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更新時間: 2019-02-28

廣告

管罄

管罄(1987年11月1日-),台灣女歌手,地下樂團THE FEVER CATS的主唱。十五歲時參加選秀節目偶像大勝戰,獲得亞軍,有發行單曲和合輯。是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學生。2010年1月3日於中視節目《金曲超級星》中,藝人海選晉級;3月7日敗部復活重回《金曲超級星》,獲第一屆《金曲超級星》第四名。2014年發布個人專輯《事後煙》。

中文名:管罄性別:
出生日期:1987年11月1日國籍:中國
出生地:台灣畢業院校: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職業:歌手主要成就:參加選秀節目偶像大勝戰,獲得亞軍
代表作品:《我是白色的》、《事後煙》

人物經歷/管罄編輯

管罄在15歲還是國中生時參加選秀節目「偶像大勝戰」,自六千多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獲得亞軍;2010年參加中視第一屆《金曲超級星》節目打入決賽名列第四,陳子鴻老師認為「她是音樂界的大黑馬」,精彩的表現令人側目。  

除了在電視選秀比賽節目里的歌手身分,畢業於北藝大戲劇系導演組的管罄,曾自組樂團「The Fever Cat」擔任主唱,並且在「美麗的錯誤」、「東區卡門」、「膚色的時光」、「搖滾芭比」等多出音樂舞台劇中演出。  

從選秀歌手到音樂劇演員,管罄從未停止追求音樂夢想。在自組樂團期間,管罄也開始詞曲創作,她在一本又一本的筆記本里,寫下屬於自己的華麗與荒蕪,配上音符旋律,漸漸累積個人作品。2013年,管罄即將發行首張個人專輯。  

廣告

創作歷程/管罄編輯

2013年3月,管罄首次公開與大家分享自己的創作單曲《我是白色的》,不是她在表演場合常唱的搖滾曲風,而是一首很簡單、只有11句歌詞的歌曲。這首歌的背後,也記錄了一段真摯的友情,管罄表示,創作這首歌的那陣子,是她人生中的低潮期。當時她生活中諸事不順,事業與感情都沒著落,不知道未來在哪裡,但還是每天強顏歡笑,在朋友面前裝堅強,好朋友看在眼裡對她很是心疼。有一天早上,管罄忽然接到好友的電話,好友說:「昨晚睡前我為你禱告,後來我夢到你,你在一片黑暗中閃耀著光芒,我覺得是神要我告訴你,你是白色的。」因而寫下《我是白色的》這首歌。  

主要作品/管罄編輯

2014年發行專輯《事後煙》,曾上《大學生了沒》宣傳,其中同名主打歌《事後煙》MV為女女之間的感情,歌詞直白大膽。

廣告

事後煙

事後煙 - 管罄
  看著電視機的雜亂畫面
  腦中想的是你分離的臉
  再來一遍 再多一點
  想你讓我食不下咽
  坐在床邊 在點起一根煙
  床墊殘留你汗水的氣味
  有多想 抱著你入眠
  瞳孔裡面只能存在你的雙眼
  舌尖上面只能嘗到你的口水
  你的體味 你的發香
  你的陶醉 你的指尖
  全都擁有我的迷戀
  身體裡面只能接受你的撫慰
  皮膚上面只能融合你的汗水
  你的身體 你的靈魂
  我要他們全部在我裡面
  看著電視機的雜亂畫面
  腦中想的是你分離的臉
  再來一遍 再多一點
  想你讓我食不下咽
  坐在床邊 在點起一根煙
  床墊殘留你汗水的氣味
  有多想 抱著你入眠
  瞳孔裡面只能存在你的雙眼
  舌尖上面只能嘗到你的口水
  你的體味 你的發香
  你的陶醉 你的指尖
  全都擁有我的迷戀
  身體裡面只能接受你的撫慰
  皮膚上面只能融合你的汗水
  你的身體 你的靈魂
  我要他們全部在我裡面
  瞳孔裡面只能存在你的雙眼
  舌尖上面只能嘗到你的口水
  你的體味 你的發香
  你的陶醉 你的指尖
  全都擁有我的迷戀
  身體裡面只能接受你的撫慰
  皮膚上面只能融合你的汗水
  你的身體 你的靈魂
  我要他們全部在我裡面
  你的身體 你的靈魂
  我要他們全部在我裡面

