年(339年)七月,後趙王石虎任太子石宣為大單于,樹立天子旌旗。

八月,庾亮鎮守武昌,並派毛寶、樊峻戍守邾城。後趙王石虎感到厭惡,任用夔安為大都督,率同石鑒、石閔、李農、張貉、李菟五位將軍,兵眾共五萬人侵犯荊州和揚州的北部邊境,另派二萬騎兵進攻邾城。毛寶向庾亮求救,庾亮認為邾城城池堅固,沒有及時派兵。

九月,石閔在沔南打敗晉兵,殺死將軍蔡懷。夔安、李農攻陷沔南,朱保在白石打敗晉兵,殺死鄭豹等五位將軍。張貉攻下邾城,邾城戰死者有六千人。毛寶、樊峻突圍出逃,渡江時溺水而死。夔安進據胡亭,侵犯江夏,義陽將軍黃沖,義陽太守鄭進都投降趙軍。夔安前進包圍石城,竟陵太守李陽發兵抵抗,戰敗夔安,斬首五千多級,夔安這才退走,乘勢劫掠漢水以東,挾持民眾七千多戶遷徙到幽州、冀州。

趙王石虎憂慮貴戚們狂放恣肆,於是提升殿中御史李巨為御史中丞,特別加以寵愛和信任,朝廷內外為此肅然。石虎說:「我聽說良臣如同猛虎,信步行走於曠野,豺狼因此避開行路,的確如此!」

石虎任命撫軍將軍李農為使持節,監遼西、北平諸軍事,征東將軍,營州牧,鎮守令支。李農率領士眾三萬人,會同征北大將軍張舉進攻燕國的凡城。前燕王慕容任用盧城主悅綰為御難將軍,調撥士兵一千人,讓他守衛凡城。等到後趙軍隊到達凡城,將吏們都十分恐慌,想棄城而逃。悅綰說:「我們受命抵禦敵寇,應將生死置之度外,況且據城堅守,一人可以抵擋百人,膽敢妄言惑眾的人斬首!」大家這才安定,悅綰身先士卒,親身承受流矢飛石。張舉等人進攻十多天,不能取勝,於是退軍。石虎因為遼西迫近燕國邊境,多次遭到攻襲,於是把民眾全部遷徙到冀州以南。

咸康六年(340年),石虎寫信給成漢國主李壽,想和他聯軍南犯,約定平分江南之地。

九月,石虎下令讓司、冀、青、徐、幽、並、雍七州的民眾五個男丁中選取三個,四個中選取兩個,連同鄴城舊有軍隊,足足五十萬人,準備舟船一萬艘,由黃河通往大海,運送穀物一千一百萬斛到樂安城。把遼西、北平、漁陽的一萬多戶民眾遷徙到兗州、豫州、雍州、洛州。從幽州以東到白狼,大舉屯田。把百姓的馬匹全部收繳上來,敢於私自藏匿馬匹不交出的人處以腰斬之刑,共得馬匹四萬多匹。在宛陽舉行盛大閱兵式,準備用來進攻前燕國。

石虎任用秦公石韜為太尉,石韜和太子石宣兩人按日輪換省視、裁決尚書的奏事,可以獨自決定賞賜或刑罰,不再向石虎稟報。司徒申鍾勸諫,石虎不聽。中謁者令申扁因為聰明慧悟,能言善辯而被石虎寵愛,石宣也與他關係親昵,讓他典掌機密。石虎既然不過問政事,而石宣,石韜又都喜好酣飲和打獵,因此官員的升免、人員的生殺都由申扁決斷,從九卿以下對他都望風而拜。

燕公石斌督察北邊州郡,也喜歡打獵,經常佩掛城門的鑰匙出入。征北將軍張賀度經常規諫他,石斌發怒,羞辱張賀度。石虎聽說后,讓主書禮儀持符節監察石斌。石斌殺死禮儀,又想殺張賀度,張賀度調集護衛人員馳馬稟報石虎。石虎派尚書張離率騎兵追趕石斌,打了他三百鞭,解除官職歸家,並誅殺他的親信十多人。

