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4dk,虛擬怪物(BOSS),出自網路遊戲之中。

廣告

  
4dk4DK
4DK是納克薩瑪斯(Naxxramas)軍事區最後BOSS,四位死亡騎士(簡稱4DK)分別是:HighlordMorgraine-大領主莫格萊尼,thane Korthazz-庫爾塔茲領主,Sir Zelliek-瑟里耶克爵士,Lady Blameaux-女公爵布勞繆克絲。

1 4dk -簡介

  Highlord Morgraine-大領主莫格萊尼 正義之火 對前方造成2160-2640 傷害附加 4800 dot ,類似rag的元素之火 , fr裝備可減少傷害, 大概25%近戰攻擊幾率觸發。

  Thane Korthazz-庫爾塔茲領主 隕石流星(類似taq雙子前面5狗的技能之1) 14250-15750火傷害, 8碼,砸到的所有玩家平均攤。

  Sir Zelliek-瑟里耶克爵士 神聖憤怒 ,神聖傷害495-605,35碼,像zug的蛇boss樣, 就是說身邊的人越多, 那麼傷害就從第一個495-605,跳第2個 2x 495-605,以此類推,(這個boss 應該是拉一邊去的)35碼範圍。

  Lady Blameaux-女公爵布勞繆克絲 空虛地帶 召喚一個5碼的aoe區域,裡面的人造成4k 1跳的陰影傷害,施法範圍45碼 ** [[Mark Of Horsemen]] Horsemen的標記。

  每個dk的標記都是唯一的,mark第一次沒作用,第2次250傷害 ,500第3次, 1000第4次,……,2000第5次,4000第6次標記被定義為物理類(非法術,不可抵抗),但是卻造成暗影傷害(但是暗影抗不減免傷害,)冰箱,干涉,神,藥水盾,都去除不了,開怪30秒后第一次放標記, 以後每12秒重新標記1次,65碼距離,無視視野,每個mark 持續75秒 **每個BOSS HP到50% 20%會使用持續20秒的盾牆。

2 4dk -故事背景

  多年以前,地穴領主阿努巴拉克率領一批不死族戰士,進入如今以納克薩瑪斯為名的尼魯布通靈塔。天災勢力在要塞內肆虐橫行;巫妖王的意志將要塞的通道改造成強大的戰爭機器。黑暗的魔法將要塞從地底拔起,浮動在半空中。納克薩瑪斯隱蔽在厚重的雲層背面,日益壯大。巫妖王一聲令下,亡域內的盛怒延燒至世界各地。驍勇的英雄攻克了要塞,並成功征服納克薩瑪斯邪惡的指揮官,巫妖克爾蘇加德,但這場勝利十分短暫。

  納克薩瑪斯挾著新生的怒火,重返飽經戰爭蹂躪的龍骨荒野上空。克爾蘇加德再次坐鎮亡域冰冷的心臟,並劫持了聯盟的暮冬城。隨著各路人馬持續在寒冰皇冠的大門外彙集,與天災軍團的戰爭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關鍵時刻。只有深入納克薩瑪斯內部,才能扭轉局勢,使其對巫妖王不利或是順從他的旨意。

廣告

3 4dk -4DK生前故事

  天啟四騎士的說法來源於聖經新約中的啟示錄四騎士:他們將在戰爭中帶來世界的末日——莫格萊尼是紅色代表戰爭和毀滅,庫爾塔茲領主是綠色代表的是純粹的死亡,女公爵布勞繆克絲是黑色代表飢荒和不公正的交易,瑟里耶克爵士是白色傳統上代表的是征服者,魔鬼之子,反基督。

  大領主莫格萊尼

  

