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更新時間: 2018-05-27

廣告

蕭紅

蕭紅(1911-1942),中國近現代女作家,民國四大才女之一,被譽為20世紀30年代的文學洛神。乳名榮華,學名張秀環,後由外祖父改名為張廼瑩。筆名蕭紅、悄吟、玲玲、田娣等。1911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一個封建地主家庭,幼年喪母。1932年,結識蕭軍。1933年,以悄吟為筆名發表第一篇小說《棄兒》。1935年,在魯迅的支持下,發表成名作《生死場》。1936年,東渡日本,創作散文《孤獨的生活》、長篇組詩《砂粒》等。1940年,與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後發表中篇小說《馬伯樂》、長篇小說《呼蘭河傳》等。1942年1月22日,因肺結核和惡性氣管擴張病逝於香港,年僅31歲。

中文名:蕭紅性別:
英文名:Xiao hong別名:張廼瑩,張秀環,悄吟,玲玲,田娣
國籍:中國去世日期:1942年1月22日
籍貫:山東省聊城地區莘縣出生地: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
民族:漢族畢業院校:北平大學女子師範學院附屬女子中學(未畢業)
職業:作家主要成就:聯名發表《中國文藝工作者宣言》
代表作品:《生死場》、《呼蘭河傳》、《小城三月》

廣告

1 人物簡介/蕭紅 編輯

蕭紅蕭紅
蕭紅(1911年,黑龍江哈爾濱市呼蘭區~1942)中國現代女小說家。原名張乃瑩,曾用筆名悄吟、田娣、玲玲。生於地主家庭,幼年喪母,1928年在哈爾濱讀中學,接觸五四以來的進步思想和中外文學,尤受魯迅、茅盾和美國作家辛克萊作品的影響。因反抗包辦婚姻,1930年離家出走。1932年在哈爾濱與蕭軍相識,並開始為報刊寫稿。1933年自費出版與蕭軍合著的小說散文集《跋涉》。1934年與蕭軍一起到上海,與魯迅交往密切。魯迅為她的《生死場》校閱並寫序言,列入「奴隸叢書」出版。1936年隻身東渡日本養病。這時期出版散文集《商市街》、《橋》,短篇小說集《牛車上》等。1937年初歸國。抗日戰爭爆發后,曾在山西臨汾民族革命大學任教,並隨同西北戰地服務團輾轉各地,寫有短篇小說集《曠野的呼喚》,散文集《回憶魯迅先生》和《蕭紅散文》。1940年與端木蕻良同去香港,在貧病交迫中堅持創作,出版中篇小說《馬伯樂》,長篇小說《呼蘭河傳》。1941年12月日軍佔領香港,因病重無法回內地,次年病逝。代表作為《生死場》和《呼蘭河傳》。她的作品多取材於家鄉,以其敏銳纖細的藝術感受力,樸實細膩的筆調,寫出當時東北鄉村小鎮的閉塞與荒涼,塑造的人物鮮活可愛,風格明麗凄婉,瀰漫著憂鬱和感傷氣息,為詩化小說的精品。[1]

在東北作家群中,最具藝術才情的作家是蕭紅。蕭紅的中篇,寫東北農村人民在沉滯閉塞生活中的掙扎,以及日本帝國主義侵佔東北后他們的苦難與走向鬥爭。蕭紅的後期代表作《呼蘭河傳》於童年生活的回憶中描寫北方小城人民愚昧不幸的生活。

2 生平經歷/蕭紅 編輯

早年生活

1911年6月2日(農曆五月初六),蕭紅出生於呼蘭縣城一封建地主家庭。遠祖張岱,蕭紅祖父張維禎一代從阿城縣福昌號屯遷到呼蘭。

蕭紅蕭紅

蕭紅父親張廷舉,早年畢業於黑龍江省立優級師範學堂,長期擔任官吏,具有濃厚的封建統治階級思想。他對蕭紅冷漠無情,促使蕭紅最終走上背叛地主家庭的道路。母親姜玉蘭,生一女三子,蕭紅是第一個孩子。1919年8月母親病故。幼年時一直和祖父生活,無憂無慮,代表作《呼蘭河傳》就是回憶那時生活的。