張駿派別駕馬詵到趙呈獻貢物,上表中言辭冷漠孤傲,石虎發怒,要把馬詵斬首。侍中石璞勸諫說:「如今國家應當最先除滅的,是晉。河西地處僻陋,不足介意。如果斬殺馬詵,就必定要征伐張駿,那麼兵力一分為二,建康就又能延長若干年的壽命了。」石虎於是不殺馬詵。石璞即石苞的曾孫。

嚴刑苛政

咸康八年(342年)十二月,石虎在鄴城營建四十多所台觀,又營建洛陽、長安二處宮室,參與勞作的達四十多萬人。石虎又想從鄴城修建閣道到襄國,敕令黃河以南的四個州郡整治南伐的軍備,并州、朔州、秦州、雍州準備西討的軍資,青州、冀州、幽州為東征作準備,都是三個男丁中調遣二人,五人中徵發三人。各州郡的軍隊共有甲士五十多萬人,船夫十七萬人,溺水而死、被虎狼吞噬的佔三分之一。再加上公侯,牧宰競相謀取私利,百姓們失去所從事的家業,愁困不堪。貝丘人李弘順應民心的怨恚,自稱姓名與讖言相符,聚集黨羽,設置百官,事發后被殺,連坐獲罪的有幾千家。

石虎打獵沒有節制,清晨外出,夜間返回,又經常微服出行,親自檢視工地的勞役情況。侍中京兆人韋謏勸諫說:「陛下輕視天下的重位,輕易地來往於危險之地,倘若突然發生狂人的變亂,即使有智有勇,又將何處施展!況且徵發徭役不分時節,荒廢民眾的農業生產,吁嗟嘆息之聲充溢於行路。恐怕不是仁聖之人所能忍心乾的事。」石虎賞賜韋穀物錢帛,但修建工程更加繁多,自己游巡察看泰然自若。

秦公石韜得到石虎的寵愛,太子石宣憎惡他。右僕射張離兼領五兵尚書職位,想討好石宣,勸說石宣道:「現今諸侯的屬吏、兵眾都超出了限度,應當逐漸裁省,以增強朝廷的勢力。」石宣讓張離寫上奏章說:「秦公、燕公、義陽公、樂平公四人,允許設置吏屬一百九十七人,帳下士兵二百人。由此而下,依照等位高低按三分之一的比例設置官吏,配備士卒。所餘下的五萬士卒,全部配備給東宮。」於是各位王公莫不怨恨,矛盾、隔閡越來越深了。

青州上報說:「濟南平陵城北的石雕老虎,一夜間被移到城東南,沿途有一千多隻狼狐的足跡,已經踩出了小路。」石虎高興地說:「所謂石虎,就是朕。自西北遷徙到東南,體現天意想讓朕蕩平江南。立刻敕令各州軍隊翌年全部會齊,朕將親自統領六師,以遵循天命。」群臣都稱賀,一百零七人呈上《皇德頌》。石虎頒發詔令:「被徵調的士卒每五人出車一輛,牛二頭,米十五斛,絹十匹,不備者斬首。」民眾以至於典賣子女供給軍需,仍然不能湊齊,在路邊樹上上吊自盡的遠近相望。

建元元年(343年)八月,宇文逸豆歸執獲段遼的兄弟段蘭,送到後趙國,並且獻上駿馬一萬匹。後趙王石虎命令段蘭率領追從他的鮮卑部五千人屯軍令支。

建元二年(344年)正月,石虎在太武殿宴享群臣,有一百多隻白雁停棲在馬道的南面,石虎讓人射雁,都沒射中。當時各州軍隊會集起來已有一百多萬人,太史令趙攬秘密地對石虎說:「白雁停棲庭院,是宮室將要空寂無人的徵兆,不適宜向南進發。」石虎相信他,於是駕臨宣武觀,舉行盛大的閱兵式,然後作罷。

初,宇文逸豆歸侍奉後趙國甚為恭敬,貢獻物品的人不絕於路。等到前燕人攻伐宇文逸豆歸,後趙王石虎派右將軍白勝、并州刺史王霸從甘松出發救援,等到達時,宇文氏已經滅亡,順勢進攻威德城,不勝而退。慕容彪追襲,擊敗後趙軍。