4dk大領主莫格萊尼
由於納克薩瑪斯副本分為60和80兩個時代,擔任大領主莫格萊尼的人物也有所不同.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是第一任灰燼使者,被自己的大兒子雷諾·莫格萊尼殺死,隨後被巫妖王復活成為死亡騎士,鎮守60級的NAXX.隨後被他的小兒子達利安·莫格萊尼和玩家所拯救,並將藏有他靈魂的神劍--灰燼使者從NAXX搶了回來.達利安企圖凈化這把神劍,但是被污染老莫格萊尼還是憤怒的殺死了自己的大兒子雷諾·莫格萊尼.達利安不能相信父親的所作所為,悲傷的看著這一切在眼前發生.老莫格萊尼的靈魂無法承受自己兒子這樣的目光:"別這樣看著我!兒子!"在詢問過提里奧·弗丁之後,達利安得知,只有愛,才有可能凈化這把劍和自己的父親的靈魂.後來與天災軍團的對抗中,由於寡不敵眾眼看將要全軍覆沒,不能完成使命讓父親的靈魂歸於平靜,此時達里安想到了弗丁老爺的話「愛」,也想到為什麼他沒有父親般的強大,因為他的信仰不夠強烈,於是他做了聖騎士最禁忌的事-殉難-用鮮血和生命作為代價證明對父親的愛,祈求聖光的憐憫.他輕呼著「我愛你,爸爸.」把灰燼使者插入自己的胸膛.

  終於,長眠於聖光之願禮拜堂之下的千名為抵抗天災軍團而死的英雄的英靈憤怒了,強大的聖光力量從地下湧出對亡靈復仇、清算,強大的天災軍團瞬間化為粉粒。但是達里安莫格萊尼的屍體卻被克爾蘇加德復活,成為一個死亡騎士。大領主亞歷山大·莫格萊尼的靈魂之聲也融入到英靈們的冥冥之聲中:「我的靈魂將永遠承載你做出的犧牲,我的兒子。正如 你從不放棄我一樣,我永遠都不會放棄你,因為你我受到了一次珍貴的教訓:希望。。永不磨滅。」

  在老莫格萊尼得到救贖,克爾蘇加德的入侵以失敗告終時,阿爾薩斯在諾森德也正面對著各方勢力的挑戰。於是他不得不招回了納克薩瑪斯要塞協防。而達里安則替代了他父親原來的位置,成為了死亡騎士軍團的的首領。然而,他並沒有他父親那樣強大,所以阿爾薩斯已經認定他為棄子,而他的唯一作用,就是引誘出隱藏於聖光之願禮拜堂的提里奧弗丁。

  達里安手持墮落的灰燼使者,在阿爾薩斯的命令下,帶領由死亡騎士,食屍鬼,瘟疫巨人組成的龐大軍團進攻聖光之願禮拜堂。在死亡大軍的強力突襲下,聖光之願 禮拜堂的銀色黎明部 隊很快就幾乎全滅。就在這時,聖光閃耀,提里奧弗丁以秒殺全場不死生物的姿態華麗出場。達里安被迫投降,老弗丁通過往日的幻象喚起里達里安昔日對父親的記 憶。並告訴他他父親已經得到救贖,就埋葬在聖光之願禮拜堂,他父親和千名英靈的力量使得整個聖光之願禮拜堂成為了天災的禁地。