同年12月,父親張廷舉續娶,繼母梁亞蘭對蕭紅姐弟感情一般。

蕭紅乳名榮華,學名秀環,後由外祖父改名為廼瑩。她深得祖父張維禎的喜愛,經常帶她到後花園玩耍。這裡面的後花園,也就是後來出現在《呼蘭河傳》裡面的大花園,一個擁有她很多記憶的地方。由於受到祖父以古詩為主的啟蒙教育,使蕭紅從小就打下較好的文學基礎。

1920年蕭紅進入呼蘭縣立第二小學女生部讀書,1924年升入縣立第一初高兩級小學。她學習刻苦,成績優秀,作文尤其突出,曾多次得獎。1925年,「五卅」慘案發生后,呼蘭縣也掀起反帝愛國熱潮,蕭紅第一次參加學生運動,上街遊行、示威,聲援上海工人、學生的愛國鬥爭。

在蕭紅上小學期間,由父親包辦把她許配給呼蘭縣駐軍邦統汪廷蘭之子汪恩甲。

1926年蕭紅小學畢業,因父親阻撓、逼婚,沒能繼續上中學,輟學在家。經過一年的頑強抗爭,父親被迫妥協。

求學

1927年秋季,蕭紅考入哈爾濱市東省特別區區立第一女子中學。現為哈爾濱市蕭紅中學。

在「東特女一中」,蕭紅除喜歡繪畫外,還廣泛閱讀中外文學作品,校刊上發表過她署名悄吟的抒情詩。1927年冬,哈爾濱學生聯合會組織反對日本在東北修築鐵路的遊行,學生們情緒高昂,紛紛請願。蕭紅在這一抗日愛國運動中表現得堅定勇敢,一直站在鬥爭的最前面。

1929年祖父去世,蕭紅十分悲痛,因為祖父是她最親的人。祖父去世后,她對家庭已沒有感情和留戀。

1930年秋,蕭紅初中畢業。她不顧家庭反對,在表哥陸舜振的幫助下到北平,進入女師附中讀書。因為沒有家庭的支持,不久生活陷入困頓中。

1931年1月,蕭紅寒假中離開北平返回呼蘭,被軟禁在家中。同年2月底,蕭紅再次去北平,不久未婚夫汪恩甲追到北平,到3月中旬,蕭紅與未婚夫一起離開北平回哈爾濱。此時,汪恩甲的哥哥汪大澄不滿蕭紅去北平讀書,代弟弟解除了與蕭紅的婚約,引發蕭紅的不滿,蕭紅到法院狀告汪大澄。庭審中,汪恩甲顧及哥哥的聲譽,違心承認解除婚約是自己的主張,與哥哥無關。蕭紅輸掉了官司,回到呼蘭,后隨家搬到阿城縣(現哈爾濱市道外區民主鄉)福昌號屯,被迫與外界隔絕。在福昌號屯的這段生活,為蕭紅後來進行文學創作提供了大量素材,她的一些小說、散文就是以這裡為背景寫作的。

結識蕭軍

1931年10月,蕭紅從福昌號屯經阿城逃到哈爾濱。一個月後,在走投無路、萬般無奈的情況下,與汪恩甲一起到道外十六道街東興順旅館同居。半年後,蕭紅懷孕,臨產期近,由於汪恩甲沒有足夠的錢(欠下的錢相當於現在的5萬那樣)交給旅館,棄蕭紅而去。

蕭紅困居旅館,處境艱難,只好寫信向哈爾濱《國際協報》副刊編輯裴馨園求助,裴馨園與孟希、舒群等文學青年先後到旅館看望蕭紅,裴馨園多次派蕭軍到旅館給蕭紅送書刊,兩人日久生情,互相愛慕。

1932年8月7日夜,松花江決堤,洪水泛濫市區,由於蕭紅欠旅館的錢太多,旅館仍然不讓蕭紅離開。蕭軍趁夜租了一條小船,用繩子把蕭紅救下來,蕭紅得以擺脫困境,到裴馨園家暫住。不久她住進醫院分娩,孩子生下后因無力撫養而送人。出院后,蕭紅與蕭軍住進道里新城大街(今道里尚志大街)的歐羅巴旅館,開始共同生活。

