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泣

標籤: 暫無標籤

104

更新時間: 2013-12-12

蒼天泣是網路修真武俠類小說,作者廈門郎君,2011年更新。

蒼天泣 -小說信息

  

蒼天泣小說封面
小說名:《蒼天泣》

  小說作者: 廈門郎君

  類別:修真武俠

  總點擊:35942

  總推薦:195

  總字數:86336

  連載中

  更新2011-10-13
蒼天泣 -內容簡介

  我只是報恩,卻遇神魔的唾棄;

  我只想做個普通人,但天地讓我屢遭巨變;

  天地容不下我一普通人,我該往何處.

  不,我要逆天反地.就如同我的詩號:

  不屬天,不屬地,不屬三清五界.

  似魔,非神,也是聖.

蒼天泣 -首章試讀

  隱龍山,這是位於西楚國北部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山。隱龍二字乃是附近村民所取,傳說中這座山終年雲霧所繞,時不時有金色光暈出現看似祥龍,因此美名。

  但隱龍山卻還有另一個相別的名字-------每隔幾年時不時的發出哀嚎,如傳說中的龍在悲鳴一樣。

  在附近的村民知道此山,卻沒人知道此山路在何方。只聽說在山前路盡頭聳立著一塊石碑,不,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一塊巨石。

  這塊巨石寬有數百丈,高直聳雲宵。石面上卻依然只有4個大字「十步一回」不知何人所為。

  我想天下間也只能想出一個人能有此作法,那就是愚公。沒錯,就是移山的那個二百五。又或者是另外一種解釋----天工。

  「十步一回」。有文化的人都知道此字何意,但卻不知道為什麼此山的石碑刻這4字卻是為何。

  有些自稱文士又或者號稱群覽眾山小的高手曾經吃飽撐著來到這個石碑前,看了看許久,沿著石碑往山裡走。當人剛過石碑時就被那雲霧所淹沒,運氣好的人走了幾步就出來了,活見鬼的人剛進去不到二步就走回到石碑面前。抓著後腦勺犯賤:活見鬼了。之後後人縷試不爽。久而久之。。。。。

  曾經有一古玩巧匠得知此事來於此,細細端看此石碑,得出一結論:此石碑乃是一古漢白玉,長約75丈,厚約半丈,高於天,非常人所立.於是一傳十再傳百.此山便是人們口中的仙山.附近村民便年年祭拜,以保風調雨順,五穀豐登.

  大秦初立,年年爭戰,諸子百家爭嗚,民不聊生,始皇為了統一中原,不斷侵佔他國之土,因此招來天下蒼生之怒…但殃民的何止一人……

  始皇曆2年,初夏.駕!!!!!

  駕!!!!!

  一匹紅鬃烈馬急馳…馬背上的一名男子不斷揮動著手中的馬鞭,一襲征袍鮮血染,此人已是身中數傷,雙眼以失其一,離死亡不遠矣.唯一能支撐手中馬鞭的便是他強烈的精神意志.當他看到不遠有一小小的石碑時臉上露出難以辯認的欣慰,接近眼前的一座要塞時,馬匹也緩了緩蹄子,體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找周公看象棋去了,馬上的男子也因馬匹倒下而昏死過去,殘留在地上的是一片腥紅。

  哐!!哐!!哐!!

  隨著一聲聲重金屬聲作響,要塞前的護城河緩緩落下弔橋。精確的來說是可以容耐百人並齊的鋼鐵大橋。當弔橋平放下來便聽了要塞大門緩緩敞開,而門廊上面牆壁上巍峨的寫著二個大字『黑岩』。

  要塞---黑岩,城牆皆用飛雲石所鑄,厚黑而牢,城高千丈有餘,厚300多丈,方圓千里,城內握有十萬黑龍軍把守。固若金湯。

  黑龍軍-----魏國第一軍,旗幟上由一塊黑金紋布所成,一條白龍綉氣成靈,士兵著裝勁黑光亮,統帥的是三代重臣鐵英老將,年過8旬,文武飛流,膝下12子,9男3女,幼子尚未滿周。

  城門大開,此時來了2排騎兵,中間的將領名叫白天,緩緩走到傷者前面,當翻開傷者正面,眼前一愣「這不是李朋嗎?怎麼會傷得這麼重?」

  白天見傷者已昏迷不醒,立刻反應道:「來人,快把他抬到城裡,趕快救治。」

  「是」

  傷者李朋迅速的被抬進了城裡,緊接著黑岩城關起了城門,拉起弔橋,此時已是黃昏。

  將軍府內偏房,一名大夫正極力的救治傷者李朋,見下人不斷的進進出出,可見李朋傷勢何等嚴重。

  此時站在大夫旁邊的還有一人,那便是統帥鐵英。

  鐵英不斷的思考著: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竟然讓李朋傷得如此嚴重,李朋的武功在魏國也算是頂尖高手,曾拜名師仲離門下,雖然不可說是萬人敵,但如遇危險逃跑也不至於如此。