四月,後趙領軍王朗對後趙王石虎陳言說:「隆冬雪寒的季節,太子卻讓人砍伐修建宮室的木材,沿漳水運送而來,參與勞役的人有數萬,吁嗟嘆息之聲充溢道路,陛下應當乘出遊時加以制止。」石虎聽從。太子石宣發怒。適逢火星在房宿,石宣讓太史令趙攬對石虎說:「房宿是天王,現今火星停留於此,禍殃不小。應當用顯貴大臣中姓王的人承當罰責。」石虎說:「誰能承當?」趙攬說:「沒有比領軍王朗更顯貴的了。」石虎心中憐惜王朗,讓趙覽再說其次的人選。趙攬無法回答,於是說:「其次只有中書監王波了。」石虎於是下詔,追窮王波從前評議送矢給漢國,自取其辱一事的罪責,處以腰斬之刑,連同四個兒子,將屍體丟入漳水。不久又憐憫王波沒有罪過而遭極刑,追贈為司空,封王波孫子為侯。

十一月,後趙王石虎在靈昌津建造黃河渡橋,開採石料作為橋墩,但石塊投下后,便被水沖走,耗用勞力五百多萬,渡橋卻未建成。石虎發怒,斬殺工匠,停止建造。

永和元年(345年)正月,後趙義陽公石鑒鎮守關中,徭役繁多,賦稅沉重。文武官員頭髮長的,就拔下來當冠帽的纓繩,剩下的送給宮女。長史拿著頭髮稟報後趙王石虎,石虎徵召石鑒回鄴城,讓樂平公石苞代為鎮守長安。又徵發雍州、洛州、秦州、并州的十六萬人營建長安未央宮。

石虎喜歡打獵,晚年身體沉重不能騎馬,就建造打獵用的車子一千輛,定期比賽打獵。從靈昌津向南到滎陽東境的陽都,都劃為獵場,讓御史監護,其中的禽獸有人敢傷害,便獲罪,被處以大辟的極刑。百姓有美麗女子或上好的牛馬,御史如果弄不到手,就誣陷他們傷害禽獸,論罪處死的有一百多人。又徵發各州二十六萬人修建洛陽宮,徵發百姓牛畜二萬頭調配給朔州的牧官。又增設宮中女官,分置二十四等,東宮十二等,七十多個公侯封國都分九等,大舉徵選民女三萬多人,分成三等配置各處。太子、各王公私下發令徵選的美女又將近萬人。各個郡縣極力選取美女,經常強行奪佔百姓的妻子,殺害她們的丈夫,加上丈夫自殺的,人數達三千多。美女送到鄴后,石虎在殿前挑選分等,因為使者能幹,被封侯的有十二人。導致荊楚、揚州、徐州的民眾因流失、反叛而死傷略盡。當地的守令因不能安綏他們,被下獄誅殺的有五十多人。金紫光祿大夫明乘侍奉石虎時直言力諫,石虎大怒,讓驍勇的龍騰中郎將他摧折而死。

八月,豫州刺史路永背叛晉投奔後趙,後趙王石虎讓他屯軍壽春。

十二月,虎任冠軍將軍姚弋仲為持節、十郡六夷大都督、冠軍大將軍。姚弋仲清靜儉樸耿直,不修威儀,說話無所畏懼,石虎非常器重他。朝廷的重大決議,姚弋仲時常參與決斷,公卿大臣都對他心存忌憚,執禮恭敬。武城左尉是石虎寵姬的兄弟,曾闖入姚弋仲的營地,侵擾部眾。姚弋仲將他擒獲,數落他說:「你身為制止邪妄行為的校尉,卻脅迫小小百姓,我身為大臣,親眼所見,就不能寬縱你。」令左右侍從推出斬首。左尉謝罪求饒,叩頭直至流血,左右侍從極力勸阻,姚弋仲這才饒他性命。

前燕王開始不用晉朝年號,自稱十二年。後趙王石虎讓征東將軍鄧恆率數萬軍隊屯兵樂安,修制進攻器械,為攻打前燕國作準備。前燕王慕容皝任慕容霸為平狄將軍,戍守徒河。鄧恆畏懼,不敢侵犯。