因沒有固定收入,二人僅靠蕭軍當家庭教師和借債勉強度日,生活非常困苦。但他們患難與共,感情融洽。

1932年11月,蕭紅、蕭軍從歐羅巴旅館搬到道里商市街25號(今道里區紅霞街25號),有了自己的家。(蕭紅蕭軍,意思為「小小紅軍」)

文學之路

1933年3月,蕭紅參加了中共黨員金劍嘯組織的賑災畫展,展出她的兩幅粉筆畫。同時,在蕭軍的影響下,蕭紅開始從事文學創作。

1933年4月,以悄吟為筆名發表了第一篇小說《棄兒》。

1933年5月21日,她寫出第一部短篇小說《王阿嫂的死》。作品通過描寫王阿嫂一家的悲慘遭遇,憤怒地控訴了地主對農民的殘酷剝削和壓迫。這篇小說發表以後,她便以悄吟作筆名陸續發表了《看風箏》、《腿上的繃帶》、《太太與西瓜》、《小黑狗》、《中秋節》等小說和散文,從此踏上文學征程。

「牽牛坊」是畫家馮詠秋的宅院,因院內種植牽牛花而得名,是位於道里水道街(今道里兆麟街)的一處平房。蕭紅、蕭軍經常到這裡參加左翼文化人的聚會,常來的還有羅峰、白朗、金劍嘯、舒群等人。通過與他們接觸,使蕭紅開闊了眼界,增加了文學知識,而且還受到了一些共產黨員愛國進步思想的影響。

蕭紅還積极參加社會活動,與蕭軍、白朗、舒群等人在抗日演出團體「星星劇團」中擔任演員,以實際行動支持抗日。由於引起敵偽特務機關注意,劇團於公演前解散。

蕭紅蕭紅與蕭軍

1933年8月,長春《大同報》文藝周刊《夜哨》創刊,蕭紅做為主要撰稿人,在夜哨上發表了《兩個青蛙》、《啞老人》、《夜風》、《清晨的馬路上》、《八月天》等許多作品。

10月,蕭紅與蕭軍合著的小說散文集《跋涉》,在中共黨員舒群等人的幫助下,自費在哈爾濱出版。蕭紅署名悄吟,蕭軍署名三郎。《跋涉》的出版,在東北引起了很大轟動,受到讀者的廣泛好評,也為蕭紅繼續從事文學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因《跋涉》集中大部分作品揭露了日偽統治下社會的黑暗,歌頌了人民的覺醒、抗爭,帶有鮮明的現實主義進步色彩,引起特務機關懷疑。為躲避迫害,蕭紅、蕭軍在中共地下黨組織的幫助下,於1934年6月逃離哈爾濱,經大連乘船到達青島。

在青島,他們與先到這裡的舒群一家住在觀象一路一號。蕭軍在《青島晨報》任主編,蕭紅集中精力,勤奮寫作,不久完成著名中篇小說《生死場》。此間,他們與上海的魯迅先生取得聯繫,並得到魯迅的指導與鼓勵。

青島印象

在蕭軍、蕭紅還沒有來到青島之前,他們認為這裡「既未被侵略者的鐵蹄踐踏,又無走狗們的橫行不法」……然而來到青島不久,他們就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當時青島雖尚未淪為殖民地,但在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下,特務橫行,民不聊生。面對黑暗的現實,蕭軍曾寫下了這樣沉痛的詩句:

歸來了。/這是我的祖國,我的母親!/在那裡,/有鞭撻,有輾壓……/這裡也是一樣?/我的祖國,我的母親!———/在那裡,/有罪惡,有不平……/有盈街的乞丐;/有漫天的哭聲……/這裡也是一樣?———/我的祖國,我的母親!/這美麗的都市……/這就是合理的社會嗎。

這血淚凝成的詩句,正是當時青島社會的真實寫照;這震撼人心的聲音,正是對那人吃人社會的強烈控訴。這種種不合理的社會現象,進一步激發了兩位年輕人胸中的反抗怒火和對千百萬遭奴役的同胞的深切同情……

