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偉[台灣演藝界人士]

標籤:   人物     藝人  

0

更新時間: 2020-04-10

廣告

秦偉[台灣演藝界人士]

秦偉,男,台灣演藝界人士,曾獲廣播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最佳主持、最佳非商品類廣告獎。

2016年7月3日,台灣造型師濱小步率先控訴主持人、演員秦偉性侵后,目前已有5女出面指證,秦偉原定昨午要現身「2016愛傳承關懷演唱會」,最後臨陣缺席。

2020年4月9日,據台媒,秦偉性侵案經上訴第三審,最高法院9日做出部分定讞、部分發回的判決。性侵女造型師部分,則撤銷發回更審。

中文名:秦偉出生地:台灣
性別:獲得榮譽:獲廣播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
職業:主持人

個人簡介/秦偉[台灣演藝界人士]編輯

◎中廣新聞網《隔岸觀火》主持人

◎京世國際影視傳播公司總經理

◎法國魔法氏保養品台灣區總代理

◎91年廣播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最佳主持、最佳非商品類廣告獎得主

◎經歷

他的人生充滿意外:大學修讀新聞專業,一心想當新聞主播,卻意外成了藝人;表演特技意外被燒傷,人生受到重挫,被評台灣最倒霉的藝人;重入演藝圈,一年得了三項金鐘獎,創造台灣紀錄,成為台灣青年的榜樣。

人生挫折/秦偉[台灣演藝界人士]編輯

被火文身

一場被火紋身的磨難,讓原本沒金錢概念的秦偉,不僅付不出醫藥費,還背負龐大債務,一路苦撐過來,現在他做事前一定先設目標,他說:「錢要從哪些地方回收,都已經想好了,就沒有理由不敢做。」

「我們這一行,都是領現金,處理不謹慎,很容易對錢沒有感覺!」曾經花錢不知節制的藝人秦偉說。

廣告

直到十年前那場人生大劫,改變了秦偉的一生,以及他對金錢的觀念。當年,秦偉在演藝事業正要起飛,拼勁十足的他,參加電視節目,表演「浴火重生」特技,卻在跳火圈的過程中,不小心引火上身。

被火紋身的秦偉,痛得直在地上打滾,在場藝人多認為是節目特別安排的橋段,主持人費玉清還興奮地高喊:「英雄!英雄!」只有秦偉自己清楚地知道「毀了!」

藥費無著

那一刻,秦偉真正體認到什麼叫「皮開肉綻」。「我從箱子裡面衝出來,已經可以看到手的皮翻開,見到骨頭了!」秦偉形容說,當時節目製作人賴勛彪急忙衝上前來,看傻了眼,「彪哥,他拿了一瓶礦泉水,但是不敢弄,我就說,我自己來沖。」

在趕往醫院的路上,秦偉借了一面鏡子,想看看自己的臉究竟燒得怎麼樣。「皮是翻開,還沒掉,但是臉卻腫了兩倍大,嘴是整個嘟起來的,像豬頭一樣。」

廣告

從歡樂的錄像場景,瞬間遭逢大難,賴勛彪回憶,當時秦偉只擔心一件事,問他:「我這樣以後會不會很醜?你以後會不會不要我?」

因為一旦毀容,無法重回螢光幕前,秦偉不僅演藝事業沒了,那幾年積下的2000萬元債務問題也將接踵而至,甚至因為他沒有保險,連住院期間的高額醫藥費,都沒有著落。

禍不單行,燒傷之後,厄運接連不斷,「三個月內,撞斷腿、火燒、失明、女朋友跑了、又得了盲腸炎,打開電視看到自己被封為最倒霉的藝人,命理老師拿著我的照片說,秦偉沒機會(回演藝圈)了。」