廣告

你是不是不是人

空氣開始沉悶 煩悶四處翻滾
  對白無需產生 我想你不是人
  愉悅開始消沉 無奈四處衍生
  慾望迅速降溫 你不過是畜牲
  反正所有的過程都不能看個完整
  我又何必牢記你根本可以選擇
  不可能去愛 不可能坦白
  禮貌性的謊言也已經說不出來
  不應該去愛 不應該坦白
  用嘴巴說出的愛沒人說可以信賴
  嘗試著去愛 嘗試著坦白
  夢幻的築出期待然後受一些傷害
  隨便的去愛 沒理由的坦白
  畜牲和人的差別我已經分不出來
  愉悅開始消沉 無奈四處衍生
  慾望迅速降溫 你不過是畜牲
  反正所有的過程都不能看個完整
  我又何必牢記你根本可以選擇
  不可能去愛 不可能坦白
  禮貌性的謊言也已經說不出來
  不應該去愛 不應該坦白
  用嘴巴說出的愛沒人說可以信賴
  嘗試著去愛 嘗試著坦白
  夢幻的築出期待然後受一些傷害
  隨便的去愛 沒理由的坦白
  畜牲和人的差別我已經分不出來
  不可能去愛 不可能坦白
  禮貌性的謊言也已經說不出來
  不應該去愛 不應該坦白
  用嘴巴說出的愛沒人說可以信賴
  嘗試著去愛 嘗試著坦白
  夢幻的築出期待然後受一些傷害
  隨便的去愛 沒理由的坦白
  畜牲和人的差別我已經分不出來

廣告

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我討厭照顧我自己-管罄
  說是要獨立
  說是要堅強
  說是要享受孤獨
  在寂寞中徜徉
  說是要自由
  說是要狂妄
  說是要啟動防護
  不允許再受傷
  孤單始終是孤單
  寂寞也還是寂寞
  不會因為分享而變多
  也沒有因為獨佔而更容易忍受
  我可以自己開車自己旅行
  但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如果我開始崩壞
  will you fix me
  我可以自己吃飯自己看電影
  但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只是自己犯的神經病
  只有自己有葯醫
  如果現在說我需要你
  would you be kind to me
  說是要自由
  說是要狂妄
  說是要啟動防護
  不允許再受傷
  孤單始終是孤單
  寂寞也還是寂寞
  不會因為分享而變多
  也沒有因為獨佔而更容易忍受
  我可以自己開車自己旅行
  但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如果我開始崩壞
  will you fix me
  我可以自己吃飯自己看電影
  但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只是自己犯的神經病
  只有自己有葯醫
  如果現在說我需要你
  would you be kind to me
  我可以自己開車自己旅行
  但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如果我開始崩壞
  will you fix me
  我可以自己吃飯自己看電影
  但我討厭照顧我自己
  只是自己犯的神經病
  只有自己有葯醫
  如果現在說我需要你
  would you be kind to me

廣告

安靜的張揚

你帶著傷
  往我這裡逃亡
  走在安靜的小巷
  你說你有多麼勉強
  處在這世事無常
  你帶著傷
  想往別處逃亡
  走在喧鬧的路上
  聚集所有人的勉強
  告別這世態炎涼
  我們安靜的張揚
  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沮喪
  被謊言阻擋
  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悲傷
  沒有人可以指望
  於是我們安靜的張揚
  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倔強
  我不害怕
  不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傷
  尋一片能喘息的地方
  你帶著傷
  往我這裡逃亡
  走在安靜的小巷
  你說你有多麼勉強
  處在這世事無常
  你帶著傷
  想往別處逃亡
  走在喧鬧的路上
  聚集所有人的勉強
  告別這世態炎涼
  我們安靜的張揚
  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沮喪
  被謊言阻擋
  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悲傷
  沒有人可以指望
  於是我們安靜的張揚
  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倔強
  我不害怕
  不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傷
  尋一片能喘息的地方
  我們安靜的張揚
  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沮喪
  被謊言阻擋
  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悲傷
  沒有人可以指望
  於是我們安靜的張揚
  你用你的我用我的倔強
  我不害怕
  不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傷
  尋一片能喘息的地方

