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更新時間: 2018-05-27

廣告

蕭紅

蕭紅(1911-1942),中國近現代女作家,民國四大才女之一,被譽為20世紀30年代的文學洛神。乳名榮華,學名張秀環,後由外祖父改名為張廼瑩。筆名蕭紅、悄吟、玲玲、田娣等。1911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一個封建地主家庭,幼年喪母。1932年,結識蕭軍。1933年,以悄吟為筆名發表第一篇小說《棄兒》。1935年,在魯迅的支持下,發表成名作《生死場》。1936年,東渡日本,創作散文《孤獨的生活》、長篇組詩《砂粒》等。1940年,與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後發表中篇小說《馬伯樂》、長篇小說《呼蘭河傳》等。1942年1月22日,因肺結核和惡性氣管擴張病逝於香港,年僅31歲。

中文名:蕭紅性別:
英文名:Xiao hong別名:張廼瑩,張秀環,悄吟,玲玲,田娣
國籍:中國去世日期:1942年1月22日
籍貫:山東省聊城地區莘縣出生地: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
民族:漢族畢業院校:北平大學女子師範學院附屬女子中學(未畢業)
職業:作家主要成就:聯名發表《中國文藝工作者宣言》
代表作品:《生死場》、《呼蘭河傳》、《小城三月》

廣告

1 人物簡介/蕭紅 編輯

蕭紅蕭紅
蕭紅(1911年,黑龍江哈爾濱市呼蘭區~1942)中國現代女小說家。原名張乃瑩,曾用筆名悄吟、田娣、玲玲。生於地主家庭,幼年喪母,1928年在哈爾濱讀中學,接觸五四以來的進步思想和中外文學,尤受魯迅、茅盾和美國作家辛克萊作品的影響。因反抗包辦婚姻,1930年離家出走。1932年在哈爾濱與蕭軍相識,並開始為報刊寫稿。1933年自費出版與蕭軍合著的小說散文集《跋涉》。1934年與蕭軍一起到上海,與魯迅交往密切。魯迅為她的《生死場》校閱並寫序言,列入「奴隸叢書」出版。1936年隻身東渡日本養病。這時期出版散文集《商市街》、《橋》,短篇小說集《牛車上》等。1937年初歸國。抗日戰爭爆發后,曾在山西臨汾民族革命大學任教,並隨同西北戰地服務團輾轉各地,寫有短篇小說集《曠野的呼喚》,散文集《回憶魯迅先生》和《蕭紅散文》。1940年與端木蕻良同去香港,在貧病交迫中堅持創作,出版中篇小說《馬伯樂》,長篇小說《呼蘭河傳》。1941年12月日軍佔領香港,因病重無法回內地,次年病逝。代表作為《生死場》和《呼蘭河傳》。她的作品多取材於家鄉,以其敏銳纖細的藝術感受力,樸實細膩的筆調,寫出當時東北鄉村小鎮的閉塞與荒涼,塑造的人物鮮活可愛,風格明麗凄婉,瀰漫著憂鬱和感傷氣息,為詩化小說的精品。[1]

在東北作家群中,最具藝術才情的作家是蕭紅。蕭紅的中篇,寫東北農村人民在沉滯閉塞生活中的掙扎,以及日本帝國主義侵佔東北后他們的苦難與走向鬥爭。蕭紅的後期代表作《呼蘭河傳》於童年生活的回憶中描寫北方小城人民愚昧不幸的生活。

廣告

2 生平經歷/蕭紅 編輯

3 親屬成員/蕭紅 編輯

姓名人物關係
張岱先祖
張維禎祖父 
張廷舉父親
姜玉蘭母親
張秀珂二弟(大弟、三弟夭亡)
梁亞蘭繼母
汪恩甲未婚夫(訂婚,后解除婚約)
蕭軍戀人(未舉行婚禮儀式)
端木蕻良丈夫

