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2010年7月11日,中國獨立評級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在北京發布首批50個典型國家的信用等級。這是中國也是世界第一個非西方國家評級機構第一次向全球發布的國家主權信用風險信息。專家認為,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此舉標誌著中國獨立評級機構作為一支新興評級力量開始登上國際信用評級舞台。當天,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還發布了《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據了解,針對未來全球國家信用需求和信用風險發布總體預測性報告,在國際信用評級業尚屬首次。

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 -詳細介紹

  《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由中國民營評級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發布的報告,依據不同於現行國際信用評級體系的國家信用評級標準,對50個國內生產總值合計佔世界經濟總量90%的國家信用等級進行評估。
  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意味著發展中大國中國的評級機構業已加入推動改革現行國際信用評級體系的努力中,並著手嘗試建立符合中國國情的信用評級體系。
  
中國信用發展報告
評級選取遍及世界主要區域的50個國家,包括歐洲20國、亞洲17國、北美2國、南美6國、非洲3國和大洋洲2國。在主要國家中,中國信用等級本幣AA+、外幣AAA,美國本幣AA、外幣AA,德國本幣AA+、外幣AA+,日本本幣AA-、外幣AA。
  從整體信用水平看,本幣投資級以上級別(BBB-及以上)的國家佔72%,投機級(BB+及以下)國家佔28%,外幣投資級以上級別國家佔74%,投機級佔26%。其中,挪威、丹麥、盧森堡、瑞士、新加坡五國獲得本外幣均AAA的評級。委內瑞拉、希臘、冰島、越南、厄瓜多等國在本外幣投資級別中均獲得投機級評估。
  大公國際董事長兼總裁關建中說,此次選用的信用評級標準以國家管理能力、經濟實力、金融實力、財政實力和外匯實力為核心要素,核心思想是支撐國家舉債能力和償還債務來源的根本是該國的財富創造能力。相對於現行國際評級體系忽視國家財政收入作為償債來源的根本地位,評級把財政狀況作為對於一國政府債務償還能力具有直接決定作用的因素,並重視綜合體制實力在保障信用水平穩定性方面的作用。
  從大公的國家信用級別與美國三家評級機構——穆迪、標普和惠譽的評級結果比較分析來看,明顯地反映出在不同評級理念指導下,對具體國家償債能力在判斷上的差異。從大級別(不考慮+/-號的差異)的評定來看,美國三家評級機構之間的信用等級差異較小;大公與三家評級機構的差異則十分顯著,存在明顯級別差異的國家共為27個,佔總數的54%。一致高於三家評級機構的國家主要集中在政治穩定,經濟表現較為優秀的新興市場國家;一致低於三家評級機構的國家主要集中在經濟發展緩慢、債務負擔日益沉重的發達國家。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是中國著名評級機構,大公國家信用評級啟動於2006年,從研究全球信用經濟的本質規律出發,反覆探索影響國家信用風險的基本要素和它們之間的內在聯繫,對國家信用評價標準進行了開創性的研究。據悉,基於這一新型國家信用評級標準所進行的大公國家信用評級,每年的受評國家總數將超過100個。
  大公國家信用級別比美國三家機構一致高的情況
  序號 國家 大公 穆迪 標普 惠譽
  1 中國 AA+ A1 A+ AA-
  2 沙烏地阿拉伯 AA Aa3 AA- AA-
  3 俄羅斯 A Baa1 BBB+ BBB
  4 巴西 A- Baa3 BBB+ BBB-
  5 印度 BBB Baa3 BBB- BBB-
  6 印度尼西亞 BBB- Ba1 BB+ BB+
  7 委內瑞拉 BB+ B2 BB- B+
  8 奈及利亞 BB+ - B+ BB
  9 阿根廷 B B3 B- B-
  大公國家信用級別比美國三家機構一致低的情況
  序號 國家 大公 穆迪 標普 惠譽
  1 加拿大 AA+ Aaa AAA AAA
  2 荷蘭 AA+ Aaa AAA AAA
  3 德國 AA+ Aaa AAA AAA
  4 美國 AA Aaa AAA AAA
  5 英國 AA- Aaa AAA AAA
  6 法國 AA- Aaa AAA AAA
  7 比利時 A+ Aa1 AA+ AA+
  8 西班牙 A Aaa AA+ AAA
  9 以色列 A- A1 AA- A+
  備註:共有18個國家,取前9個。
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 -評價

廣告

  「信用評級與國家金融安全」課題組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巡視員吳紅說,目前許多國家信用評級正被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通過掌握評級話語權抵制現行不公正的國際評級體系正在成為一種潮流,這為中國參與制定國際評級新規則、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創造了難得的歷史機遇。 吳紅指出,目前中國信用評級發展尚處於初級階段,仍存在法規缺失、監管無力,市場惡性競爭、信用級別買賣公開化等缺陷。中國信用評級體系必須走自主創新之路,建立具有獨立性、能有效揭示信用風險的體制和機制。「建設中國有影響力的信用評級等級體系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 -背景