兩蕭到達青島后,靠了舒群等朋友的幫助,在觀象一路1號一所石塊壘成的二層小樓租了一間房子居住。這裡地處海邊,環境優美,左右兩邊都可以看到大海。那碧藍的海水,起伏的群山,翠綠的樹林,飄蕩的船帆……都強烈地吸引著這兩位渴望自由的青年,使他們常常暫時地忘卻生活的貧困和煩惱,陶醉在美好的想象之中。

在青島的生活與創作

青島美麗的風光,並不能減少他們心頭的憂傷,更不能削弱他們的戰鬥意志。這時,蕭軍被朋友介紹到《青島晨報》文藝副刊當編輯,工作之餘便創作長篇小說;蕭紅則一面創作,一面在家操持家務。此時他們的生活,是相當困苦的。據他們的朋友回憶說,這時蕭紅身穿舊布旗袍,腳穿後跟磨去一半的破皮鞋,頭髮用一根天藍色的粗糙綢帶束著,每天要到街上買菜,再回到家中劈柴燒飯,做俄式大菜湯和烙蔥油餅吃。後來窮得連大菜湯、蔥油餅也吃不成了,就到馬路上去賣傢具……儘管生活如此艱難,他們仍勤勉不輟地潛心創作。在近半年的時間內,蕭軍完成了著名的長篇小說《八月的鄉村》,蕭紅也完成了她的第一部中篇小說《生死場》。這兩部作品,是他們奉獻給千千萬萬不願作奴隸的人們的最好禮品,也是奠定他倆文學史地位的成功之作。

這兩部作品寫成后,他們寄給了遠在上海的魯迅先生。魯迅對這兩部作品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多方設法介紹出版,並親自為這兩本書寫序。在序言中,他讚揚《八月的鄉村》是描寫東北被佔領小說的「很好的一部」;「『要征服中國民族,必須征服中國民族的心』!但這書卻與『心的征服』有礙。」而對《生死場》,魯迅則讚揚它「敘事和寫景,勝於人物的描寫,然而東北人民的對於生的堅強,對於死的掙扎,卻往往已經力透紙背;女性作者的細緻觀察和越軌的筆致,又增加了不少明麗和新鮮。」

正當兩蕭想繼續留在青島生活和寫作的時候,意外的情況發生了。隨著省會濟南以及山東各地中共地下黨組織遭破壞,青島的地下黨組織也遭到嚴重破壞,市委書記高菘以及舒群等地下黨員被捕,作為黨的外圍組織的《青島晨報》也被迫停刊。這種政治氣候的突變,迫使兩蕭不能再在青島呆下去了。就在這年的11月1日,他們躲開了警察和特務的監視,拋棄了所有傢具,搭乘一艘日本輪船逃離青島去了上海,開始在魯迅先生的親切關懷和幫助下,投身於更加艱辛複雜的文學事業……

交往魯迅

12月19日,魯迅在梁園豫菜館請客,特意將蕭紅、蕭軍介紹給茅盾、聶紺弩、葉紫、胡風等左翼作家。這些人後來都成為蕭紅的好朋友,對她的創作和生活產生一定的影響。不久,葉紫、蕭紅、蕭軍在魯迅的支持下結成「奴隸社」,並出版了「奴隸叢書」。

此外,魯迅還利用自己在上海的關係,積極向出版社推薦他們的作品,蕭紅等人的書稿不但被介紹到當時陳望道主編的《太白》、鄭振鐸主編的《文學》,有時還轉到良友公司的趙家壁那裡。在魯迅的熱情幫助下,蕭紅到上海后寫的第一個短篇小說《小六》很快就在《太白》上刊出。

隨後,散文《餓》,短篇小說《三個無聊人》分別刊登在《文學》和《太白》上。從此,蕭紅的作品便陸續在上海發行的《生活知識》、《中學生》、《作家》、《文學季刊》、《中流》等多家雜誌上發表。蕭紅也開始在上海文學界嶄露頭角,成為一顆閃亮的文學新星。