永和二年(346年)五月,後趙國中黃門嚴生與尚書朱軌交惡,適逢淫雨連綿,嚴生譖毀朱軌不修整道路,又誹謗、譏諷朝政,後趙王石虎將朱軌囚禁。蒲洪勸諫說:「陛下已經擁有襄國、鄴宮,又營建長安、洛陽的宮殿,準備用來幹什麼!又製造獵車一千輛,圍地幾千里用來豢養禽獸,強奪百姓妻子、女兒十多萬人充實後宮,賢聖的帝王、明智的君主的所作所為,難道原本就是如此嗎!現今又因道路沒有修整,就想殺害尚書。陛下的德政不修,上天才降淫雨,歷經七十天剛放晴,天晴才兩天,即使有鬼神之兵一百萬人,也不能去除道路上的泥濘和積水,何況人呢!政治和刑法變成這樣,對天下人如何交待,對後人如何交待!希望能停止勞作的徒役,廢除苑囿,釋放宮女,赦免朱軌,用以滿足眾人的期望。」石虎雖然不高興,但也沒有降罪蒲洪,為此停止了長安、洛陽兩地的勞作徒役,但終究誅殺了朱軌。又制定懲治私下議論朝政的刑法,允許屬吏告發君長,奴僕告發主人。自此公卿大臣以下,朝會覲見時以目光互相示意,不再敢互相來往交談。

永和三年(347年)四月底,石虎任命中書監石寧為征西將軍,率領并州、司州的軍隊二萬多人作為麻秋的後繼部隊。張重華的部將宋秦等人率領二萬多戶人家向後趙投降。張重華任命謝艾為使持節、軍師將軍,率領步、騎兵三萬人進軍臨河。謝艾乘著輕車,戴著白色便帽,擊鼓前進。麻秋遠遠望見,憤怒地說:「謝艾是年輕書生,如此穿著,這是輕視我。」於是就命令裝備黑色矛的三千龍驤兵馳馬攻打他,跟隨在謝艾周圍的人大為驚憂。有人勸謝艾應該騎馬,謝艾不聽,下車以後,坐在交椅上,指揮部署,後趙軍以為有伏兵,因害怕不敢再前進了。別將張瑁率兵從小路截斷了後趙軍隊的後路,後趙軍隊兵退,謝艾乘勢進攻,大破後趙軍,斬殺了後趙將領杜勛、汲魚,斬殺其兵眾一萬三千多人,麻秋單身匹馬逃奔大夏。

七月,後趙王石虎又派征西將軍孫伏都、將軍劉渾率領步、騎兵二萬人與麻秋的軍隊會合,長驅直入,渡過黃河,攻打張重華,屯軍長最。謝艾在軍前豎起大旗與兵眾誓師,恰好風吹旌旗指向東南,索遐說:「風向就是號令,如今旌旗指向敵人,這是上天的助。」謝艾屯軍於神鳥,王擢與謝艾的前鋒部隊交戰,被打敗,逃回黃河以南。

八月初三日,謝艾進軍攻打麻秋,大敗麻秋,麻秋逃回金城。石虎聽說以後,嘆息道:「我靠部分軍隊平定了九州,如今擁有九州的兵力卻受困於罕,他們有人才在這裡,不可圖謀!」謝艾班師返回,討伐反叛敵虜的斯骨真等一萬多個部落,全都打敗平定了他們。

石虎佔據了十州的地域,聚集收斂金帛,以及外國所進獻的珍異寶物,府庫里的財物,不可勝數,但自己還是覺得不夠,把前代的陵墓全都挖掘開,奪走了其中的金寶。

僧人吳進向石虎進言說:「胡族的命運將要衰落,晉王朝當要復興,應當讓晉人服艱苦的勞役,以抑制他們的氣勢。」石虎讓尚書張群徵發附近各郡的男女十六萬人,車十萬輛,運土到鄴城以北,修築華林苑及漫長的圍牆,佔地方圓數十里。申鍾、石璞、趙攬等人上疏,陳述現如此天文星象錯亂,百姓凋敝。石虎勃然大怒,說:「即使宮苑和圍牆早晨建成,而我晚上就死去,也死無遺憾。」石虎督促張群讓人們占燃燭火,夜不停工。天降暴風大雨,死亡的人達數萬。各郡國先後送上蒼麟十六隻,白鹿七頭,石虎命令司虞張曷柱調馴它們,用來駕芝蓋車,舉行盛大朝會時陳列在殿堂庭院。