為債自殺

這些悲慘遭遇,從秦偉齒縫中,一個字接一個字快速彈出,彷佛他只是事件的旁觀者,或是閱讀了一段小說情節,不曾親身領受這一波波不停襲來的人生磨難。

在住院期間,秦偉總是半夢半醒,粉絲聚集在病房門口為他祈福,病床旁排滿一整排的花籃,他卻完全沒有知覺,「那就是所謂的『有魂無體』吧。」秦偉回憶當時自己的嚴重失落感。那一刻,硬頸的秦偉,第一次軟弱了,選擇仰藥輕生。

廣告

倔脾氣的秦偉,最不願意低頭認輸。警官父親加上教官母親,戲稱在「兩個官、四張口」包圍下成長的他,有著特別叛逆的性格;因為跟父親意見不合,從高中就離家出走,在民歌西餐廳駐唱,還兼洗碗打雜,回到家已經是深夜1點。睡眠不足,上課打瞌睡被國文老師責難,他硬是咬著牙不服輸,每天深夜苦讀到3點才睡;此後,再被老師點名,他立刻像唱歌般把課文全背出來,就是要看到老師與同學吃驚的臉,爭一口氣。

所幸,醫院發現得早,將秦偉救了回來。當時同房的一位老先生,忍不住對他說:「你都是半夢半醒,其實白天晚上都有人在這邊守候。你剛剛睡覺的時候,有兩個女生來,聽起來好像在哭,然後寫了一封信叫我一定要交給你。」原來是聽眾把秦偉在台北之音做的節目剪接起來錄成錄音帶,又附上一封鼓勵的信,甚至,有一對國小姊妹捧著裝滿零錢的小豬撲滿,靜靜放著就走,因為她們聽說秦偉付不出醫藥費。

廣告

老先生是一位國中校長,胃癌末期,身上經常傳出濃濃腐臭味,他對秦偉說:「我看報紙說你自殺喔?我覺得你這個年輕人,不太懂得什麼叫做快樂。你看一下你旁邊滿滿的都是花,你應該都沒有注意到旁邊發生什麼事吧?其實,真正的快樂是為你愛的人,以及愛你的人好好的活著。你知道我生什麼病嗎?是胃癌。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出院了,那你呢?我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那你呢?」

秦偉彷佛被當頭棒喝,又重新打起精神,這才發現,在他受傷時,很多過去只是點頭之交的朋友,都主動前來探望與提供協助,資深藝人張琪回憶,「我那時有偷偷到醫院,看他裹著紗布在休息,也不好意思打擾他。」而另一名前輩陳淑麗,聽說秦偉沒有保險,更是自己掏腰包,默默地幫他投保與繳費。

應對態度

寧欠銀行不欠朋友

秦偉發誓要東山再起,眼前第一步先要處理的,就是龐大的債務。在出事前不久,秦偉與朋友合開傳播公司,原先說好要投資的金主,開出的卻是芭樂票,秦偉丟不起臉,因此擔上500萬元的負債,再加剛買新房子和賓士汽車,當時對錢很沒感覺,總是左手進、右手出的他,算一算才發現,自己總共背上2000多萬元的債務。

廣告

住院又失業,秦偉只能先掏出所有現金,變賣手中所有的資產來還債,連小妹妹送的小豬撲滿,也被秦偉狠心「殺」了,「一塊一塊的零錢,一共只有兩百多塊,都被我拿來付醫藥費。」秦偉苦笑,當時連一塊錢,也很重要。

為分批處理債務,秦偉先幫自己訂下償債基本原則:「欠銀行不欠朋友。」因為錢的事情容易處理,人情債難還,更何況,未來還想在演藝圈混,不能留下壞名聲。秦偉於是先把房子、車子,向較小的銀行質押做二胎、甚至三胎貸款,先用這筆錢把公司積欠的錢付清,出院后,再慢慢想怎麼還銀行的問題。