4 個人作品/蕭紅 編輯

創作時間作品名稱作品體裁
1932年春《可紀念的楓葉》詩歌
1932年春《靜》
1932年春《偶然想起》
1932年春《栽花》
1932年春《春曲》(六首)
1932年7月30日《幻覺》
不祥(1933年8月13日首刊)《八月天》
1937年6月20日《一粒土泥》
1933年4月18日《棄兒》散文 
1936年8月9日《孤獨的生活》
不詳(1936年9月18日首刊)《長白山的血跡》
不詳(1936年10月29日首刊)《女子裝飾的心理》
不祥(1933年10月29日首刊) 《中秋節》
不祥(1934年6月14日首刊)《鍍金的學說》
不祥(1936年11月29日首刊)《感情的碎片》
1936年12月12日《永遠的憧憬和追求》
1937年8月14日《天空的點綴》
1937年8月22日《失眠之夜》
1937年8月17日《窗邊》
1937年10月17日《逝者已矣!》
1937年10月22日《小生命和戰士》
1937年10月22日《火線外(二章)》
1937年12月13日《一九二九年底愚昧》
1938年2月20日 《記鹿地夫婦》 
1938年5月15日 《無題》 
不詳(1938年9月18日首刊)《寄東北流亡者》
不詳(1938年12月29日首刊)《我之讀世界語》
1939年8月28日《茶食店》
1939年9月22日《魯迅先生生活散記——為魯迅先生三周年祭而作》
不詳(1939年10月18日首刊)《記憶中的魯迅先生》
不詳(1939年10月20日首刊)《記我們的導師——魯迅先生生活的片段》
1940年6月28日《〈大地的女兒〉——史沫特烈作》
1940年7月《回憶魯迅先生》
不詳(1941年5月5日首刊)《骨架與靈魂》
不詳(1941年9月20日首刊)《「九一八」致弟弟書》
不詳(1941年9月1日首刊)《給流亡異地的東北同胞書》
1933年10月《跋涉》散文集
1935年3月至5月間 《商市街》
1936年《橋》
1940年6月初版《蕭紅散文》
1933年8月6日《兩個青蛙》短篇小說
1933年8月27日《啞老人》
1933年9月20日《葉子》
1933年11月15日《渺茫中》
不詳(1933年7月18日首刊)《腿上的繃帶》
不詳(1933年8月4日首刊)《太太與西瓜》
1934年3月8日《患難中》
1934年3月8日《出嫁》
不詳(1934年夏首刊)《進城》
不詳(1934年首刊)《去年今日》
1936年5月6日《馬房之夜》
1936年9月4日《家族以外的人》
1936年9月初《紅的果園》
1936年(1936年9月20日首刊)《王四的故事》
不詳(1936年10月1日首刊)《牛車上》
不詳(1936年11月16日首刊)《亞麗》
不詳(1937年5月10日首刊)《兩朋友》
1938年8月6日《黃河》
1938年8月20日《汾河的圓月》
1938年10月《孩子的演講》
1938年10月31日《朦朧的期待》
不詳(1939年1月21日首刊)《逃難》
1939年1月30日《曠野的呼喊》
1939年5月16日《蓮花池》
1939年7月20日《山下》
1939年7月24日《梧桐》
不詳(1939年8月5日首刊)《花狗》
1934年9月9日《生死場》 中篇小說 
1940年12月20日《呼蘭河傳》長篇小說
1941年 《馬伯樂(第一部)》
1941年《馬伯樂(第二部)》 
1938年3月初《突擊》劇本
1940年7月《民族魂魯迅》
1936年10月24日《海外的悲悼》(致蕭軍) 書信
1939年3月14日《離亂中的作家書簡》(致許廣平)

5 後世紀念/蕭紅 編輯

蕭紅蕭紅著作
墓址
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1月24日,蕭紅遺體在香港跑馬地背後日本火葬場火化,一部分骨灰被葬於香港的淺水灣,剩餘骨灰葬於聖士提反女校後院土山坡下。
1957年8月15日,經中日作家協會、中國作家協會廣州分會倡議,蕭紅遷葬悼念儀式在廣州市大德路別有天殯儀館舉行,蕭紅骨灰從香港遷到廣州銀河革命公墓,重新安葬。
追悼會
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5月1日,延安文藝界舉行蕭紅追悼會,在延安的作家及文化藝術工作者深切悼念蕭紅。
蕭紅故居
蕭紅故居,坐落在呼蘭縣城南二道街204號,始建於1908年(光緒三十四年),佔地面積3500平方米,現闢為蕭紅紀念館,1986年端午節開放,並定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故居為清末傳統八旗式住宅,青磚青瓦,土木建造,修復后的蕭紅故居青磚院牆,院門面東而開,正門門楣上懸「蕭紅故居」橫匾,乃陳雷題寫,院內五間正房,東西間陳列蕭紅祖母用過的部分物品;西兩間屋展出蕭紅生前照片、中外名人留景、題詞、信函,迎門堂屋擺放著蕭紅故居原貌沙盤,院內有一座2米高漢白玉的蕭紅塑像,後花園西側有碾房一座。 
蕭紅紀念館
蕭紅故居紀念館位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縣呼蘭鎮建設街文化路29號,毗鄰蕭紅故居。紀念館成立於1986年6月11日(蕭紅誕辰75周年),於2011年6月6號(蕭紅誕辰100周年)建成對外開放,建築面積1050平方米,地上地下兩層展區面積為1600平方米。展覽內容共分為「呼蘭河畔」「漂泊歲月」「書香恆久」三大部分。紀念館主題色調以灰色為主,階梯造型的窗戶象徵書架、重疊式的屋頂象徵翻開的書籍、31面裝飾性窗戶隱喻蕭紅31年短暫而傳奇的人生經歷。
蕭紅畫像
1997年,香港客居作家高旅將珍藏的一副蕭紅女士畫像捐贈給香港的中央圖書館。此畫為北京畫院院長尹瘦石先生根據蕭紅早年照片摹繪,還有詩人聶紺弩先生吊詩六首,由詩人陳邇冬先生書寫,另有聶紺弩眉題詩成一立軸,幀集書法、詩詞、繪畫三絕於一身。高旅先生自1964年珍藏此畫,因希望此畫能長期保存常年陳列,而蕭紅曾居香港且在港病故,與香港有一段文學因緣,決定無條件捐贈給香港。