  正當百思不得其解時,傷者已漸漸睜開了眼睛。

  傷者李朋看到鐵英時,激動的抬了抬頭,嘴唇蠢蠢欲動,可當要說話時,嘴裡不斷噴出了血,於是又昏睡過去了。

  「大夫,快點,快救。」

  那名大夫見情勢不對,立刻在李朋的人中按了數次。

  李朋便緩緩睜開了眼睛,頭一句話便是,「大人,快,快走。。。。「說完便嗚呼矣齋。

  鐵英心頭一驚,經歷沙場多年,頭一次覺得毫無頭續。

  秦國大軍現在正在攻打趙國,秦軍萬不可能掉頭攻打這裡,再者就算是來了,以李朋的本事斷不可能如此。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我爭戰沙場多年未曾有過心悸之事,惟獨此事令我難安。

  鐵英心想越來越不對頭。。。。但卻無從下手。

  。。。。。

  此事已經過了3天。

  第四天清晨,一個傳令兵快步奔跑到將軍府。

  「將軍,出事了!」

  「何事如此慌張!」

  「您快到城門上看看,出大事了!」

  鐵英一聽,立馬穿起了戰靴,就連軍裝都來不急穿,便和傳令兵勿勿的趕到城門。

  當他還沒登上城台時,一眼便被天空中黑YY的一片愣住了。

  不過畢竟是沙場老手,鐵英趕緊快步登上城台一看。。。

  烏鴉,的確是烏鴉,不單單的幾隻,是成千上萬。

  「怎麼會有這麼多烏鴉,怪事?」

  此時從鐵英面前來了守城官,說道「將軍,你看這麼多烏鴉是怎麼回事,而且每隻的兩隻眼睛都紅紅的還流著血。」

  「此事我也不解?」

  鐵英搖了搖頭說道,活到這把年紀了,這種怪事還是頭一回。。

  眾人抬頭望著滿天滿城的烏鴉,心中皆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懼感。

  烏鴉那腥血的雙眼就象死神之眼一般死死的盯著城內的人,在它們眼中,這就是食物。

  啊,啊,啊!!!

  不斷嘶叫著,似乎在爭搶著眼前的獵物!

  正當眾人不斷發呆時,突然在空中盤旋的烏鴉聚集在一起,又厄然的變成一隻大烏鴉。這隻大烏鴉成形后,不斷的扇動著翅膀,大嘴一張:「哈。。。。。

  眼前的螻蟻聽著,本大爺三日內將血洗黑岩城,不想早死的乖乖的呆在城裡。

  嫌命長的,孩兒們,你們今天先嘗嘗鮮哈。。。。「那大烏鴉話一說完,烏鴉們快速拍打著翅膀,飛沖著向城牆上的士兵進行狩獵。啊!啊!啊!

  城牆上的士兵及大將軍見烏鴉群正朝著自己飛來,來不及驚惡,習慣著拔出鞘中軍刀,一個個顫抖著,對於他們來說什麼廝殺場面沒見過,幾乎每天都要面對刀里來血里去,但是面對這無數的鬼異飛禽他們心中不勉有些發毛。

  啊!啊!啊!

  一陣陣死亡前喊叫聲!不斷驚動活著的人。他們知道如果現在放棄手中的刀,那麼眼前的似敵非敵的畜生根本不會放過他們,倒不如奮力一戰尚有一線生機。

  眾將士們不斷揮動著手中的武器,一隻只烏鴉不斷掉落在身邊,又一隻只的撲了上來。

  剛才正在興奮將士此時已經被飛撲上來的烏鴉淹沒。此時他已不再興奮,代替他的是死亡前的恐懼。一隻只烏鴉用它那尖硬的嘴不停啄著人類的身軀,眼前的獵物就是它們今天的美食。

  忽然有一士兵叫道:「快,快用火油,它們怕火!」

  眾將士一聽,立馬拿起附近火把,有的甚至把火盆倒在地上任其燃燒,這個方法果然奏效,漸漸的烏鴉遠離了城牆往天空飛去。

  此時存活的將士才得以喘息!

  大將軍鐵英望著眼前的一片狼籍,心中滴血,爭戰沙場數十年,從未見過短短時間軍隊將士這般死傷摻重。手中寶刀時不時的流下敵人的鮮血。關於這個敵人,鐵英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

  昂天一望那無數的敵人,心中一涼,閉起了雙眼!

  不久之後烏鴉便漸漸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