九月,石虎命令太子石宣到各地的山川祈求福祉,順便周遊打獵。石宣乘坐大車,車子飾以鳥羽華蓋,樹立天子旌旗,十六路軍隊的十八萬士卒從金明門出發,石虎從後宮登上陵霄觀眺望,笑著說:「我家父子如此,除非天崩地陷,還有什麼可愁的呢!我只管去抱兒子逗孫子,終日享受天倫之樂吧。」

太子石宣每到一地停留,就讓人們結成漫長的圍圈,四邊各有一百多里,然後驅趕禽獸,到傍晚讓禽獸全都彙集在他的住所附近,讓文武官員全都跪立,再把禽獸圍攏起來,火炬把四周照得如同白晝,石宣命令強勁騎兵一百多人馳馬向圍圈中射擊,石宣和姬妾們乘車觀看,直到禽獸全被射死才停止。有時個別禽獸逃出圍圈,負責圍守該地段的人,有爵位的就剝奪他的馬讓他步行一天,沒爵位的就責罰一百鞭。士卒饑寒交迫,死亡的人有一萬多,所經過的三州十五郡,物資儲備全都揮霍無遺。

石虎又命令石韜繼石宣之後出行,從并州到秦州、雍州,情況和石宣一樣。石宣對石韜和自己勢均力敵很惱怒,對他越發嫉恨。宦官趙生得寵於石宣,在石韜面前不受寵愛,於是就暗地裡勸說石宣除掉石韜,從此開始有了殺石韜的圖謀[12]  。

骨肉相殘

永和四年(348年)四月,後趙秦公石韜受到石虎寵愛,石虎想立他為太子,可是因為已立太子石宣為長,猶豫不決。石宣曾違背後趙王的指令,石虎氣憤地說:「真後悔當初沒立石韜為太子!」石韜因此而更加傲慢無忌。他在太尉府建造了一座殿堂,命名為宣光殿,橫樑長達九丈。石宣看到后認為冒犯了他的姓名,勃然大怒,便殺掉了工匠,截斷了橫樑,拂袖而去。石韜對此也怒不可遏,又把橫樑加長到十丈。石宣聽說后,對他的親信楊杯、牟成、趙生說:「這小子竟敢如此傲慢剛愎!你們如果能把他殺掉,我即位入主西宮后,一定把他如今佔據的封國郡邑全都分封給你們。石韜死後,主上一定會親臨哀悼,到時我趁機把他也殺掉,沒有不能成功的。」楊杯等人同意了。

八月,石宣派楊杯等人殺死了石韜。石虎懷疑石宣殺害了石韜,想召見他,又怕他不來,於是便謊稱他母親杜后因悲哀過度而病危。石宣沒有察覺已懷疑到了自己頭上,入朝來到中宮,便被扣留了起來。建興人史科知道石宣策劃殺害石韜的計謀,告發了他們,石虎便派人去抓楊杯、牟成,但他們都逃跑了,只抓到了趙生。經過追問,他全部招供。石虎聽完后更加悲痛憤怒,於是便把石宣囚禁在貯藏坐具的倉庫中,用鐵環穿透他的下巴頦並上了鎖,拿來殺害石韜的刀箭讓他舔上面的血,石宣的哀鳴嚎叫聲震動宮殿。

佛圖澄對石虎說:「石宣、石韜都是陛下的兒子,如今如果為了石韜被殺而再殺了石宣,這便是禍上加禍了。陛下如果能對他施以仁慈寬恕,福祚的氣運尚可延長;如果一定要殺了他,石宣當化為彗星而橫掃鄴宮。」石虎沒有聽從勸說。他命令在鄴城之北堆上柴草,上面架設橫杆,橫杆的末端安置轆轤,繞上繩子,把梯子倚靠在柴堆上,將石宣押解到下邊,又讓石韜所寵愛的宦官郝稚、劉霸揪著石宣的頭髮,拽著石宣的舌頭,拉他登上梯子;郝稚把繩索套在他的脖子上,用轆轤絞上去。劉霸砍斷他的手腳,挖出他的眼睛,刺穿他的腸子,使他被傷害的程度和石韜一樣。然後又在柴堆四周點火,濃煙烈焰衝天而起。石虎則跟隨昭儀官以下數千人登上中台觀看。火滅以後,又取來灰燼分別放在通向各個城門的十字大路當中。還殺掉了石宣的妻兒九人。石宣的小兒子剛剛幾歲,石虎平素非常喜愛他,因此臨殺前抱著他哭泣,意欲赦免,但手下的大臣們卻不同意,從懷抱中要過來就給殺掉了。當時小孩拽著石虎的衣服大叫大鬧,以至於連腰帶都拽斷了,石虎也因此得了大病。石虎還黜廢了石宣的母后杜氏,貶其為庶人。又殺掉了石宣周圍的三百人,宦官五十人,全都是車裂肢解以後,拋屍於漳水河中。石宣居住的太子東宮被改作飼養豬牛的地方。東宮衛士一萬多人(原文作十多萬人)全都被貶謫戍衛涼州。謀殺石韜事發之前,趙攬曾對石虎說:「宮中將有變故,宜加防備。」等到石宣謀殺石韜以後,石虎懷疑他早知此事而不稟告,把他也殺了。九月,石虎立石世為太子,以劉昭儀為皇后。