6 ​文學收穫/蕭紅 編輯

1935年月12月,蕭紅的中篇小說《生死場》以「奴隸叢書」的名義在上海出版,魯迅為之作序,胡風為其寫後記,在文壇上引起巨大的轟動和強烈的反響,蕭紅也因此一舉成名,從而奠定了蕭紅作為抗日作家的地位。

《生死場》原名《麥場》,是她以蕭紅為筆名的第一部作品,後由胡風改名為《生死場》。

《生死場》以淪陷前後的東北農村為背景,真實地反映舊社會農民的悲慘遭遇,以血淋淋的現實無情地揭露日偽統治下社會的黑暗。同時也表現了東北農民的覺醒與抗爭,讚揚他們誓死不當亡國奴、堅決與侵略者血戰到底的民族氣節。

《生死場》的發表,符合時代的要求,呼喚民族意識的覺醒,對堅定人民抗擊日本侵略的鬥志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蕭紅在作品中大膽地反映人民的要求和願望,抒發了她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表現了強烈的愛國主義思想。

魯迅在為《生死場》所作的序言中稱讚蕭紅所描寫的「北方人民對於生的堅強,對於死的掙扎卻往往已經力透紙背;女性作品的細緻的觀察和越軌的筆致,又增加了不少明麗和新鮮。」

《生死場》深受廣大讀者的喜愛,社會影響很大。蕭紅也因此成為三十年代中國文壇知名的女作家,從而確立了她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

《呼蘭河傳》是蕭紅後期的代表作,也是蕭紅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這是作者在現實生活陷入極度困惑和迷茫時,企圖以對童年生活的回憶喚回一縷情感和精神上的希冀與慰借。所以作者刻意採用一種回憶性的溫馨浪漫的語調,童稚化的爛漫天真的視角,展開了故鄉呼蘭河城充滿詩情畫意的風土人情。因為作者感情的強力貫注,這其中的人和事與《生死場》中判若兩樣。雖然作者對故土民眾的生活方式和態度仍不乏批判的意識,但都顯得漫不經心和微不足道。同時,孤僻「自閉」的影子也映在了童年的自我身上,卻遠沒有所曾享有的生活的溫馨安穩來得沁人肺腑。

蕭紅的《呼蘭河傳》乃至她後期的全部創作由於偏離了左翼文學的政治化得軌道,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個人性、自我化之路。這在左翼陣營中招致批評和非議乃是不足為怪的。但亦如茅盾所說,與她在「情調」、「思想」上的缺失相對應的,是她在藝術上的巨大成功。當然,這也不是純藝術的技巧化的成功,而是一種源於作者短促生命和凄美個性的悲劇性的成功。這且說明,政治理想的貫注和技巧性的錘鍊之外,真正藝術的成功在於生命的投入與付出。

《呼蘭河傳》回憶錄:1940年寫於香港,1941年由桂林河山出版。這部作品是蕭紅後期代表作,通過追憶家鄉的各種人物和生活畫面,表達了作者對舊中國的扭曲人性和損害人格的社會現實的否定。茅盾曾說:「《呼蘭河傳》不像是一部嚴格意義的小說,而在於它這不像之外,還有別的東西,一寫小說更為誘人的東西,它是一篇敘事詩,一幅多彩的風土畫,一串凄婉的歌謠。」