  國際機構屢遭「公信力」拷問 中國要有「金融裁判」話語權
  國際金融危機、歐洲債務危機使得金融市場「看門人」——穆迪、標準普爾、惠譽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諸多問題和缺陷不斷暴露。由此歐洲、亞洲等國家的本土評級機構開始致力於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
三大評級機構中立性飽受詬病

廣告

  從由次貸危機引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到歐洲債務危機,穆迪標準普爾惠譽屢屢遭到「公信力」拷問。
  統計顯示,次貸危機爆發前美國三大評級機構在所有的次級貸款MBS債券評級中,給予了大約75%的債券AAA的高等級、10%AA級、8%A級,僅有7%的債券被評為BBB或更低。
  而去年12月中旬爆發的希臘債務危機也正是從評級機構下調希臘主權信用評級開始的。在希臘債務危機逐步升級並演變成歐洲債務危機的整個過程中,三大國際評級機構招致了歐盟的強烈不滿。歐盟委員會多次指責評級機構不負責任地下調歐盟成員國的主權債務級別,加劇金融市場的動蕩和不安情緒。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吳晶妹指出,由於系統性風險未納入評級模型,致使三大評級巨頭在美國次貸危機、希臘主權債務危機中暴露出明顯缺陷,評級理念的更新已迫在眉睫。
  此外,令三大評級機構飽受詬病的還有他們的中立性。目前,評級行業的收費機製為「發行人支付模式」,在這一機制下,評級機構的獨立性與發行人之間存在利益衝突。據介紹,2007年美國次貸資產規模為1.3萬億美元,而三大評級機構通過提供次貸評級服務獲取的總收入為18億美元。
打破評級壟斷已成為國際共識

廣告

  當前國際社會越來越認識到信用評級的重要性。今年4月底歐盟宣布要建立自己的信用評級機構。俄羅斯、韓國、日本等也紛紛制定相關法規,扶持保護本國評級機構發展。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吳紅表示,許多國家信用評級正被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通過掌握評級話語權抵制現行不公正的國際評級體系正在成為一種潮流。
  中國人民銀行的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中國直接融資佔比為19.5%,全年直接融資額達到2.55萬億元。「由於直接融資完全是依賴企業的信用在資本市場進行融資,因此信用評級的標準、質量和權威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中國金融戰略的成敗。」吳紅說。
構建自主評級體系迫在眉睫

  業內人士指出,掌控信用評級話語權的國家長期擁有最高信用等級,由此每年可以幫助其少支付數千億美元的債務利息。而中國卻因為評級話語權的缺失,政府和企業海外融資成本大增。
  另有專家表示,培養本土信用評級機構,爭取國際評級話語權,對維護中國金融主權、推動國際信用評級體系的重構具有重要意義。
  不過整體看,建設中國有影響力的信用評級等級體系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未來應儘快制定中國信用評級體系的發展規劃,以及相關法律法規,扭轉國際信用資源佔用的失衡狀態,為中國爭取應有的國際金融話語權、規則制定權提供支持。
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 -相關新聞

  國家信用風險仍處於高位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昨日同時發布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指出2010年全球經濟雖然將結束收縮,但是產出恢復的速度總體將較慢且非常不平衡,全球政府債務規模繼續快速增長,國家信用風險總體水平仍處於高位。
  大公國際認為,2010年全球財政收入會有所提高,但仍未恢復到2008年的水平,在財政支出繼續上升的作用下,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仍將高達6.8%。
  報告認為,國家信用風險複雜化主要表現在發達國家信用風險普遍惡化同時出現局部危機,其未來發展演變具有較大不確定性。首先,宏觀經濟增速與債務增速之間的差距明顯拉大。宏觀經濟狀況是債務規模和長期利率的關鍵決定因素,更高的產出增長率會有效抑制債務增長和收益率的上升。由於自2008年以來發達國家的宏觀經濟表現已經無法支撐債務增長的速度,大公國際預計2010年在主要發達國家,政府10年期國債利率將出現一定幅度上升或債務短期化現象加劇。一些在2010年經濟仍為負增長,而債務增速卻很快的國家利率上升和債務短期化的幅度將最大。
  其次,歐美髮達國家金融部門復甦前景仍不確定,國家信用危機又提高了金融機構的融資成本和系統性風險,也對利率上升構成潛在壓力。再次,國內私人儲蓄率低,國際資本流入的可持續性下降。除德國、日本、挪威等少數國家外,發達國家國內私人儲蓄率普遍偏低,政府債務的應債主體中國際投資者占很大比例。
  報告指出,儘管全球總體國家信用風險水平仍在高位,但是各地區風險的幅度,可控的程度差距很大。中東和非洲國家在金融危機爆發前總體上都保持了財政盈餘,拉美和東亞國家略有赤字,除少數國家外,這些地區各國債務水平普遍較低,加之受金融危機影響較小,總體經濟形勢在2010年將加速好轉,因此金融危機爆發后債務雖有所上升,但風險上升幅度尚可控。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