最後的歲月

1941年4月,美國進步作家史沫特萊回國途經香港,特意到九龍看望病中的蕭紅。後來蕭紅聽從史沫特萊的建議到瑪麗醫院做全面檢查,才發現患有肺結核。於是,在10月份住院打空氣針治療。因受醫院冷遇,11月底蕭紅返回九龍家中養病。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九龍陷於炮火中。當天,柳亞子先生應蕭紅之約,到九龍樂道蕭紅住處去探望她。次日,端木蕻良和青年作家駱賓基護送蕭紅從九龍轉移到香港,住進思豪酒店。

1942年1月12日,日軍佔領香港。蕭紅病情加重,被送進香港跑馬地養和醫院,因庸醫誤診而錯動喉管手術,致使蕭紅不能飲食,身體衰弱。

1月15日,端木蕻良和駱賓基將蕭紅轉入瑪麗醫院。第二天,蕭紅精神漸復,她在紙上寫下「我將與藍天碧水永處,留下那半部《紅樓》給別人寫了」,「半生盡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1月21日,瑪麗醫院由日軍接管,蕭紅又被送進紅十字會在聖提士反設立的臨時醫院。1月22日,蕭紅與世長辭,在戰火紛飛中,寂寞地離開了人間,享年31歲。

1月24日,蕭紅遺體在跑馬地背後日本火葬場火化后,葬於淺水灣。

1942年5月1日,延安文藝界舉行蕭紅追悼會,在延安的作家及文化藝術工作者深切悼念蕭紅。

1957年8月15日,中國作家協會廣州分會將蕭紅骨灰從香港遷到廣州銀河公墓,重新安葬。

關於《呼蘭河傳》

有一本書,讓人讀著讀著,就不由得沉浸在已逝的爛漫的童年生活中;讓人不由得就想站住了,笑微微地看著那個淘氣的小姑娘,看她「玩累了,就在房子底下找個陰涼的地方睡著了。不用枕頭,不用席子,把草帽遮在臉上就睡著了。」等著,等她醒了,看她又鬧出什麼好玩的來……

這本書的名字叫《呼蘭河傳》。著名作家茅盾稱這本書是「一篇敘述詩,一幅多彩的風土畫,一串凄婉的歌謠」。

寫這本書的人名叫蕭紅,她31歲的時候,便離開了人世。

廣告

3 親屬成員/蕭紅 編輯

姓名人物關係
張岱先祖
張維禎祖父 
張廷舉父親
姜玉蘭母親
張秀珂二弟(大弟、三弟夭亡)
梁亞蘭繼母
汪恩甲未婚夫(訂婚,后解除婚約)
蕭軍戀人(未舉行婚禮儀式)
端木蕻良丈夫