在中國現代小說史上,從《生死場》到《呼蘭河傳》孕育並造就了一種蕭紅式的獨特的小說文體。這種小說文體的發展道路就是「中國現代小說的散文化」。其意義在於「從一個方面實現了文學史的銜接、承續,在審美意識上溝通了現代文學與傳統文學」。更準確地說,是把傳統文學中最高雅的部分——詩和「文」(散文),與現代文學中已經代替了詩而成為主體的部分——小說,實現了新的對接。正是這一「對接」造就了現代文學中最具生命力的內容。

7 社會運動/蕭紅 編輯

1936年6月15日,魯迅、茅盾、巴金、以群等六十七位作家聯合簽名發表《中國文藝工作者宣言》,反對內戰,號召愛國文藝工作者,發揮進步作用,創作優秀作品,積極行動起來,為祖國解放,民族獨立而鬥爭。蕭紅是最初的發起人之一。

8 情感生活/蕭紅 編輯

在上海,蕭紅、蕭軍經常到魯迅家做客,向魯迅請教。蕭紅生死場魯迅和許廣平不但在創作上指點他們,還十分關心他們的生活,像親人一般照顧他們,使這兩個異地青年在上海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正當蕭紅、蕭軍在上海的生活逐漸安定下來,進行文學創作比較順利的時候,二人在感情上卻出現了裂痕。這給蕭紅在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與煩惱,使她情緒低落,直接影響了寫作。

為了求得解脫、緩解矛盾,蕭紅決定用暫時的離別來彌補裂痕。1936年7月16日,蕭紅離開上海,隻身東渡日本。

旅居日本,蕭紅過著寂寞、孤獨的日子,但她還是寫出了《紅的果園》、《孤獨的生活》、《王四的故事》、《牛車上》、《家族以外的人》,以及詩歌《沙粒》等作品,並在國內的一些刊物上發表。

1936年10月19日,魯迅先生在上海逝世。噩耗傳到日本,蕭紅悲痛不已,她給蕭軍寫了一封信,在信中寄託了對導師的深切懷念。

1937年1月,蕭紅從日本回國,到上海后便去萬國公墓拜謁魯迅先生的墓,表達哀思。3月,她寫下了《拜墓詩——為魯迅先生》,發表在4月23日的《文藝》上。

4月,蕭紅至北平,與老友李潔吾、舒群見面。在北平沒住多久,蕭紅又回到上海,和蕭軍的關係也有所好轉,還參加了蕭軍編的《魯迅先生紀念集》的資料收集工作。

1937年7月7日,爆發了震驚世界的「盧溝橋事變」。8月13日,日軍大舉進攻上海。在上海抗戰期間,蕭紅、蕭軍不顧危險,積極熱心地幫助日本進步作家鹿地亘夫婦躲過特務機關搜捕,保護他們安全轉移,脫離險境。

9月28日,蕭紅、蕭軍與上海的一些文化人撤往武漢。在武漢,他們結識著名青年詩人蔣錫金,住進他在武昌水陸前街小金龍巷25號的寓所。不久,東北籍青年作家端木蕻良也搬來與他們同住。

蕭紅、蕭軍與從東北各地流亡到武漢的舒群、白朗、羅峰、孔羅蓀等青年作家積極投身於抗戰文藝活動,並在武漢形成一個很有影響的東北作家群。

面對國土淪喪,民族危亡,蕭紅創作熱情高漲,毅然加入抗戰的文藝隊伍中,揮筆寫下多篇以抗日為主題的作品,《天空的點綴》、《失眠之夜》、《在東京》、《火線外二章:窗邊、小生命和戰士》等散文的發表,對宣傳推動人民抗戰起到積極作用。此外,蕭紅還參加了胡風主編的《七月》編輯工作,並完成長篇小說《呼蘭河傳》的前兩章。

9 作品風格/蕭紅 編輯

蕭紅的作品雖沒有直接描述她的經歷,卻使她在女性覺悟的基礎上加上一層對人性和社會的深刻理解。她把「人類的愚昧」和「改造國民的靈魂」作為自己的藝術追求,她是在「對傳統意識和文化心態的無情解剖中,向著民主精神與個性意識發出深情的呼喚」。她的散文充滿真摯樸實的情感,體現了高尚的人格。善於捕捉日常生活細節,她的文章有著生動的情節,表現出獨特的藝術魅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