  庫爾塔茲領主

  
4dk庫爾塔茲領主
矮人一直是人類最堅定的盟友,在天災軍團席捲洛丹淪時,許多矮人主動前往最前線,與他們的人類朋友共同對抗兇殘的敵人。聖騎士庫爾塔茲公爵就是其中讓天災軍團聞風喪膽的眾多矮人勇士之一,數不盡的亡靈戰士在他那巨大的戰錘和強大的神聖力量力量化成飛灰,這位白鬍子外表和藹的老人(相對人類的外表而演)和他的導師兼同志——「白銀之手」指揮官烏瑟爾一起阻止了天災向提瑞斯法林地的進攻,並在後來被稱為亡靈壁壘的狹窄山口建立了堅固的工事。雖然不久以後烏瑟爾在安多哈爾被天災軍團伏擊,無畏的光明使者被墮落的洛丹淪之王親手斬於馬下,但是亡靈壁壘依舊牢不可破,庫爾塔茲公爵功不可沒。「既然那膽小的矮子喜歡躲在堡壘里用他們那可笑的火藥來虛張聲勢的話,就讓他凍死在他的碉堡里好了。」墮落的國王冷笑著揮舞著霜之哀傷,龐大的冰霜巨龍遮蔽了慘淡的陽光,冰冷的龍息席捲了堅固的碉堡,許多沒來得及逃出碉堡的矮人和人類都永遠的化成了晶瑩剔透的冰雕。絕望的倖存者們看著潮水一般湧上來的天災軍團瑟瑟發抖。「為了洛丹淪!為了鐵爐堡!為了白銀之手!」公爵舉起了自己的戰錘毅然沖向天災軍團,戰錘飛舞食屍鬼血肉橫飛,聖光閃現亡靈巫師化為灰燼。公爵奮勇的戰鬥著保護著已經喪失戰鬥意志的手下逃離戰場。「哼,終究不過是凡人,既然那麼想死就滿足你。」綠色的光芒在阿爾薩斯手中浮現,邪惡的暗影魔法飛向已經疲勞不堪的公爵。看著渾身是血的公爵倒在了冰冷的土地上,阿爾薩斯陰沉的笑著:「我相信他一定很希望死後能成為我手下的一員猛將。」幾天之後天災軍團的前鋒部隊中出現了一個矮小的身影,身披綠色斗篷象徵死亡的庫爾塔茲領主舉起手中的新武器——骷髏戰錘重重的砸向他過去的戰友。