廣告

4 個人作品/蕭紅 編輯

創作時間作品名稱作品體裁
1932年春《可紀念的楓葉》詩歌
1932年春《靜》
1932年春《偶然想起》
1932年春《栽花》
1932年春《春曲》(六首)
1932年7月30日《幻覺》
不祥(1933年8月13日首刊)《八月天》
1937年6月20日《一粒土泥》
1933年4月18日《棄兒》散文 
1936年8月9日《孤獨的生活》
不詳(1936年9月18日首刊)《長白山的血跡》
不詳(1936年10月29日首刊)《女子裝飾的心理》
不祥(1933年10月29日首刊) 《中秋節》
不祥(1934年6月14日首刊)《鍍金的學說》
不祥(1936年11月29日首刊)《感情的碎片》
1936年12月12日《永遠的憧憬和追求》
1937年8月14日《天空的點綴》
1937年8月22日《失眠之夜》
1937年8月17日《窗邊》
1937年10月17日《逝者已矣!》
1937年10月22日《小生命和戰士》
1937年10月22日《火線外(二章)》
1937年12月13日《一九二九年底愚昧》
1938年2月20日 《記鹿地夫婦》 
1938年5月15日 《無題》 
不詳(1938年9月18日首刊)《寄東北流亡者》
不詳(1938年12月29日首刊)《我之讀世界語》
1939年8月28日《茶食店》
1939年9月22日《魯迅先生生活散記——為魯迅先生三周年祭而作》
不詳(1939年10月18日首刊)《記憶中的魯迅先生》
不詳(1939年10月20日首刊)《記我們的導師——魯迅先生生活的片段》
1940年6月28日《〈大地的女兒〉——史沫特烈作》
1940年7月《回憶魯迅先生》
不詳(1941年5月5日首刊)《骨架與靈魂》
不詳(1941年9月20日首刊)《「九一八」致弟弟書》
不詳(1941年9月1日首刊)《給流亡異地的東北同胞書》
1933年10月《跋涉》散文集
1935年3月至5月間 《商市街》
1936年《橋》
1940年6月初版《蕭紅散文》
1933年8月6日《兩個青蛙》短篇小說
1933年8月27日《啞老人》
1933年9月20日《葉子》
1933年11月15日《渺茫中》
不詳(1933年7月18日首刊)《腿上的繃帶》
不詳(1933年8月4日首刊)《太太與西瓜》
1934年3月8日《患難中》
1934年3月8日《出嫁》
不詳(1934年夏首刊)《進城》
不詳(1934年首刊)《去年今日》
1936年5月6日《馬房之夜》
1936年9月4日《家族以外的人》
1936年9月初《紅的果園》
1936年(1936年9月20日首刊)《王四的故事》
不詳(1936年10月1日首刊)《牛車上》
不詳(1936年11月16日首刊)《亞麗》
不詳(1937年5月10日首刊)《兩朋友》
1938年8月6日《黃河》
1938年8月20日《汾河的圓月》
1938年10月《孩子的演講》
1938年10月31日《朦朧的期待》
不詳(1939年1月21日首刊)《逃難》
1939年1月30日《曠野的呼喊》
1939年5月16日《蓮花池》
1939年7月20日《山下》
1939年7月24日《梧桐》
不詳(1939年8月5日首刊)《花狗》
1934年9月9日《生死場》 中篇小說 
1940年12月20日《呼蘭河傳》長篇小說
1941年 《馬伯樂(第一部)》
1941年《馬伯樂(第二部)》 
1938年3月初《突擊》劇本
1940年7月《民族魂魯迅》
1936年10月24日《海外的悲悼》(致蕭軍) 書信
1939年3月14日《離亂中的作家書簡》(致許廣平)

廣告

5 後世紀念/蕭紅 編輯

蕭紅蕭紅著作
墓址
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1月24日,蕭紅遺體在香港跑馬地背後日本火葬場火化,一部分骨灰被葬於香港的淺水灣,剩餘骨灰葬於聖士提反女校後院土山坡下。
1957年8月15日,經中日作家協會、中國作家協會廣州分會倡議,蕭紅遷葬悼念儀式在廣州市大德路別有天殯儀館舉行,蕭紅骨灰從香港遷到廣州銀河革命公墓,重新安葬。
追悼會
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5月1日,延安文藝界舉行蕭紅追悼會,在延安的作家及文化藝術工作者深切悼念蕭紅。
蕭紅故居
蕭紅故居,坐落在呼蘭縣城南二道街204號,始建於1908年(光緒三十四年),佔地面積3500平方米,現闢為蕭紅紀念館,1986年端午節開放,並定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故居為清末傳統八旗式住宅,青磚青瓦,土木建造,修復后的蕭紅故居青磚院牆,院門面東而開,正門門楣上懸「蕭紅故居」橫匾,乃陳雷題寫,院內五間正房,東西間陳列蕭紅祖母用過的部分物品;西兩間屋展出蕭紅生前照片、中外名人留景、題詞、信函,迎門堂屋擺放著蕭紅故居原貌沙盤,院內有一座2米高漢白玉的蕭紅塑像,後花園西側有碾房一座。 
蕭紅紀念館
蕭紅故居紀念館位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縣呼蘭鎮建設街文化路29號,毗鄰蕭紅故居。紀念館成立於1986年6月11日(蕭紅誕辰75周年),於2011年6月6號(蕭紅誕辰100周年)建成對外開放,建築面積1050平方米,地上地下兩層展區面積為1600平方米。展覽內容共分為「呼蘭河畔」「漂泊歲月」「書香恆久」三大部分。紀念館主題色調以灰色為主,階梯造型的窗戶象徵書架、重疊式的屋頂象徵翻開的書籍、31面裝飾性窗戶隱喻蕭紅31年短暫而傳奇的人生經歷。
蕭紅畫像
1997年,香港客居作家高旅將珍藏的一副蕭紅女士畫像捐贈給香港的中央圖書館。此畫為北京畫院院長尹瘦石先生根據蕭紅早年照片摹繪,還有詩人聶紺弩先生吊詩六首,由詩人陳邇冬先生書寫,另有聶紺弩眉題詩成一立軸,幀集書法、詩詞、繪畫三絕於一身。高旅先生自1964年珍藏此畫,因希望此畫能長期保存常年陳列,而蕭紅曾居香港且在港病故,與香港有一段文學因緣,決定無條件捐贈給香港。