因為沒有收入,秦偉常常拿剛向銀行借的錢還前一家銀行,就這樣交叉軋票,這種情形持續一年。後來,秦偉重回演藝圈工作,錄像時很殘忍,「每次錄到下午,執行製作就會說:『秦大哥,軋票啊!』不是叫你趕戲,是3點半了,要趕快打電話給會計,說趕快去哪個戶頭領錢。」

廣告

秦偉還記得,當時開著賓士,被熟識的影劇記者撞見,記者驚訝地問:「你不是負債嗎?怎麼還開賓士?」秦偉尷尬地說:「這台車的貸款已經超過它的價格,我也想賣,但是不能賣,要等二、三胎貸款還清才能賣。」

在最困難的時候,秦偉都沒有拖累朋友,也讓他能在演藝圈重新站起來,他坦承這一路的還債過程很苦,但他還是咬牙撐了過來,每天想的,都是怎樣賺錢。

強制交罪

2018年8月,台灣藝人秦偉被女造型師踢爆性侵,隨後引發共8名女子出面指控,其中年紀最輕僅14歲,台北地檢署依強制性交罪起訴秦偉並求刑41年,台北地院認定秦偉利用個人影響力,犯下包括造型師、女粉絲在內的3件強制性交罪,各判處徒刑4年,合併應執行刑8年,其餘被控強制性交部分因指述和證據有矛盾,所以均無罪。全案可上訴。

性侵案三審
2020年4月9日,據台媒,藝人秦偉被控連續性侵案,一二審法院均認定他性侵3女,定應執行8年。案經上訴第三審,最高法院9日做出部分定罪、部分發回的判決,最高法院將他性侵2女的部分定罪,這2罪分別判刑4年、合計判刑8年;另外他性侵女造型師部分,則是撤銷發回更審。秦偉將入獄服刑,最高法院也啟動防逃機制。[1]

人物評價/秦偉[台灣演藝界人士]編輯

有規劃就沒理由怕

受傷前的秦偉,習慣埋頭做,拚命做,以為錢就會自己進來,結果才會在傳播公司上賠了大錢。經歷一場大劫后,他做事情前,更有規劃,總是先設定目標,再回推自己該如何達到這個目標,同時也不再負面思考,「不去想自己不能做什麼?而是從當下的環境,去思考現在,我能夠做什麼?」

譬如,秦偉想拿獎,幫自己重回演藝圈鍍金,「我分析要怎麼做才能拿獎,比綜藝這一項我就想大概誰會入圍,于美人是做call-in,光禹是做溫馨,我就想這些我都要有,但是他們做不到的,就是沒辦法one man show。」經過這樣的規畫與努力,他果真在2002年拿下廣播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最佳主持、最佳非商品類廣告三項大獎。

又象是製作廣播節目,以前他是先買時段再尋求廣告贊助,現在則逆向思考,反過來,先找好廣告,且要找到時段費的三倍,才肯做。甚至當今唱片業不景氣,他最近還出了新唱片,問他為什麼有勇氣跳進來,秦偉講得理直氣壯,「錢要從哪些地方回收,都已經先想好了,沒有理由不敢做。」

靠著代言保養品與演藝工作,曾經在受傷、失業期間負債2000萬元的秦偉,現在不僅無債一身輕,還趁前幾年房市低迷,在信義區購屋,現在獲利近一倍,投資不動產證券信託基金(REITs),也有六成的報酬率。

秦偉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很多意外堆砌的,本來想當新聞主播,卻意外成了藝人;失明看不見,卻在角膜移植之後,近視反而好了;燒傷時沒辦法做幕前,主持廣播卻得了金鐘獎;主持校園演唱,歌手還沒到,自己先唱,因緣際會地成了歌手……「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巧克力是什麼口味。」秦偉說,「但是你還是得像阿甘一樣,繼續努力地往前跑。」

30歲前,秦偉常替自己算命,經歷一場大劫,現在卻不算了,他微笑著說:「如果命運是不能改變的,那算有什麼用;如果可以改,那我研究幹什麼?不論研究或不研究,都沒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