稱帝病亡

永和五年(349年)正月,石虎即皇帝位,實行大赦,改年號為太寧,並將兒子們的爵位全都晉陞為王。戍涼州東宮衛梁犢等被逼反,敗李農,攻取滎陽、陳留等郡。石虎懼,任命燕王石斌為大都督,掌管內外各種軍事事務,統領冠軍大將軍姚弋仲、車騎將軍蒲洪等人的部隊前來討伐。姚弋仲和石斌等率部在滎陽攻打梁犢,大獲全勝,斬掉梁犢的頭顱返回。接著又討伐其殘餘士卒,把他們也乾淨徹底地消滅了。石虎因此給予姚弋仲可以佩劍穿鞋上殿、允許他大步入朝晉見國君的特殊禮遇,並晉封他為西平郡公。任命蒲洪為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督雍、秦州諸軍事、雍州刺史,並晉封為略陽郡公。

四月初九日,石虎病情惡化,任命彭城王石遵為大將軍,鎮守關右;任命燕王石斌為丞相,總領尚書職事;任命張豺為鎮衛大將軍、領軍將軍、吏部尚書。他們還接受遺詔,輔佐朝政。劉皇后討厭石斌輔佐朝政,怕這樣對太子不利,因此和張豺一起謀划想除掉他。假傳詔令,稱石斌毫無忠孝之心,將他免官歸家,派張豺的弟弟張雄率宮中的龍騰衛士五百人看守他。

四月十九日,石遵從幽州來到鄴城,不得見石虎。張豺派張雄假傳詔令殺掉了石斌。四月二十二日,劉氏再次假傳詔令,任命張豺為太保、都督中外諸軍,總管尚書職事,就像西漢霍光輔政專權一樣。侍中徐統嘆息道:「禍亂將要來臨了,我不必參與它。」隨即服毒自殺身亡。

四月二十三日,石虎去世,太子石世即位。六月,石虎被安葬在顯陵,上廟號為太祖,謚號武皇帝。

人物評價/石虎[後趙武帝]編輯

房玄齡《晉書》:

• 季龍心昧德義,幼而輕險,假豹姿於羊質,騁梟心於狼性,始懷怨懟,終行篡奪。於是窮驕極侈,勞役繁興,畚鍤相尋,干戈不息,刑政嚴酷,動見誅夷,惵惵遺黎,求哀無地,戎狄殘獷,斯為甚乎!既而父子猜嫌,兄弟讎隙,自相屠膾,取笑天下。墳土未燥,禍亂荐臻,釁起於張豺,族傾於冉閔,積惡致滅,有天道哉!夫從逆則凶,事符影響;為咎必應,理若循環。世龍之殪晉人,既窮其酷;永曾之誅羯士,亦殲其類。無德不報,斯之謂乎!

• 中朝不競,蠻狄爭衡。塵飛五嶽,霧晻三精。狡焉石氏,怙亂窮兵。流災肆慝,剽邑屠城。始自群盜,終假鴻名。勿謂凶丑,亦曰時英。季龍篡奪,淫虐播聲。身喪國泯,其由禍盈。

蔡東藩《兩晉演義》:

• 石勒之有從子虎,猶劉淵之有族子曜。曜助淵而建漢祚,虎佐勒而成趙業,當時之為主立功,情固相同。厥後曜得嗣聰,虎得繼弘,跡亦相類。但曜之得國,取諸靳准之手,尚有中興之名,虎則直攫勒子而有之,其罪大,其惡極,曜尚不若是也。夫劉氏之亡,主之者勒,輔之者虎,而勒之妻孥,亦終為虎所殘滅,養虎噬人,即還而自噬,何報應若是之速耶?