廣告

6 ​文學收穫/蕭紅 編輯

1935年月12月,蕭紅的中篇小說《生死場》以「奴隸叢書」的名義在上海出版,魯迅為之作序,胡風為其寫後記,在文壇上引起巨大的轟動和強烈的反響,蕭紅也因此一舉成名,從而奠定了蕭紅作為抗日作家的地位。

《生死場》原名《麥場》,是她以蕭紅為筆名的第一部作品,後由胡風改名為《生死場》。

《生死場》以淪陷前後的東北農村為背景,真實地反映舊社會農民的悲慘遭遇,以血淋淋的現實無情地揭露日偽統治下社會的黑暗。同時也表現了東北農民的覺醒與抗爭,讚揚他們誓死不當亡國奴、堅決與侵略者血戰到底的民族氣節。

《生死場》的發表,符合時代的要求,呼喚民族意識的覺醒,對堅定人民抗擊日本侵略的鬥志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蕭紅在作品中大膽地反映人民的要求和願望,抒發了她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表現了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

魯迅在為《生死場》所作的序言中稱讚蕭紅所描寫的「北方人民對於生的堅強,對於死的掙扎卻往往已經力透紙背;女性作品的細緻的觀察和越軌的筆致,又增加了不少明麗和新鮮。」

《生死場》深受廣大讀者的喜愛,社會影響很大。蕭紅也因此成為三十年代中國文壇知名的女作家,從而確立了她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

《呼蘭河傳》是蕭紅後期的代表作,也是蕭紅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這是作者在現實生活陷入極度困惑和迷茫時,企圖以對童年生活的回憶喚回一縷情感和精神上的希冀與慰借。所以作者刻意採用一種回憶性的溫馨浪漫的語調,童稚化的爛漫天真的視角,展開了故鄉呼蘭河城充滿詩情畫意的風土人情。因為作者感情的強力貫注,這其中的人和事與《生死場》中判若兩樣。雖然作者對故土民眾的生活方式和態度仍不乏批判的意識,但都顯得漫不經心和微不足道。同時,孤僻「自閉」的影子也映在了童年的自我身上,卻遠沒有所曾享有的生活的溫馨安穩來得沁人肺腑。

蕭紅的《呼蘭河傳》乃至她後期的全部創作由於偏離了左翼文學的政治化得軌道,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個人性、自我化之路。這在左翼陣營中招致批評和非議乃是不足為怪的。但亦如茅盾所說,與她在「情調」、「思想」上的缺失相對應的,是她在藝術上的巨大成功。當然,這也不是純藝術的技巧化的成功,而是一種源於作者短促生命和凄美個性的悲劇性的成功。這且說明,政治理想的貫注和技巧性的錘鍊之外,真正藝術的成功在於生命的投入與付出。

《呼蘭河傳》回憶錄:1940年寫於香港,1941年由桂林河山出版。這部作品是蕭紅後期代表作,通過追憶家鄉的各種人物和生活畫面,表達了作者對舊中國的扭曲人性和損害人格的社會現實的否定。茅盾曾說:「《呼蘭河傳》不像是一部嚴格意義的小說,而在於它這不像之外,還有別的東西,一寫小說更為誘人的東西,它是一篇敘事詩,一幅多彩的風土畫,一串凄婉的歌謠。」