  瑟里耶克爵士和女公爵布勞繆克絲

  
4dk瑟里耶克爵士
4dk女公爵布勞繆克絲
在「亡靈樂園」的西瘟疫之地,只有2類人願意長期生活在此:狂熱的血色十字軍和神秘的銀色黎明。駐紮在提爾之手的血色十字軍不斷的將精銳的部隊派往天災軍團在洛丹淪的重要基地——斯坦索姆並且成功的在斯坦鎖姆的西南角構築起了堅固的前沿陣地。雖然血色十字軍把消滅所有天災定為最崇高的目標,但是在不知名力量的腐蝕下,他們也瘋狂的攻擊所有非血色十字軍成員,所以駐紮在破敗的聖光之願禮拜堂的銀色黎明也被血色十字軍們視為天災的爪牙而不斷對其發動攻擊。不過神秘的銀色黎明並不在意血色十字軍的騷擾,他們更關心的是瘟疫之地北面奎爾丹尼的高等精靈營地。這些可憐的高等精靈是「銀月城大屠殺」中一小部分倖存者,親人被屠戮,家園被毀滅,讓這些精靈痛苦萬分也對天災極端仇視。靈巧的精靈是天生的刺客和狙擊手,與奧術的親和力也讓他們成為優秀的魔法師,但是現在他們面對天災不斷的騷擾,日子過的非常艱難,為了聯合更多的人抗衡天災,銀色黎明分別在北地哨塔和東牆哨塔建立了後勤補給點,邀請高等精靈獵魔者布勞繆克絲小姐擔當北地哨塔的指揮官,命令天災防衛部隊的高階聖騎士瑟里耶克爵士擔任東牆哨塔的聯絡官。為了協調如何更好的保護戰略物資能源源不斷送到奎爾丹尼,2位指揮官不斷在北谷一個已經被廢棄的村莊里會晤,日久生情,英俊的瑟里耶克爵士愛上了布勞繆克絲小姐,同樣的美麗的布勞繆克絲小姐也被瑟里耶克爵士的迷人氣質所征服。好事的手下們為兩人舉辦了盛大的婚禮,人們暫時忘記了可怕的天災,溫馨的氣息在「屠殺之日」(斯坦鎖姆的大屠殺)后重新出現在這悲傷的土地上。然而天災不會忘記這些妨礙它們計劃的討厭生物。對通往奎爾丹尼的補給線的攻擊越來越猛烈,新婚後的布勞繆克絲和瑟里耶克不得不提前結束蜜月立刻返回自己的崗位。雖然他們兩人相距並不遠,但是繁忙的軍務讓兩人往往幾個月也見不上一面,但是依靠運輸隊中的信使他們保持著親密的聯繫。「親愛的布麗絲,雖然天災的攻擊一直持續不斷,但是我堅信,終有一天,我們會打敗他們,等戰爭結束了,我想我們可以回到你的家鄉,安享和平的歲月……」「親愛的耶爾克,天災每天都來攻擊我們,很高興你的來信,是你給了我戰鬥下去勇氣。雖然現在的銀月城已經成了廢墟,但是我很樂意帶你去參觀我那美麗的出生地影月峽谷,碧綠的草坪,歡快的溪流,可愛的龍鷹以及掛滿甜美果實的艾拉伯樹,相信你一定會喜歡那裡的……」現實永遠是殘酷的,北地哨塔瑞文戴爾男爵和霜語·萊斯帶領的天災部隊徹底的毀滅,布勞繆克絲小姐生死不明。痛苦的瑟里耶克爵士一方面向聖光之願禮拜堂的黎明求援,一方面組織人手準備對抗即將到來的天災部隊,唯有工作,才能減輕他對愛妻的思念之情。「大人,敵人來了!」紫色的骷髏軍旗高高飄揚著成群的食屍鬼瘋狂的嚎叫著,骷髏戰士不斷的從絞肉車上站起來,亡靈巫師一邊施展骷髏召喚術一邊嘲笑著對面人類的愚蠢。瑞文戴爾男爵踱著慢步走到哨塔前:「可憐的瑟里耶克,你一定想知道你那美麗可愛的夫人,在那裡吧。」「你們這幫混蛋!你們把布麗絲怎麼了?」憤怒的瑟里耶克握緊了手中的劍。「布麗絲?真是個美麗的名字啊,那麼我想你一定想認識下這個醜陋的女人是不是這麼美麗名字的主人吧,哈哈哈哈。」高大的十字架出現在男爵的背後,渾身都是冒血傷口的布勞繆克絲小姐被綁在上面,原本美麗的綠色眼睛只有留下了兩個黑色的空洞。「你們…你們…」部下們拚命阻攔他們失去理智的指揮官。「哦,你還認識她啊,那麼和你的夫人說再見吧!萊斯該你表演了。」「願意效勞!」火焰在布勞繆克絲小姐身上出現,高等級的獻祭魔法徹底的將可憐的精靈最後的生命力吞噬掉了。「不!!!」瑟里耶克爵士再也控制不住了他衝出哨塔獨自一人沖向天災大軍。「很抱歉,愚蠢的聖騎士,被憤怒所吞沒的人只能是死路一條。」男爵擲出了手中的邪惡利刃,一下就把爵士釘在了地上。「好好記住我教給你的話哦。」瑞文戴爾男爵伸出右手捏住了瑟里耶克爵士的下巴,「到地獄幫我向布勞繆克絲問個好,我很喜歡她的身體。」「嗚……」「喀嚓」「你還是老習慣啊,喜歡捏碎別人的下巴。」霜語·萊斯冷漠的看著瑟里耶克的屍體。「下面就該論到這些群龍無首的雜碎了,死亡凋零!」…………「我的國王,我為您的死亡騎士軍團有增加了兩個強力的戰士——布勞繆克絲小姐和瑟里耶克爵士,不過有點問題,需要您親自來處理。」「有什麼問題嗎?克爾蘇扎得。」「瑟里耶克還保留有人類的記憶,我很奇怪,雖然他的身體完全聽從我的命令,但是他的意識確經常不接受我的命令。」「他身體聽從你的命令就可以了,你的任務是完成我給你的計劃,不要為這類小事操心,時間無多了。」「是的我的國王……」「喵——」「哦不!詛咒你入侵者!」「怎麼了,克爾蘇加德?」「有入侵者,他們殺了我可愛的畢格沃斯。」「畢格沃斯是誰?」「我的貓,我尊敬的國王!」「……克爾蘇扎得,這些入侵者只是想要我們軍團的財寶,把它們藏起來,這些貪婪的傢伙就會知難而退。」「我偉大的國王啊!您的意見永遠是英明的,我這就去辦,不過陛下請賜予那些殺害我可愛小貓的兇手最嚴酷的詛咒吧!」

廣告