廣告

我帶刺

既不想結束
  也不想繼續
  即使你現在能喊出我的名字
  這場無謂的爭執
  適可而止
  我還有一絲存活意志
  我厭惡所有的天使
  選擇在地獄生長
  怎麽會害怕死
  手指一旦碰上了刺
  鮮血就沒辦法抑止
  像張白紙 沾染顏色
  被污 穢字眼吞噬
  玫瑰該怎麼迎接枯萎消逝
  一副一副卸下過度武裝的刺
  戴上裝扮 披上掩飾
  吸引誘惑你的手指
  黑夜來臨前我只能活一次
  舔拭那些傷口短暫的誠實
  讓你擁抱 任你凝視
  你卻忘了玫瑰帶刺
  滿身的刺
  我還有一絲存活意志
  我厭惡所有的天使
  選擇在地獄生長
  怎麼會害怕死
  手指一旦碰上了刺
  鮮血就沒辦法抑止
  像張白紙 沾染顏色
  被污 穢字眼吞噬
  玫瑰該怎麼迎接枯萎消逝
  一副一副卸下過度武裝的刺
  戴上裝扮 披上掩飾
  吸引誘惑你的手指
  黑夜來臨前我只能活一次
  舔拭那些傷口短暫的誠實
  讓你擁抱 任你凝視
  你卻忘了玫瑰帶刺
  滿身的刺
  那麼諷刺
  玫瑰該怎麼迎接枯萎消逝
  一步一步走向已經預知的死
  那麼瘋狂 那麼無知
  還是不顧一切賓士
  黑夜來臨前就活這麼一次
  凋零干竭殘忍的像一首詩
  忘了綻放 忘了偏執
  卻不能忘了我帶刺
  滿身的刺
  那麼諷刺
  那麼諷刺
  我應該結束
  又或者繼續
  繼續忽視你喊不出我的名字

恣意

冷靜且誠實面對 自己
  找尋追求的真正 意義
  不停留消磨彼此 光陰
  我們該如何前進
  我們有太多太多 回憶
  想忘記卻又很難 忘記
  看著你漸漸離去 背影
  只能把煙再燃起
  我懂你想離開的執意
  但是我太重不能飛行
  所以被強迫留在大地
  只能遙望蔚藍的天際
  如果不能夠活的恣意
  血液中流的只是拘謹
  我們就持續壓迫彼此直到
  不再心跳不再呼吸
  我們有太多太多 回憶
  想忘記卻又很難 忘記
  看著你漸漸離去 背影
  只能把煙再燃起
  我懂你想離開的執意
  但是我太重不能飛行
  所以被強迫留在大地
  只能遙望蔚藍的天際
  如果不能夠活的恣意
  血液中流的只是拘謹
  我們就持續壓迫彼此直到
  不再心跳不再呼吸
  青春已不夠讓我遊戲
  傷痕已經不能再累積
  能做的只是提醒自己
  我想我還算活的恣意
  如果不能夠活的恣意
  血液中流得只是拘謹
  我們就持續壓迫彼此直到
  不再心跳不再呼吸
  冷靜且誠實面對 自己
  找尋追求的真正 意義
  不停留消磨彼此 光陰
  我們該如何前進

腦子有洞

強勢忽略 所有意見
  高調剽竊 更別提知難而退
  一旦無力挽回
  就把所有責任往外推
  翹起雙腿 廢話連篇
  自私自顧自以為
  能用你的無知讓我崩潰
  你腦子有洞 懶得聽你說
  言不由衷
  你腦子有洞 不如全掏空
  別想用你的平庸無能控制我
  討好恭維 特別愛現
  不容反對 只聽相同的意見
  極盡諂媚的臉
  讓人覺得噁心又傷胃
  低級表演 手法拙劣
  自溺自顧自以為
  能用你的缺乏把我摧毀
  你腦子有洞 停止再捕捉
  空穴來風
  你腦子有洞 不必揣測我
  別想用你的迷你智商左右我
  你腦子有洞 懶得聽你說
  言不由衷
  你腦子有洞 不如就放空
  你腦子有洞 停止再捕捉
  空穴來風
  你腦子有洞 我絕不軟弱
  任憑操控拜託我不是個孬種