在中國現代小說史上,從《生死場》到《呼蘭河傳》孕育並造就了一種蕭紅式的獨特的小說文體。這種小說文體的發展道路就是「中國現代小說的散文化」。其意義在於「從一個方面實現了文學史的銜接、承續,在審美意識上溝通了現代文學與傳統文學」。更準確地說,是把傳統文學中最高雅的部分——詩和「文」(散文),與現代文學中已經代替了詩而成為主體的部分——小說,實現了新的對接。正是這一「對接」造就了現代文學中最具生命力的內容。

廣告

7 社會運動/蕭紅 編輯

1936年6月15日,魯迅、茅盾、巴金、以群等六十七位作家聯合簽名發表《中國文藝工作者宣言》,反對內戰,號召愛國文藝工作者,發揮進步作用,創作優秀作品,積極行動起來,為祖國解放,民族獨立而鬥爭。蕭紅是最初的發起人之一。

廣告

8 情感生活/蕭紅 編輯

在上海,蕭紅、蕭軍經常到魯迅家做客,向魯迅請教。蕭紅生死場魯迅和許廣平不但在創作上指點他們,還十分關心他們的生活,像親人一般照顧他們,使這兩個異地青年在上海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正當蕭紅、蕭軍在上海的生活逐漸安定下來,進行文學創作比較順利的時候,二人在感情上卻出現了裂痕。這給蕭紅在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與煩惱,使她情緒低落,直接影響了寫作。

為了求得解脫、緩解矛盾,蕭紅決定用暫時的離別來彌補裂痕。1936年7月16日,蕭紅離開上海,隻身東渡日本。

旅居日本,蕭紅過著寂寞、孤獨的日子,但她還是寫出了《紅的果園》、《孤獨的生活》、《王四的故事》、《牛車上》、《家族以外的人》,以及詩歌《沙粒》等作品,並在國內的一些刊物上發表。

1936年10月19日,魯迅先生在上海逝世。噩耗傳到日本,蕭紅悲痛不已,她給蕭軍寫了一封信,在信中寄託了對導師的深切懷念。

1937年1月,蕭紅從日本回國,到上海后便去萬國公墓拜謁魯迅先生的墓,表達哀思。3月,她寫下了《拜墓詩——為魯迅先生》,發表在4月23日的《文藝》上。

4月,蕭紅至北平,與老友李潔吾、舒群見面。在北平沒住多久,蕭紅又回到上海,和蕭軍的關係也有所好轉,還參加了蕭軍編的《魯迅先生紀念集》的資料收集工作。

1937年7月7日,爆發了震驚世界的「盧溝橋事變」。8月13日,日軍大舉進攻上海。在上海抗戰期間,蕭紅、蕭軍不顧危險,積極熱心地幫助日本進步作家鹿地亘夫婦躲過特務機關搜捕,保護他們安全轉移,脫離險境。

9月28日,蕭紅、蕭軍與上海的一些文化人撤往武漢。在武漢,他們結識著名青年詩人蔣錫金,住進他在武昌水陸前街小金龍巷25號的寓所。不久,東北籍青年作家端木蕻良也搬來與他們同住。

蕭紅、蕭軍與從東北各地流亡到武漢的舒群、白朗、羅峰、孔羅蓀等青年作家積極投身於抗戰文藝活動,並在武漢形成一個很有影響的東北作家群。

面對國土淪喪,民族危亡,蕭紅創作熱情高漲,毅然加入抗戰的文藝隊伍中,揮筆寫下多篇以抗日為主題的作品,《天空的點綴》、《失眠之夜》、《在東京》、《火線外二章:窗邊、小生命和戰士》等散文的發表,對宣傳推動人民抗戰起到積極作用。此外,蕭紅還參加了胡風主編的《七月》編輯工作,並完成長篇小說《呼蘭河傳》的前兩章。

廣告

9 作品風格/蕭紅 編輯

蕭紅的作品雖沒有直接描述她的經歷,卻使她在女性覺悟的基礎上加上一層對人性和社會的深刻理解。她把「人類的愚昧」和「改造國民的靈魂」作為自己的藝術追求,她是在「對傳統意識和文化心態的無情解剖中,向著民主精神與個性意識發出深情的呼喚」。她的散文充滿真摯樸實的情感,體現了高尚的人格。善於捕捉日常生活細節,她的文章有著生動的情節,表現出獨特的藝術魅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