• 江左諸君,志在偏安,無暇北討,而殘虐凶暴之石虎,反得橫行河洛,稱霸一方,天地晦盲,虜腥四煽,豈非一極大厄運歟?夫石虎寵妾殺妻,性本殘忍,及子邃謀逆,連坐妻孥。邃有罪當誅,邃之妻子,何為俱誅?東宮僚屬,寧無臧否?一併屠戮,其草菅人命也甚矣!至若攻燕一役,頓兵城下,日久無功,雖由燕臣之善謀,堅守不撓,要亦由石虎之暮氣已深,天不容其再逞耳。否則如慕容廆之戕賊骨肉,背盟敗約,亦石虎之流亞也,虎何至遽為所敗哉!

• 石虎以九州兵力,不能制一涼州,雖敵有謝艾,智力過人,而石趙之勢,已釁濅衰,所謂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也。虎尚不少悛,反且大築宮室,妄戮諫臣,甚至奪民婦數萬人,驅入鄴中,自淫不足,反導子弟盡為淫人,是亦安望有賢子弟耶?虎子邃陰謀弒父,為虎所殺,別立邃弟宣為太子。宣建天子旌旗,出祀山川,是其心目中已無君父。虎不加禁止,反有喜色,是明明縱子為惡,與人何尤?至悔不立韜,蓋已晚矣!雖然,如虎之淫暴,而使其有令子,是善不足勸,而惡不必懼也,雖曰亂世,豈真無天道哉?

家族成員/石虎[後趙武帝]編輯

先輩

祖父:石㔨邪

父親:石寇覓,石勒的堂兄弟,後來追尊為孝皇帝

母親:張氏,張羆之女[13] 

妻妾

郭氏,將軍郭榮之妹,被石虎毆死。

崔氏,清河大族崔家的女兒,被石虎殺死。

鄭櫻桃,雜技名角,石邃和石遵之母,337年立為天王后,同年廢為東海太妃。349年尊為皇太后,同年被冉閔所殺。

杜珠,石宣之母,據推測也是石韜之母,先為昭儀,337年立為天王后,348年廢。

劉氏,石世之母,劉曜之女,348年立為皇后,349年時為石遵所殺。

柳貴嬪,柳耆之女,348年被石虎所殺。

後裔

• 兒子

石邃,330年立為齊王。333年由於石虎立為魏王,石邃立為魏太子。337年立為皇太子,同年被殺。

石宣,石虎次子,333年立為河間王,337年立為皇太子,348年被殺。

石鑒,後趙仁武帝,石虎三子,333年立為代王,337年為義陽公,349年為義陽王,同年登基,350年被冉閔所殺。

石苞,333年立為樂平王,333年為樂平公,349年復立為樂平王,被當時皇帝石鑒派往刺殺冉閔,事敗后被石鑒滅口。

石韜,333年立為樂安王,337年立為秦公,348年被石宣暗殺。

石斌,330年立為平原王,333年為章武王,337年為燕公,349年立為燕王,旋即被劉皇后矯詔處決。有子石衍。

石挺,初為梁王, 333年被反抗石虎的將領郭權所殺。

石琨,初為汝陰王,後趙滅亡帶妻兒投奔東晉,352年全家被誅殺於建康。

石遵,後趙成帝,石虎九子,333年立為齊王,337年為彭城公,349年為彭城王,同年登基,不久被石鑒、冉閔所殺。

石祗,後趙興武帝,初為新興王,351年被將領劉顯所殺。

石世,初為齊公,348年立為皇太子,349年繼石虎為君主,同年被石遵所殺。

石沖,沛王,石世被弒,起兵討伐石遵,349年與石閔等戰於平棘,兵敗賜死。

冉瞻,石虎養子,部下將領。被石虎收為養子后改姓石,又名石瞻。冉閔之父。328年,冉瞻在石虎和劉曜部隊交戰中戰死於新絳。

• 孫子

石衍,石斌之子,石遵即位,立為太子,后被冉閔所殺。

石閔,石瞻(冉瞻)之子,后改姓李,建立冉魏后複姓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