強迫症

有時候覺得無力的時候
  當作看不透
  不是不在意 只是我自己
  偶爾懦弱
  軟弱的念頭不過一剎那
  卻沒辦法逃脫
  把過去的錯過 和現在的寂寞
  全拋空
  強迫我自己 那憔悴的輪廓
  笑 笑不出來 也沒那麼壞
  那絲絲憂愁
  只是那一刻 對黑夜猜不透 而已
  放開我自己 是對你的解脫
  懸崖邊沒有真愛 撕裂的虛偽
  溢出的眼淚
  我唯有把夢給敲破
  留下我回憶去墮落
  有時候覺得無力的時候
  當作看不透
  把過去的錯過 和現在的寂寞
  全拋空
  全拋空
  強迫我自己 那憔悴的輪廓
  笑 笑不出來 也沒那麼壞
  那絲絲憂愁
  只是那一刻 對黑夜猜不透 而已
  放開我自己 是對你的解脫
  懸崖邊沒有真愛 撕裂的虛偽
  溢出的眼淚
  我唯有把夢給敲破
  留下我回憶去墮落
  夜 不再屬於我 誰會在乎我
  夜 到處釋放著 寂寞
  強迫我自己 那憔悴的輪廓
  笑 笑不出來 也沒那麼壞
  那絲絲憂愁
  只是那一刻 對黑夜猜不透
  放開我自己 是對你的解脫
  懸崖邊沒有真愛
  I'm throwing my heart
  I'm burning my soul
  And yet I don't know what insane
  Or who I remain anymore
  把夢給敲破
  留下我回憶去墮落

走著走著

走著走著
  哭著想著
  你說我是你的我卻急著否認
  躺著躺著
  醒著睡著
  你在我右邊翻身
  我卻只在意床單的平整
  你的手和你的觸碰
  我已無法再忍受
  你眼中裝滿失落
  我卻擠不出一點點哀愁
  看著你 像只公狗
  深怕別人不知你擁有我
  這種方式的佔有
  讓我作嘔
  我的心 仍舊在跳動
  但笑容沒辦法持久
  陽光揮霍的撒落
  我的目光已吝嗇停留
  走著走著
  哭著想著
  你說我是你的我卻急著否認
  躺著躺著
  醒著睡著
  你在我右邊翻身
  我卻只在意床單的平整
  你的手和你的觸碰
  我已無法再忍受
  你眼中裝滿失落
  我卻擠不出一點點哀愁
  看著你 像只公狗
  深怕別人不知你擁有我
  這種方式的佔有
  讓我作嘔
  我的心 仍舊在跳動
  但笑容沒辦法持久
  陽光揮霍的撒落
  我的目光已吝嗇停留
  看著你 像只公狗
  深怕別人不知你擁有我
  這種方式的佔有
  讓我作嘔
  我的心 仍舊在跳動
  但笑容沒辦法持久
  陽光揮霍的撒落
  我的目光已吝嗇停留

周間

繞著你飛
  你抓著一條線
  決定我距離你的範圍
  你要我遠 就遠
  不能 反對
  分割時間
  生活讓你支配
  一周七天我活在周間
  交接瞬間 再見
  我們的生活從沒交疊
  我會閉嘴
  不要想念
  只要不被發現就沒有誰錯誰對
  周旋在你們之間
  我也無所謂
  從我視角看去一切還是很美
  我會閉嘴
  不要想念
  收起貪婪忘記自己幼稚的可悲
  周旋在你們之間
  我也無所謂
  周間我任性妄為
  周末忘了你是誰
  再見
  分割時間
  生活讓你支配
  一周七天我活在周間
  交接瞬間 再見
  我們的生活從沒交疊
  我會閉嘴
  不要想念
  只要不被發現就沒有誰錯誰對
  周旋在你們之間
  我也無所謂
  從我視角看去一切還是很美
  我會閉嘴
  不要想念
  收起貪婪忘記自己幼稚的可悲
  周旋在你們之間
  我也無所謂
  周間我任性妄為
  周末忘了你是誰
  再見
  我會閉嘴
  不要想念
  回歸單身對我們的交集啞口無言
  周旋在你們之間
  我也無所謂
  因為無法拒絕
  我會閉嘴
  不要想念
  平衡原點不往前進也不向後退
  周旋在你們之間
  我也無所謂
  周間我任性妄為
  周末忘了你是誰
  再見

人物事件/管罄編輯

歌手倪安東被曝出和同劇演員管罄婚外情,妻子Vivi(李雲玉)向倪安東、管罄兩人提告,不過看在孩子和家庭的份上,Vivi在2018年3月12日時選擇向倪東安撤吿,向管罄求償20萬精神賠償,2018年3月14日首次開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